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互联网 > 新浪科技评论空间专题 > 正文

清算中国网吧业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0月18日 09:56 中国经济时报

  “娱乐盛行的中国网络文化方向完全走偏了”;“必须打掉网吧业背后的利益链条,打破官网勾结”……

  -本报记者 张帆 徐熙一

  连日来被媒体以及网民火力“猛攻”的方山县委书记张国彪,很有可能不知是该感谢
还是埋怨陶宏开。

  “这个事情是我弄出来的”,在武汉满眼皆是绿色植物的私宅里,陶宏开颇有点搞了“恶作剧”后孩子般的开心,“张书记现在连手机都不敢接了。”

  但转瞬间的开心过后却是浓重的忧虑。

  这次陶宏开得以点起对网吧业如此声势浩大的战火,确是他向往已久的事情,张国彪只是给他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战机。

  陶说,就在今年,被政策封锁了两年之后的单体网吧牌照再度被放开,并且审批权已经下放到了地方。

  可以预见的网吧族群肆无忌惮的泛滥,让这位本想回国安度晚年如今却被推为“中国

戒网瘾第一人”的老教授难以安眠。尽管第二天还要赶往北京接受搜狐的网络专访,但他还是与记者一直聊到凌晨一时。

  “娱乐盛行的中国网络文化方向完全走偏了”;“必须打掉网吧业背后的利益链条,打破官网勾结”……陶宏开的话题显然已不仅仅局限在如何帮助青少年上。

  方山网吧事件的始作俑者

  9月8日坐车去方山县,走在颠颠簸簸的路上,住在有生以来最差的宾馆,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国家级贫困县,心里直叫“这是个什么鬼地方”的陶宏开,压根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张国彪书记,更不知道这里会有这么个“大事件”。

  陶宏开是应山西省经贸委的邀请去的。

  三年前,张国彪上任后提出教育是脱贫的最好方法。他看到多数村就一个老师带一堆孩子,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根本没有办法保证教学质量。于是他想到把每个村的老师集中起来,在乡里办一个学校,分年级、分科教学。可这样一来孩子上学就麻烦了,每天要走十几里山路。最后,张国彪在全国农村首创了寄宿制小学,全县办了13个乡镇级寄宿制小学。其中有一所就是山西省经贸委捐助的。山西省经贸委还请陶教授做这个学校的名誉校长,办成他的素质教育基地。

  故事就这么发生了。

  在这里,他遇见了张国彪,并被张随口的一句话震惊了,张说:政府把方山县的网吧都关了。

  张告诉他,去年秋天已经有很多人,甚至县委班子里的领导向他反映,网吧把青少年祸害得不轻。县委一位领导甚至把自己孩子的照片贴到每个网吧里,要求“禁止这个人上网”。

  张带人亲自去看,果然每个网吧都满满的是未成年人,政府当即罚款,随后是教育、开会、谈话,经营者们也承诺“我们改”,他以为问题就此解决了。谁知,今年3月8号,一个当地高中学生给他写信,说自己以前学习成绩很好,在网吧迷上

网络游戏以后,成绩掉得很糟糕,在家里偷钱,骗钱,被父母发现了,打他骂他,他也觉得不对,但是一经过网吧忍不住要进去,他说张书记我知道不对,但是改不了,这就是网瘾。

  张国彪当即批示:此事危害极大,我们不能目睹毒害下一代的恶习任其发展,为净化文化市场,为使青少年健康发展,请分管领导与有关部门依法取缔,给社会、家长一个交待。

  这之后,就有了席卷方山的“铁腕关停网吧风暴”。

  陶宏开太兴奋了,他马上把这一消息通知了媒体的记者,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小小的方山因为关了七家网吧,而一夜之间轰动全国。对方山的做法,褒扬者有之,质疑者有之,谩骂者亦有之。张国彪更是首当其冲者。一些网民甚至将之称作不懂网络的“现代文盲”。

  陶宏开说,他去参观方山的小学时,孩子们正在吃饭,一桶稀饭,一筐馒头。他问,你们怎么不吃菜呢,孩子们的回答让他大吃一惊——“没有吃菜的习惯”。而陶也听说,张国彪为了保证孩子们的营养,下死命令,必须保证每个小学生每天一个鸡蛋,每个星期四两肉。陶宏开说,张国彪肯定不是完人,但就凭他对教育的执著与负责,他就是我最佩服的领导干部。当地的老百姓也说,像这样的书记肯定会把网吧关掉,因为他是真正关注民众,关注教育。

  陶宏开说,那些质疑、谩骂者可以去方山看看,那里的老百姓支持张书记,连被关网吧的老板都说这种网吧早就应该关了,他们也觉得自己是赚黑心钱,觉得不好意思。

  中国网络文化走向的批判者

  “中国网络目前的发展方向是错误的,完全把20世纪最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娱乐化、游戏化了。”陶宏开说。

  在当今网络科技最发达的美国生活工作了18年的陶宏开,回国前居然没有听说过网吧、网游。他说,美国是没有网吧的,最多是在咖啡馆或酒吧里放几台电脑,供顾客看看新闻或者聊聊天,经营仍是以咖啡、酒类为主。而我国的网吧不同,完全就是摆上数台电脑让人去玩。

  不过就在今年他回美国纳税,第一次在美国看见了网吧,地点在纽约的中国街,一个大的横幅,上面只写着两个中国简体字:网吧。“真够呛,我们把网吧出口到美国去了。”

  陶教授说,“美国上网第一大群体是退休人员,第二大群体是40岁以上的家庭妇女。美国的孩子很少打游戏。我在美国18年,从来没有一个家长因为孩子上网找我。”陶宏开给记者拿出一叠日常做的剪报,“你看看这些报道,美国有青少年黑客,可以打进校园网站、银行网站,甚至FBI、五角大楼的网站。后来美国立法说这犯法,他们就不敢了。不过上次回美国去,发现美国人成立了正派黑客学校,把喜欢做黑客的青少年弄到一起办个学校,进行培训。培训以后,通过考试得到正派黑客证,现在已经培训三万多人了,这样的孩子是最受大公司欢迎的,很抢手。”

  今年8月,陶宏开参加了一次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新闻发布会,有部委领导在会上呼吁,中国网络人均水平低于世界水平很多。陶宏开质疑说,中国读书率连50%都不到,今年是47.9%,是世界较低的,怎么没有人去呼吁?陶宏开到大庆的铁人中学去做报告,结果发现这里的高三学生居然不知道王进喜为何人。他去聂耳的故乡玉溪去,这里的孩子居然不知道聂耳的歌。

  “如今关了几个网吧,就说我们不要发展网络了,可是中国网吧真的是为发展网络而开的吗?如果做一个调查,中国的青少年十个会有九个说电脑网络就是用来玩的。”

  陶宏开说,古语有玩物丧志,事实上是娱乐误国。从近代以来,中国有多次机会可以赶上世界先进水平,但就是因为娱乐化,错失了这些机遇。像万历年间利玛窦把西方很多先进科学知识带到中国来,但是万历皇帝惟一感兴趣的就是钟。无独有偶,康熙也是这样。康乾盛世正是西方近代工业发展时期,很多商人、传教士把科学技术带到中国来,可康熙也是只对钟感兴趣,对西方的教育、科技、近代工业却不要、不理。进入信息时代,上个世纪刚刚发明的电脑网络给了各个国家、民族一个平等的起点,如果抓住这个时机,真正将电脑网络按其原本对社会的意义进行使用的话,我们可以加快速度赶上发达国家。很可惜,现在我国电脑网络的发展方向有很大的偏差。

  陶宏开说,“有部门向中央汇报他们的成就,说我们的网络发展很快,现在全国网民有1.24亿,网吧有12万家。可是这1亿人中,有多少人在玩?12万家网吧,对中国的

和谐社会构建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反正我三次全国行看到的现状是,网吧开到什么地方,青少年学风马上下降,青少年犯罪率马上上升,网吧开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的父母开始痛苦,什么地方的家庭开始不和谐。”

  陶宏开去山东做调查,山东青少年研究所的所长告诉他,济南在押1500名罪犯中,70%是因为上网成瘾走上犯罪道路。今年7月底华中科技大学对未成年人犯罪的调查表明,18岁以下犯罪人60%以上是和网络有关。

  与此同时,因为网瘾而自杀的青少年有增多的迹象,网吧猝死、网瘾学生服毒自杀、跳楼自杀有增无减。

  网络利益集团的揭露者

  如今,中国的网络业引发不少社会问题,很多人将之归结为心理问题、教育问题,但陶宏开不怕得罪人地说:“说白了,根本是个经济问题、利益问题,其间涉及到企业、政府。”

  他举例说,就像屡屡发生的矿难和医疗事件一样,中央最后找到了症结所在,提出严禁官煤勾结、官药勾结,同样这也适用于网络,那就是要打破官网勾结。现在的实际状况是,中国的网吧90%以上都违法、违规经营。

  而在这些网吧的背后,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

  可以说,是陶宏开无意间捅破了“网瘾”这个脓包,把“网瘾”这个概念带向了公众,把网络这个美丽字眼背后的陷阱公示于社会。

  “刚回国时,我只是帮几个过去学生的孩子戒除了网瘾,后来偶然间帮助了一个在媒体上寻求帮助的女孩,这下子捅了全国的马蜂窝,很快全国各地的邀请与求助都来了。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一个纯粹的教育问题,根本是得帮助孩子树立理想,可是当我全国行走到第13个城市成都的时候,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两三千人的大礼堂,家长们哭的、叫的、下跪的,西南地区,这么偏远,也这么严重!”这时,他从四川一家媒体的记者那里第一次听说了“盛大”,听说了中国有300多家网络游戏厂家,听说了四川的不少大企业也都改去生产网络游戏了。有记者说,和这么多的游戏厂家作战,陶宏开只是杯水车薪,陶却说自己是“滴水车薪”更准确。

  陶宏开开始把目光投向网游的生产者,他曾想与一位大网游生产商对话,希望他们能关注这个社会现状。一开始这位企业家同意了,还拟了十个问题,但后来媒体报道了陶宏开的观点后,这个企业又取消了这次对话。事后,陶宏开从一个记者那里知道了十个问题中的一个:刀也可以杀人,是不是因此而要禁刀呢?

  陶宏开俨然失笑:此问题不值一驳,刀是人类必不可少的工具,网络游戏怎能与之相比。

  然而,就有人把网络游戏看作了经济的重要一环。最近,相关部门向社会发布人才信息,把网络游戏人才列为国家级紧缺人才,表示每年要培养5.3万名网游人才。这让陶宏开啼笑皆非,我们国家真正紧缺的网络技术人才连提都不提,却号召全民去打游戏!孰不知,一个富豪、一个大企业的背后是多少家长的血泪、多少孩子的前程。 

  去年陶宏开曾参加过一个部委举办的“网络文化与青少年发展”论坛,陶宏开发现,与会的各地100多位专家唇枪舌剑讨论了两天,居然都在围绕着“网络游戏”,而对他提出的“何为网络文化”的问题无人能解。陶宏开说,网络文化应该是包罗万象的,其主流应该是政治、经济、科学、文化、教育、金融、商贸等信息的交流,网络游戏虽然也是网络文化的一部分,但只是细枝末节,绝不应该像现在这样成了主流。

  目前,中央相关部门已经开始关注网游带来的问题,提出了网游分级,以及设置防沉迷系统等措施。对此,陶宏开曾公开表示,这是好事,至少说明政府已经开始关注这一问题,同时政府也开始寻求技术手段以解决这一问题,但他也提出,如果一条河被污染,是在下游清洁还是到源头去正本清源更重要呢?

  与此同时,他还注意到,许多游戏厂商积极支持不少政府部门举办的大型活动,其背后有无政府公关之嫌呢?如果政府被这些大游戏厂商绑架,又如何行政执法?

  最近还有一个统计数字让陶宏开很生气,说去年全国网吧业的产值是256亿元。

  “什么叫产值?网吧的所谓产值充其量只是价值的转移,通过孩子们的手把父母的钱转到游戏厂商、网吧经营者的手中,如果非要追究一个产值,那就是生产出了大量的网瘾孩子和社会问题而已。”

  陶宏开说,电脑网络应该是让高素质的人去掌握它,发展它。像连锁网吧经营就比单体网吧规范很多。单体店很多都是夫妻店、下岗者开的。最高端的技术让最低端的人去经营,由众多不爱学习的孩子来支撑,这不是个笑话吗?

  他说,当年北京蓝极速网吧事件后,网吧管理要求连锁化,如今单体店再度放开,其带来的后果绝不只是卖几个牌照的钱能抵消得了的。

  很多地方领导都向陶宏开诉苦:“陶教授啊,网吧太难管了。”还有人干脆明说,“很多网吧背后有黑社会势力。”某地的主管领导现在一家网吧也不敢批了,原因是每个来申请的人背后都有这样那样的关系,哪个都得罪不得,干脆一个口子都不开。在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魏源的故乡隆回,这里的主管领导上任三年查一家关一家,再不批新的牌照,但说起其中的艰辛,当地领导摇着头说“一言难尽”。在赤壁市,当地的主管领导与陶宏开谈网吧谈到半夜,最后还是“没办法”。

  学历史出身的陶宏开认为,物极必反,很多事情非要发展到极致大家才关注,问题也能解决。现在中国只有1个陈天桥,只有12万个网吧,如果出现1万个陈天桥,1万个传奇,120万家网吧,也许问题就不得不解决了。

  陶宏开说,正是因为近几年大量网瘾现象的出现,让广大父母谈网色变,不允许孩子接触网络,不允许家里买电脑,这正阻碍了中国电脑与网络的发展。所以,取缔违法网吧,并不是不要网络,而正是给网络健康发展提供良好环境。所谓不破不立,不把违法网吧取缔,合法经营的网吧就不能公平竞争、健康运营,中国的网络环境就绿不起来。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