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广州日报:博客之后,播客当道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22日 10:34  大洋网-广州日报
广州日报:博客之后,播客当道
“豆王”王微闲适的一面。(照片来源:《休闲》杂志)

  策划:赵洁 撰文:许珍  

  在这个被贴上Web2.0标签的互联网的时代,新兴的网络事物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刷新我们头脑的当前页。当“博客”还方兴未艾,播客又如潮水般涌入我们的网络生活。Web2.0时代,用户既是网络内容的消费者,也是网络内容的制造者。在博客为普通人夺过话语权后,播客又在视频、音频领域冲击着媒体的门槛。

  在Web2.0时代构建的自由舞台上,世界被网络铲平,人人生而平等。世界各地的人们从采用同样科技的平台中获取知识和灵感,在相同的技术土壤上,生长出各自的精彩。播客无疑已成为这个Web2.0时代最生动的注解。

  本期周刊将带你走近播客网土豆网的创始人王微。

  传媒革命:砸烂门槛

  据社科院网络与数字传媒研究室刘瑞生副研究员的研究表明,在Web2.0时代的大背景下,以个人为本的理念的盛行,RSS、博客(blog)、维客(wiki)等传媒形态的流行,宽带网络的发展和互联网用户对音视频内容的需求,这些条件使得播客的横空出世成为一种必然。以音视频为主要传播内容的播客传播形态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随着宽带的进一步普及和数字传媒技术的发展,互联网空间的播客传播形态将大有作为。就像博客颠覆了被动接受文字信息的方式一样,播客颠覆了被动收听广播、观看电视的方式,使受众成为主动参与者。播客可能会像博客(Blog)一样,带来大众传媒的又一场革命。

  在现实中,虽然播客发源于美国,但中国播客发展却实现了与世界同步:用户数不断攀升,由2003年的24万增长到2005年42万人,预计到2008年将达到280万人。自2004年底2005年初迄今,国内更是涌现了一大批有特色、有影响力的播客站点,如土豆网、播客中国、播客天下等网站先后推出播客服务,反波、有一说二等播客已经具有相当的知名度,一批富有个性的音视频节目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中国最大的播客网土豆网目前已拥有500多万的独立用户,且以每天数万人次的速度不断增加中。根据菠萝网统计,截至2007年6月26日的中文播客数量达到271601个,比去年同期增长了十几倍。中国互联网协会近日发布的《2007中国互联网调查报告》显示:目前播客的受众规模已达到7600万人,建立个人播客专区的人目前达数百万。

  土豆网创办人王微看来,随着Web2.0时代的到来,传媒的门槛越来越低。“过去,媒体有着高不可攀的门槛。报纸是文字的门槛,电台是声音的门槛,电视台是图像的门槛。”他解释道。而Web2.0时代将把这些门槛一个个地砸掉。做播客所需的设备很简单:一台电脑,一个摄像头,一个麦克风,一个想法足矣。也正因此,播客从诞生之日起即与“草根”两字紧密相连。博客给普通人以文字的话语权,而播客则使普通人由单纯的受众变成创造者、分享者。任何想参与其中的人,都可以在网络的舞台上尽情展示自己。过去看起来千难万难的事在当今这个时代变得无比简单。正如王微所说,土豆要做的,就是砸烂电视机,推开那些高高在上的大师们,把摄像机、麦克风的权力交到每个小网民手里。听上去像是痴人说梦,但王微在播客中认真地写道:“我们是一个破坏者,也希望是一个重建者。”

  播客:Web2.0时代的最好注脚

  播客,即英文的Podcast或Podcasting。Podcasting一词原是苹果电脑的“iPod”与“广播”(broadcast)的合成,指的是一种在互联网上发布音频文件并允许用户订阅feed来自动接收新文件的方法,或用此方法来制作的音视频节目。2004年9月,美国人亚当·库里(Adam Curry)发明了一个叫做iPodder的小软件,可将网上的广播节目下载到播放器中随身听,还可以把自己制作的节目上传。一年间,它已从音频发展到视频,成为全球范围内最炙手可热的网络多媒体传播媒介。正如有人说,博客是傻瓜版个人主页,任何没有技术基础的人都可以随意发言。而播客则是将视频和音频的发布技术门槛降低到零,让无线迷和DV爱好者们走出自娱自乐,站在充满无限可能性的互联网大舞台上。这种新传播方式使得人人可以说出他们想说的话。

  在实际发展中,Podcasting逐渐成为一种互联网上的传播形态。人们只需要一个麦克风、一个摄像头、一个连接因特网的电脑和一个操作简单的编辑软件,就可以在播客网站或播客频道申请自己的播客空间,发布音、视频节目,并且能够通过RSS订制自己需要的节目,使用电脑、手机、PDA、MP3、MP4等多种终端收听收看。当前传媒形态之间出现了明显的交叉和融合的趋势,从广义的角度看,一些博客网站中的音频博客和视频博客也属于播客,播客与网络电台、网络电视也有相当的融合。

  根据美国MACWORLD的调查:收听“播客”的占32%,准备用“播客”的占28%,不感兴趣的占24%,根本不知道“播客”的只占16%。另据美国一家消费技术研究集团2005年的报告显示,今后5年,美国的播客(podcast)用户将以每年15%的速度递增,到2010年将达到6000万人。中国国内的播客队伍同样在不断扩大之中。“播客好像是一夜之间由地下打入了主流”,美国Forrester研究所的数字媒体业分析师泰德·沙德勒对此评价说。

  故事篇:

  “豆王”和他的土豆事业

  在英语中,有一个词描述了电视对人们生活方式的影响,那就是“沙发土豆”(Couch potato)。它指的是那些拿着遥控器,蜷在沙发上,跟着电视节目转的人。王微创办的“土豆网”名字就来源于“沙发土豆”。

  “豆王”王微在美国读了经济学,又在法国读了MBA之后,先后在休斯卫星公司和贝塔斯曼工作。2002年,不到30岁的王微年薪已经达到十几万美元。但这时,这个从小就不安分的年轻人决定放弃贝塔斯曼在线中国执行总裁的职位,“造点有价值的东西。”

  2004年10月,和朋友打完高尔夫球后的一个下午,朋友拿着Ipod,里面装着两天前从网上下载的播客,问王微知不知道播客。就是这无意间的聊天,让王微看到了一条新路。早在休斯卫星和贝塔斯曼工作时,王微就发现电视台能播放的节目毕竟是少数,很多视频内容无法让普通观众看到。自从知道播客后,他发现这是个很好的舞台,可以把视频、音频的东西直接发出来,让制作者直接表演,直接展现,而不必通过传统的媒体途径。这时,离播客创办人Adam-curry发布ippoder软件还不到两个星期,全世界的播客电台还不到10个。

  2005年4月土豆网上线,第一天的浏览量只有200次,一天上传的播客只有三四十个。一年后,经过口口相传,2006年4月,浏览量达到了日均100万次,增长速度惊人。截至采访当日,据王微介绍,土豆网已经有500万的注册用户,独立ID的访问人数达到3300万,日均的播放量已经达到5000万次,一日内上传的节目有3万多个,这些数字还在不断增长。如果算笔账,才会发现这些数字非常惊人。按每个节目的长度6分钟来计算,那么土豆网每天播放节目的时间为3亿分钟,相当于一个电视台500万个小时连续不断地播放。

  至今,全球的播客网站还没有盈利的商业范例,对于这个崭新的事物,一切还都在摸索之中。谈到未来,王微说不喜欢规划未来,但同时,看起来满不在乎的他其实心有期冀:希望人们“一打开电脑,想看些视频的东西,第一个就会想到‘土豆’。”

  观察篇:

  播客爱好者:

  分享的热望大过天

  据王微介绍,目前土豆网的主要参与者年龄在18岁到30岁之间。上传节目的播客爱好者多是大学生和刚刚参加工作的都市白领。采访中,记者发现在播客中个性十足的年轻人,在生活中非常随和,易于合作。

  播客的自由、简单操作,吸引了很多喜欢展示自己,乐于分享的年轻人。迪迪就是其中一员。23岁的迪迪,大学毕业一年多。和许多成长于网络时代的年轻人一样,迪迪对于网络上新事物的接受程度非常高。他从初一开始就上网,有ICQ时用ICQ,QQ火热后又用QQ,高中时代一度还迷上了黑客,博客兴起后他写博客。大学里的专业是影视工程,迪迪本来就对视频的东西感兴趣。去年七八月份,迪迪看了一个国外的视频节目,特别喜欢。后来,他发现了国内的播客网站,立刻转移战场,“还是愿意跟同样文化背景的人一起交流。”迪迪说。

  迪迪开始有意识、有主题地制作短片,上传播客的网站,并将自己的播客命名为“视频魔法”。

  迪迪因为播客参加过几次聚会,认识了不少播友。在他看来,制作播客的人有很多共同点:“都很活泼,喜欢玩,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比较高。不会顾及那么多,喜欢就放手去做,不会花很多精力考虑回报。”

  分享,是众多播友最大的愿望。迪迪在他的播客日志上就写道:“能和那么多的朋友一起分享自己的创意,就是一种莫大的快乐,在持续的制作中有人会关注你,那就是最大的鼓励。能认识这么多朋友,这是我当初完全没有想到的。说实话,这也给许多播客包括我自己提供了制作的动力,毕竟作为一个制作者,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自斟自饮。我会继续做好玩的东西和大家分享。”

  至今,迪迪还和最初在YOUTUBE网站上启发他创作的作者保持联系,经常发邮件,交流技术、创意的东西。距离千山万水,从未谋面的两个播客爱好者,因播客而结缘。因为播客,世界又多了一个传递信息和情感的渠道。

  现象篇:

  自个儿偷着乐

  播客中,网友可以建立专辑,分门别类地建立个人网上视频库。比如土豆网的播客网站里,除了有网友搞笑的脱口秀节目、网友原创或翻唱的歌曲,还有网友自拍的DV短片等等。

  记者注意到,土豆网的界面非常友好,任何人都可以参与,而且,技术门槛很低。在土豆网上有一些相关网站的链接和相关制作软件的下载,初学者可以直接上传视频,段位高些的播客会通过软件完成声音、字幕等的制作,还可以去音乐网站下载歌曲作为背景音乐。

  播客在互联网上产生的影响甚至波及到传统媒体,看到播客的火爆,电视台也行动起来,和播客网站合作,定期播放出色的播客短片,采访播客制作者。上海东方广播电台推出了《波歌播客秀》节目,东南台推出了《播客风暴》节目,内蒙古电视台推出了《博客播客》……如今23岁的公司职员迪迪就接受过这样的采访,让很多人认识了这位网络上“视频魔法”缔造者的庐山真面目。

  刘瑞生副研究员的研究表明,当前中国播客节目的内容类别较多,但是从数量看,广播节目、音乐、情感空间、娱乐搞笑四类以娱乐、情感交流为主的节目远远超过了其他节目。从播客的来源看,节目分为转载和原创两种。许多符合网络传播特点,迎合网民口味的原创性的节目点击率很高。

  正像土豆网所说的那样,《疯女自娱自乐》这种所谓“两个疯女”用摄像头和windows movie maker搞出来的一个对口型的表现的原创性视频,节目本身并不精彩也不具备艺术性,但它在一定程度上体现自娱自乐的播客精神,受欢迎程度极高,而“李玟的歌这儿没有一个人欣赏”。华尔街日报这样评论这种现象:中国人的社交圈子通常比较狭小,但土豆网等社交、娱乐网却正在为拓展中国人的社交范围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土豆是这样种出来的

  《世界是平的》一书中写道:“最新的反趋同力量是播客,一种全新的使本土文化参与全球化的工具。”书中介绍了中国播客网的领头军土豆网。一位IT业的网友说,土豆网最有价值的地方,在于“它准确地把握住了一种趋势,即个性张扬时代和日趋简单的音像制作技术。”如果要解释Web 2.0为何不是一个空泛的标签,土豆网是个最佳例子。借助一个友好的技术平台,用户潜在的欲望就被激发出来,在土豆网,可以选择做演员,也可以选择做观众,无论做什么,都是用户与用户之间的相互服务与沟通。

  土豆网创立于2005年4月,是中国第一家播客网站。 “其一,我们生活在个人的时代;其二,这是个视觉的时代。”每次和人谈到土豆的缘起,34岁的创始人王微都这样解释,土豆给人提供一个自我展示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个人最微小的娱乐和教育价值也能得到体现和欣赏。土豆网就是一个平台,每个用户都可以免费申请100兆的网络空间,之后就能把自己用DV甚至摄像头拍摄的短片、自己配音的Mp3传到土豆网上,然后让自己的朋友,或者其他陌生网友自由观看。王微在博客中写道:“博客给我们的是文字的话语权,而这些类似播客的东西却能给我们声音的话语权。”就这样,王微走上了种土豆的路。

  娱乐精神俨然已经成为现代人的重要特征。对于生在“读图时代”的“80后们”来说,文字显然不如影像来得直接和有力,博客在他们眼中也远不如播客来得更好玩。土豆成了一个大秀场。自成立以来,土豆网的免费无限空间受到了大量网民的追捧。使用它不仅能上传个人视频、观看海量视频节目,还能收藏个人喜欢的视频、订阅关注的播客,简单方便地与朋友们分享。它拥有大量的原创作品,提供给每个人一个展示的舞台:手机拍摄的生活片断,度假后的DV短片,自己的录音、录像与人分享;第一时间看到电视上看不到的境外热播的影视剧和综艺访谈节目……2006年网络盛典年度最佳播客的“后舍男生”,以及《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都是由土豆网放送出去的。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管理利器 ·新浪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