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图文:个人网站如何作大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4月21日 17:58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图文:个人网站如何作大
图为:个人网站如何作大。(骆磊 摄)

  4月21日上午,第三届中国站长大会暨2007中国站长论坛在厦门召开,本次大会由中国互联网协会主办,二六五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承办、厦门科技局协办,邀请了全国近千家个人网站与众多知名企业参与。

  图为:个人网站如何作大。(骆磊 摄)

  以下为对话全文:

  主持人(杨伟庆):最后一场讨论现在开始,有请最后一场嘉宾,张鹤、华军、李学凌、府德坤、熊强、陈艺光上场。

  这场我们的主题是个人网站如何做大,因为今天总共有四场问题,如何建站、如何发展、如何融资,包括我们最后这场是如何壮大,真正走上商业化的成功。在座的有些是大家熟悉的,有些大家不是特别熟悉,每个人有一个简短的时间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对于问生来讲也是非常用心的请各位,各位已经从个人网站发展成为商业网站的代表,也希望大家讲讲自己在网站发展当中的一些自身的经历。先从府总开始。

  府德坤:我是亚洲商港的府德坤,我老蔡的邀请非常意外,跟个人站长不是很接洽,但是我觉得来到这里对了。我过来想认识一下像老蔡这样很多年前就已经认识,但是一直没有见过面,包括像刘韧、戴志康等等,几年前就熟了。

  主持人(杨伟庆):我对府总的印象是在2005年的互联网大会的网络营销论坛里,府总当时也是正式赞助会议做的演讲,他演讲的主题特别有干货,把搜索引擎的代理渠道、渠道与厂商之间比较微妙的关系,一些不为人所知的内幕和盘托出,也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我当时对府总的印象非常深刻。

  下面是华军。

  华军:我是华军软件园的华军,做网站到现在十年,前九年是业余做大,现在是全职做大,或者说是老站新做,革命尚未成功还要继续努力。

  主持人(杨伟庆):下面一位嘉宾。

  张鹤:大家好我是天空软件的张鹤,天空软件和华军软件一样,到今天华军十年,我们公司九年,很高兴在这个场合认识大家,谢谢。

  主持人(杨伟庆):下一位嘉宾。

  陈艺光:我们网站还不到一年的时间。

  主持人(杨伟庆):下一位嘉宾。

  熊强:大家好,认识大家很高兴,我是复杂网,因为网比较多。今天能够来到这里很高兴认识大家,希望在这一次可以跟大家交上好的朋友。作为我,可能是今天在座这五位当中背景比较复杂、经历比较丰富,从传统行业迈向互联网行业,仅仅两年不到的时间,在这个时间,互联网和传统行业在整个深入和了解的过程中,非常的想象,等一下我也会跟大家一起交流一下我们的心得。

  主持人(杨伟庆):现在正式进入我们的话题。这次我们讨论的是个人网站的发展,真正对个人网站的核心是商业性网站和个人网站的界定。到底个人的网站是商业网站还是属于个人网站的阶段,你觉得怎么样的区别才是个人网站跟商业网站的明显区别。怎么判定。

  熊强:从传统行业来看,我们可以发现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有个体户、小商小贩、有摆地摊的。另外一个情况是,有办公司的,不管公司大与小,有的公司有四个人,有的公司有十个、二十个、一百个人。也就是说从经营管理来讲,个人网站和商业网站之间有一个非常大的区别,它的整个的公司或者整个网站在运营的过程中,管理很紧、策略很紧,发展很紧,是不是按照既定的目标在走。这些部分影响到是否把个人网站做大做强的非常重要的因素,也就是说管理、策略和运营模式。

  陈艺光:我觉得各个网站和商业网站的区别在于很多个人网站都属于自己去经营,像夫妻店等等一系列,成本要低,创业做网站的成本要低,所创造的利润一定要高,还有一个个人网站要灵活,不是说网站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而是要有一个规划,但是最终这个规划一定是可以创造高的利润的,因为个人网站要生存,不要为了一个目的、理想而做,因为生存办法都没有,还考虑到理想,理想可以追求,但是要把工作做好。所以互联网上是一个起步比较晚的行业,在中国也只有10多年。这个时候个人网站最需要大量的尝试,不要被太多黑和白的东西蒙蔽了,很多东西都是模棱两可的。

  张鹤:我觉得个人网站和商业网站的概念到今天也没有搞清楚,为什么这样说?要说个人网站,就像华军说,他到今年才开始出来,因为以前一直是兼职在做,但是华军很早以前成立了公司,你能说不是商业网站吗?但他又是一个人在做,一个人管理。商业网站必然是个人网站发展的结果,因为我们只有把个人网站发展成有团队制作的网站,一起往商业化运作才可以获得更大的成果。

  主持人(杨伟庆):对天空来讲,正式卖给百度以后,现在对于所有的大的网站而言,一个真正大的个人网站的发展,收购是一个很好的出路吗,还是继续自己做大是一个很好的发展?

  张鹤:个人网站的收购我们在前几届的站长大会讨论过很多,个人收购或者自己做大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关键是看在什么时机,什么样的行为是最合适自己的,这个作为创始人一定要考虑清楚。

  主持人(杨伟庆):华军做了十年了,我听说很多VC也登门拜访,问您卖多少钱,您没卖的原因是什么?

  华军:其实很简单,我在前年真的没有把这个当成一个事来做,没有向这个方向发展,其实华军发展的十年过程中,所有的沉淀都是以口碑相传起来的,前三年完全是凭自己的兴趣,是一种爱好来做,那时候做大和现在做大目的不完全一样,那时做大完全是一种兴趣,后三年就是坚持的阶段,网络泡沫开始了,我把它坚持下来,存在有它的价值,后几年有收入了,逐步往商业化发展。商业化发展以后,这块好多东西不懂,因为我原来是教书的,后来在政府公务部门工作很长时间,对投资、管理不懂,但是现在公司商业化以后,以后要学习很多东西,不像原来做个人网站那么简单的角色,现在的想法是一个团队要进行讨论,觉得是否可行,可行以后如何把我们的讨论结果最大化的制定下去。所以管理是现在最大的一个挑战。

  主持人(杨伟庆):现在是忙管理,您给自己评价一下,您觉得现在值多少钱呢?

  华军:这个是很难回答的,但是可以肯定的,张鹤的价我不卖。公司有几个选择,一种是不要任何投资,通过自身的积累做大;第二种是寻找一个战略投资,一起把

蛋糕做的更大;第三种是张鹤的选择,这块做累了需要休息的话可以考虑全部出手。至于说哪种出路,我想还是坚持前两种比较多。

  府德坤:个人站和商业站有很多地方不一样,比如名字,嘟嘟、妞妞,比较有个性化特点的一般都是个人站。我对市场营销,可能一个兵也可以组成一个队,所以我自己创业的项目都是一板一言,不属于个性化,只属于商业。第二个不同点,个人站知道用户在哪里,商业站知道客户在哪里。像我创立亚洲商港才一个月,我不在乎有多少流量,但是我的客户量非常的庞大,很惊人的客户量在增长。第三,在你的策略规划上,个人站有自己的兴趣、爱好、理想,但是商业站是基于商业目的,有很清晰的规划和人才组织、销售组织等等各方面的组织结构,哪怕就是一个人创立都是这样的。所以这三点是很明显的区别。至于说个人站专向商业站,这是发展的趋势,只是我走的比较靠前一点,走的是正规化发展的道路。

  主持人(杨伟庆):对于网站的深入发展,商业化是非常重要的手段,如果网站做成商业化网站,自然而然会赚到更多的钱。各位都提出一个问题,如果网站发展对人的管理非常重要,这变成经营公司的问题,而不是自己管理自己时间的问题。我问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在您的公司里面是怎么样进行股权散的,个人的比例是多少,未来这个公司持股多少是更合适的状态?

  府德坤:我当时想离开互联网干点别的,因为我觉得这个行业太累了,后来又被我的一个做VC的朋友忽悠进来了。我认识很多人,我一直感觉,为什么这些有理想的、靠激情创业的人很容易拿到投资,而我们搞营销、有市场的人没有办法拿到,他们很想让我做他们的职业经理人,我特别不愿意干这个事,所以我自己掏钱成立公司。像管理这块也是我最擅长的,比如做网站、做市场,做流量我是最不擅长的,我从名字到规划,都一个人做,从创业当天第一次开招商会的时候,当天签下的市场份额是7700万,按道理应该收到400万的预付款,但是我收到200万,我创业亚洲商港的时候已经是400万,但是第一天签约会就带来很大的收益,之后我组织团队,在招商会的现场招到第一个员工,从两个人开始发展,到现在我的公司才7个人,我并不考虑给他们分享什么,但是我在考虑压缩成本、提高待遇。目前刚过去的这个月,亚洲商港这部分人的平均工资月薪是31600,所以亚洲商港才7个人,很简单,扣除业绩,把业绩分享给大家,暂时不考虑分配股权,因为他们也不在乎这个,就看现在能拿多少,或者看到多大的未来的希望。当我的员工们平均月薪在6万以上的时候,我在扩招团队,那时候会降低他们的薪水,因为他们已经从我这里拿走一部分,保障养老的钱,降低他们的待遇,增加股份的分配。因为我非常专注的做了五年的职业者,其间有百度的徐勇要求我做他们市场的总监我没有去,2005年百度一上市,我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当时去的话,我觉得现在也还可以。还有其他的公司也都有邀请我,但是我当时就在一间公司里,从一个很小的公司一直做,做到很大。我觉得这个过程当中给我很大的教训,就是不要太贪心,他们应该可以分享到30%左右的股份是最合理的。

  主持人(杨伟庆):现在一个月没有赚到3万块的可以到府总这报名,他们那平均月薪3万块一个月。华军,前几年商业化运作没有分钱,现在怎么分权、分钱。

  华军:现在公司还是老站新做,处于创作阶段,现在的人员有十多人,新人比较多一些,老的员工比较少,而且我们没有进行资本操作,股权比较单一,但是如果资本操作的时候,我们会进行再分配的。是否控股,我认为并不是很重要,即使不控股,有人来把这个事情做的更好,我追求的是做事的过程,中国软件也在我们国家是朝阳行业,这是一个缓慢增长的过程,我追求的是做事的过程,至于股权,我认为钱赚多赚少,比如我生活在一个小城,100万可以享受一生,但是我追求的是做事的这个过程所带来的乐趣。

  主持人(杨伟庆):张鹤卖的时候,是你自己最多还是你给团队也分了不少?

  张鹤:我的情况跟华军差不多。

  主持人(杨伟庆):基本是自己的,小朋友比较多,1500一个月。

  张鹤:是这样,提高员工的待遇,作为一个领导人有足够的魅力,让员工觉得跟你一起干是值得的,就可以了。

  主持人(杨伟庆):确实华军和天空都是个人英雄主义的时代,因为积累非常久了,所以后面的员工没有分到太多的钱,应该与你们两个个人魅力有很大的关系。

  陈艺光:我们现在有10%左右是给员工的,作为一个提成和各方面的奖励。

  主持人(杨伟庆):中层薪水多少?

  陈艺光:我们在武汉薪水比较低,平均工资在2000左右。

  主持人(杨伟庆):您厦门有好多项目,有些是赚现金流的,比方说武汉热线平均员工的薪水,包括武汉互联网是怎样的情况。

  陈艺光:也都差不多,也都在2000左右。

  熊强:我们公司在不同的项目上有不同的股东的组合,股份也是给我们核心团队的人员,是为了调动和发展这些员工作为我们拍档的一些积极性。目前在其他的项目上,包括作为我个人来讲,都是直接和间接的持有超过51%。第二,我们实际上作为目前的创业来讲,对于股权的处置或者股份的处置来看,一定要考虑到团队的积极性,一定要给到合适的员工在合适的时间给他们股份。比如我们跟嘟嘟一起搞一个公司,后来说这个公司明天要营业了,你拿50%,我拿50%,他肯定说,第一个问题,这个公司赚不赚,这个公司未来的前景怎么样。如果这个公司赚钱,我多付出一些,你少付出一些,资源可能OK了。如果他说能够付出,我们看谁为这个公司多付出,按劳取酬在股份上面也是一样的体现。

  主持人(杨伟庆):下面的问题也是涉及到我们的主题,我们的主题是如何把网站做大。但是像不同的互联网企业,因为CEO的关系,很多是个人的目标,我们也知道六位融到钱的站长、创业家都有自己的理想,对于各位来讲,我也想问这个问题,对于你们来讲,你们对于钱的目标是什么?你个人又是什么样的目标?请描述一下什么叫大、什么叫自己的远景。

  府德坤:这也是我在做职业的过程当中的一个理想,因为我做了五年的职业总经理,一直厦门公司按照我说的模式做大,但是公司有自己既定的发展计划,一直没有采纳,所以亚洲商港在我心里面已经埋了接近五年的时间没有动,当我出来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它大概的处境是什么样了。恰恰我碰到一个项目,我可能拿投资不行,但是我收购一个投资的公司很行。当时有一个公司拿到投资公司,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分享,是一个视频技术,当时叫我过去做头脑风暴,是因为我和他们主投的人非常熟,他说服我做总经理有半年多,后来我过去一看,这个东西可以做成别的,把他们的产品改成了一个商品,专门卖给企业,我就按照电视台的流程,这个东西也算是一个划时代的产品。

  主持人(杨伟庆):亚洲商港要开到全亚洲的电视台公司吗?

  府德坤:也是,现在是提供技术,亚洲商港是多媒体的商业信息港,第一步是将多媒体多端到2000万中小企业当中的10%的客户终端上,成为他们网站的主流部分。假设有些没有建网站的,我提供电子网站,第一步将客户培养向多媒体,第二讲客户的咨询往多媒体整合,像传统的阿里巴巴没有是否打败的说法。市场还可以抢,我抢的是传播,我现在有700家代理公司在跟我合作,有1万多人跟我合作,所以很容易做到。

  主持人(杨伟庆):您个人目标是什么?

  府德坤:在公司成立十个月内,将全国渠道打造成1200家,我个人目标跟公司目标是共存的,做到全国渠道最大的体系之后再来精简我的体系,然后再来布置亚洲商港下一步的发展,现在已经进行到第二步了。

  主持人(杨伟庆):我发现一个共同点,厦门的企业都属于特别有理想,公司一般叫商务中国,中国频道,现在又叫亚洲,亚洲或者泛太平洋都可以取。

  府德坤:因为亚洲商港当时只是一个名字而已。

  主持人(杨伟庆):华军的梦想是什么?

  华军:我的梦想是在中国软件的发展过程中,今后写历史的后能写到我一笔已经很满足了。

  主持人(杨伟庆):华军一直很大公无私,经常无私的帮助并不是富裕的站长推广他们的网站,交往很多的朋友。张鹤什么时候可以离开百度?

  张鹤:这个问题不重要,一个人无论在什么位置,只要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就好。大家无论在做任何事情,我们回过头一看自己一辈子做了什么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杨伟庆):我问您另外一个问题,刚才有嘉宾也回答这样的问题,如果您不做天空了,你准备做什么?

  张鹤:我可能还是会在垂直领域。

  主持人(杨伟庆):比如说呢?

  张鹤:比如做游戏,我比较感兴趣。

  主持人(杨伟庆):陈总呢?

  陈艺光:我本身是一个以做游戏为乐趣的人,在网络上,我对网站也经常了解和研究,看到别人怎么做我也去学着做,但是我发现所有学习到的东西全部应用到游戏上。做东西有两点,第一是学人,第二是学文胜,或者学方兴东,很多的站长,我们每次接触的时候,每个人身上都有需要学习的东西,而每个人做的事情就像游戏,就好象我们现在坐在台上,是杨总主持,我们大家一起沟通,这就是一个游戏。所以我的这种想法和我的事业密不可分,所以我想到游戏也是一个垂直门户,如何将这样的事业做到自己理想中的位置,换句话讲让游戏玩家都比较喜欢的平台,这是我所想要做的。

  主持人(杨伟庆):陈总有很多游戏相关的资产,有些是桌子下面的,有些是桌子上面的。给大家讲讲游戏当中怎么赚钱,在座应该有很多站长也想问你这个问题。

  陈艺光:我觉得做网站,我最初不是做网站,我最初是玩游戏,玩儿了一段时间觉得游戏真害人,我的很多朋友都是为了玩游戏工作都不要了,我挺纳闷的,我想游戏有这么大的魅力吗?后来一起玩儿的时候觉得游戏的魅力很大。我一直想做的是如何让大家去玩儿健康的游戏,很健康的去生活。当时我就决定做游戏这一块,互联网刚出来的时候我也只有23岁左右,当时天不怕地不怕,从外挂等等做起。做的时候心理也挺坎坷的,因为用户需要,但是国家既不说支持也不说打击,所以就想自己做吧。我们游戏做下来差不多有四年,我们分为13个模块,在每个模块进行实践,最后这13个模块分别获得成功,但也有很多没有成功。但是每个模块最终将成为游戏网的模式,所以我们在做这样一个游戏网的时候是游戏如何进来,包括我们监控的音乐、图片、动漫、小说等等,将模块进行深华,所以当时做这个平台心理多少还是有点坎坷。但是事实上你做这个网站或者你深入到这个游戏的时候,你所带来的利益也是非常高的。

  主持人(杨伟庆):您花了6000万赚了多少?

  陈艺光:应该是在6000万之上了。

  主持人(杨伟庆):熊总下面的业务也很多,播播网等等,您个人的理想是什么?

  熊强:其实如果谈个人理想的时候,我想到了我大学时候,人的理想越早形成,对于未来自己创业越有帮助。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宿舍的同学在一起聊天想做什么,那个时候正好我看了一关于广告方面的书,里面有一句话深深的触动了我“如果不做总统就做广告人”,我就觉得我将来的理想应该做传媒、做广告。当我定下这个目标的时候,认识我的朋友知道我学的不是互联网,我学的也不是如何做生意,我学的是金融。我学了这一块之后,我在学的过程中选修了一门课程市场营销,出来以后一直在做营销、传媒等等。既然要实现自己的理想,我的企业涉及行业很多,从空调到

化妆品、到通讯。一路做过来,有一天我觉得应该到自己出来做的时候了,是什么时候触动我自己出来做呢?很简单的道理,我老婆生了孩子,作为一个男人一算房子,有保姆、有孩子,老婆生小孩也把工作辞掉了,怎么办?经济压力很大。把所有的钱拿出去,我的第一次创业是失败的,我跟拍档们做广告公司,但实际上我2003年初做的广告公司到现在还一直存在,我太太继续在经营。但是那个公司刚开始经营的时候,我们有三个拍档,由于不会处理股东之间的关系,就像股权的问题,今天也问到了,未来发展策略的问题,那时都没有想的很清楚,所以在做的过程中出现问题。出现问题就意味着分家,而这个时候就意味着你要专注,别人都离开,你继续做。可能你选择做媒体这条路是错误的,但是就算当你选择错了,你也把它给做对了,你就能够赚到钱。

  错了之后我没有分家,我继续把这块做下去,我太太跟我一起做,于是我们把公司规模从原来缩到只剩一张办公桌。在服务的客户当中,我们当时服务的全部是手机厂商、通讯厂商。在通讯厂商当中我们发现一个新的媒体机会,也就是说我的理想是什么,做媒体。把手机作为一个媒体的平台整合起来,我们用了一年的时间整合了全国每年2000-3000万台手机,利用我们的一些程序或者一些代码。通过这些东西,也就是说国内有20%的手机放置了我们的业务产品,通过这些业务产品,我们在做的过程中,我们发现还需要技术,那时候纯粹只需要广告、卖广告,包括去服务、去跑动就行了。我们发现需要技术,怎么办?后来在互联网中接触到一些朋友,加入到我们的团队中,也就是说我们当时有了第一个音乐网站。接着一步一步到用技术做下载、用技术做音视频。其实原来整个的广告业务,我们从互联网涉及到电视台,我们在电视台很多的视频媒体上也开始做一些运作。

  基本就是这样,我们正在为理想而奋斗和努力。

  主持人(杨伟庆):由于时间的关系,最后一个问题,给各位嘉宾设置一个单选题,今天最后一个主题是个人网站深度发展。在座的各位站长和企业家也建了很多的网站,假设您的身上只有100万,您又要决定只投一家公司,您觉得所有在场的接触的各个公司,我们一进来看到牌上有那么多的网站,您觉得要投哪一家公司,也就是说哪家公司您觉得是最有深度发展潜力的?

  府德坤:我觉得还是投亚洲商港,因为我从传统行业掉进互联网的陷坑里面从来没有花过100万块钱,我干的都是几千块钱要做到什么样的事情,包括我自己的公司也是这样的,所以这个假设太大了,我只知道把一个公司从死亡的边缘或者从还没有诞生的时候带出来走向市场,所以投资不是我的强项。经营,如果今天大家跟我们PK管理和营销好谈,PK发展壮大,还不行。如果要投也不知道投谁,我觉得互联网上任何人都可以做大,只是你会不会进行商业化的开发和进行市场营销的深度挖掘,这是做大的必然因素,因为现在什么都可以,我说Web2.0大的时候我没有赚钱,为了兑现这篇文章我自己创业,现在盈利了,还有风险投资39%的股东进来。

  主持人(杨伟庆):华军有没有发现比较好的网站?

  华军:我会投资软件,如果是软件的话也是和互联网相结合的。

  主持人(杨伟庆):张鹤钱比较多,肯定要投大手笔的。

  张鹤:华军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大家都有一种软件情节,毕竟做软件十多年,对这个领域最了解,也是最喜爱和热爱的,如果投的话,只有100万我也会投软件。

  主持人(杨伟庆):陈艺光。

  陈艺光:如果台上选一家的话我会选张鹤,如果只有100万的话,我会投一个非常善于学习或者说他在做事情的时候,他的网站一定和游戏相关或者对游戏理解,这样的话才可以便于沟通,才有共同的兴趣和爱好,他才能够被你所看好。

  主持人(杨伟庆):熊总。

  熊强:如果我拿100万出来投资,我首先考虑的问题是跟我产业之间的关系、第二考虑它对我整个产业上面处在哪一个环节,也就是说这个链条中在哪个环节点。我和很多的朋友交流,也发现很有意思的公司,我们是不是要更做的更好的一些。如果一定要拿出去投的话,我会选择一个商品售卖的网站。为什么会选择商品售卖的网站?因为在两年前,我们公司的规划,先做渠道再做产品,相当于说我们第一层的客户端渠道已经搭完了,第二我们是基于这个渠道上所跑的平台,今年我们要做产品,所以我们会选择产品型的网站或者通过网络直接销售的产品来做。

  主持人(杨伟庆):本场的问题到此结束,谢谢嘉宾。

  主持人(刘韧):谢谢大家的关心与支持,今天下午的论坛到此结束。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