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互联网 > 正文

国内VC艰难尝试寻求外部合作 前景并不明朗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4月22日 11:43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 邬静娜北京报道 “我们从去年开始考虑和外资合作。”保德信总裁秘书吴亮说,“很想听听别人的合作都是怎么做的。”合作模式和其中的风险是他们最希望了解的问题。

  保德信是中华创业投资协会西北地区联络处,是“完全民资”背景的本土机构。最近,保德信和英国一家风险投资机构(以下简称VC)共同投资的生物科技公司已经进入上市冲刺
期。这是到目前为止,保德信和外资唯一一个合作项目。

  “关键是想学点东西”

  “国外VC已经发展了60年,国内还只有十几年,其中的差距显而易见。” 吴亮认为,向更有经验的人学习,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4月11日,清科公司(Zero2ipo)发布了1994年~2005年中国创业投资回报研究报告。这个研究报告选择了中国市场上最活跃的62支创投基金,其中22支以人民币计价,40支以美元计价。报告显示,投资回报高于40%的7支基金无一例外都是美元基金,而在投资回报低于10%的19支基金中,有17支是人民币基金。“对比该周期

中国经济增长速度,10%的回报等于没赚钱。”
北京大学
教授李宗南说。

  李宗南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研究风投。他认为,一方面,本土创投“还处在交学费的阶段”,另一方面,国内创投环境中,退出渠道并不理想。“投资是为了退出,在2002年至2004年期间实现退出的250例投资中,股权转让的方式占了49%。”

  这样的表现迫使本土创投机构积极地寻找“出路”。招商局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顾立基在此前的“2006中国风投论坛”上指出,招商科技已经和外资成立了一个合资的基金公司。“我们出钱,由他们来运作。关键是想学点东西。”而据记者了解,深圳科技投资公司也将和以色列成立合作基金。

  一个巴掌拍不响。2005年开始,大量外资风投机构纷纷寻找中国机会。深圳一家投资服务公司老总透露,他正在帮国外基金寻找国内合作者。“有LP(Limited Partnership,有限合伙人)也有GP(General Partnership,普通合伙人)。”LP是创投的实际投资人,在国外是机构和富有的个人;GP则是基金的运作人,他们占有创投基金少量股份。

  “完完全全掌握决定权”

  对于合作,国内外VC都认为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外资可以更加容易地进入中国市场,而对中资创投最大的好处则是基金规模将增大不少。

  “他们(指国际创投)有钱,有方法。”广东省风险投资集团董事长何国杰说。但他同时也认为,本土VC的优势是资源。“我们更知道什么样的企业可以投资,也知道怎么谈才可能达成合作。”

  保德信找到的这家英国风险投资机构对中国市场很感兴趣,“但他们讲英文,和西北地区大部分企业都无法顺利沟通。”吴亮说,在确定项目的过程中外资完全不介入。“后期管理和退出是国外机构的长项,因此全权交给他们去做。”吴亮认为,这种松散的结合方式实现了优势互补。美商中经合(WI Harper Group)副总裁张颖也认为,在双方合作过程中,海外VC的价值“体现在中后期。”

  但这种合作方式也会导致很多问题。首先,如果没有合作框架,势必导致每一桩投资双方都要协调各自投资比例,而投资理念的不一致可能导致合作流产,也可能拉长整个投资期限,这无论对企业还是对投资方都是不利的。其次,因为一方用人民币投资,另一方用外币投资,收益如何分配成了棘手问题。吴亮说,项目如果进入海外上市轨道,来自英国的合作伙伴希望用外币把保德信手里的股权买过去。“但这个过程会拉长上市所需时间。”宏基技术亚太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友忠说。

  什么才是最佳的合作方式?寰慧投资(granite)的符绩勋认为,最好中外资能够在境外设立合资基金。这种方式容易实现境外退出,而且也给了国内资金投资国外项目的机会。“国内有一些民营资金实际已经在这么做了,”广州的一家风险投资机构的负责人说。

  “国内合作基金选用最多的模式,是中外合资成立基金管理公司,外资投资海外控股公司,中资只投资本地注册企业。”宏基创投的陈友忠说,这种模式光在深圳就有八九家。“但是这种模式同样存在问题,一是国内部分投资退出不易;二是中外基金分别投资,利润怎么分成也是个问题。”

  “无论是采用哪种方式,如果在中国投资,项目决定权一定要在中国。”启明投资合伙人邝子平说,如果国内合伙人仅仅是因为对方的经验而把决定权交由外方,可能出现两种结果:要么决策过程很长,要么索性就是投资失败。“因为外方并不真正了解中国”。因此,启明和在西雅图的合作伙伴约定,每一个项目可以留给对方10%的投资额度,但“决定权一定要完完全全掌握在自己手里”。

  合作前景并不明朗

  但国内VC机构获得外资青睐并不那么容易。“我们9年的团队比不上人家一个会说故事的团队。”启峰创投合伙人Hanson Cheah在说起争取LP失利时,一脸无奈。“很多外资VC在选择合作伙伴时,更倾向于‘海归’团队,因为他们之间能够顺畅沟通。”

  越来越多的国外VC们开始在国内设立办事处,并从本土VC机构挖人以弥补资源上的缺陷。“他们找的都是我们这种懂汉语、懂中国文化的中国人。”今日资本董事长徐新说。海外新基金的大量进入,使得2005年成了VC人员流动年。邝子平离开英特尔战略投资成立了启明创投,而符绩勋则从德丰杰转投寰慧。

  这些人都知道在中国做创业投资,勤奋是必不可少的。“很多事情在国外坐在办公室里就可以完成,因为你身边都是专业人士,而在中国则是要泡出来的。”启明的邝子平说,“所以你要喜欢自己做的事情,包括蹲在马路边上吃一顿。”

  被称为“亚太创投教父”的美国硅谷汉鼎亚太董事长徐大麟曾经把海外VC分成两种:落地者和旅行者。“现在的状况是越来越多的旅行者在落地。”徐大麟说。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旅行者落地,中国本土VC的资源优势还能维持吗?对外资VC来说,与他们合作的价值何在?

  “这需要外资VC们不断发掘。”李宗南教授说。但对保德信而言,他们选择避开外资风头正劲的投资领域和投资期限。“可能会选择教育、生物技术等行业,并且更加关注早期投资。”吴亮说。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