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互联网 > 新浪播客上线专题 > 正文

土豆网王微做客白银时代:播客方向仍是未知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9月11日 14:53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土豆网王微做客白银时代:播客方向仍是未知
9月11日,土豆网创始人王微做客新浪科技白银时代(图片来源:新浪科技)

  视频:土豆王微做客白银时代

  9月11日15点,土豆网创始人王微做客新浪科技白银时代,就播客网站、创业等话题与新浪网友交流。以下为聊天实录全文:

  主持人:各位亲爱的网友,大家好,大家久等,因为有一点点堵车。今天我们“白银
时代”的嘉宾聊天室请到的是在网上被大家称为豆王的土豆网CEO和创始人王微先生。王微你好。

  王微:你好。

  主持人:欢迎来到我们的嘉宾聊天室,跟网友打声招呼。

  王微:大家好。

  主持人:看到你的博客里有很多人留言,有叫你豆王的,你更喜欢我叫你哪个名字?

  王微:王微就可以了。

  主持人:(笑)前两天我一直在关注你的博客,发现你刚到北京的时候,挑酒店的时候让我比较诧异,因为你之前有很多头衔,贝塔斯曼在线的执行总裁,好歹也是CEO,但是来到北京,斤斤计较在经济型酒店徘徊,最后选择了一个最便宜的经济型酒店。

  王微:也不能说最便宜,反正是我之前在所谓大公司工作这么多年,酒店反正住着都已经挺烦了,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其实只要一个干净的地方就提好。住的酒店,因为最近听很多投资人,包括我们很多同事,大家在讨论经济型酒店的模式的问题,有时还对他们的价格、可能有的东西比较关心。

  主持人:我看你之前在一些跨国企业担任高管,住的基本上是五星级酒店,看你博客里都有一些体现。这次选择经济型酒店,你刚才说是对一些经济型的酒店模式感兴趣,还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

  王微:一方面我们现在毕竟是初创的公司,在没有产生显著收入的情况下,正常的就应该住在这个地方,没有什么意外的。本身我也是一个比较好奇的一个人,大家都说锦江、如家都很好,看看这种模式怎么回事。

  主持人:亲身体现一下。说到你比较好奇,抛开土豆网,谈一下你的爱好,从你的博客里看出你蛮喜欢旅游的,一会儿这里,一会儿那个。

  王微:有了博客不需要做什么背景调查,打开一看就知道了(笑)。

  主持人:(笑)你个人比较喜欢去哪里,或者选择什么样的旅行方式?

  王微:对我来说,我比较喜欢去一些比较特别的地方,像现在相对旅游开发不是特别发达,又比较特别的地方,比如前一段时间去缅甸,近期过一段时间会去南美,之类的一些地方。

  主持人:没有去过的,你觉得比较有冒险性质的?

  王微:不一定是冒险。

  主持人:新奇的?

  王微:对,在中国的旅游景点四面一看,都是看得懂的文字,比较无聊。我比较喜欢到一个地方,四面一看什么都看不懂。别人都不认识,挺好玩的。

  主持人:其实从旅行及目的地的选择上也可以看出,你在职业的选择上其实也跳跃性蛮大的。

  王微:是。

  主持人:你从国外留学回来,拿到一个MBA或者是硕士学位,找到一个跨国公司做到高层,其实是挺难得,也是很多人希望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可是当时你在比如休斯公司也是做到蛮高的位置,突然为什么放弃,而去读书?

  王微:这个说来话长,但是很多东西做决定都有很多不同的因素在里面。

  主持人:最主要的决定性的因素是什么?

  王微:正好到那个年龄了,也想换一个环境,很简单就是这样。我想回到美国去读书,当时挺犹豫,申请了两个学校,一个是纽约的学校,一个是欧洲的学校,说到底去哪个,还是想换一个环境,去欧洲读读书,比较好玩一些。你可以分析很多复杂的因素在后面,但最主要的还是想试试看跟美国有什么不同。

  主持人:你刚才说年龄到了,那时多大?

  王微:我读书是28,但是做出决定是差不多27。

  主持人:27,你觉得这个年龄是要换一个环境吗?

  王微:因为我当时在休斯工作了也差不多将近5年,等于一毕业就在那边工作,虽然说卫星是一个挺好玩的东西,但是做了几年之后,觉得应该试试看不同的东西。正好那个时候也是2001年互联网泡沫,正好也是读书的好机会,就去了。我把在美国生活写了一篇小说,这期的《收获》杂志会刊登,大家也可以去看一下。

  主持人:那时正好是在走下坡?就不能上升了?

  王微:对,有的东西看,运气也好,什么也好,走到那时,休斯在中国那时是最高峰的时候,正好时机挑得比较好,再往下也是比较痛苦的时候。

  主持人:你选择了一个比较好的时期,说急流勇退也好,说自己有一个重新认识、重新选择也好,反正是离开了。后来又非常好玩选择了去欧洲游学?

  王微:对,那叫游学,差不多不是留学。

  主持人:对,你选择的地方很好玩。回来之后又创业?

  王微:对,我自己开过一个公司,不是很成功,是一个咨询公司,也是属于没想明白怎么回事,正好几个朋友在一起说做一个公司吧,一般能养活自己,没有发展空间的,做一段时间就停掉了。

  主持人:为什么选择停掉?有没有亏钱?

  王微:没有,花这么长时间进去不是为了养活自己,试了一次,当时也是因为在国内,挺好的一个机会,也是跟金融有些关系的东西,是一个挺好玩的机会。

  主持人:没有达到你预期的目的就转换,后来去的贝塔斯曼。

  王微:对。

  主持人:在贝塔斯曼呆的时间也不久?

  王微:一年。

  主持人:但是做的职业蛮高,很多人蛮羡慕。

  王微:说起来话长,大公司里有很多东西。

  主持人:熟悉网络的朋友对王微一定不是特别陌生,有些电视观众可能对他的经历有一点点好奇。刚才我们用了很简短的时间回顾了一下王微毕业以后经历的一些公司,谈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到了贝塔斯曼的后期,2004年底你开始想做自己的事情。

  王微:对。

  主持人: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

  王微:因为在贝塔斯曼,很多时间在想媒体的公司在中国到底该怎么发展,结论就是国外的媒体公司在国内很难发展,小打小闹可以,但是真正能够做大,实际上机会比较小,因为传统媒体限制比较多一些。正好在那个时候也是比较有趣的是,正好也是跟几个朋友打球,那时正好podcast播客这个东西刚刚开始被提出来,那时在车里头一听觉得很好玩的,觉得是在夹缝中,互联网比较好玩,有很多可能不同做法的地方,也就很简单,我们觉得互联网发展到现在,接下来几年肯定是多媒体的方向。因为互联网的关键就是每个人都是相对可以平等参与到网络世界里,听起来就是非常理想的东西。

  主持人:当时脑子里就在酝酿这个东西?

  王微:当时脑子里觉得很好玩,可以做,当时想找几个人,工作之余做一个好玩的东西,义工性质的,找一个软件翻译一下。后来做了两三个月,觉得这个东西如果真想做,要把它做好,因为有一搭没一搭地做挺没意思的,正好也觉得当时就公司来说,有很多阻碍,当时想是很多好玩的一件事。

  主持人:当时给你体会特别深,外国公司在中国寻求合作小打小闹还可以,有没有一件事让你特别觉得一瓢冷水泼下去的感觉?

  王微:冷水很多,一盆又一盆(笑)。差不多,因为有很多有名的人,有一些例子,现在不太方便说,很多都没做成的事情,可以想到有很多很聪明也是非常有经验的人,包括新闻集团,包括我们,包括华纳,大家都在想,一直挤不进去,就说明确实有很多东西,参数上面就是不可能让你能够扩大的一个环境,所以就算了。

  主持人:当时你选择去贝塔斯曼,之前对这个行业是什么样的期许?

  王微:其实之前也很简单,因为贝塔斯曼在欧洲是非常著名的一个媒体公司,工作也是听上去比较有意思的,总部里大概有不到10个人,所谓的全球战略的小小的部门、小团队,到处看机会,觉得挺有意思的一个工作,确实没有想得很仔细。当时想中国是一个很困难的市场,没做成功过,我们试试看,看能不能做成功(笑)。但最后的结果,也是一样碰得头破血流,觉得实在是很累,没办法,就算了。

  主持人:后来真正开始跟朋友几个人在撺掇想做一个类似的播客这样的东西,有没有具体的实际,你觉得有一天要离开这个公司。实际上你计划好到一个时候,摸索可以做一个网站,或者是有什么时间碰到,你离开这个公司?

  王微:有些东西应该说差不多,其实从2004年10月份就开始做计划,因为有很多觉得不顺的地方,没法进行下去了。在那个计划下面,再去换一个公司或者是回到总部去,离开中国,也是在外面有很多机会。也许去英国,也许去法国,脑子里一直做这个打算。之前其实走的都是这条道路,所谓的康庄大道这条路(笑)。后来想,也是差不多到这个年龄了,三十一二岁,这个时候天天想着各种各样的规划,替别人做很多方向性的东西,做咨询,做这样那样的东西,还不如自己试试看,准备拿出来练练。

土豆网王微做客白银时代:播客方向仍是未知
王微:土豆揉和了Flickr和podcast(图片来源:新浪科技)

  主持人:自己从心里上就已经准备。其实我想很多网友或者是了解你播客的人,对土豆网成立之后到现在了解蛮多的。其实对于很多年轻人创业更多借鉴的是你从2004年10月份有这个想法,到4月推出来,半年的孕育的时间,你自己也过得蛮刺激、蛮痛苦,但是对于普通的年轻人来说还是有蛮多借鉴作用,我特别想了解你准备的过程,比如你刚才说心里上的准备,人员呢?

  王微:那半年时间,当然是挺残忍。其实从推出到现在的一年半时间是挺快的,那时是挺漫长的。因为本身做这件事情,在那时候是没有人做过,因为我们做的东西完全是跟美国、跟其它地方同步,完全是心里没底的。

  另外一方面,人肯定要从头找起。我当时做得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互联网,找人也是需要通过朋友,起码找到两三个能够跟我一起做这个事情的技术人员。虽然我自己是先学电脑出身的,但是到那个时候已经忘得差不多了,这不太可能。

  主持人:找人是蛮痛苦的,看到你的博客上有体现,都已经快开始了,之前有几天的博客,说现在最需要是的软件工程是,很着急。

  王微:对,那时做一个软件,但是那件事情最终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那一小块东西我们不做了,很简单,没有人什么都做不了。

  但是我觉得最苦的,其实推出之前差不多有两个月时间,我们大概5个人,每天我们都在小小的一个小公寓里,天天大家都差不多到1点多,醒过来就做各种各样的调整、页面,因为所有都重新来过。那时其实是挺忐忑不安的,因为你不知道你做出来的东西大家会不会喜欢,到底这个东西是什么,到底什么样的人会看到,怎么样让喜欢的人看到,其实一概都不知道。我们在那个状态下,完全是未知的状态下,其实那个时候整个世界上面知道toodou.com的就是我们这几个人,完全是摸黑往前走,那时其实是挺痛苦的。

  到最后,很多事情不能想太多,既然做了就把它做完为止,到结果再看。

  主持人:核心的包括你是5个人。

  王微:对。

  主持人:我看到这个报道,这五个人,原来其中几位也是从事相当的令别人羡慕的工作,你怎么说服他们放弃原来的工作而进来?

  王微:那倒不是,最开始是三个人,我,还有两个朋友,他们其实都是先后放弃了(笑)。到最后只剩我一个人。后来我们招进来几个员工,算是第一批的土豆的员工,也还好,当然他们放弃了可以找到更好工作的机会。他们刚开始找的工作工资至少说是我给他们开工资的几倍。

  主持人:刚开始是怎么一起谈这个事情来做?

  王微:一开始我的习惯是在聊天的过程当中把想法慢慢成形。

  主持人:被你聊得热血沸腾地加入进来。

  王微:也沸腾了很长时间,半年时间是很长时间。

  主持人:最在开始之前离开吗?

  王微:对。我们推出之前就基本上离开了。

  主持人:为什么?

  王微:有很多很复杂的因素在里面,有很多个人的原因,也有一些别的方面的原因,经济上的压力,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有很多诱惑。当时做的是一个无头绪的一件事情,他们是非常优秀的人,外面有很多机会。

  主持人:天天有猎头打电话给他们。

  王微:也有猎头找我。

  主持人:天天有猎头找你吗?

  王微:有。

  主持人:你怎么对付?因为那是黎明前的黑暗,你也很懵懂,是什么样的东西让你留下来,他们俩走了,你留下来,是因为你牵头吗?

  王微:可能是这样,面子上过不去。是因为经历了很多类似的工作,很简单,猎头打电话进来,OK,工资可能比以前高一点,工作类似,没有特别大的意义。

  主持人:如果你直觉说一直可以把这个事情坚持下去,还是因为有客观的原因,除了人员的准备上,你可能做了很多调查。当时你调查周围,从一个无利的角度说你是空白来做,你不知道方向在哪里。其实有利的是没有人做这个事情。

  王微:那时很难做调查,不知道怎么调查。其实那时脑子里有一个想法,相信自己做的事情应该是挺有意思的,就这么做下去了。尤其是在一开始所谓的初创公司的时候,从想法到一个成形,这个过程基本上是个人的感觉。调查基本上,尤其是很超前的东西,根本就没有。

  主持人:当时国内这一块还是一个空白,但是整个全球范围内,比如美国,也有一些意义上的模板。

  王微:其实我们做的时候,是揉和了Flickr。

土豆网王微做客白银时代:播客方向仍是未知
王微与主持人东南卫视叶青林在交流(图片来源:新浪科技)

  主持人:Flickr推出来在小范围火了一下,但是没有推广开。

  王微:一推出来我就用了,大概是2003年5月份还是6月份推出来,一推出来就在用了,用了一段时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我们就想把个体的东西放在博客上,我当时觉得这个东西很难把它集中在一块儿,因为这么多小河小流,各自流出去跟我没什么关系,作为一个商业,本身能够卡住一个点,这个点能够让它成长起来,就跟高速公路似的,得有一个收费口,要不然怎么做?其实那时就想半天,当时看到那种播客的方式,没法做大起来。后来看到Flickr,觉得这是非常好玩的事情。

  主持人:你想把这两个东西结合起来?

  王微:对,因为很像,都是个体做东西,你也没有办法编辑力量做它们,当时怎么做?就想用播客,觉得播客的方式挺好的。美国有一大批其实差不多跟我们同时推出的公司,但是美国那时推出也死掉一大批了(笑),那时应该差不多,我们还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挺不容易。

  主持人:当时你真正技术上概念就是把播客跟Flickr融合起来?

  王微:对,做一个网站。

  主持人:等于技术上的准备已经完成了?

  王微:在那个时候可能技术本身不是那么重要,更多的就像盖一个楼一样,最开始外观怎么样,功能是怎么样,楼长得什么样。其实在那时候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这个。慢慢的有了这个东西进去之后,你才想结构、支柱是不是稳定,门开大概有多大,开门进去舒服不舒服。其实我们第一版,去年4月15日那一版只是大概有这么一个形状,门是这样的,进去以后怎么样,一不小心踩一脚掉到坑里都有可能。

  主持人:还从你的博客里看到,4月15日,头一天上载的那一天,所有的人都相当兴奋,类似于导弹在要发射的时候,卫星要升天的54321倒数的时候,这种心情现在回想起来还会不会激动?

  王微:现在想起来,其实那时候也是挺焦虑的,应该这么说。为什么定4月15日?是随便挑了一个时间,我们发了一个新闻稿,新闻稿已经发出去,花了我们3000块钱。说发都发了,肯定要把这个东西推出去,要不然多没面子。

  主持人:等于你发的新闻稿,再给一个消息说4月15日要出去。

  王微:新闻稿是前一天准备好了,发出去,那一天晚上我们还没有完全调好,最后是在凌晨,基本上是十一点五十几分,我们家人都走了,让他们都走了,我们两个人在那儿调了一点东西,然后发上去,已经累得晕乎晕乎,也想不起来什么兴奋不兴奋。更多想的是,OK,扔出去吧,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怎么反应的。

  主持人:从2005年的4月15日扔出头“土豆”之后,其实播客这个词一年发展太快了,有人说2005年初如果在GOOGLE或者是某个搜索网站输入“播客”就几千条,大概都是国外的网站,我今天打出播客,井然有772万条信息出来。这一年有很多关于类似的网站也相当多。因为其实到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争论播客跟博客到底区别在哪里,在你的概念中到底怎么样定义你自己的播客?

  王微:本身从概念上来说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说实话,概念可能更多是归纳总结,过新年之后,就像历史学家一样总结历史规律是什么,为什么一定这样发生,一定不是那样发生。现在从我来说很简单,我们做的是多媒体,更多是视频的东西,发出去。博客就是跟人认识的东西,就是这样,仅此而已,没有必要花太多时间争论到底要满足哪些条件财称其为播客,或者到底满足哪些条件财称其为博客没有意义。

  主持人:现在已经不争论概念到底是怎么样,现在因为现状已经很多类似播客的平台、播客的服务商出来。8月30日还是31日,刚刚有一个中国播客的排行,土豆还是高居榜首。这一年当中有很多跟进者,也做得相当不错,对土豆网来讲,这一年有没有这种阶段性的让你很惊喜的发展,因为这么快?

  王微:其实我觉得发展还不够快,我觉得在中国因为有很多因素,比如Youtube为什么在美国发展那么快,而在世界上任何国家,现在都没有Youtube类似这种规模的东西,包括在中国,我们离Youtube还不知道差多远但我们差不多是同时开始的,它们是2月份推出,我们是4月份推出,大概可能就差两个月。有很多因素,包括中国带宽的情况,包括服务的情况,包括可能用户自我表达的情况。现在很多人做这方面所谓播客的东西,但是在中国可能还是社会发展程度不太一样,很难说它一定会怎么样。对我来说比较惊喜的事情就是,也不能说是惊喜,因为身在其中,很多时候已经麻木了(笑)。

  我觉得一方面对我们来说是,在这一年多,我本来做好准备要坚持很长时间。在这一年多时间,它相对还发展很快,尤其是在美国,可能中国看到美国,所以大家其实观念上的提前,跟我们实际的这种市场的准备,还有实际的网络状况的准备有点不太一样,我们有时拿了美国的这种东西,可能是前一两年的东西。无论怎么样,从概念上面来说,很多人已经说了很多了。

  另外一方面不能说惊喜,相对来说我们过程当中,比如我们的融资,包括我们的发展,都还算比我预期的顺利很多。所以,也是因为可能正好到了这个时机点上。

  其它的很难说。

  主持人:很多人说播客已经成为现在互联网第二波创业的一个标志性或者是web2.0时代一个最标志性的产品或者是一个服务。现在就您看来还发展得不够快,你觉得技术上的瓶颈在哪里?

  王微:技术上的瓶颈可能还是因为宽带的质量,因为就像看电视一样,从普通人的角度出发,我希望点开一个视频,它就能流畅地播放。因为这里,从我们的服务器这一端一直到用户电脑打开这一端,有非常长的过程,中间大概经过十几种不同的路径,路径希望它能是流畅的。其实就是因为它不能流畅地播放,你就很难让一个普通人接受,他不关心你的概念,不关心新经济、新媒体,就这一点其实在中国还起码有两年时间。

  主持人:回到刚才的话题,8月底刚刚有一个十大播客的评选,现在衡量这个产品做得好不好,现在我们已经抛开盈利是多少的概念去讲,就你来讲怎么衡量它?流量?注册用户?还是谁融资得多?

  王微:我不知道十大播客是怎么评的,因为那时我正好在别的地方,没来北京。可能是很多的综合。

  主持人:没来参加这个活动?

  王微:对。但是我们北京有同事去了,我具体部知道怎么做的。

  现在这个阶段,给人的印象还是一个综合的,就像新闻一想到新浪,很难说新浪的新闻时效怎么样,质量怎么样,普通人不可能做多因素分析。更多可能说到播客的时候,因为我们毕竟是最早的,大家会想到土豆比较多一些。

  主持人:但是其实最早这个概念,我突然一闪而过有一个想法,不知道有没有这种担心,中国互联网最早是瀛海威,现在在哪儿都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危机感?(笑)

  王微:当然不可能说最早的都消失了。

  主持人: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往往会比较早地死在沙滩上。

  王微:前浪比较容易死在沙滩上,那后浪更多死在沙滩上。无论怎么样,从比例上来说,肯定最早做的相对来说,像新浪一步步从论坛开始做起来,是最早的几个之一,也是一样的。我们将来怎么样,就像中国一数,有一两百家播客网站,但将来会怎么样,确实我们很难说。虽然我们现在融资,某种程度可以坚持到很多年,我们的预算控制很紧,在大公司呆过的好处就是预算比较严谨及

  主持人:现在CEO到北京都住170块钱的酒店(笑)。

  你对播客的未来到现在其实还充满很多未知,包括盈利模式,包括今后会发展到哪一步。我们来说现在,不管用什么方式评,土豆能够排在十大播客之首,你觉得你们自己的独到之处是什么?除了最早,还有哪些方面你自己觉得我是这块做得比别人好?

土豆网王微做客白银时代:播客方向仍是未知
王微:土豆网的发展靠用户推动(图片来源:新浪科技)

  王微:其实我是这么觉得,到最后其实最关键的还是人。不是说我自己,有很多时候是因为周围的这些人。我印象挺深刻的,前一段时间跟我们的一个投资者聊天,他正好跟另外几个投资者在聊天,是他的投资者。他也说为什么一般情况下,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说比较喜欢和最早做的这些人在一起做这件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最早做的人相对来说都是比较热爱这个东西,不太容易因为挫折而放弃。我们都相信互联网的将来是视频,我们也相信用户产生的内容会是一个主要的方向,至于里面有很多东西怎么把它形成模式、模型,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一个过程,不是说说就完了。在这个过程当中有非常多挫折可以想象,我们每天都有很多挫折,怎么办?到最后能够坚持下来,是因为我们热爱这个东西,所以我们现在周围这些团队的人,也都是从一开始,包括在过程当中,我们在融资之前,我们融第一批投资者和第二批投资者,都是在这个过程当中,相信在将来愿意花心血去做。

  主持人:融资的过程,你是怎么说服投资方?或者是他们怎么会把钱投进来?因为从2006年开始有很多非常不错的播客的公司。

  王微:说起融资,应该不是太难的事情,毕竟我都曾经坐在桌子的那一头,我大概知道大家关心的是什么。再说这些话的时候,因为没有人是傻瓜,尤其是投资者,都不是傻瓜,很多东西我觉得就是论事,事件是怎么样真实地说就好了。

  主持人:现在已经有很多网友踊跃地发问了,其实刚才有一个问题说王微先生,您觉得播客这个东西在中国市场前景好吗?会不会受到政策的影响?

  王微:(笑)我想这个问题已经不知道被问了多少次了(笑)。政策绝对是我们一个非常关心的一件事情,在中国做事情,政策从来都是一件令大伙比较忧虑的一件事。

  主持人:但是其实必须在政策的体制下去寻发展、寻空间。说到这里,播客是一个很大块的内容提供,点开各种各样的播客网站有一个现象你不得不承认,同质化很严重,在你这里看到,在他那里也可以看到,区别无非是原创跟转载,还有传统媒体的提供。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注册率,包括以后的下载量、订阅量,最重要是在于内容这一块,你怎么掌控和引导这一块?

  王微:我觉得重要的不在内容,因为内容是人造出来,最重要的是这些人是谁。我们做每件事情,都是希望从用户的角度出发,去想这个事情,而不是我们想当然它应该是怎么样,或者是只想对我们有利的方面。创造这些内容的人,我想你可能会问到版权问题,也不是我们发的,也是用户发的,他们为什么会发这些东西?他们为什么要发原创的东西?为什么会发这些转载来的东西?人是最重要的东西。我想到最后,我们希望是一个社区,希望他们到土豆网上来,我们给他们最想找到的功能,整个体验是最好的,这个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你怎么鼓励这些人,用什么办法鼓励这些,原创的也好,转载的也好,防灾土豆网上,而不是放在“玉米网”或者是什么网?

  王微:每一个社区进来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觉,大家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们要的用户就是我们觉得比较合适的,大家互相合适的用户,我们不是对所有人都适用的。比如到我们上面来,相对是比较干净的一个网站。到我们上面,很难会看到擦边球的东西,很难看到带色情信息的东西。当然如果他们要发,我可以告诉你,哪天我们发的几千个文件里,有很多是这种性质的东西。

  我们希望它是比较正常、比较健康,大家愿意一天一天回来找自己想看内容的社区,里面有很多因素。

  主持人:其实牵扯一个把关的问题,你们是有把关和筛选吗?

  王微:我们不筛选,只要你发上来的东西不会导致土豆网被关掉就OK,很多东西就自然而然大家心里面应该有数是什么样的东西,只要土豆网能够正常运行,我们都不反对。

  主持人:说到安全性,其实跟传统媒体合作,从他们那里提供内容,提供方式是结合也或或者是什么样也好,其实是一个很大的途径,包括发展到现在,有没有考虑过跟传统媒体合作,比如跟电视合作的方式?

  王微:其实我们一开始就有。因为我本身就是从传统媒体出来的。现在反正大家都在想这件事情具体该怎么做,我们有,但是还没有到一个大层面的东西,现在大家都在试探,过河看水冷不冷。

  主持人:可能也是没有找到很合适的结合点和结合的方式?

  王微:对,毕竟有很多东西在后面,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网友:现在我感觉土豆网跟其它网站很同质,为什么你们能融资?

  主持人:他的意思好像是说,现在网主要是做给投资人看的。蛮尖锐。

  王微:这个不是说做给投资人看还是做给谁看的,他要知道投资人也是人,投资人也是很聪明的人,就像做这些网站的,很多人我相信都是很聪明的人,大家带着平常心去看,很自然就发生了。为什么我们能够融到这么多资,我不知道。

  主持人:有个人、网站的很多因素。

  到现在土豆网已经注册量多大?

  王微:每天差不多有4000多个上传的文件,每天差不多有将近300万的视频短片的播放。我们不太看注册的用户,主要看这两个,因为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太大意义,我们看播放数量跟上传的数量。

  主持人:从你自己来讲,包括土豆网,包括其它网站播客的分类里,其实从分类上来看,搞笑、娱乐会占绝大部分?

  王微:对。

  主持人:土豆也是这样?

  王微:我想整个中国的互联网都是这样的,因为网民就是这样,因为是用户产生内容,整个气氛就是被用户所推动、主导的。猫扑那样,并不是谁设计猫扑那样,而是用户最早的一群人就是那样。用户自然而然就是娱乐、搞笑的,不排除一些小群体非常关注视频艺术,有各种各样的小群体。

  主持人:现在如果没有钱,做什么都不太现实,考没考虑到你怎么帮你播客赚钱的问题?

  王微:我们曾经也想过这个问题,有极少数成功的播客,为什么他们能赚到钱,现在在试各种各样的方式,比如广告,有些效果还可以。

  主持人:比如贴片广告?

  王微:将来比如我们用3G来做,有其它很多方式。

  主持人:尽量帮助原创的播客能够赚到钱。

  今天的聊天叫“白银时代”,我们把互联网第一波创业的人称为黄金时代,第二代创业的人叫“白银时代”,你怎么看待这个时代?

  王微:为什么是白银我不太理解,应该是白金(笑)。

  主持人:你觉得现在应该是“白金时代”。

  王微:其实现在互联网还处于非常早的时候,再过十年,是黑铁时代不太知道。其实就像电力刚发现的时候,十年前的应用跟现在的应用已经完全不太一样了。接下来几十年都是让人非常兴奋的时候,只要在互联网世界里打转,找机会把事情做好,这里面不是说一个时代、一个时代,它只是刚开始,还不算一个时代。现在我们看到的互联网,跟我想象中的互联网差得太远了。

  主持人:所以这个空间还是很大?

  王微:对,再过五年、十年,回头来看今天的事情,会觉得还挺幼稚。就跟20年前谁会写一个历史的终结一样,历史肯定不会终结,互联网也肯定会一直往上走,往上走。

  主持人:非常感谢王微今天能够来到新浪,跟新浪网的网友和东南卫视的观众聊他种土豆的过程,至于土豆明天到什么时候收成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我想随着日益壮大的播客群体,这个前景就我个人来讲应该是光明的。

  王微:希望是,不然就糟糕了。

  主持人:好的,感谢王微来到我们的聊天室,也参与新浪网友的聊天。以后参加新浪的聊天,也可以通过手机的方式,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我们下次再见!

  谢谢大家!

  王微:谢谢。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11,000,000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