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互联网 > 广电总局监管网络视频短片专题 > 正文

刹住“恶搞”之风 发展先进文化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8月11日 15:34 光明网-光明日报

  ——本报“防止网上‘恶搞’成风专家座谈会”侧记

  本报记者 蔺玉红 

  “网上‘恶搞’的人,有的怀有恶意,有的只是图痛快,但都造成了消极的社会效果。”在本报8月10日召开的“防止网上‘恶搞’成风专家座谈会”上,与会者围绕网上“恶搞”
现象进行了深入探讨。

  何为网上“恶搞”

  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胡启恒认为,“

  恶搞”的现象可以追溯到很多年以前,她印象最深的就是把伟人的诗词“万水千山只等闲”改成“万盏千杯只等闲”,让人难以接受。

  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明振江将军说,我们厂拍摄的影片《闪闪的红星》就被“恶搞”成了网络短片《闪闪的红星潘冬子参赛记》。在长达9分36秒的短片中,所有的画面都出自《闪闪的红星》,其中对白、配音被完全篡改。更不能容忍的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片头变成“八七电影制片厂”,小英雄潘冬子变成了一个整日做明星梦希望挣大钱的富家子弟,潘冬子的父亲变成了地产大亨,潘冬子的母亲则一心想参加“非常6+1”。短片制作粗俗低下。

  光明网负责人张碧涌从字意上对“恶搞”进行了剖析。他认为,“恶搞”的关键是“搞”,“恶搞”的对象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比较有名的人或物,如雷锋、董存瑞、《闪闪的红星》、福娃等。除了主旋律影片被“恶搞”外,英雄人物、古典名著、标志性图像也被“恶搞”。有人在网上“恶搞”、编造了雷锋的所谓“20条死因”。有的说,雷锋是因为帮人太多累死的,还有的说是看了网络笑话笑死的。《西游记》在网上被“恶搞”后,猪八戒变成了勤奋刻苦深受女孩子喜欢的形象。奥运福娃被“恶搞”成了2005年超女形象。

  中国政法大学

知识产权研究所副所长李祖明说,目前,“恶搞”题材广泛,形式多样,包含文艺批评、商业斗争、社会现实、戏谑搞笑、自嘲自娱、强人猛者等多种形式。

  “‘恶搞’已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网络文化现象,‘恶搞’之风愈演愈烈。”明振江担忧地说。

  网上“恶搞”影响消极

  为什么会出现网上“恶搞”现象?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党委书记、常务副院长陆士祯认为有四个方面的因素:第一是与开放的环境和多元文化有关。第二,和传媒方式的变革有关,精英传播目前已经转化为草根传播。第三,要看到20世纪80年代后出生的这一代人的特殊性,要分析他们的生存背景。第四,传统教育现面临挑战。

  明振江说,红色经典本身是我党、我军革命历史的真实写照和再现,弘扬的是爱国主义、集体主义、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是关于正义、理想、信念主题的深刻表达,是一个国家赖以生存发展的主流文化意识。红色经典事关一个国家、民族的文化安全,是不容亵渎、践踏的,也不允许任何形式的曲解、颠覆和“恶搞”。

  胡启恒认为,红色经典不容“恶搞”,优秀传统文化也不容“恶搞”。我们的民族语言、我们的文明不容胡编。如果让诸葛亮吃“伟哥”,林黛玉穿着三点式出来,我们国人的感情将会受到伤害。

  张碧涌认为,“恶搞”对于正在形成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的广大青少年来说影响更恶劣。如果大量的青少年天天在“恶搞”成风的虚拟空间里成长,接触的全是离经叛道的表现方式和哗众取宠的传播风格,他们就会把追逐

无厘头文化作为时尚,把叛逆、反传统作为价值取向。

  国家行政学院科研部主任许耀桐深入分析了网络“恶搞”的四个危害:一是把英雄人物变成小混混,甚至变成反面人物,结果等于告诉大家不要有理想信念,这是危害性最大的。二是诚实守信的美德在网络“恶搞”那里没有了任何价值,弄虚作假反而能够取得轰动效应。三是连英雄都可以变成不好的人,这等于说当好人、当坏人都无所谓。四是把人家的东西拿来随心所欲地编一编就行了,根本不需要创造。

  明振江认为,网络“恶搞”现象应该引起人们对当前文化环境的思考。我们处在文化多元的时代,解构主义大行其道,如何捍卫主流文化阵地?如何捍卫主流意识形态舆论阵地?如果我们没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和清醒的认识,不采取及时、有效、切实可行的应对措施,这种“恶搞”之风将会愈演愈烈。

  要防止网上“恶搞”成风

  许耀桐说,网上“恶搞”扰乱了人们的精神世界,绝不可以掉以轻心。严肃的文

化工作者不能沉默,对这一现象要大力制止。

  胡启恒明确表示,不只是在网络上不容“恶搞”,其他媒体也要清除“恶搞”,这一点要旗帜鲜明。我们的语言文字,我们的优秀文化传统,都要去保护。我们需要创新,但是要在传统基础上创新,而不是颠覆原有的传统文化。

  中央外宣办网络局副局长彭波说,网上“恶搞”盛行,网站要负很大责任。有些网站为了自己的商业利益,为“恶搞”提供阵地,甚至推波助澜。网站既然对网上“恶搞”的产生负有责任,对于防止网上“恶搞”成风就有更大的责任。风从哪里来,必须在哪里灭掉,要尽快地把网上“恶搞”现象制止住。

  捍卫优秀的文化传统,应该怎么做?胡启恒院士建议引导年轻网民们都来参与,大家一起监督对优秀文化传统、革命传统的“恶搞”行为,对它们进行声讨,从而创造一个清洁的网络文化环境。

  许耀桐认为,加强网络道德建设、构建网络道德体系是当务之急。要确立评价机制,对好的和坏的网络文化现象都要抓典型。一方面加强网民道德自律的引导,另一方面要建立网上监控、制约系统,使不良信息在网上无处遁身。

  陆士祯说,做青少年思想政治工作,要用现代思维去挖掘传统文化当中新的要素,去引领青少年一代继承传统。

  李祖明说,我们应该反思当前的教育方式,反思传统文化如何与时俱进的问题。小学生对厚厚的名著根本不喜欢,也看不懂,如果依照原著改编成连环画或语言精炼的图书,形式更活跃、插图更丰富,孩子们也一定更能够接受。

  明振江表示,面对来势猛烈的解构之风,硬性地压制和封堵收效甚微。只有与时俱进,不断地创造新的文化精品,才能有效地抵制这股风潮。关键是要拿出好的作品。特别是文化产品、精神产品生产单位,要创作、生产出更多的具有时代特色、民族特色的优秀作品,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他说,八一电影制片厂将继续坚持主流文化方向,用健康向上的优秀作品来抵御不良文化尤其是网络垃圾的侵害,用正搞、善搞反对“网络”恶搞。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