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互联网 > 正文

游戏米果网络通缉离职员工深陷劳资纠纷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9月11日 00:16 第一财经日报

    在年轻的游戏业,跳槽是件最寻常不过的事情。程序人员、美工人员和策划人员往往三五成伙,在共事过程中形成密切的关系,为以后的集体跳槽埋下伏笔。

  本报记者汪小意发自上海

  不稳定的劳资关系,折射出传统定价规则在一些新兴行业存在天生的缺陷。

  游戏米果是游戏业界一家并不出名的企业。然而,当这家企业把6名离职员工的照片、身份证件号码公之于众,并给业内50家企业发函,要求业界不得录用这些员工时,它很快就获得了极高的知名度。

  这场游戏业界当前最受关注的事件不过是一个劳资冲突的极端体现,在大多数游戏公司中,类似的故事还在不断上演。

  过激反应

  用轩然大波来形容毫不为过。仅仅看几大门户网站以及一些游戏门户网站为此事件制作了专辑,并不断跟踪事件进程,就知道,很少能真的有什么大事发生的游戏业界,早就想“闹一闹”了。

  何况这一次,游戏业的

发动机——游戏制作团队和投资方、管理层暴露了深刻矛盾,而且,他们和“通缉犯”一样,被悬示于众。

  “是的,我感到震惊的是,怎么和通缉犯一样?我也鄙视刊登这个广告的《电脑××报》!”一位业界人士在网上留言。大部分人似乎都先把双方矛盾产生的起因搁置起来,而纷纷对这种涉嫌侵犯个人人身权利的行为表示愤慨。

  尽管矛盾产生的双方,游戏米果高层和6名离职员工都因已进入司法程序而不愿意接受采访,但双方都发表过公开声明,各自陈述了本案的核心事实。即便彼此间仍有莫辨真伪之处,大体脉络仍可了解。

  台湾人赖介婷,原任游戏米果开发部制作人,领导开发了该公司产品《真封神》。今年7月4日,被游戏米果开除。随后,游戏米果要求赖介婷赔偿70万元,并发函要求同业不得聘用赖介婷。同时,游戏米果设立新办公室,搬走原开发办公室部分办公设备,并最后切断网络连接。部分员工拒绝搬到新办公室。

  7月17日,6名核心开发人员提出辞职,被公司要求赔偿100万元。8月28日,游戏米果在《电脑××报》及多家网站刊登赖介婷等6人照片及身份证,要求同业不得雇用此6人。中间,还发生过“开发部员工被打”事件、“赖介婷涉嫌偷窃硬盘及数码相机”事件和“开发人员删除源代码”事件。

  要求离职员工赔偿并不得在业内再就业的依据,是双方劳动合同中的“竞业禁止条款”和“违约条款”。

  在事件本原等待司法部门认定的过程中,外界的质疑和猜测从没中断。

  “既然是开除,怎么要求支付70万元违约金?”“竞业禁止条款生效是在公司支付竞业禁止补偿的前提下方才生效,但游戏米果并没有提及。”“游戏米果开发部员工被打,背后策划人是××。”

  众口一词的是至少从表面上看,游戏米果这家公司的反应是过激了。

  特殊关系

  游戏开发是多工种配合的职业。策划人员、美工人员、程序人员和测试人员等互相配合才能做出游戏。一款大型游戏所需要的开发人员,数量上并不亚于一部电影的演职人员。

  在游戏行业,开发团队和投资方的关系是特殊的。

  对于开发人员来说,因为整个行业还比较年轻,如果能参与一个好的项目,获得的经验就是自己加薪的资本。

  赖介婷的制作人角色,相当于电影业的导演角色,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由于高端人才奇缺,游戏开发核心人员往往能得到很高的报酬。

  据游戏米果称,“(赖介婷)每月坐领超过3.3万元之高薪,领取超过20万元之奖金及配股,并拥有运营分成、出国培训、年度调薪、特别假期等特殊待遇”,“超过老总之薪水”(但据赖介婷事后称,高薪其实是被开除前两个月加上去的,此前月薪不过1万多。)

  由于成功的游戏产品往往能够带来超额的利润,所以对游戏公司来说,大价钱是值得的。但是,大价钱同时意味着高度依赖,如果核心人员不能和公司同心同德,则犯了投资方的大忌。

  在游戏米果的一份公开声明中,出现了以下文字:“不要以团队威胁勒索公司:你带领的游戏开发团队,是网游公司最关键而且最重要的部门,你也深知游戏开发制作、运营维护不可中断的行业特点,你更不可能不知道你带走的团队会对公司造成毁灭性的灾难,你却屡次与你所带领的团队向本司威胁,拒绝招聘、培训新人、扩大团队规模,并拖延、拒绝新游戏的开发。这次更以旷工怠工、集体离职、删除文档、拒绝交接等违法违纪的行为,恶意伤害我司,欲制我司于死地……”

  在年轻的游戏业,跳槽是件最寻常不过的事情。程序人员、美工人员和策划人员往往三五成伙,在共事过程中形成密切的关系,为以后的集体跳槽埋下伏笔。

  盛大公司开发《英雄年代》的团队部分跳槽到史玉柱的征途网络,也给史玉柱带来了新游戏《征途》的雏形。华义国际的一个团队,则集体跳槽到腾讯,成就腾讯的成都研发基地。

  几乎大部分游戏开发人员本身就是游戏玩家。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希望能按照自己的理想去开发游戏。哪怕现在不行,也希望将来能够。而对于投资方来说,游戏“好”固然重要,赚钱才是第一位。从游戏制作理念上,本身就埋伏了很多矛盾。

  “公司市场部门某人不断对游戏开发横加干涉,最终市场证明他的那些判断都是错误的,这也导致了《真封神》运营状况不断恶化。”游戏米果离职员工在一份文字材料里面称。

  各种矛盾使得一纸劳动合同成为游戏开发企业保护自己的“法宝”。当矛盾被激化,公司方面祭出“法宝”,也就毫不奇怪了。

  出卖源代码?

  对于游戏产品来说,源代码就是关键。对于游戏开发人员来说,源代码就是所有劳动的结晶,也是价值所在。

  但是,如果源代码被恶意利用呢?

  “游戏圈草根一族”是一个由所谓游戏业内人员组成的松散组织,通过BBS和QQ群进行联络。在游戏米果事件中,它并不偶然地被牵涉了进来。

  最初,这个组织发表声明,声援“封杀令”上的前游戏米果员工,谴责游戏米果。随后,借助事件的影响力,这个组织吸收了500多人加入其QQ群,并提出要成为所有“草根”游戏人的后盾。在7个QQ群里面,这些人关注着事件的进展。

  在一个网络帖子上,“游戏圈草根一族”的发起人“单飞佛陀”被斥为“拿事情炒作、提高自己影响力的恶人”,而发帖人显然也是熟悉游戏米果情况的人士。这个帖子称,6人之中的罗金海(游戏米果前首席程序设计师)曾向其他企业兜售源代码,结果被公司发现。帖子甚至翻出老账,称这批人原来就曾“反出第三波(一家游戏公司)”。这个帖子的内容同样受到质疑。

  无论怎么争执,事件的本原可能都不是观众想象中的样子。甚至是当事人,也可能偏执于自己的想法。于是有了游戏米果高层的气急败坏,有了赖介婷等的一脸委屈。

  赖介婷在其博客中暗指,游戏米果曾被举报“采用盗版软件开发游戏”。软件开发企业开发工具存在部分盗版,可能在业界是个公开的秘密。但无法因此否认其开发成品的原创价值和版权。不过,员工离职,源代码到底能否不被泄露,以及怎样算是泄露,却难以认定。

  按照有关法律,文字作品发表在刊物上的,作者和支付稿酬的刊物共同拥有版权。而软件产品,属于共同作品,版权上尚无对深层问题的探讨。事实是,假如罗金海要取得源代码,最省力的方式是拷贝,而比较费劲的办法是,按照记忆,重新编写出来。

  竞业禁止条款实际上是对智力型员工的特殊定价方式。当劳资双方现有关系已经破裂,对于资方来说,就需要考虑为智力型员工带走的“可能性”付费。对于核心员工,像史玉柱的征途网络,就采用发放期权的方式,用利益来巩固双方的关系,保证游戏开发和运营的连续性,并保证竞争安全。脑力行业实际上已经进入复杂定价时代,

网络游戏这种连续性产品尤其如此。

  游戏米果离职员工是否有泄露公司商业机密、侵害公司利益的行为,尚有待法律认定。但如果游戏米果事件仅仅纠缠在公司公布离职员工照片和证件是否合法上,而忽略了更深层的问题——脑力产品和智力行业劳资关系的核心即劳动价值该如何复杂定价——就显得大题小做了。

    相关专题:

    游戏公司发出真人通缉令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270,000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