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互联网 > 大话IT专题 > 正文

网络红人赵赶驴的奇妙人生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1月22日 09:51 南方日报

  湖北襄樊一位年仅27岁的公司白领突发奇想,在网上写了一篇名为《和美女同事的电梯一夜》的原创小说。该书讲述了一个叫“赵赶驴”的年轻人在一次夜晚加班后,因为电梯故障,和一个美女同事一起被困了一夜。从此,一段浪漫而搞笑的爱情故事开始了。3个月后,仅在猫扑一个网站上的点击率就达到了惊人的1.5亿,远远超越了当初的痞子蔡与慕容雪村。

  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某大型国有企业员工,到现在网络上几乎无人不知的超级写手,赵赶驴只用了仅仅3个月时间。他的名字来自梁羽生的小说《龙凤宝钗缘》中一个只出场几分钟就挂掉的小人物。这个网络写手目前过着一种奇特的双重生活——平时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做流程设计的工程师,一到周末他就戴着一个特制的“驴头”,飞赴全国各地举行签售和宣传活动。他从不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也坚持拒绝以真实面目示人。

  “阅读狂欢,娱乐至死”的写作宗旨,戴着驴头、坐着三轮车的搞怪签售方式,各地夹道欢迎的“驴娃粉丝团”,为他吸引了无数眼球,也令他挨了不少白眼和嘲讽,甚至令他背上“文学可以休矣”的罪名。

  但赵赶驴说:“思考是重要的,但发笑比思考更重要。”他希望更多的人只是因为开心快乐而去读他的书。他有许多梦想,想辞职专职写作,想当导演,还打算明年戴着驴头远赴新加坡、

马来西亚、日本及韩国等地进行全亚洲的巡回“驴头签售秀”。

  11月19日,这位网络红人光临本届羊城书展主会场——天河体育中心广场,却意外遭遇到他的签售史上最冷清的场面。在没有掌声、鲜花、“我爱你”之类的呼声的时刻,记者与赵赶驴进行了近距离接触……

  [现场]

  网络点击上亿次羊城签售仅十本

  11月19日早上10时,赵赶驴头戴特制的“有四个包子重”的驴头,由一个工作人员搀扶着、动作有些笨拙地出现在广州天河体育中心南广场的签售台上。这是他最为“低调”的一次现身。之前,他在北京、成都、重庆等地的签售活动上都是派头十足地亮相——前呼后拥的“粉丝”戴起纸做的驴头面具捧场,美女们持鲜花齐呼“爱你”,唢呐声中由电三轮车组成的“

豪华车队”为赵赶驴保驾护航。一名女粉丝甚至捐出了自己的私家车供他使用。

  但在广州一站,签售秀场面格外冷清。在蓝色大幅新书海报之前,赵赶驴没有像往常那样先做一些伸懒腰、打太极之类的搞怪表演,而是直接与主持人就新书展开问答,但整个过程中,签售台前四五十把椅子始终没有坐满。许多光顾书展的人只是远远地茫然地看上一眼,就匆匆地从签售台两侧走开。签售台一侧堆放着《赵赶驴电梯奇遇记》的桌子乏人问津。

  在与读者互动的环节,提问的多半是记者,赵赶驴说只要台下有读者能回答出3个问题,他就将驴头送上,问题是:1、赵赶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连载小说的?2、小说的原名叫什么?3、赵赶驴的爷爷叫什么?没有一位读者能回答得出来。

  据说,此前几站签售活动中,最火爆的时候赵赶驴签了数百本。但记者在现场看到,从主持人宣布签售开始到结束仅仅几分钟时间,捧着新书找赵赶驴签名的人不到10个。“这是目前为止最差的记录。”策划包装赵赶驴的北京读客图书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又透露,可能是前期宣传出现了疏漏,否则赵赶驴不可能没有人气,而且他的新书已经卖出了12万册。

  戴着巨大驴头的赵赶驴似乎并不在乎,他瓮声瓮气、憨头憨脑地说:“书卖多卖少无所谓,关键是娱乐,大家好玩也就行了。”

  [访谈]

  驴头给我安全感,只有四个包子重

  关于驴头——

  不想让生活受到干扰

  记者:今天签售效果不好,没有人来,戴着驴头坐在台上被人家看,是什么感觉?会不会有点不好意思?

  赵赶驴:可能前期宣传通告没有做充分吧。以前会有一点不好意思和紧张,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习惯了。有人来,我就签,没有人也无所谓。反正戴着驴头别人也看不见我什么样子,驴头给我安全感。

  记者:戴着驴头签售,这个主意究竟是你出的还是出版社出的?

  赵赶驴:主要还是我的一个提议吧,出版社安排我去签售的时候,我说能不能让我蒙着面去,我不想让人看见我真实的样子。出版社在这个基础上发展了一下,变成了戴着驴头签售,我觉得这种方式很好,很有创意,以前没有人这样做过。我的女友知道后,还说我戴这个东西很可爱。他们专门给我定做了5个驴头,每个要4000元,很轻,就4个包子那么重,戴着也不会觉得憋气,材料就是泡沫、绒布什么的。

  记者:为什么这么介意别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你现在很红的事情,周围有多少人知道?

  赵赶驴:不知道啊,也不能让别人知道。就连我爸妈都不知道我出书了,也不知道我到各地签售。只有个别亲戚知道,但总共不超过3个。我以前说过,我戴驴头签售是为了保护我自己,因为很多事被我写在小说里了。书里那些反角是以我们老总为原型的,连名字都一样。万一被我们老板看到,我不就完了吗?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不想让自己的生活受到干扰。

  关于走红——

  去见女友遭网友“通缉”

  记者:据我所知,网络上走红毕竟还是改变了你的生活,比如你的女朋友就是通过小说认识你的,那么你的生活究竟有没有受到一些打扰呢?

  赵赶驴:还是有一点,不过不多。我的女朋友是一个广东小妹妹,看了我的帖子,然后就加了我的QQ,聊着聊着我们就谈上了网络恋爱,听起来很老土吧。我因为去见她,小说中断了几天,还引起了网友到处“通缉”我。

  记者:现在网络很发达啊,你看慕容雪村以前也说过坚决不露面,结果遭到偷拍,还有网游《魔兽世界》的“铜须事件”导致全网发布“追杀令”。其实要知道你的身份并不难。

  赵赶驴:……真的吗?不会吧?

  关于小说——

  比周星驰喜剧更纯粹

  记者:你的小说从点击率上看,受欢迎程度已经超越了以前的痞子蔡和慕容雪村等前辈,你觉得《赵赶驴电梯奇遇记》受关注的关键因素在哪里?

  赵赶驴:我觉得我的东西好看是因为它真实,富有娱乐精神,里面的人物情节都是每个人在生活中可能遇到的。比方说小说的开头,就是我的一次真实经历。有一次我下班,一个人被困在电梯里,后来突发奇想:用这个场景开头应该还蛮有吸引力的。我也使用了很多网络语言,非常口语化,让人觉得亲切。我始终相信只有最真实的东西才能打动人。我写作的一个初衷就是要把生活中的娱乐精神用文字表达出来,大家上网不就是为了图个轻松娱乐嘛。

  记者:既然小说原型来自真实生活,那么生活中的你和作品中的主人公有什么相同和不同之处?

  赵赶驴:相同的一点就是闷,我做的是一份单调的技术工作,现实生活中,我是很闷的,没有书中那么好玩。可以说,我是个非常静态的人。不同嘛,就是书中的赵赶驴艳遇比较多,我没有他那么强。

  记者:你被称作“小说版的周星驰”,请问你对周星驰以及他的作品有什么看法?觉得你的作品和他有什么不同?

  赵赶驴:呵呵,大家都这么说我,我的小说里面就有周星驰的台词,我也是从小看周星驰的电影长大的,对他也很熟悉,最喜欢他的《大话西游》和《喜剧之王》。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我觉得他的东西有些搞笑是那种无厘头式的,有点故意而为的感觉,比较闹,我小说里面那些搞笑情节还是比较生活化,比较自然。我的小说应该属于比较纯粹的喜剧,也更加幽默。

  关于批评——

  没说娱乐让文学死亡

  记者:你以前比较喜欢看谁的小说?有没有受到谁的启发?

  赵赶驴:我20岁之后就不看小说了,以前最喜欢看的是金庸小说,不太喜欢读其他的小说。刚才有人问我有没有看过郭敬明的小说,我说我都不知道他是谁。

  记者:现在成名之后写作,会不会不像以前那么率性自由了?比如我看到一些网友反映《电梯》后半段感觉有点赶,比较仓促?

  赵赶驴: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会有这样的感受,我自己觉得后半段写得比前面好啊,结尾也不仓促,该交待的地方都交待了,留下了一个开放式结局。以前我是随便写,现在有了方向了,从论坛上看,每天写一点点,看大家的反映,所以我现在知道该写什么,网友需要什么。我最得意的就是看着自己在网上发个帖子,跟帖就能跟到几百万字,那种成就感是无可比拟的。

  记者:网络上夸你的人和骂你的人同样数不胜数。“赵赶驴后援团”与“赵赶驴追杀团”相互对峙,你对网络上这些回馈意见怎么看?会有压力吗?

  赵赶驴:网络上的意见我不会太在意,可能因为我心理承受能力还不错吧。压力有一些,但压力也是动力啊,但我不会刻意去迎合读者的想法,我觉得表现内心最真实的感受,没有掩饰,就一定会受到大家的喜爱。

  记者:也有一些搞严肃文学的专家曾经批评你,说你的小说浅薄无聊,说文学再一次发出被“彻底娱乐化”的危险信号。对于前些日子引起争论的“文学死了”这一话题,你持什么态度?

  赵赶驴:我的小说,我觉得并不是宣告娱乐让文学死亡,而是促使它以新的形式出现,走向繁荣。事实上我觉得严肃文学现在缺乏读者就是因为缺乏娱乐精神,每个时代文学要发展,就应该找到新的路,我的小说就是要把一种娱乐的好玩的心态表现出来,我认为这是文学走下去的一条道路。

  关于未来——

  当导演是我最终梦想

  记者:听说你打算辞职专心写作,目前有写续集的想法吗?

  赵赶驴:是这样的,但我还没有辞职,平时还要上班,续集已经在创作中了,现在每天写几千字,预计明年1月可以和大家见面。续集的名字就叫《赵赶驴电梯奇遇记2》,和第一部有一种继承发展的关系,就像《神雕侠侣》和《射雕英雄传》一样,也是轻松爆笑的爱情故事。

  记者:有没有想过,万一下一部作品不火了呢?是不是回去继续做原来的工作?

  赵赶驴:文字和音乐不一样,音乐可能更需要灵感,而文字会越写越成熟。我对自己编故事的能力还是有自信的,之前也写过《我在成都火车站捡了个彝族美女》、《偶让校花爱上偶》,都受到网友喜爱。有没有可能回去做原来的工作嘛……嘿嘿,说不准,现在还不知道。

  记者:据说你现在的版税从以前的6%提高到10%,现在可谓名利双收,还有什么梦想要去实现?

  赵赶驴:我会专心写作,给大家带来更多快乐。而且书写好之后,我想当导演,毕竟当导演才是我真正的梦想,这是一个终极目标。最近我还去了一趟西藏,拍了一个纪录片一样的东西,把布达拉宫、雪山都拍进去,以后可能就叫《赵赶驴雪山奇遇记》,呵呵。

  记者:听说《武林外传》导演尚进对你的小说很有兴趣,想改编成电视剧,你自己会出演电视剧吗?上镜头会不会摘掉驴头呢?

  赵赶驴:我目前的想法是,绝对不会摘掉驴头面对读者,哪怕在同名影视剧中演出也一定是戴着驴头上阵。我不是演员,我自己应该是不会出演男一号的,当然也可能会客串一个小角色,不过就算我以真面目示人,想必大家也不会知道哪个是我演的。

  链接

  “电梯奇遇”简介

  一个叫“赵赶驴”的年轻人,在一次夜晚加班后,因为电梯故障,和一个美女同事一起被困在电梯一夜。从此,一段浪漫而爆笑的爱情故事开始了。赵赶驴千方百计让自己混进了那个美女同事的同一部门,然而,就在上班的第一天,他却一不小心把一个黄色短消息错发到了自己的新女上司手机里……

  故事荒诞爆笑,大部分读者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都是从头笑到尾。赵赶驴在网络上被很多人爱,也被很多人骂——但这些都不妨碍他成为当下最红的畅销书作家。他创造了网络史上单贴点击的最高纪录:4亿!

  短评

  娱乐的源头是真诚

  据说,现在网络上至少有两万名写手每天在敲打键盘,自由书写凡人的梦想、快乐和伤痛。“赵赶驴”们的出现,不断告诉人们一个事实:不仅仅是写作,在任何一个领域,都逐渐在走向平民化、草根化。如果说“超级女声”是“想唱就唱”,那么赵赶驴就是“想写就写”。

  赵赶驴为什么能这么火?其实联想一下早期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直到近来流行的《和空姐同居的日子》等网络小说就会发现,赵赶驴并不是一个多么天才的写手,包括在鱼龙混杂的网上而不是在狭小高端的传统评论圈内,网友们对赵赶驴的小说也持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种坚决反对,认为赵赶驴的小说“没心没肺”,很肤浅,且充斥着大量情色描写;另一种则认为,赵赶驴写出了社会中最草根的年轻小人物的真实而生动的情感和生活历程,爆笑之余更令人感受到这是对生活的调侃和失望,从而觉得“很有共鸣”。

  在喜欢赵赶驴小说的人看来,喜欢仅仅是因为他的小说足够好玩。事实上,赵赶驴几乎是一种“粗放式”“原生态”的本能写作,谈不上“技术含量”。正是出于“好玩”的简单初衷,让戴着驴头到处签售的赵赶驴遭到了严肃文学界几乎一边倒的讨伐:青春文学研究学者白烨对这种“文学逐渐娱乐化”的倾向表示了深深的忧虑,认为这“对真正的文学是一种伤害”。著名评论家朱大可表示,这不过是互联网“哄客时代”又一次促成的“大众娱乐狂欢”,文学早已不断发出被“彻底娱乐化”的危险信号。连赵赶驴的“前辈”慕容雪村也说:文学死亡指日可待。

  但赵赶驴自己说,“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一切都很自然,小说火爆也是因为群体力量,而不是个人可以控制的。”他甚至认为,娱乐化是文学转型的一条道路。

  抛开赵赶驴写作水准的问题,试想一下,书写或者阅读是不是首先源自趣味的行为?有趣应不应该成为一部好小说必要的因素?为什么某些已经成名的作家写的东西就是得不到普通读者的认同?

  葛优老师教导我们要“相信群众”。从这个意义上说,赵赶驴的成功在于他松弛的写作心态和真诚的写作愿望:写身边卑微小人物的故事,他们对爱情和事业的追求和挫折,他们不甘于生活的平淡无味不断为自己寻找快乐的“阿Q精神”,他们对美女的无限憧憬和情色冲动中包裹的一缕真情……

  娱乐化的浪潮似乎是不可阻挡的,赵赶驴的签售方式的确让人看到了刻意经营的痕迹,但他“不想被打扰”的心声,不能说完全是虚伪做作。沉闷的出版业是否已经只有走娱乐化道路才能激活?个人不敢苟同,但仅就赵赶驴的成功来说,制造娱乐的前提必须是源于真诚。

  专题采写 本报记者 郭珊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