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互联网 > 正文

播客时代明天来临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2月31日 20:32 北京晚报

  王小峰:著名博客“按摩乳”的作者、乐评人、《三联生活周刊》主笔。“中国首部博客电影”《小强历险记》的最初发起者和编剧。

  陈廖宇: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讲师,“中国首部手机电影”《苹果》的编剧、导演、执行。

  侯小强:新浪网副总编辑

  现在,只要随意找一个网络搜索引擎,输入“视频”,除了各综合门户网站的视频频道外,我乐网、视频网、优酷网、我秀网、去秀网、UUme等众多专业视频网站正在向网友展示着“视频”强大的发展潜力。

  本月20日,新浪网正式宣布新浪博客升级。其中重要的内容就是增加了视频上传的内容,把“博客”变成了“播客”。据新浪方面表示,“播客”系统运行至今虽然刚过十天,但其注册用户和上传内容数量已经直逼国际视频网站大户“YouTube”。而在此前数月,搜狐网也已开通了博客的视频功能。随着“博客”普遍升级为“播客”,一个有力的全民视频时代已经到来。

  在欢迎新技术时代到来之际,也有不少网友开始“人心惶惶”。随着手机等拍摄工具的普及、播客上传视频的“傻瓜化”,偷拍、侵犯隐私、明星曝光等传统网络问题有了新的变化。也许以前你的朋友只是在博客里用文字描述你与神秘异性朋友的会面,而你完全可以驳斥他是虚构。但现在,你们交往的真实画面会马上出现在播客里,视频画面,“铁证如山”!

  王小峰:播客播名人不算侵权

  记者:您在文字领域一直受到关注,怎么会想起搞了个视频电影的?

  王小峰:《小强历险记》其实是我先把故事写出来,贴在了博客上。后来跟朋友吃饭聊天,有人说拍成电影也不错。我一想我周围的朋友干什么的都有,学电影的、学摄像的,而且我最不用担心的就是演员——因为每个人都有强烈的表现欲望。所以最初的想法就是一帮人一起瞎玩儿。当时想的最远的就是拍完了把大家聚起来放映一下,给每个人刻张碟纪念一下就得了。

  记者:您的文字博客其实非常受关注,在《小强历险记》之后,有没有想过让自己向“播客”进军?

  王小峰:我自己其实不适合视频的东西,播客我更不会考虑。我对影像的东西从小就不敏感,看电影的时候要没人给我指点,我也看不出每个镜头有那么多铺垫和含义。我的思维习惯还是文字化的,改变不了。所以即使现在播客流行,我也不会升级。这种东西分人,有些人擅长,我就不擅长。

  记者:您认为播客的推广,会给大家的网上生活带来影响吗?

  王小峰:我觉得视频的普及会让更多人通过这个途径来展示自己。之前芙蓉姐姐那些人是靠图片这种静态的东西来展示自己。如果换成了动态的视频,引起的关注会更多。播客会让主人公欲望的表达和受众欲望的表达更直接。文字博客相应地培养了“网络暴民”,他们不认同作者对文字的理解,他们谁也不服,于是就争论、骂街。播客体现的不是暴民一面,而是心里欲望的一面。网络视频会带来什么的流行?一定是刺激的、新奇的、带着情色的、搞笑的。你要是真的拍一个特艺术的东西放播客上,没人搭理你。

  记者:您认为播客会造成“偷拍”等问题的严重化吗?

  王小峰:播客带来的负面东西肯定会出现,而且带来的麻烦比文字带来的更大。比如在博客时代,我去三里屯,看见我的朋友老戴跟一个女孩聊天。我用文字把这次所见描绘得有鼻子有眼、有头有尾、时间地点各种要素都齐全。但别人一样可以说我是虚构。但视频影像的东西就很难虚构。

  我特别要提出的是,在播客真实性越来越强的同时,面临的法律挑战也更大。比如大家现在比较关注名人的隐私权。如果你把范冰冰从办登机牌到上飞机的整个过程拍下来,发到播客上,没关系,她要打官司肯定打不赢。因为她是一个公众人物,大家就是要关注她,她的隐私空间就小。这是一个能量转换和守恒。你作为公众人物,并因此获得了利益,所以也必须牺牲点什么——就是你的隐私空间。

  但如果是一个普通人,你拍一样的东西放到网上,就属于侵犯别人隐私权了。公众人物和普通人的权责应该是分开的。所以在法律保护上,《民法》以后将会有一些修改,把隐私权、名誉权分开处理。所以播客的出现,从法律角度值得大家思考的东西要更多。

  陈廖宇:手机电影非常简单

  记者:电影学院的人大多都有“胶片”情结,您是怎么想到用手机拍电影的?在网上看您的这部作品《苹果》,感觉画面非常的小。

  陈廖宇:《苹果》是我第一个手机电影。当时是有一个文学系学生,写了一个关于一个面包的一问一答的剧本。我为了画面好看,改成了苹果。当时我用的是索爱K750C。确实,拍摄画面非常小,分辨率只有“176x144”。跟现在的手机比起来局限性更大。但当我拍完之后拿给索爱公司的人看的时候,连他们都感到很吃惊,说我把他们这款手机的视频功能发挥到超乎想象的水平。在拍摄过程中,我一直强调要“随意”,因为手机拍摄的乐趣就是随时可以拍,不能像普通电影那样,要很多人配合,每个环节都要仔细设定。所以我们是在后海一个酒吧,坐下要了些东西,边聊天边拍完的。之后我还用了手机自带的编辑功能进行剪辑,从开拍到剪辑完成一共花了一个小时左右。实现了用手机拍摄的全过程。

  记者:把手机电影作品放上网,是您的初衷?

  陈廖宇:现在号称与手机电影有关的事情,大多为的是利用手机这个终端进行播放。而看手机电影的人很直接的要求就是好看。让看的人满足是这类手机电影的初衷。但作为用手机拍电影来说,更大程度上是满足拍的人。很多人都有思维惯性,觉得一提“电影”就有多复杂和技术障碍。但只要他们一试过,就知道用手机拍电影是多么容易的事。因为手机是为普通人而不是专业分子设计的。所以我自己建立了一个“黑匣子”网站,提供手机电影上传的平台,让更多人从中找到乐趣。

  记者:现在视频网站很多,像国际上的“YouTube”。您的网站竞争得过他们吗?

  陈廖宇:我其实更偏向于打造一个“手机电视台”。每个注册的人就等于开了一个自己的频道,成为一个手机报道者。现在的视频网站虽然点击率和作品量火爆,但有一个缺陷,就是原创的东西并不多。大多是转载、推荐的,包括YouTube。但手机会改变记录生活和传播信息的方式。比如伦敦地铁爆炸案后,虽然有很多的新闻报道,但离现场最近的一个画面报道就是来自手机视频。当有事情发生时,DV和相机不一定在人们的口袋里,但从概率上大多数人都会有手机。

  此外,还有一个更广范围的意义。假如有100万人每天都在上传手机视频,我不在乎他们传的是什么。可这100万人构成的视角却是最真实的,汇集到一起,我们看到的就是关于这个时代最真实视觉的纪录和反映。

  记者:您觉得手机视频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

  陈廖宇:首先是手机视频的平台,这也是我的网站面临的最大困难。不是技术本身,而是成本。视频的东西需要更宽的带宽,有足够流量看的时候才会流畅。所以我很希望跟别的公司进行这方面的合作。另外就是关于“偷拍”。其实从手机拍照功能出现的时候,公众给予的就大多是恶评。但我觉得这并不只是手机的问题,用别的工具也可以“偷拍”。这应该是属于公众道德的大事。

  侯小强:播客力求傻瓜化

  记者:新浪最近把博客升级到播客,是怎么考虑的?

  侯小强:推出播客产品,有其中的必然性。随着YouTube这样的网站兴起,国内的视频网站也开始涌现出来。Google网站去年的“年度搜索词”,排名第一的是一个小视频节目,第三就是“播客”。在一些重要事件发生时,都会有视频网站介入其中。这就让我们也必然开发类似的视频产品。

  记者:播客的推广,会不会对博客市场形成冲击?

  侯小强:播客需要很大规模的技术支持。比如新浪的博客流量达到上亿次,我们升级到播客后,就必须探讨这么高的流量从技术上怎么去支撑,怎么去分布带宽,怎么去分布服务器。当上千万人在使用播客时,我们怎么去减轻压力。播客所使用的带宽和技术空间要远远超过博客。

  从网民角度,播客本身需要的技术比文字的博客更复杂。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玩儿播客这个东西。为了让更多人能使用,我们就要设计出更简单的工具,把播客尽量变成“傻瓜版本”。此外,播客不仅技术门槛高,更重要的是它会消耗巨大的成本,像带宽服务器的需求量要大大超过博客时代。

  记者:有了门槛限制,网站间的竞争会不会更激烈?会出现有的网站衰落的情况吗?

  侯小强:其实我们从博客时代开始,就一直致力于“共赢发展”。国内市场其实非常大,从来没有出现过垄断性质的企业。不过,随着播客的推广,2007年市场的竞争会更加激烈。因为它所需要的消耗的成本实在太大,有些网站可能支撑不住。但我们还会继续走“共赢”的路线。比如我们明年准备推出“播客联盟”,让各大网站都可以在新浪开通官方播客。我们提供更多的出口,他们为我们提供更好的作品。

  记者:新浪博客以名人为主打吸引了很多关注,播客还会继续打名人牌吗?

  侯小强:播客是因人而异的。像音乐、电影人,可能对这种方式比较认同。像导演张元,今天就开通了新浪的播客。所以明星牌我们明年还会打,但未必是我们最重要的策略了。

  记者:您觉得新的一年会是播客之年吗?

  侯小强:这个不好说。前年Google的重点词是博客,去年播客。新兴的技术方式是很多人都愿意尝试的。但中国和美国还是有些不同。中国的带宽服务器、摄像机的普及还不如电脑普及的那么广,播客也还存在一些问题。我只能说,也许,播客将成为我们2007年的生活方式。

  本报记者刘颖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