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企业家:Twitter会成下一个MySpace?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5月09日 09:46  环球企业家

  “你在做什么?”这个小问题开创了一个全新的互联网商机

  文/林嘉澍

  闲话中的商机

  起床、吃早餐、回复电子邮件、Twitter。

  以上是伊万·威廉姆斯 (Evan Williams) 每天早晨七点半睁开眼睛之后必做的头四件事情。诸事完毕,从10点15分走入办公室,直到晚8点,这个内向的35岁创业者只有一件事要做:让Twitter像吃早餐、写邮件一样高度融入每个人的日常生活。

  在了解Twitter是什么之前,你首先应该知道的,是它已经成为MySpace、YouTube和Facebook以来最热门的网站。虽然它目前只有不足10万用户(与MySpace超过一亿的用户数完全无法相提并论),且其用户增长、收入、利润等数据并未对外公开,但这丝毫无碍于今年3月以来,它迅速窜升为全球网络业被讨论最多的网络新星。

  Twitter是什么?严谨言之,它只解决一个问题:让每个人随时记录自己在做什么,在想什么。仅就模式而言,它算不上开创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产品:用户们通过电脑或手机在上面发布短于140个字符的信息,并结成用户之间的沟通网络——这不过是手机短信的网络版本,或者精简的博客。

  但就是这样一个“把鸡蛋立在桌子上”式的创新,改变着人们在网络上表达的习惯,或者人们日常表达的思维惯性。

  在互联网诞生之前,绝大多数人的交流是定向的、点对点的。直到1999年博客形式的兴起,普通人也获得了话语权,任何人都可以就自己所看重的事情向全世界发表观点。 MySpace和YouTube则在表达与信息分享的基础上,让意见表达,而不是地缘、工作或社会阶层成为人与人结成关联的推动力。随后的播客、图片分享网站Flickr和YouTube则让声音、图像、视频等更多元的表达方式广泛应用于网络上。

  到此为止,博客以来的所有这些表达方式仍是节制的,或者说,受限于网络与物理世界的隔膜与表达的成本,人们只能用阶段性总结的方式完成表达。

  但Twitter让交流恢复了更日常的方式:正如其英文名称可以被翻译成嘀咕、念叨,它就像日常生活中人们经常做的,就琐碎事件发表零散看法。虽然它算不上一种技术革新,但确实推动了对于互联网的理解的深化:它提升了网络表达的真实性。

  如果说它契合何种市场需求,那就是大量网络用户的信息处理越来越碎片化:长期使用即时通讯软件、订阅大量博客和即时检阅新闻的信息接受习惯,让人们也有更强的表达欲望。但与10余年前就已兴起的即时通讯产品不同,Twitter多迈出几步:首先,它让只言片语可以被长期存储下来;其次,人和人可以因为这种闲言碎语结成网络;最后一点则是,它与手机形成了更紧密的关联。

  事实上,在问世后的第一年内,Twitter始终不温不火。但它在今年3月找到了行销自己的最佳方法:在德州奥斯丁的西南偏南音乐节上,Twitter在会场显眼处放置了两台51英寸的

等离子电视,随时显示关于此次音乐节的最新Twitter留言。以此为引爆点,几乎1/5的与会者都在手机上使用Twitter。而随着约翰·爱德华兹开始在Twitter上絮叨,Twitter的知名度再上一级台阶。

  现在,包括著名风险投资者弗莱德·威尔逊(Fred Wilson)、以及一系列网络公司创始人:Del.icio.us的约舒亚·沙科特(Joshua Schachter)、Digg的凯文·罗斯和Weblog Inc.的杰森·卡拉卡尼斯等人都使用Twitter随时汇报自己的行踪。

  而让Twitter展示出作为一种重要媒体的可能性的,是2007年4月13日墨西哥城发生地震时,Twitter的用户早于任何一家媒体,率先向世界发出了这则新闻。

  这家小网站令业内人士的另一个兴奋之处在于,它的盈利模式是那样的显而易见:只要做好网站与手机的互通技术,那些惯于使用短信的用户就将为Twitter创造丰厚收入。这也必将导致中国市场上出现大批Twitter的模仿者。

  当然,Twitter的流行也带来了另一种担忧:每个人的表达越发缺乏节制,获取的信息也更零散——我们将进一步被淹没于无特殊意义的信息烟尘之中。

  从BlogGE:r到Twitter

  对于Twitter的诞生,另一个值得留意的话题是:其控股公司Obivious的创始人、CEO伊万·威廉姆斯,还曾创建过博客托管服务BlogGE:r.com和播客内容订阅服务Odeo.com。某种意义上说,正是伊万·威廉姆斯为我们的世界推出了博客。通常而言,电脑工程师木讷而疏于与人交流,他为何能连续创办三家以帮助普通人表达自己为目的的技术公司?

  接受《环球企业家》采访时,威廉姆斯说自己是个“内向、但不羞于与人交谈”的人,如果说他的性格跟这一系列创新有何关系,那就是自己始终“独立且有创造力”,这让他在很早时就成为了一个创业者,而这种独立性格让他反对规范的体制,倾向于个人意见的独立表达,这就是他热衷于此的原因。

  而BlogGE:r和Odeo两家公司的命运转折,正在成为今日互联网创业者的必读案例:前者在创立时默默无闻,一度濒临破产,在创立四年时被Google收购,至今仍然是最受欢迎的互联网服务之一;后者在聚光灯下高调诞生,资金实力雄厚,可惜长期门可罗雀,继而淡出媒体和公众的视野。

  BlogGE:r的正面经验,可以被总结为:坚持自己所相信的。

  上世纪90年代末,互联网上已经有了最初的博客雏形——当时它还没有准确的名字,只是带着友情链接和用户评论的网络日志。而在那时,威廉姆斯正在和他的合作伙伴梅格·胡里汉 (Meg Hourihan)开发一款名叫Pyra,功能为将项目管理、通讯录管理和日程管理等功能整合在一起的软件。

  Pyra未获得任何关注后,依然被称为Pyra Labs的创业公司变化了方向,他们将公司内部日志的代码改造成了名为“BlogGE:r”的服务,并于1999年8月向公众开放测试。这项服务的初衷只是“方便人们进行在线出版,无论内容托管在哪里的服务器上”,虽然它迅速获得了用户的好评,但对于一个只有几千人在使用的服务而言,问题也很明显:BlogGE:r看不到明晰的商业前景。

  好消息是,完全免费的业务不停招致用户,甚至2001年时Fortune杂志也将BlogGE:r.com评选为最佳创新网站。坏消息是,互联网泡沫破灭后,公司的工资开始被成周成月地拖欠,员工大规模地离去,其中也包括联合创始人梅格·胡里汉。即使如此,威廉姆斯从未放弃这款他认为对用户有所价值的产品,因此,他又勉力支撑了BlogGE:r运转一年,直到2002年2月,Google公司收购了BlogGE:r。

  Google上市之后不久,威廉姆斯找到了在Google中开发音频博客服务的同事诺亚·格拉斯 (Noah Glass),准备将现有的技术发扬光大,建立播客订阅服务。当是时,关于播客技术的炒作渐热,它似乎必将成为“下一个大事件”。

  很快,Odeo应运而生。这个服务通过播客概念吸引到的注意力让伊万·威廉姆斯兴奋不已,Odeo在六个月内吸引到的投资已经足够让这个网站在没有任何成型商业模式的情况下坚持数年——但威廉姆斯似乎忘记了,在喧嚣声中,一向珍惜个人独立性的他丧失了独立思考。他没有吸取BlogGE:r时期的技术,在看不清播客的商业模式前景时,就依靠个人品牌大干快上。

  开发Odeo的过程中,伊万·威廉姆斯在Blog上刊发了那篇被传阅至今的《Web创业十大准则》 (Ten Rules for Web Startups)。文中,他列举的准则包括:收缩、差异、随意、挑剔、以用户为中心、自我本位、饥饿、苗条、灵活、平衡。文末,他还补充了第11条:“谨慎(这个是额外的奖励):不要拿上面的戒律当成金科玉律,凡事总有例外。”

  这类似于第22条军规的补充条款让Odeo成为了威廉姆斯创业历程上的“例外”。过早过快的投资规模让Odeo迷失了方向,缺乏吸引力的服务让闻风而来的用户迅速流失。在2006年9月的一个论坛上,他说:“写那玩意儿的时候我还在做Odeo,但是我自己却忽视了其中的大部分准则。”

  作为一个擅长自我反思的人,威廉姆斯几乎毫无顾忌地否认了自己自始至终做出的所有决定:从创立伊始,Odeo就没有明确的方向;而在面对来自苹果公司的竞争时,又不能拿出新创公司的优势及时进行调整;融到了太多的钱雇了太多的人,在面对董事会、面对媒体夸夸其谈的时候变得愈发找不到北。而最关键的是,他自己对动手制作podcast根本毫无兴趣,面对Odeo的制作工具他也无法给出正确的判断……

  最终,威廉姆斯以个人资金将Odeo回购,而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他正在将Odeo出售给一家小公司的进程中。但如果说,Odeo的创业经历有何额外收获,那就是其中一名叫做杰克·多尔西 (Jack Dorsey)的年轻工程师不停地向威廉姆斯推销自己的一个想法,这最终变成了Twitter!当4月底Twitter从Obvious拆分成为独立公司,多尔西也成为了Twitter公司的CEO。   

    相关报道:

    Twitter引发博客圈争论:信息泛滥成最大问题

    博客先驱威廉姆斯:Google反对独立性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495,000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