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网络原创:传统文学遭遇草根挑战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1月19日 08:34 新华网

  记者 卫韦华、王昊飞

  上世纪末诞生的“恐龙”“伊妹儿”“886”等源自网络文学语言符号,不仅在汉语交流平台上平添了一股新生力量,还使传统文学创作模式遭受到一定冲击,且一度渗透到中小学生的校园作文习作中。如今,这股力量已深入人心:上网欣赏文学作品的人远远超越了逛书店的人,不少网络原创作品动辄突破千万点击率。以草根文化为土壤的网络原创文学日益蓬勃发展并不断刷新人气奇迹的同时,具有中国特色的网络文化也随之成型。风声水起的网络文学,究竟是对传统文学的颠覆还是传承?

  百花齐放的网络原创:“草根文学”时代的标签

  20世纪90年代,曾有人预言网络普及后中国起码会多出一百万个作家,而博客的出现更从某种意义上“验证”了这个论断。

  网络的开放性、及时性让文学创作步入了“草根”时代,从文学网站、BBS到博客,写作、发表作品愈发趋于便捷化、互动化,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作品、作者,以网络为载体迅速蹿红,成为受众瞩目的焦点。

  从上世纪90年代台湾网络写手蔡志恒创作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让人们纷纷将关注的目光投向网络文学时起,网络原创一路走来,可谓风光无限。近几年,网络文学又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并用它的力量使网络文化逐渐立体成型。据2005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1亿网民中就有8000万是在从事网络写作。

  2005年,玄幻小说《诛仙》的作者萧鼎,以100余万册的惊人发行量,一跃成为文坛红人。《诛仙》本来是几年前在网站上连载的玄幻小说,2003年被台湾出版商看中,便有了繁体版的出版物。一年后简体版开始在大陆发行,目前已出版七册,且颇具销路。

  2006年世界杯期间,一本名为《和美女同事电梯被困一夜》的网络小说,引发网友的热切关注。该小说的作者赵赶驴连续数月进入百度人物风云榜前50位,网上当时还传出“除了世界杯,就看赵赶驴”的说法。

  网络写手宁财神更不会料到,他的网络原创作品《武林外传》被拍成电视剧后,其中的台词“饿滴神啊”一跃登上了2006年中国社会的流行语榜首。

  而中国的书商,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青睐于网络文学。如今书店里大量的青春小说、玄幻小说,基本上都是先网络后出版。而书店也开始为网络小说打出排行榜,据兰州市一家以社科类读物为主的大型书城“纸中城邦”统计,2006年,书城推出的每月畅销书前20位榜单中,至少有一至两种网络小说。“与书店近万种图书对比,网络小说的比例算是相当高的。”书城综合部吴涛主任介绍说。

  70、80生人:网络原创的原动力

  2006年10月27日,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宣布,旗下的原创文学写作和阅读网站--起点中文网的日最高浏览量已突破1亿人次。这一数字已相当于主流门户网站的浏览量,由此可见庞大的读者群是推动网络原创发展的主要力量之一。

  当网络开始走向普及时,恰恰是70、80一代开始逐渐作为文学主体受众的时代。以安妮宝贝、卫慧为代表的70后的欲望叙事和以韩寒、郭敬明为代表的80后的反叛叙事,开始引领并占据网络原创的灵魂,对传统的精英文学“叫板”。

  纵观现在网络上最受欢迎的玄幻、情感类原创作品,作者大多为70、80年代生人。《和美女同事电梯被困一夜》的作者赵赶驴27岁,2006年获得新浪网络原创文学大赛总冠军的林千羽年仅20岁。当众人为同时代生人的情况拍案叫绝的同时,他们自身的文学创作灵感和表达欲望亦随之“蠢蠢欲动”,并开始利用网络一试身手。

  网名为“伤心老猫”的网络写手就是80后生人,他已在业余时间从事网络写作3年多了,2006年10月他的网络小说《下半身无罪》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他认为,从“精英”到“草根”,文学的再度兴起是离不开网络文学的,如果脱离科技和现代化的传播手段,文学创作依旧是落伍的角色。 

  “在网络上写东西已经成为不少和我同时代人生活的需要。我们没打算把自己炒出名,更不想挣大钱,只是有一种感情需要宣泄,所谓不吐不快吧,而网络就是最好的载体。21世纪的文学不需要教条,写的东西没必要符合每个人的欣赏标准。草根文学不是在玷污文学,而是对现代文学的丰富。”他补充道。

  网友“天下”今年26岁,供职于甘肃一所高校,几乎天天都在网站上浏览文章。他说:“喜欢在网络上看文章的人大多都是和我一样的年轻人,手指一动,大千世界尽现眼前。读者的喜好势必会影响到网络原创作品的内容和写作方式,由于大部分网络写手的作品在写作上适应了年轻一代的思想和愿望,表达出很多人的心声,所以他们的作品中讲述的人和事就成为一个时代的缩影。”

  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系教授漆思认为,网络原创在写作上适应了当代青年的思想和愿望,同时写作手法突破了传统,使人们有了与时代需要相适应的阅读方式和内容。所以有时候一篇文章尽管错别字很多,但是其语言却开始流行,并成为时尚用语,这是“草根文学”能够发展的动力之一。

  面对高标准,低门槛的网络文学能走多远? 

  与网络原创人气旺盛相对应的是,不少读者反映,网络原创作品的写作过于个人化,缺少对现实生存的精神以及对时代变化的整体把握能力,个别作品甚至沦为为赚取市场卖点的商业化写作,大大降低了作品的品质和格调。

  网上流行的“80/20法则”,指网上走红的文章,80%的原因是取了一个吸引人的标题,而只有20%的走红文章与标题无关。这种拿标题哗众取宠的现象,被人称为“标题党”。而“内容虚无缥缈、情节俗套、文字做作”,不少被冠以“歪歪小说”和“新歪歪小说”的网络原创也在网上遭到网友这样的批评。

  网友“那一天”剖析了他眼中网络原创的一些缺陷。他认为,不少网络写手生活阅历不够,作品内容与时代脱节,作品的题材有限,写作质量不高,这让越来越熟悉网络文学的读者倒了胃口。

  “有些网络写手为了提高点击率和转载率,挖空心思在作品中添加“猛料”来吸引读者的眼球。网络文学充斥着“枕头加拳头”的情节,暴力、色情成了主打。”他评论说。

  网名为“刀客”的网络写手在业余时间从事网络写作3年多,在几家网站上共发表了近40万字的各类原创文学作品,他坦言,“网络写作最大的优势就是没有门槛,只要你会上网,想表达,就有机会成为网络写手。但作为文学创作,很多作者语言功底确实不扎实,这是硬伤。”

  对此,吉林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马大勇认为,网络原创的发表缺乏传统文学作品的审查和过滤机制,创作者个人修养不同导致作品也呈现良莠不齐的状态。就创作心态而言,网络文学的作者大多处于一种开放、自由和自我的状态。写作过于随性,文章中存在着诸如充斥大量网络用语,或用恶搞作为特色来吸引人的问题,从而导致作品粗糙劣质,不能满足读者的需要。

  “新审美标准和批评标准的缺失是制约网络文学健康成长的重要因素。”马大勇教授补充。

  甘肃作家协会会员、《文化博览》主任编辑王新冰认为,网络的低门槛、互动性、偶然性、空间超越力度等特性为网络文学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但这种环境的衍生物缺少真正能带给人震撼和美的东西。虽然其中有些作品不缺乏智慧,也充满了思辨和真实的意味,但不能回避其中存在的问题。文学不能只写欲望,而应带给读者精神上的力量。

  “现在不少网络原创作品虽然易读易懂,可是一部小说倘若只是一个浅性故事,读者读过就罢了,不会留下更深的思考,网络原创沦为了读者的一次性消费。这不利于文学创作的发展,网络原创到底能不能有长足的发展还要经得起高标准的考验。”王新冰说。(完)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