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互联网之父温顿·瑟夫:下一站是火星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4月10日 17:58  《数字商业时代》杂志

  “互联网之父”温顿是一个具有强烈颠覆意识的人,在着装上,他力求与众不同;而在工作中,他的最新计划是在火星和地球之间架设“星际网”

  采访·撰文=金错刀

  温顿·瑟夫(Vinton Cerf)下一步要颠覆什么?

  “我们希望能够把互联网扩展到整个太阳系当中,在外层空间制定互联网的标准。” 温顿·瑟夫如此表示。

  身为“互联网之父”,温顿·瑟夫一直在颠覆传统。25年前,他与同伴罗伯特·卡恩共同发明了TCP/IP协议,打破了互联网的障碍,将网络从政府学术网转变成革命性的商业媒体,从此引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革命。现在,温顿·瑟夫的职务是Google首席互联网专家。

  要想了解温顿·瑟夫如何“颠覆传统”,不妨先观察一下他的穿着。2月28日,记者在Google北京总部见到温顿,首先让人惊讶的是温顿的奇装异服—非常正式而考究的西装三件套,上衣口袋露出一方红色丝帕。在Google随意而放松的休闲氛围里,这种严肃的着装的确算是奇装异服了。

  为了在Google显示与众不同,温顿在Google上班的第一天,穿了一件非常非常奇特的博士服,从西班牙大学借来的。

  温顿说:“这是我故意的。我就要穿出我的与众不同来。”

  被温顿·瑟夫打开的互联网“潘多拉魔盒”,正在全球掀起一场革命。在温顿·瑟夫看来,现在的网络和20年前的网络相比,最大的区别是网络容量的差别。目前的容量非常大,比20年前至少大100万倍。20年前的互联网数据传播的速度是50K,现在已经以4G的速度发展。

  但是,由于互联网架构设计上的一些缺陷,互联网也带来不少风险因素,“比如垃圾、病毒、蠕虫。还有人利用因特网欺骗创造错误的信息,有人故意把错误的信息放在网络上,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动机。”

  温顿·瑟夫正在推行他的互联网升级行动。他是IPV6最坚定的推动者,据估算,IPV6实际可分配的地址,整个地球每平方米面积上可分配1000多个,以解决“互联网对分组来源不做验证”这一难题。

  对温顿·瑟夫而言,下一个最具颠覆性的行动是“星际互联网”计划,他们试图通过一种标准协议,链接所有宇宙探测器与空间站的通讯设备。“星际互联网”主要实现火星和地球之间的网络建设,温顿·瑟夫甚至大胆预测,“在星球表面的设备本身使用TCP/IP,只是在两个星球传输的时候使用新编写的协议。我们新发射的火星探测轨道探测器,已经完成新协议的编程,所以到2010年,地球和火星之间的星际网就应该正式建成了。”

  互联网新颠覆

  Q:现在一个很热的概念是互联网2.0,你觉得现在的互联网跟20多年前的互联网相比,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A:最大的区别是网络容量的差别。目前的容量非常大,比20年前至少大100万倍。我们知道20年前的互联网数据传播的速度是50K,而现在已经以4G的速度发展。第二个差别是互联网各个方面数据都发生变化,尤其是谈到我们所说的3W网络。

  Q:长尾理论也非常热,如何看待来自长尾的商机?

  A:长尾是非常重要的概念。互联网能够把小的组织组合在一起,这就是长尾。长尾理论指出,当有一批人对于音乐、图书,或者对于一些研究结果感兴趣的时候,互联网的经济模式就能够使我们去满足人群的需求。过去在实体经济中我们是做不到的,我们不可能把这些内容都保存起来。但是用数字格式就可以廉价的实施存储和传输,这样我们就能够去满足长尾的需求。同时我们也能够从这些相对较小的、有特殊兴趣的人群当中获得新的经济收入,而过去在实体经济收入当中我们是做不到的。比如说我们要想看一部1911年的电影,通过互联网,你去下载就能够看到。

  Q:在你看来互联网的下一代革命是什么?移动互联网吗?

  A:展望互联网发展的未来,移动性肯定是未来互联网更明显的特点。但是我认为还有第二个特点,那就是越来越多的设备将和互联网连接在一起,任何你可以想的到的设备,不管是家用电器,还是我们穿的这些服装,可能都能与互联网相连接。它带来的直接结果是,会给应用开发制造大量的机会,因为我们要去开发用于各种设备管理的软件。

  在这里我们强调以互联网为驱动的家庭生活,不管是在车里,还是在办公室里,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够通过软件来管理你的设备。如果我们用非常简单的数据计算,我们认为到2050年,这个世界人口是110亿人,而每个人大概要使用100个设备,这就使得设备达到1兆亿。如果这样都不能说服你使用IPV6协议,那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Q:在中国,手机的持有量是一个庞大的数据,从PC到手机,有没有什么新的机会?

  A:确实是这样的。在中国,电脑的数量没有手机的数量多,但是在美国正好反过来,美国是电脑比手机的数量多。在印度其实跟中国的情况是一样的。印度互联网用户是4000万,手机的用户是1.5亿。我们要让用户使用手机这种小屏幕上网,这需要考虑很多问题,比如键盘的问题,用手持设备上网的话,手机传输的速度会不稳定,关键是用户的定制,我们要根据用户的喜好找到相关的应用。

  Q:IPV6能解决现有的瓶颈问题吗?它对现有的应用以及相关的网络架构能够带来什么好处?

  A:自1973年以来,整体互联网架构并没有发生巨大的变化,只不过是加入了一些我们以前并没有预期到的部分。IPV6的出现确实解决了一些问题,而且端到端的通信也变得更加简单,同时我们也是尽力在帮助企业保护他们的计算资源。但是目前的保护措施并不是非常有效的,目前大家在很多应用上是使用密码的方式来进行安全的保证。但是这种密码的安全性是比较脆弱的,一旦别人知道你的密码,你的控制权就丧失了。在Google公司内部我们的电脑都被加装加密的设备,能够每30秒改变一次电脑的密码。即使有人在旁边看到你输入了密码也没有用,因为在30秒以后就变了。

  所以说,IPV6为我们带来的机会是能够简化网络的架构,但是它并没有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比如说我们希望能够同时使用多个ISP互联网接入的服务,实际上我本人知道怎么解决它,就是在IP之上的协议来进行编辑,当然我知道你们对这个问题不感兴趣(笑)。

  冲向火星

  Q:大家感觉你的“星际互联网”计划非常科幻,它和普通互联网有什么不同?

  A:我经常认为我是来自远古时候的恐龙,仍然能够说你们现在的语言(笑)。八年之前我们开始这样一个“星际互联网”的项目,我们假设把标准互联网的协议用于太阳系之间的通信。现在互联网都是以低延时来控制的,由于这个问题TCP/IP是不适用的,所以我们必须重新适用这些协议。在星球表面的设备本身使用TCP/IP,只是在两个星球传输的时候使用新编写的协议。我们预计今年年底这个工作应该完成。其实在我们新发射的火星探测轨道探测器中,已经完成新协议的编程,所以到2010年,地球和火星之间的星际网就应该正式建成了。

  Q:在火星上建设互联网有什么具体的商业应用?

  A:我和我的同事也是希望能够在星际实现像互联网协议这样的东西,我们希望能够把互联网扩展到整个太阳系当中,在外层空间制定互联网的标准。这样互联网的标准至少能够去容忍在外层空间通信当中出现长时间的延迟。如果美国宇航局以及其他国家的宇航局能够采纳“星际互联网”协议的话,那么这样每一次做探测发射之后,我们就能够用上一次探测的信息来支持下一次的探测。假以时日,我们就能够以星际网来支持无人太空飞行和载人太空飞行的各种使命。这也就相当于能够跨越多个行星的星际互联网。

  中国不能模仿硅谷

  Q: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有很深的美国影子,经常在模仿硅谷的一些模式,你如何看待这种发展模式?

  A:如果我们去看中国互联网发展的话,它的发展轨迹与美国是相似的。但是我们看到中国互联网已经发展到现在的阶段,它已经有新的领域,而且是美国互联网还没有涉及的一些领域。比如说美国的通信业务,是先从有线开始做,过了很长时间才逐渐进入移动通信的领域。但是在中国移动通信方面的发展要比美国快得多。而且在中国对IPV6的协议或者标准的推进也是远远领先于美国或者世界上其他的一些国家。

  我的观点是,中国应该自己率先去尝试使用一些美国或者其他国家还没有使用的应用。比如,IPV6让你们拥有更多的域名地址。再比如,由于有了移动通信的网络,你们可以同时使用多个设备。我觉得中国互联网千万不要陷入错误的思维:通过美国互联网发展的模式,来预测自己的互联网发展趋势。其实中国的互联网,随着它的发展,已经走出了自己的轨迹,走出了新的道路,有自己独特的模式。而且在技术起点、文化起点以及学术界的起点是完全不一样的,不要跟着美国的模式去走。我的建议就是要去探索自己新的方式。

  Q:你对中国互联网经济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

  A:我本人并不是一个中国互联网方面的专家,但是我看到,许多中国互联网企业使用的模式,就是把中国的内容搬到互联网上。不管是商业方面的目的,还是有些人想和别人分享自己信息的目的。但是目前最大的挑战是如何获得更多的内容,而且是“本地”的内容。比如说我在这个地方,我想通过我的PDA找到一些附近的餐馆,或者说我是住在上海的,我家的水管出了问题,我要找到一个上海的水管工帮我去解决问题,而北京水管工的信息是与我无关的。目前有很多这样要搜索的问题,他们都是要获得本地的答案。如果说最重要的一个使用的话,我认为就是这个。

  个人之道:一定要与众不同

  Q:你非常强调与众不同,这从你穿衣服就能看出来,在“世界是平的”的互联网时代,个人如何才能与众不同?

  A:我先谈着装问题吧,这是我故意的。比如在我高中时代,别人去上学都穿T恤或夹克。但是我就会穿西服打领带。在Google有人穿西服,但是没有人穿三件套,我就要穿出我的与众不同来。其实还有一点我要补充的,因为我是Google员工中年龄最大的一个,所以我加入Google的时候,Google员工平均年龄就上升了几个点。我希望通过穿西服上班,增加Google整个公司在讽刺性方面的一些指数。当然,不要因为我的加入,使Google员工平均智商下降了(笑)。

  Q:作为Google的首席互联网专家,你会在哪些方面发挥与众不同的作用?

  A:当我刚加入Google的时候,Google就问我了,你想要什么样的头衔。我说要不给我一个公爵的称号,但好像不大行,所以最后我们挑了首席互联网专家这个头衔,或者叫互联网福音传播者。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称呼呢?我们认为推动互联网的发展不是一个人的工作,它需要很多人的参与。而传播者的意思是什么?就是有一个人他有一个坚定的信念,他行走四方去传播、说服人接受他所坚信的信念。我做这个事情是从1973年就开始了,那个时候我头上还有很多的头发,胡子还很黑。直到今天我们仍然相信,我们要继续这样的事业,就是去激发人们参与到互联网的发展中来,让他们有兴趣。同时我们也相信,通过这样的做法,可能人们会发明新的方法去参与到互联网当中,或者让人们以新的方式来使用互联网。这对于Google而言也是有益的,因为他们可能从中找到组织信息的新方式。所以,我不断地在说服人们,去不断发现一些新的概念,我认为我在Google做的工作和以前做的工作是完全有延续性的。

  温顿·瑟夫(Vinton Cerf)个人档案

  温顿·瑟夫现任Google公司副总裁兼首席互联网专家。

  曾在MCI公司担任技术战略高级副总裁。

  许多人把温顿·瑟夫看作“互联网之父”之一,他是TCP/IP协议和互联网架构的联合设计者之一。

  在1994年加入MCI之前,温顿·瑟夫曾担任国家研究计划(CNRI)公司的副总裁。

  1976年至1982年,温顿·瑟夫在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任职,他在互联网以及与互联网相关的数据包和安全技术开发方面扮演了关键性的角色。

  1994年12月,《人物》杂志将温顿·瑟夫选为当年“25个最令人着迷的人”之一。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