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财经》杂志专访谷歌CEO施密特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4月30日 14:14  《财经》杂志

  “Google在中国和美国会不一样,而且会越来越不一样”

  本刊记者 何华峰 实习研究员 黄铭仪/文

  4月27日,Google全球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到访中国当天,正好是他的52岁生日。

  这是一次例行访问,但是接受来自几十家中国媒体的集体访,当属破例。

  就在此次来华之前,有关李开复辞职、谷歌中国公关专员崔瑾辞职等风传再起。这是令李开复感到困扰的一件事。因为他在Google中国的一年半时间里,几乎每个季度都会传出他将“离职”的消息。

  施密特决意与李开复站在一起粉碎谣言。由于刚刚发生的谷歌“拼音输入法风波”,谷歌中国本来对于是否要开新闻发布会颇感犹豫。但是施密特告诉公关人员:“没关系,我知道怎么回答这些问题。”

  但是,很多提问仍然超出了他的想象。

  最重要的是改进搜索质量

  《财经》:Google打算以什么方式支持它的中国业务以及它的未来?

  施密特:我们在中国的投资要匹配中国市场的规模和它对世界的重要性。不久,中国将拥有最多的互联网用户,我们在中国的投资也应与之相适应,所以我们聘用了李开复。目前我们拥有300名员工,其中包括一个相当大的研究中心。我们也在其他国家有投资,但在中国的投资是最大的之一。

  《财经》:如果你在中国媒体上看谷歌中国,你会听到很多不好的事情,这会减少你对李开复的信任吗?

  施密特:我认为这些不好的情况来自我们的竞争对手,这丝毫不影响我对他(李开复)的信任。我认为谷歌中国做得很好。我们为李开复的成就感到自豪。

  《财经》:你认为谷歌中国今年最好的产品是什么?

  施密特:我们对此可能有不同的观点。但我认为,在中国最重要的事是改进亚洲语言的搜索质量。这里的工程师正就搜索质量进行研究,并学习如何了解亚洲的语言。这一情况不仅在中国,在日本和韩国同样如此。这是最重要的事。这是为什么我认为我们在中国经历了一个很好的一年。开复,你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李开复:同样的答案。我们在这个领域派了很多专家。

  《财经》:你认为中国搜索引擎的质量跟美国现在的一样好吗?

  施密特:我认为现在就是。情况已经改善了,我们还需要工程师。

  《财经》:听说你此次在中国只待一天,看起来你来得很突然。此次是否在中国接触一些高层官员,以便使ICP牌照尽快有进展?

  施密特:我并非突然造访中国,这个旅程已经计划两个半月甚至三个月。因为上周Google发布了财务报表。我已经去过了巴西和阿根廷。

  会给谷歌中国更多自主权

  《财经》:你怎么评论关于谷歌输入法的危机?第一反应是什么?

  施密特:开复已经处理了这个问题。我要说的是,我们肯定尊重知识产权。

  《财经》:很多跨国公司在中国做得不理想,这被认为是总部授权不够所致。你们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同时,使总部和谷歌中国之间的沟通保持高效?

  施密特:我对此不敢苟同。谁这样认为?当Google中国的规模扩大时,我们会给它更多的自主权。比如说,决策层就产品作出决定,签订商业合同,超过一定数量的时候他们受到财务人员的制约,因为我们是一家美国公司。但是,我们尽可能让业务和技术决定在中国作出。

  《财经》:为什么去年谷歌中国采取双总裁制,今年却只设一位总裁?

  施密特:没有特别的原因,我们在尝试不同的架构。Google内部的组织架构总是在变化,在美国,我们有三个总裁。我想,在谷歌中国,只设一位总裁会更好些。现在我们在中国只有一位总裁,那就是李开复博士,他的工作非常出色。这样的组织结构会保持下去。

  《财经》:但是你们只有一个CEO。

  施密特:(大笑)记住,Google不是按常规运作的。我们是团队作业,层次级和别人不一样,是一家非常扁平的机构。比如开复为谁工作?我想是你,是用户。

  这里的用户、他的员工、我、还有许多其他人告诉开复去做什么,他听完所有之后再回答说“是”或“不是”。这是共识。这是为什么开复是一个好领导。人们想做事情时,他倾听。

  不把注意力放在竞争对手上

  《财经》:谷歌在许多国家是第一名,在中国是第二名。你认为百度在哪些方面做得比Google好?

  施密特:我重复一遍,我不愿谈论竞争对手。Google不会把注意力放在竞争对手上,我们必须要相信自己。很多媒体问我这个问题,没有人相信我的答案。

  《财经》:你真的不关心?

  施密特:我真的不关心。我关心的是中国的工程师是否在为中国用户制造伟大的产品。这是Google的制胜法宝,这一点我们做得格外出色。你理解我的回答吗?因为我担心我表达得不够清楚。我们不把注意力放在竞争对手身上。我们有竞争对手,但我们不关注他们。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用户上,注意——是用户,不是收入。

  李开复:举个例子,我们雇了大约八个用户体验专家,以帮助我们理解用户。但我们没有雇一位竞争对手研究专家,这里没有人专门分析竞争对手在做什么。

  《财经》:Google本地化是怎么做的,有什么挑战?

  施密特:每个国家都会以更本地化的方式来表达Google。我想,美国的经验会变得越来越不同于中国的经验。在开复的领导下,中国会做得越来越好,越来越有创造性,所以Google在中国和美国会不一样,而且会越来越不一样。

  李开复:我们雇大量的中国工程师,让他们带着自己的思想成长,让他们创造,有一个自由的环境。雇真正懂得用户行为的用户体验专家和用户体验研究者。我们做了什么,上Google.cn,你很快会看到。

  《财经》:你什么时候决定做Google.cn?这是你雇李开复的原因吗?

  施密特:很早了,我们是在雇开复前一年或一年半前想的,甚至还要早。

  《财经》:你们什么时候第一次碰面?听说开复第一次见到你时,你踩着轮滑?

  施密特:那是拉里和塞奇。我见开复时,没有轮滑。我与开复在我的办公室见面,因为开复是一个非常著名的电脑专家,我想和他聊聊,听听他对中国的想法,因为他是中国的专家。然后,我们对他说,想请他开展中国业务。Google喜欢聪明的电脑专家。

  【《财经》记者后记

  整个采访过程中,施密特不时抽空喝他钟爱的健怡可乐。绝大部分时间,他身体侧向李开复。在记者让施密特为李开复的表现“打分”时,李开复的神情显得格外专注。而在记者再度问到施密特如何考核李开复时,李开复放松了一直紧抿的嘴角,莞尔。

  本刊记者黄山对此文亦有贡献    

    相关报道:

    施密特:谷歌只关心用户不关心竞争对手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