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互联网 > 新浪人事调整专题 > 正文

汪延:反思自己曾犯过的错误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5月24日 09:28 第一财经日报

  “我们现在才认识到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汪延说,比如博客,新浪可以做得很好,但游戏却不能。“很简单,我们自己都不会玩,新浪只有一个频道做游戏新闻,我们如果真招一些人来做,都不知道怎样管理他们。”

  本报记者 杨国强 发自北京

  1996年4月,汪延为了得到与四通利方合作的机会,不惜放弃学业回国创业。十年后,汪延作了一个决定——辞去新浪CEO职务,宣布自己在新浪的职业生涯告一段落。

  自从2003 年兼任CEO 之后,汪延就被许多人看作是一个“过渡人物”。汪延曾玩笑地说,每一次休假或者长期出差回来,总是有人猜测他将会从CEO的位置上离开。

  “十年是一个暗示。”汪延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这是他能找到的最好的离开的理由。

  “新浪在业务等方面的调整也基本告一段落,原谅我不能说得太细。”汪延说,“现在,我感觉非常轻松,又有一种想创业的冲动。”汪延告诉本报记者,现在可以全力去做公益事业,做CEO的时候力不从心,最多只能作作秀。

  “到了该作决定的时候”

  从去年第三季度开始,汪延就已经决定要辞去CEO职务。

  去年,曹国伟和汪延力挽狂澜,把新浪连续下滑的网络广告业务线扭转过来,打了个漂亮仗,使新浪的广告业务和搜狐的距离再次连续拉开。

  “当业务恢复正常以后,我感到自己的体力和心理压力都已经到了极限。”汪延说,自己就想多留出时间照顾家庭和孩子,“也是到了该作决定的时候。今年是我和几个高中时的伙伴进入新浪的第十年,去年八月是我创业整整十年。”

  汪延找机会和曹国伟提出了这个问题。曹国伟的第一反应是:“你搞错了吧?不可能!”然后补充说,“如果你真想,就再想别的办法。”

  汪延花了三四个月终于让曹国伟完全同意。从那时起,汪延就一直想办法把曹国伟推上前台,包括让他做总裁。汪延剩下的工作就是说服董事会。

  过去数年中,新浪CEO更换频繁,从王志东到茅道临再到汪延,几乎每隔两三年就更换一次。但是这次更换的过渡是最平滑的。汪延说,很多内部工作角色的转换在过去半年中都顺利地完成了。

  反思失误

  去年一年,由于受到无线行业整体下滑的影响,以新浪、搜狐为代表的传统门户网站都出现了业绩的下滑。靠短信和网络广告起家的传统门户网站如今面临很大的困难:如何找到新的业务增长点。

  汪延告诉记者,他对过去几年中没有给新浪找到除网络广告和无线增值服务之外的第三个收入支柱表示遗憾和歉意。

  2001年,当互联网泡沫到来的时候,整个行业都出现了危机,新浪跟随着下滑。当时公司进行了人事调整,新浪网CEO王志东被解雇。汪延叹了口气,市场的恶劣、外界舆论的压力、新浪裁员的余波都使他们陷入困境和迷茫。“最关键的是,那时候我们从来没有好好想过生意,业务准备不到位。”汪延反思称,以前大家都觉得把故事讲好,流量做上来就成功了。

  终于熬到了赢利,但在这个过程中,汪延也坦承自己曾犯过错误:新浪在很多不同领域做了尝试,包括进军网络游戏、电子商务等领域,却都没有成功。

  “我们现在才认识到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汪延说,比如博客,新浪可以做得很好,但游戏却不能。“很简单,我们自己都不会玩游戏,新浪只有一个频道是做游戏新闻的,我们真招一些人来做,都不知道怎样管理他们。”汪延告诉记者。

  “而电子商务就更别说了。当我们参观完当当网,就傻了:我们原来在想什么呢?”汪延说,当当做得好,不是因为人家互联网做得好,而是因为李国庆(注:当当网CEO)原来就是做图书的,互联网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我原来是做什么的?什么都没做过,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内容。”经过失败之后,汪延才认识到,不管是在手机上、电视上,无论是Web1.0还是Web2.0,新浪都能做,因为这些都是内容,而这就是新浪的特长,是新浪的核心竞争力,以后新浪所有的战略都得围绕这个中心去做。

  “至于以前犯的错,没关系,完全赔掉了也没什么,因为其实都没花多少钱。”汪延说,虽然这是对投资人的浪费,但自己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如果不试,你就永远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以后也许会犯更大的错误。”

  汪延说,新浪现在的问题都是前期很多思考方式等决定的,但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都不会在各种业务上都发展很好。新浪能够做好网络广告和无线增值服务就已经非常强了,不一定任何业务都要尝试。

  解密“毒丸”之痛

  去年2月21日,盛大发公告称,已经于2月10日持有了新浪19.5%的股票。那段时间成了汪延在新浪十年中最困难的一段经历。

  2005年春节,汪延和曹国伟、COO林欣禾商量后决定,由于工作太累,大家破例休息。

  2月8日(除夕),开完电话会议后,汪延带着孩子去了巴黎;曹国伟和家人选择了去澳大利亚度假;而林欣禾则去加拿大做眼睛手术。

  2月10日,曹国伟刚到澳大利亚,就接到了盛大董事长陈天桥的电话。曹国伟马上给汪延打电话,告诉他:盛大已经于2月10日完成对新浪控股约19.5%,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由于2月8日,新浪财报谈到受政策影响,无线增值业务在电视上的广告不让做了,收入可能要下滑。就这样,新浪股票开始下跌。而正是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就注意到有人买了大量新浪的股票,但谁买的不知道。”汪延说。

  放下电话,曹国伟马上飞回北京。而COO林欣禾刚做了一只眼的手术,另外一只眼还没弄完,“一眼大一眼小”,就马上赶回北京。

  “我没办法,女儿高烧40度,并且只有我一人懂法文,不得不先留在巴黎。”汪延说。他白天陪女儿看病,晚上和远在北京的同事开电话会议。最后核心管理团队的三人一致决定:坚决抵御!

  虽然做决议只用了两三天时间,但执行起来却必须得两三星期都不能停的工作。汪延说,尤其是曹国伟,弄得他也是“换驴不换磨”,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当时,谣言满天飞。回到北京的时候,汪延一下飞机,刚打开手机就听人讲,“你们已经和陈天桥串通好了,是不是你刚从美国回来,已经谈完合并的事?”还有人质疑,新浪是故意晚发“毒丸”,让盛大先进来?

  汪延到北京的第二天终于接到了陈天桥的一个电话。陈天桥说:汪延,两三年前我就跟你谈过收购合并,今天我已经有一部分你们的股票了,你觉得咱们是不是可以进一步谈收购和合并?

  汪延的回答是:我不敢说你的股票是高估的,但我们肯定是被低估的。我并不认为,我们两家公司应该合并。

  其实,汪延等新浪管理层早就知道陈天桥以前就拥有新浪4%多一点的股票,甚至还买卖过,中间还实现过一次利润,但是由于陈天桥只持有5%以下的新浪股票,所以无须进行公告。

  挂了陈天桥的电话,汪延立即告诉曹国伟。曹国伟说:“那就只能发‘毒丸’了。”

  汪延坦承,当时确定有点措手不及。员工的期许、陈天桥的压力、客户的迷茫、各种谣言,压得汪延实在透不过气来。

  “新浪与盛大的股权纠葛基本告一段落,也印证了当时我们的策略是正确和有效的。”汪延对本报记者说。

  声明:新浪网科技频道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新浪公司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