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互联网 > 新浪科技-总裁在线专题 > 正文

雅虎中国新任总经理谢文:我和马云一拍即合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0月19日 12:09 新浪科技
雅虎中国新任总经理谢文:我和马云一拍即合
雅虎中国新任总经理、互联网老兵谢文

    聊天视频:雅虎中国总经理谢文聊未来战略

  10月19日上午10时30分,雅虎中国新任总经理谢文做客新浪总裁在线。就雅虎中国未来发展,与广大网友进行在线交流,以下为聊天实录:

  附嘉宾简历:

  谢文自1996年开始涉足中国互联网,是中国互联网业发展的重要参与者,也是对中国互联网理念的坚定信奉者和激情倡导者之一,对互联网产业领域拥有杰出的洞察力、前瞻性及运营经验。谢文曾成功创建与电信业合作的ICP中公网和收购运营中国第一家

在线游戏公司联众,并曾担任互联网实验室总经理。2003-2005年11月,谢文任和讯网CEO。

  谢文精彩观点:

  -我也在想这个事情进行得很快,其实我跟马云从敲定到见面不超过3次,加起来谈话不超过5、6个小时。其实让我想起当年陈天桥找唐骏,也有报道,好像也是属于一拍即合。

  -我来了两天,马云给我打了三次电话,说需要我给你做点什么,我还是觉得不容易,很不容易,我过去没这个经历。

  -有些Web1.0的公司可能不爱听,说我们这个东西本来就没问题了,非要弄出一个1.0、2.0来标榜自己。我不从这个角度看,闲散的时候我也说这个话,我现在也还说这个话,要很客观地看。互联网之所以令我们这些人从业,就是因为它的变化,没有定势,全世界任何东西都可以在这里展开。

  -虽然(互联网)形式上没有变,但是底下的机制、平台已经变了。这个挑战或者这个变革,我觉得大家应该主动地去拥抱、迎接,别酸溜溜、灰溜溜闹脾气。我觉得这是大势所趋。

  -这(流氓软件)不是一个商业问题,也不是一个商业竞争的问题,这是一个做人的问题。认真的、有追求的从业者都想赢,更好一点的人是想赢得光明正大,想赢得积极,想双赢,想共赢。在这个意义上,现在被称作流氓软件的一些做法是有害于产业健康发展的。

  -我们的钱不是相互之间挣来的,我们是为客户服务,从客户那里挣来的。我们相互之间怎么竞争也是瞎扯,还是要好好地对客户提供好的服务,客户现在觉悟越来越高,经验越来越多,是不是好东西一用就知道。

  -互联网产业现在号称有若干大腕,自我觉得了不起,可是你算一算从业人口有多少,产值有多少。非常小,非常稚嫩,从战略上讲、产业角度上讲是婴儿期、初期,我们有太多事可做,太多空间可以挤占,太多的处女地可以开荒。所以,没有必要在一个现有的小池子里搅浑水,大家剑拔弩张的,那玩起来多没有意思?

  -如果我们也挣到了钱,也出了名,但是那个过程过于痛苦,过于肮脏,过于血淋淋,反正我是不行,我宁可就算了,我回家读书去了,我回家玩去了,不会做这个产业。

  聊天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这里是新浪网科技频道“总裁在线”栏目,今天有幸请到雅虎新任总经理谢文老师,谢文老师也是互联网的老兵了,他加盟雅虎中国引起了业界广泛关注。

  各位网友除了通过电脑参与,还可以通过手机访问新浪网,关注聊天全过程,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

  下面先请谢文老师给大家打声招呼。

  谢文:大家好。

    我和马云一拍即合

  主持人:谢文老师是什么时候考虑到雅虎中国的?

雅虎中国新任总经理谢文:我和马云一拍即合
谢文:到现在为止我刚好上班48小时

  谢文:不好说一个准确的时间,这是一个过程。应该说是今年9月中旬,阿里巴巴有一个网商大会,请我请了好几年了,今年正好闲散无事。另外,我对阿里巴巴的确好奇,做得怎么样,想过去看看。过去之后有机会和马云碰到,第一次说了话。

  过去某些场合我们握过手,但没说过话。说了话以后,感觉阿里巴巴的理念、马云的风格、视野、阿里巴巴的综合资源、未来的挑战,各方面都和我的理念、诉求、抱负、能力很契合。我就自告奋勇,跟马云说,我没资格给阿里巴巴做什么太多东西,但我愿意给雅虎出出主意。雅虎做互联网是我所熟悉的,我愿意做点战略咨询。

  因为我原来在互联网的时候做过这种事,出出主意,另外人岁数大了,也愿意说点什么,就写了一个简单的PPT。我完全是从产业的角度出发,因为我对雅虎、阿里巴巴应该说一无所知,我只是从业内、产业来判断。做好PPT后在“十一”前两天,请我过去跟他们团队讲了讲我基本的想法,对产业的判断。

  过了“十一”,(马云)说要不你就来做做吧,要说什么时候定,就是本周一晚上七点钟定了。网上也有说我两点多钟在一个会上,那个会没有定,我是那个会出来,约好四点钟,那是我第一次进雅虎的办公室,第一次上那个楼谈,然后礼拜一定了,礼拜二就宣布了。所以,到现在为止我刚好上班48小时,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主持人:网上说这里面还有你跟和讯有竞业禁止协议的原因?

  谢文:我跟和讯肯定是有竞业条款,在若干时间内不能进财经网站,比如金融界曾经盛情邀请我去,很惭愧我没有帮上忙,因为金融界跟和讯有直接的竞争关系。至于一般的互联网公司要不可以的话,那怎么算竞业?你说你做完一年互联网以后就不能做互联网了?这个不太可能。没这回事。

  主持人:上次网商大会您见了杨致远吗?

  谢文:我用望远镜上远远地看了他跟马云对谈,但是没有正式接触。

  主持人:您原来说过您是最廉价的CEO,不知道马云这次给了您多少钱?

  谢文:应该是我认为一个合理的整体合作。但是具体的钱数,肯定比1块钱多,但是问这个有啥意思?打听我挣几个钱,反正应该是行业标准,随行就市。

  主持人:您有那么多选择,为什么最终选择了雅虎中国这样一个平台呢?是之前就有过考虑还是就像你说那天晚上才有这样的考虑?

  谢文:我也在想这个事情进行得很快,其实我跟马云从敲定到见面不超过3次,加起来谈话不超过5、6个小时。其实让我想起当年陈天桥找唐骏,也有报道,好像也是属于一拍即合。

  到这个年龄,有江湖经历以后,大家不会那么死板地一招一式的什么猎头公司去弄,条条款的讨论,给你个啥指标,问你敢不敢接招,不是这样。

  高手,马云肯定是江湖高手,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基本的品行、价值观念、综合能力。就像我,我自认为我跟一般业内人打交道,应该30秒钟之内大概知道这个人属于哪个层次,有多大能量。所以,更多是一个综合判断。公司发展到哪个阶段,需要什么样人做什么样的事,综合看来有没有潜力完成一定的工作,绝不是具体的一二三四,那太具体了,主要看你够不够这个格,够这个格就顺理成章。

  对我来说,我得声明,我是主动的,也是我从业以来第一次主动地选择了雅虎,但是阿里巴巴也不是被动接受我的选择,我没有那个水平,没有那个实力。这是双向选择,没有什么奇怪、神秘的事,眼睛对眼睛,谈几句话。

  我离开和讯后,在这期间有很多机会、尝试、协商,我都没有下决心,也许也有人家没有下决心的,都有。可能我老声明,但是别人都不信,我是很随意的一个人。比如说在我接受这个位置之前,我在给一个15人的小公司做顾问,比如有人很诚恳跟你说过来帮帮忙,我就力所能及去帮忙。经过10个月的努力,我是中途进去给他们做顾问。

  正好巧合,上周以高于自己投资25倍的价格卖出去了。这里边主要是人家的功劳,我可能是起了一点点小作用。但是你说这样做,Web2.0这个圈里有哪个公司成功呢?这算是一个小阶段性成功,年轻人有机会到更大的平台上去学习,将来再做,这也挺好,我也没觉得我有什么失落。一家公司在一间公寓里三间房就干了,我挺高兴。

  现在有那么一个很巧合的机遇,参加网商大会。我肯定跟马云神交已久,但是没有深谈过,我这个人是不主动的,都是人家招呼我,我没招呼过人家。

  我为什么选择阿里巴巴和雅虎?我想应该这样说,经过我的观察,包括综合的判断,阿里巴巴集团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综合实力,保守一点说、稳重一点说,应该在前三,或者是并列第一这种位置。

  别说前三,前十三都上市了,它也是互联网做了十年以来,一个到至今还没有上市的庞然大物,有非常雄厚的资源,有很独特的产业结构,应该说阿里巴巴现在没有和我们其它大家熟知的公司有什么直接竞争关系,是另外一个商业模式和资源。

  另外,经过种种的发展,现在还有一个世界最大的互联网公司--雅虎,跟它(阿里巴巴)有股权的关系,并且雅虎中国是阿里巴巴一个新的有机组成部分。光是这个,我觉得还不足以吸引我。人家公司做得好、做得大,你去没有成就感。而且从现在看,马云也用不同方式说过,其实对阿里巴巴那边的战略来讲,这才刚刚展开。

  就从人上说,我进去以后发现,已经进来的和将要进来一大批专业人才,一大批或者直接就是互联网界的,或者和我们从事的业务有直接关系的相关产业精英,其中很多人在他们那个领域里的成就,比我这样的人大多了、扎实多了。无非是我们圈内人,互联网界的人不太熟悉就是了。我是因为老在这儿混,这屋我都来过多少次了,大家混个脸熟,所以对大家影响大一点,好像动静大一点。

  但是从阿里巴巴来看,这是整个大的战略布局展开当中,一个非常小的顺理成章的小动作。我相信大家愿意持续关注的话,还可以看到阿里巴巴有一系列战略性的布局、发展,人的聚集的动作的展开。

  对我来说,最吸引我的还是通过跟马云的接触,以及接触以后我花点时间的观察,找些原来的资料看,对我们这些熟手来说,很容易做判断。我觉得真正吸引我的是以马云为代表的阿里巴巴集团整体的理念、文化、游戏规则、综合能力,这一套东西使我动心了。如果你们看我原来说的话,包括前不久传得挺广的Web2.0做好公司我说五条:第一条是游戏规则,我就看游戏规则。我正是对马云的阐述和通过观察阿里巴巴。

  它也不是一个新公司了,7、8年的轨迹,对马云来说做互联网11、12年。我和阿里巴巴接触有限一些人的聊天,包括最近先后加入阿里巴巴的高层管理人员。马云说的东西,正是他身体力行带着阿里巴巴公司若干年来实践的。

  可能是因为阿里巴巴在杭州的原因,我们北京互联网这个圈,对阿里巴巴的观察稍微有一点距离感。另外,由于它商业模式的独特,大家的判断或者比较难以进行,所以大家了解不够。包括我本人,你想我在这十几年了,怎么到一个月前才跟马云说上话、聊上天?其实应该有好多机会。

  经过综合判断以后,我真的认为阿里巴巴奉行推崇的这一套理念、胸怀、追求的企业文化、游戏规则就是我要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阿里巴巴整体的战略,或者叫思路、方向和我个人的想法差不多。你知道阿里巴巴为什么做这么大了,收入到了我想业内前三是肯定的,做到这个规模,为什么不想个法上个市呀?还把这么大的一个基础仍然作为一个发展的平台,说我们规模还要做很大,才开始,我爱听的话是“我们才开始”。

  这样的感觉对我来说很有诱惑力的,我肯定希望我在做的事情和我以前做的事情完全不同。我根据过去的经验教训,肯定希望找一个游戏规则好、资源丰富、具有相当的挑战性的一个新平台,我来发挥作用。

  综合看起来,我认为雅虎中国是我合适的一个选择。

    不会重复以往Web2.0的尝试

  主持人:你以后会不会在Web2.0上面,雅虎中国在这上面是否会有一些拓展?

雅虎中国新任总经理谢文:我和马云一拍即合
谢文:互联网正处在急剧的大变革当中

  谢文:我得说不会重复(做过去同样的事情),也包括我在和讯,或者是我在业内做过的那些Web2.0尝试,我也不会再重复。但是我愿意把Web2.0干脆叫做“互联网的新发展”。你说做互联网的公司,哪一个公司说我这个东西就是终极真理,永恒不变?从此以后互联网不可能有变化了,就是我这个东西的丰富、延续?不可能,互联网正处在急剧的大变革当中。

  作为直接对用户服务的平台,我们公司的运营平台这一层,其实还有好多其它的东西,也正经历或者将要经历巨大的变革,在这方面你认识到也罢,没认识到也罢,我想哪个互联网公司都面临着你要不要创新,要不要在原有的基础上找到新的生长点、新的生命力。在这个意义上肯定要做。

  你要把它归到Web2.0这个概念,当然说实话,这一年多Web2.0的概念有点被糟蹋了,有点像一个大筐什么都往里装,装得有点混乱。但是要仔细说,也能说清楚,今天可能就不说了。

  主持人:有人说您会比较倾向于像社区这一类的产品?

  谢文:说到很具体的东西,我得说雅虎中国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环境。在我进入雅虎中国之前,我大概就只认识一个人,田健。我们还是4、5年前合作过。所以,我来(雅虎中国)的这48个小时或者是两个工作日,我要开始初步认识人。等我用若干小时、若干天的工夫,把公司现有的东西学习了,整明白了,和大家沟通过了,我们的员工、团队会出一个初步想法,然后汇报给阿里巴巴集团,在集团层次整合好。

  因为这个战略也不是雅虎中国,因为我们还有一个强大的后盾是阿里巴巴整个集团,我们还有雅虎这样一个大的合作对象。其实也不是合作对象,我们有很强的内在联系,方方面面都要融合在一起,才可以说要做什么。

  我更多是扮演一个执行者,我对雅虎中国的全部运行要负责任。在战略层面上我是参与者,我会积极贡献我的力量。但是这么大的平台、这么丰富的资源,这么能干的队伍,用一个词来概括战略恐怕太简单了,不会那么简单了。

  网友:您如何看待互联网的社区化运营?

  谢文:从整个产业的发展来看,MySpace、YouTube、Google、雅虎、MSN,我们看到面上的,业内有更多深度的传闻,人家正在做,还没浮出水面,整体看恐怕在全世界范围内,互联网的服务形式正处在一个升级换代的过程中。

  有些Web1.0的公司可能不爱听,说我们这个东西本来就没问题了,非要弄出一个1.0、2.0来标榜自己。我不从这个角度看,闲散的时候我也说这个话,我现在也还说这个话,要很客观地看。互联网之所以令我们这些人从业,就是因为它的变化,没有定势,全世界任何东西都可以在这里展开。

  这个意义上是升级换代的过程,你不爱听,不叫Web2.0可以,随便,但是谁也逃脱不了这个过程。你刚才说的可以算一种总结方法,叫做整个互联网的服务形态、经营形态正在走向以人为中心的互动式的社区化的过程当中,不管哪一种服务,它也可以表现为单一服务的社区化,也可以表现为各种服务。虽然形式上没有变,但是底下的机制、平台已经变了。这个挑战或者这个变革,我觉得大家应该主动地去拥抱、迎接,别酸溜溜、灰溜溜闹脾气。我觉得这是大势所趋。

  主持人:你在这场变革中会有什么奇招带到雅虎中国来吗?

  谢文:从我追求的方向上,我当然希望有创新,希望能够对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有贡献,对我所做的公司有作用。但是你一定要说是哪一招,做过互联网的公司都知道,它是一个互动过程,是团队中间,员工之间(的互动)。

  我可以提出想法,需要各方面的专家、干部把它细化、执行,并在里边再进行创新,然后到一定时候可能又推翻了我原来的想法,我们再次修正。我不愿意提到“个人”,有时媒体为了表述方便找一个人做代表。

  我们做的服务就是互动社区化的东西,我们在做这个东西的本身也是以人为中心,互动式、社区式,人人都参与,出的力量不一样,最后的结果可能是一个大东西。

  主持人:马云有没有给您下任务,或者是您对雅虎中国未来有什么预期?

雅虎中国新任总经理谢文:我和马云一拍即合
谢文:我来了两天,马云给我打了三次电话,说需要我给你做点什么,我觉得不容易

  谢文:真正就个人来讲,马云是95年开始,是我们第一拨做互联网的人当中,公认的口才好的人。是不是跟我一样好我不敢说,但肯定跟我差不多。幽默感极强,尤其有很强的自嘲能力。马云经常拿自己幽默。真正高级的幽默是幽自己的默,老幽别人的默是不好的,马云这一点比我好。马云的胸怀也很宽阔,马云也是从社会的最底层一步一步做上来,而且他的能力不仅是说做到互联网才展开的,过去好像做过什么学生的头,社会工作也做了很多。

  我们为什么很快走在一起,是因为我们没有谈过什么业绩指标、任务,我们不这么说话。我觉得阿里巴巴的团队很强,但可能是在杭州的原因,也可能是由于个性的原因,有机会去阿里巴巴集团主要的人员,你们要有机会说服他们出来亮亮相,能吓你们一跳,至少有5到7个人拿到哪儿都是一个人才。

  所以,这么说,公司肯定要做大、做强、做长久,你要说下任务,就是这个任务。具体的没有。马云反而要求我说,你觉得你能做什么,我全力支持。要资源给资源,要权力给权力,要配合给配合。我来了两天,马云给我打了三次电话,说需要我给你做点什么,我还是觉得不容易,很不容易,我过去没这个经历。

  所以,大家不要纠缠什么合同签了几年,工资几块,给你个什么指标,那是小公司,生手这么玩。好公司、大公司,它的战略目标、业绩要求一定是综合的、滚动的、变化的。给你一个指标,明年发生收购兼并,那不是推倒重来吗?更多的是像医生高手一样,不是哪有病治哪,是整个调理,整个身体调整,整个公司发展,在这过程中小病小灾就没了,就消失了。

    雅虎中国要蓄势待发

  主持人:目前来看,雅虎中国在这七年中正处于低谷时期,您刚才说应该像一个医生调理病人一样,您怎么看待现在雅虎中国的问题呢?

  谢文:我不知道你说现在雅虎中国处在低谷时期是什么意思。雅虎中国我很早就有来往,我记得相当长一段时间它们是30几个人到60几个人,一直到零几年。

  小周接手以后他们才壮大起来的,好像到了300人。你知道雅虎现在多少人?900人。但是你说变动期,如果要说强大和弱小,我想从人数上你得不到证明,从品牌上你得不到证明,雅虎中国的品牌一定比当时雅虎在这儿有一个办事处的时候要强太多,特别是加入了阿里巴巴以后,你自己去数网上报道的篇数,获得的眼球关注,一定是很大的,比过去大很多。

  可能你指的是雅虎中国还没有一个在业内叫得响的第一名的、特别强的核心业务,这是一个过程。马云的说法,在他接手的一年中,这一段叫生存期、整合期,这么大公司之间的变动是有方方面面的过程。

  从明年开始,可能要经历一个发展期。到发展期的时候,大家也许会说“哟,雅虎中国不错,谢文来了好像醒了”,其实我是站在田健、马云过去打拼的一年中蓄势待发,就跟三峡蓄到36米了,现在发电了。过去20年的历史,蓄水还蓄了好多天才发电,这是一个过程。我觉得相比低谷期,说蓄能期更合适。

  从过去“办事处”的状态,单一操作的过程现在到一个新的阶段。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以后,现在要求全面、创新型的、规模化的、长远的展开自己的能量,这是以年为计算单位的,不是以天、月来计算。

  主持人:您认为大概什么时候发力比较合适?

  谢文:我认为现在发力比较合适,一直在发力,有的发力是发给自己建设,有的是发给竞争对手,有的是发给用户的。我们通常感觉发力是在市场上发力,是对用户发力。其实我也不知道大家为什么现在那么关注,非要来问我这点事。我觉得很多基础性的、关键性的、战略性的大动作媒体反而看不到,这不是以业内媒体声音大小来判断,这个事发力没发力。广告词怎么说来着:“谁用谁知道!”

  网友:您如何用Web2.0的思想去改造雅虎中国?

  谢文:我刚刚到雅虎两天,现在是处在学习阶段,还包括数人头、认识人的阶段。什么时候能形成一个可以对外说的想法,大家多少要给我点时间。我得再说一遍,雅虎中国是阿里巴巴的全资子公司,我们的战略一定是阿里巴巴总战略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

  所以,这个过程需要一点时间。等到一定的时候,阿里巴巴集团自己有非常明确成熟的时间表,因为我们是给广大网民,包括在商业上提供服务的公司,具体的战略我们不会不说的。

  但是你现在问我具体的问题,我的确说不出来。我这个人不会假谦虚的,我想明白了哪能不说,但是我的确现在处于一个初步的适应阶段,给点时间,给点时间。

    我坚决反对流氓产业链

  网友:在恶意软件问题上,不知道您对此持什么样的看法?

  谢文:一个是作为个人,一个是作为公司的运营者。我个人反对流氓软件,反对流氓产业链,反对流氓公司这方面的态度是一贯的,你们不信就搜索一把看一看,我是几月份开始说这个事的。

  我应该是业内算有点影响的人里旗帜非常鲜明的,我说得非常早,也不太在乎得罪人,很早就说了。这不是一个商业问题,也不是一个商业竞争的问题,这是一个做人的问题。认真的、有追求的从业者都想赢,更好一点的人是想赢得光明正大,想赢得积极,想双赢,想共赢。在这个意义上,现在被称作流氓软件的一些做法是有害于产业健康发展的。

  这个基本观念是,不管我是作为独立第三方、闲散人等,还是我做哪个公司,不会变的。马云在公开场合有很多说法,我觉得他比我还“凶恶”。比如无线业务里有很多没意思的事,他宁可不要一个月几百万收入,他说我不做了。

  我看到新闻,我说我扪心自问,如果我坐在这个盘子上,舍不舍得一个月扔掉几百万。所以,阿里巴巴、雅虎中国在这方面的态度是一贯的,而不是简单的几个什么流氓软件。阿里巴巴的核心价值有六条,我知道第一条就是“用户导向”,用户是上帝,用侵害用户的感受,侵犯人家利益的东西赚钱,一定在理念上是阿里巴巴集团不能接受的,当然也必须是雅虎不能接受的。

  我今天可以很简单地说,我作为雅虎的总经理,我可以明确表态,雅虎中国坚决地反对一切侵害客户利益感受的做法。当然我们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历史上人们觉悟提高是有一个过程的,业内形成共识之日也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有种种的变化。如果大家对雅虎的产品、服务、感觉有不舒服的地方,直接找我说也行,我们有很大的客服中心,就是解决我们的用户在享受我们服务当中出现的各种问题,我们及时处理掉,这是任何负责任的互联网公司所必须做的,我相信新浪也有巨大的客服中心。我们一定会接着做的。

  主持人:现在雅虎中国在反流氓软件问题上,和一些企业正进行着一些缠斗,有人说会随着你的加入这种斗争会更激烈,或者是会寻求一些解决方法?

雅虎中国新任总经理谢文:我和马云一拍即合
谢文:我们坚决地不做恶,我们有这个自信,我们会以客户为中心

  谢文:我对这些事情的了解不比你了解得多,我也是在媒体上看的,我现在也一样在学习过程当中。

  原则上说,这个原则和马云、田健,和整个雅虎中国的8、9百名员工,我们这个共识是清楚的。我们坚决地不做恶,我们有这个自信,我们会以客户为中心,以尊重客户的方式去提供服务,去挣钱。

  我们也希望跟新浪一起促进这个业内共识。我上个礼拜就呼吁过,前十大互联网公司CEO大家共同坐在这里签一个字,发誓一二三四五(的条款)坚决不敢,发现了坚决制止。如果这是业内的共识,共同的努力,就真的解决问题。这里边要有一些个别短期的误会,我都愿意正面去沟通、解决。

  千万别忘了,我们的钱不是相互之间挣来的,我们是为客户服务,从客户那里挣来的。我们相互之间怎么竞争也是瞎扯,还是要好好地对客户提供好的服务,客户现在觉悟越来越高,经验越来越多,是不是好东西一用就知道。

  所以,包括很激烈的辩论、相互批评,最后都能形成好的、积极健康的共识,一起去开创互联网这个产业的发展。互联网产业现在号称有若干大腕,自我觉得了不起,可是你算一算从业人口有多少,产值有多少。非常小,非常稚嫩,从战略上讲、产业角度上讲是婴儿期、初期,我们有太多事可做,太多空间可以挤占,太多的处女地可以开荒。所以,没有必要在一个现有的小池子里搅浑水,大家剑拔弩张的,那玩起来多没有意思?

  马云吸引我来的一个很重要的心理上的理由是,马云是以一种乐在其中的精神,包括他向员工灌输,我们工作过程要愉快,我们要快乐。所以,我上任给员工发的信的标题是“让我们一起玩吧”,就是这个意思。

  如果我们也挣到了钱,也出了名,但是那个过程过于痛苦,过于肮脏,过于血淋淋,反正我是不行,我宁可就算了,我回家读书去了,我回家玩去了,不会做这个产业。互联网产业传统上、历史上有问题都是要合理地解决,我相信我们还会保持这个传统,有问题心平气和、合理地做。因为我们还有巨大的空间,不是说已经做到头了,要吃你一块才能活,不是这个场面。整个判断我是这么看的。

  主持人:可是现在包括在网上,有一些网民可能对雅虎旗下的一些产品,对雅虎助手和网络实名还有一些不满的地方,您对董海平反流氓软件起诉雅虎的事怎么看?

  谢文:你这个时点要说对,一个是现在,一个是过去。如果现在或者以后,广大用户发现雅虎中国哪些产品、哪些服务做得不尽人意,提出来,我们看该怎么改善一定怎么改善,这是天经地义的。

  其实从用户角度来说,何止互联网,各行各业都有这个问题,用户永远是上帝,用户永远不满意,用户永远想用最少的钱享受最好的效果,这是一个过程。社会的促进,第三方的监督,不管用什么手段来促进雅虎产品和服务的改进,原则上我们都是很赞同的。

  至于很具体的事情,我才刚刚接触,我还要去了解,但是这个态度我们是坚定不移的,我们一定正面的,用积极的态度解决我们发展过程中的一切问题。我们有这个信心,我们也有这个能力,更不用说我们有这个态度,一定会把雅虎中国的产品、平台、服务做好,我们不敢说百分之百,但要让我们绝大多数用户能够接受,能够满意,能够长期地享受我们的综合服务,成为我们公司发展的用户基础。

  这一点上我们绝对得自信,不管这个过程中会不会出现小曲折、小插曲,我认为这是很正常的,公司发展过程中都会出现的,哪个互联网公司不吃官司呀,无所谓。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聊天很快就要结束了。下面请谢文老师用简短几句话概括一下您心目中雅虎中国的未来。

  谢文:雅虎中国肯定会更大、更强,会走得更长远,但是要走到这一点,我借新浪的平台呼吁我们业内的已经做过一些年的老人,还有立志从事这个产业的新手,你要觉得你有一定的能力,你热爱这个东西,你觉得阿里巴巴集团,觉得马云,觉得谢文,觉得雅虎中国是可以尝试合作的平台和对象,热情地欢迎你们加盟我们!

  阿里巴巴在我们那儿叫HR,其实就是汇集人才、做强队伍方面从来是不遗余力的,把它放在公司战略的高度上。我进去以后感觉雅虎中国让我练习说话的时候,比如说事都是以“亿”为单位,现在一说员工都是才800多人,才900多人,我们这也才开始。

  我很希望大家加盟我们,如果你有思想、愿望,愿意跟我们交流合作,我个人是欢迎的。我也很喜欢在雅虎这个巨大的平台上,在阿里巴巴巨大的平台上,能够认识更多的业内朋友、合作的公司,包括新的用户朋友,我们能够一起让中国互联网对我们的生活有更大的影响、更大的好作用!

  谢谢新浪,谢谢广大的网友。

  主持人:也感谢谢文老师。本次聊天到此结束!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453,000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