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安迪网络点击售画:用浮躁治疗浮躁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1月20日 11:35 财经时报

  根据网络热点事件或人物创作恶搞油画作品,然后在网络上通过点击率的方式出售,目前在媒体引起争议,有人说他是炒作、伪画家,安迪则认为自己是用浮躁治疗浮躁、是开创一种新的售画方式

  近日,网络再一次将人们的想象力转化为价值,“网络波普艺术家”安迪一副以通过网络点击数定价的名为《文学刺客叶匡政》的油画,在国内首次成交,并引发争议。为此,记者采访了油画创作者安迪。

  20万没有买主

  在北四环的一个咖啡厅内,身穿黑衣的安迪坐在角落里,谈及他的油画,谈及现代艺术环境,语速缓慢,表情平静,却常常语出惊人。

  “对于网上的骂声,我觉得无所谓,也挺好,至少有人在关注,我觉得人抗击打能力要很强,当听到人骂你傻×时你要听成我爱你。”

  “按传统方式甲乙双方砍个价的销售方式,我确实兴趣不大,既然我的画是在网络中发生的事就应在网络中解决。”安迪说,“探寻如何建立符合互联网时代的出售方式,我认为是与时俱进迫在眉睫的。因此经过痛思,我决定按点击数出售我的画。这才是体现互联网精神的出售模式。这才能检验点击率是不是生产力。”

  安迪,原名安宏,2003年推出“安迪排行榜”后,也就改为安迪了。“原来的名字不够浮躁,与当下的环境不符,它不是当下的名字,安迪,更符合现在的语境,这是对现代社会的一个调侃,也是一种包装。”安迪的新名字,恰巧与美国波普大师安迪·沃霍儿一样,这也是一种包装。

  安迪说,“我要用浮躁治疗浮躁。”但是安迪的这些举动,却为当下带来了更多的浮躁,安迪说,“我觉得介入生活的最好的方式是不用笔。”但他接着表示自己又离不开笔。或许,一切如他所说,都需要时间沉淀。让这一切交给时间。事实上,安迪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

  已经出售的油画价格都不高,点击率高的比如宋祖德、胡茵梦等等上了20多万的又没有买主,安迪调侃地问记者:“不知为什么卖出去的都是价格不高的呢?”他又自我回答道:“价格并不是我所看重的,我所看重的,是我的画在介入生活,并且创立了这样一个新的销售模式。”

  而此时,安迪正在按照他的方式,在波普艺术的光环笼罩下,在名声大道上一路狂奔。

  垃圾还是杰作?

  “我很看不上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不知是什么人在当道,许多人把精力都放在评定职称上,有些人可能都闹不清楚近代美术史的脉络,还是在那里画苹果、桔子,完全与社会脱轨。”这个从清华出来的学子如此表示。

  “以前,我也是一个体制内的人,属于学院派,很保守。”安迪说,毕业于清华美术学院,因对文艺复兴时期巴洛克肖像画感兴趣而游历欧洲,回国后在清华美院任教。直到2002年从清华美院辞职,自称为“职业艺术家”。次年,创办“安迪排行榜”,但是真正让他名声大震的不是安迪排行榜,而是安迪于2006年在新浪推出的油画博客,以恶搞名人为主,以夸张的笔调肆意调侃当下的风流人物,在安迪的油画中,有崔永元为拉登的梳头照,有李宇春雌雄同体照,凡是媒体曝光率高的明星,转瞬间就会成为他笔下恶搞对象,“恶搞名人”这一噱头,迅速吸引了大量网民的注意,博客的高点击率,同时也让安迪获得了愈来愈高的知名度,但是随之而来的还有汹涌而来的骂声与质疑声。

  “如果说余秋雨是介入公众话语程度最深的作家的话,那么安迪可以说是介入公众话语力度最强的艺术家了。”油画《文学刺客叶匡政》中的主角叶匡政表示,安迪的出现,是那些博物馆遗老、画廊老板、拍卖行操盘手、画坛炒家和掮客所组成的伪艺术传统所不能容忍的。

  面对滚滚而来的议论,安迪表示他已能够坦然接受了。他并不觉得恶搞有什么不对。

  “我要赋予我的作品一个标签,2006年什么最流行,就是恶搞,所以我的作品的标签就是恶搞,实际上,这也是这个商业时代的弊端,如果你不去跟流行,怎么能有关注度?有些人一谈到恶搞,就谈虎色变,其实,大可不必,我倒是觉得恶搞是一个中性词。我理解的是恶搞就和你吃了吗这样习以为常。”

  安迪说,“有人骂我的作品是垃圾,我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好,说明你在关注我,往往垃圾与杰作只有一步之遥,或者说两者之间的界限非常薄,很有可能垃圾就变成了杰作。”

  做秀就是宣传

  2007年,安迪又向名利场迈进了一步,他高调为自己的首幅网络油画成交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发布会同时请来了画的买主诗人企业家潘洗尘与画的主角叶匡政。2006年,叶匡政一句“文学死了”,让安迪找到了灵感,他随即作画一幅:叶匡政挥舞着一把巨斧,似乎要把文学界一干遗老遗少们斩尽杀绝,画的下方有作家鲁迅、余华、莫言、贾平凹、王安忆、韩寒等代表人物,就是这副画,成为安迪网络油画首个成交作品,同时安迪网络油画的出售规则也随之出炉,那就是按照网络点击率来定价油画的价格。这幅尺寸为60×90cm的《文学刺客叶匡政》,根据一次点击一元钱的规则,卖出了6846元的价格。

  “安迪的这幅画,在我记忆中是迄今为止第一幅以当代重要文学事件为题材的油画作品,它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2006年中国文坛多事之秋的一个缩影。”购买这幅画的潘洗尘这样评价道。

  发布会上,安迪当众宣读了他出售油画的规则及初衷。据了解,继《文学刺客叶匡政》成交之后,先后又有四副作品被买走,同样也是按照点击率来付款,其中让安迪津津乐道的是崔永元的那幅《我的长征》,被小崔以同点击率相同的价格4482元买走,据安迪透漏,还有一些画也有买家在接洽中。

  虽然崔永元想要悄悄买走作为收藏,但是安迪却不自觉地将小崔买画作为网络卖画的又一个广告。安迪并不否认自己喜欢做秀,“什么是做秀?做秀就是宣传,展示,无所谓,这没有什么不对。只要展示就脱不开质疑,而且你必须直面它。”

  这也是遭致争议的原因,他自称是一个喜欢恶搞,反传统、权威的人,却又拿名人出来炒作,却让自己成为关注的焦点,这或许就是眼球经济时代特有的一道风景。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