不支持Flash

分析:谷歌或成下一个微软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24日 10:08  ZDNet China

  CNET科技资讯网7月23国际报道 不久以前,微软几乎每个举措都引来人们对其滥用市场统治地位的抱怨。

  现在另外一个占有主导地位的技术公司也受到了质疑。一种前所未有的共同阵线于是形成了,曾经是反垄断辩护者们的微软和AT&T与消费者保护组织将矛头对准了Google。

  CNET新闻网站上周在采访微软官员时获悉,微软和它临时的盟友们已经分别和几个重要的国会委员会进行了会晤,商讨消费者保护及反垄断事宜。

  国会将举行Google 31 亿美元收购DoubleClick 的听证会。

  专门监督反垄断并购案的联邦贸易委员会也已经和Google,微软以及非营利性消费者团体进行了会面。在“电子隐私信息中心”与“数字民主中心”等美国消费者保护组织的煽动下,欧盟也在审查这桩收购案。

  对于一家关心客户服务胜于迎合反复无常的官僚,政客,市值已经增长到1620亿美元的公司,这是它首度面临的一种严重政治性威胁。资深的观察家们相信,即使DoubleClick 收购案最终获批,Google面对的政府监察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Google方面表示,它有信心消除这些针对其业务的威胁。Google发言人Adam Kovacevich 说:“我们和决策者们会晤越多,他们就越意识到Google与DoubleClick 是两家类型迥异的公司,我们已经采取了很多措施保护用户的隐私,并且这桩收购案将同时对消费者以及广告商有益。”

  为此,Google不但有自己专职的政府游说人员,近来这家公司还雇用了Brownstein Hyatt & Farber 律师公司华盛顿办公室的四名人员与反垄断政府官员打交道(其中包括前司法部反垄断官员Makan Delrahim)。Google之前还雇用了PodestaMattoon及King and Spalding 这样与前政府高官有密切联系的公司来处理反垄断事务。

  Google称,公司没有任何的人员前往华盛顿促成DoubleClick 收购案的通过,包括CEO Eric Schmidt,创始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

  联邦贸易委员会的一名代表以保密为由拒绝对这一调查发表评论。之前曾公开表示反对这桩合并的AT&T拒绝发表意见。曾对此收购表示关切的时代华纳也不愿意评论。

  微软发言人Jack Evans没有对阻扰DoubleClick 收购达成的努力透露详情。他在上周五说:“作为惯例,我们不会对专门的游说行动发表评论。微软继续相信Google-DoubleClick收购案引发了一系列涉及到广告主,出版商以及消费者的问题,并且我们认为有理由对它进行严查。”

  在游说政府方面,Google已经大大落后于其它公司。2006年,Google花在游说者身上的钱为72万美元- 仅相当于Google创始人购买其私人飞机的一个零头。相反,为了取得政治影响力,AT&T去年给说客们开出的支票达到了2700万美元,微软达到了890 万美元。

  从长期来看,这种差距甚至更明显。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Google开办其第一间办公室开始,AT&T和微软进行政治游说的钱总共达到了1.79亿美元,Google只有54万美元。(这包括了2005年游说费用与政治献金。)

  Google对华盛顿方面不太在意,公司两年前才雇用了一名政府关系主管,这毫不奇怪:它所处的行业并不是AT&T那样身处的被严格管制的行业。

  当然,微软也是从1997年,它的反垄断调查成为自己的头疼病以后才大举进行政治游说活动的。

  反对微软的阵营发现,在政府那里施加影响比直接对付微软成本更便宜。甲骨文和Sun 于是成立了ProComp 组织,力促将微软进行分割,网景律师Gary Reback 也曾经向反垄断机构施压,要求调查微软。甲骨文甚至还雇用了私家侦探,在华盛顿捡拾微软同盟的废纸篓中的物件,希望找到蛛丝马迹。

  “民主和技术中心”的Ari Schwartz说:“人们曾说微软是新的AT&T,现在,人们有呼吁对Google进行严格审查,因为它是这一行业的龙头老大,而且它还在收购别的公司。竞争的一部分就是人们要将矛头对准最大的公司。”

  当然,说Google可能会成为新的微软并没有得到普遍的认同。巴尔第摩大学的一名反垄断教授Robert Lande说:“造成1990年代软件公司生存困难的主要原因是微软令其它公司的产品很难在市场上立足,Google做出这样阻止竞争对手产品进入市场的举动吗?”

  Lande 认为,和微软独霸一方的情况不同,现在的市场情况是一家公司占有优势,但又面临可怕的后起之秀。

  被微软雇用的LECG公司的咨询师David Evans 说,Google目前拥有“出版工具”市场27% 的份额,但如果结合了DoubleClick ,Google在这一市场的份额将增长到78%.(这看怎么定义市场,比如,如果监管机构将出版工具市场包括进非互联网形式的媒体,那么Google的市场份额不是很高。)

  一些分析师认为,Google面临微软当年同样的问题,即自身的规模与影响力引起了政府监管者的注意。政治经济学家将其称为“政府抽租行为”

  (rent extraction ),也就是个人和公司为了避免被政治性的法规所伤害而付钱的行为。

  乔治梅森大学的经济学教授Richard Wagner说,立法和征税是常见的威胁性政治示警手段。Wagner在一篇文章中将政府抽租行为比作是合法的勒索行为。他写到:“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些活动是错误行为,但在政治上,它们就像商业一样稀松平常。”

  Cato协会的信息政策研究者Jim Harper说:“如果什么东西变得太大,太引人关注,那么联邦政府就会说,我们要分一杯羹。”

  DoubleClick 收购案中具有讽刺意味的事情是,多年来反对微软的非营利性组织和微软为了对付一个政治上的对手,居然走到了同一阵营。

  电子隐私信息中心和数字民主中心曾联合向联邦贸易委员会提起了抱怨,反对微软的Passport服务。他们称,Passport服务不公平的“勾勒,追踪,监视了数百万的互联网用户。”

  现在,这两家组织又同时向Google发炮。两家组织四月份提交的申诉称:“这桩收购案将对全世界11亿多互联网用户的隐私造成威胁。”

  电子隐私信息中心的主管Marc Rotenberg指出,他的组织是独立的,不接受任何来自微软的金钱。(我们去年进行的调查显示,这家组织的2004年的预算为110 万美元,主要是福特基金会和开放社会协会对其提供资金。)

  过去,电子隐私信息中心向联邦贸易委员会的申诉可能会让科技公司恶梦。比如,它对Passport服务的抱怨最终就导致微软对其进行彻底的修改。但联邦贸易委员会已经拒绝了一份针对DoubleClick 收购案的2000个抱怨理由构成的报告。

  微软据说曾经向电子隐私信息中心打电话,想和这家组织会晤,共商对付Google和DoubleClick 的大计,但Rotenberg 表示,他们并没有回应,他说:“微软有权为自己的利益而活动,但我们不会与他们进行任何的联合。”

  Rotenberg 说,他们也拒绝了Google提出的进行沟通会晤的要求。

  他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我们的主要立场是,确保互联网隐私。”

  电子隐私信息中心对Google的隐私保护问题感到担忧。

  这家组织在自己的网站顶部,用蓝红黄绿的字母写出了“隐私?”(p-r-i-v-a-c-y-?)这个单词,这四种颜色正是Google网站用的颜色。

  数字民主中心的Jeff Chester也是Google的主要反对者。

  过去几个月,他忙着和很多人会谈,力促DoubleClick 收购案的失败。Chester 说,他会谈的对象包括联邦贸易委员会的Leibowitz ,Pamela Jones Harbour和William Kovacic ,他还计划与J. Thomas Rosch 专员进行会晤。这两家组织还在积极游说议会各相关部门,希望监管机构不要批准这桩收购。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频道精选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