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风投在华步入2.0时代 内资囿于政策仍冬眠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3月01日 18:12  《中国企业家》杂志

  来自海外的热钱正溢出互联网去激活更广泛的本土商业,而国内资本却还在冬眠

  文/本刊记者 程苓峰

  这个冬天的热度甚至超过了2000年那个因为互联网泡沫而躁动不安的夏天。仅在刚刚过去的2005年第4季度,每个月就有不少于1亿美金的风险投资(VC)落入本土创业企业的口袋。抛开滚石移动、A8、亿友、猫扑这些声名显赫的大佬,很多之前不为业界所知的小辈比如精品学习网、Wealink、碰碰网、MySee也在一夜之间冒出头来,宣称获得千万美金级的投资。据悉,仅软银赛富一家VC就在过去一年对15家公司投入高达2亿美金。来自硅谷的DCM将其全球投资额的20%-30%投入中国。

  据第三方调研机构清科公司的统计,2005年共有233家本土企业获得总计10.57亿美元的创业投资。海内外创投机构在这一年为中国市场的新募基金达40亿美元,创下中国创投史纪录。这个数字导出了一个让人心跳的结论:中国成为继美国、以色列之后的第三大创业国和风险投资国。“今后5年到10年里,中国是对风险投资家最有吸引力的地方。”软银赛富合伙人阎焱说。

  业界笑传:从硅谷飞北京上海的商务舱里坐的都是VC,“上亿美钞在中国上空盘旋,伺机着陆。”IDG合伙人李建光甚至在一个论坛上调侃,2006年的春天是“傻钱”集中登陆的时候。他预警说,大量热钱的涌入,可能对中国创投业的长远发展不利。

  那么,真正的故事又是怎样的呢?

  2.0时代

  “这一轮热钱不仅数量更多了,内涵也发生变化,就像WEB2.0一样,现在是VC 2.0。”清科公司CEO倪正东说。

  1997年开始,中国出现了搜狐、亚信等最初的风投案例。而后7、8年间,VC、商业计划书、IPO这些曾经十分陌生的洋名词逐渐为本土创业者所熟悉。经过2000年的高潮和紧接着的漫长谷底,携程在2003年成功上市标志着风投业的复苏。后来的盛大、百度、分众、尚德上市,VC都大赚特赚。尤其是成功投资盛大的软银亚洲,其投资回报率高达90%以上,成为2004年度中国最佳创业投资机构。这让全世界看到了中国的潜力。

  “2004、2005两年,第一波的风投基金基本投完。2004年是VC回收投资最多的一年,到手的现金是8亿美元。2005年则是VC募钱最多的一年,40亿。”倪正东解释说:“2005年成为分界线,第二轮基金开始出动,新的比赛开始了。”

  新的比赛吸引了新的种子选手。2005年,全世界排名前十的VC都瞄准了中国,它们或者到中国设立办事处,或者投钱给中国概念的基金。这其中包括硅谷最成功的2家VC——红杉和KPCB。它们投资的企业包括,雅虎、Google、思科、甲骨文、PayPal、亚马逊、康柏、美国在线以及Sun,实力惊人。在Nasdaq上市公司中,红杉一家投资的企业就占10%的市值。

  新时代的另一个标志是业界的洗牌和重组。这一年业内跳槽无数。来自DFJ、联想投资、华登的人组建了红杉中国,一伙英特尔创投出来的人自立门户,霸菱投资原当家人徐新做起“今日资本Capital Today”,原软银亚洲的董事总经理黄晶生加盟Bain Capital。周鸿礻韦、沈南鹏、古永锵、林欣禾等这些第一代互联网创业家纷纷被海外VC延请至麾下。

  频繁的洗牌和跳槽背后是风险投资机构对于“本地化”的迫切需求。“VC有句行话,就是不投资超过一小时车程以外的区域。”软银赛富合伙人羊东说,“要建立一个本土商业圈子,在香港往上海打电话、或者每个月从硅谷来北京两次是办不到的。于是新VC进入中国,非常依赖在本土有相当经验和人脉的人。”

  “新一轮的创业者更加成熟”,基本成为众多VC老将们的共识。2000年前后的创业者还多是“海龟”和刚刚毕业的学生,凭着一腔热血苦干。而现在,由于看到了示范效应,大量专业人才和管理者从政府部门和摩托罗拉、华为等大公司跳槽出来创业。尤其三大门户,七八年来培养了大量的互联网人才。这些人更容易受到VC的青睐(见表一)。

  “历史比较长的互联网公司,比如新浪、亚信,慢慢会变为成熟的企业,有了大企业病、都是老员工,这种氛围导致创新能力很差。”倪正东说:“与其在这个大环境里艰难创新,还不如从里面跳出来一帮人,创建一个新的公司。而这些人有经验、有人脉,很容易把资源组合起来。”在中国,创投正在进入了产业化运作的阶段。“再也不是几个学生想几个点子、小打小闹拿点钱、再租间房干几个月就能成就一门生意的时代了”,羊东说。它需要各种资源的不停切换和组合,在VC持续推动下的规范运作。

  广阔天地

  热钱扑面袭来,会不会引发又一轮泡沫、再现2001年的股市崩盘?

  如果投资仍然局限在互联网业,那么巨量资本竞购有限项目,难免出现哄抬物价;但在今天,VC的目光现在已经扩大到更宽广的领域。据华登太平洋投资的董事总经理江善颂估计,近两年投向互联网和无线业务的基金大概占3成,余下7成都在其它领域,比如新媒体、半导体、甚至传统产业。他说,中国互联网的蓬勃,令投资界和实业界都看到了西方资本市场和本土创业资源相结合所产生的力量。所以从2004年开始,西方热钱开始滋养更广泛的产业群,创业中心也由传统的北京向上海、深圳、甚至杭州、无锡等更广泛的地域蔓延(见表二)。

  清科公司的统计显示,2005年非泛IT类高科技行业平均投资额远超其它行业,达到个案平均1424万美元。而位于其次的服务业、IT服务业仅分别704万、700万美元。最热门的互联网个案投资均额仅为432万美元。

  “互联网本身就是扩散性极强的媒体,有关互联网本身的新闻会很快就被公众知晓,所以在大众心目中造成VC只与互联网有关的印象。”江善颂指出。不过,分众、德信无线、中星微电子、珠海炬力、无锡尚德等一批非互联网概念的企业在2005年登陆Nasdaq,已经呈现出另一幅图景。而除了新媒体、半导体等领域外,江善颂认为在食品、能源、安全、生物科技等关乎人们生活品质的领域都有高速成长的空间。

  如果跳出互联网框框、考虑到中国经济的总量,只会得出“中国VC太少,而不是太多”的结论。倪正东推算说,中国创投一年10亿,而美国400亿,中国是美国的1/40,但中国GDP是美国的1/6,相比之下,中国创投占GDP总量还非常之低。据估计,到2010年中国会有每年30亿-50亿美金的创投落地。

  全球创业文化最兴盛、也最具规模的地方首推美国硅谷和以色列。美国有着全球最大的内需市场和资金供给,所以天然成为最大的创投国度。紧跟其后的以色列不具备强的国力和内需。但借助犹太人在欧美的社会关系和政府的强势扶持,走出了资金来源和退出渠道两头在外、市场依托国际的特色之路。因此以色列的创投多是技术导向,没有大规模的服务。相对之下,中国有更强的国力和庞大的内需做支撑,江善颂认为,中国的创投业会比较快速的超过以色列。

  至于经济规模同样庞大的欧洲和日本,资金更多以并购基金和直接投资基金的形式出现,而不是以VC为主。江善颂说,因为经济增长缓慢,资本在重组和整合资源方面的效力会更为明显;同时这两个地方的人口趋于老龄化,人们注重生活品质,导致创新文化并不旺盛。

  相对而言,“中国的这个时代就像是日本、韩国几十年前的情况,基金都看好中国经济稳步发展的前景。北京、上海的GDP都是百分之十几的增长,一个优秀公司肯定是百分之几十,甚至百分之百才算合理。在西方哪会有这么高?”软银赛富的合伙人羊东说,“所以不光是在VC领域,整个的私人股权投资领域都在瞄准中国的产业重组和兼并收购的机会。”事实也是如此,在以色列、美国兴盛的创业基金和在欧洲、日本兴盛的并购重组基金在中国是齐头并进的。

  曾投资包括51Job、中星微电子、中芯国际等广泛领域的DCM的合伙人赵克仁估计,2006年以后,中国在泛IT领域的创新在世界市场所占的份额将由过去不足5%升到10%-15%之间。而在此前,美国占据80%-90%的份额。“硅谷曾是世界信息技术的中心。如今这种情况正在改变。”赵克仁说。

  叩问中国

  就在西方创投资本催熟中国互联网、并大举蔓延至其它产业的时候,令人遗憾的是中国本土资本的长期冬眠。2006年初,中国居民储蓄达到14万亿人民币,外汇储备超过8千亿美元。不过,如此庞大的资金与中国创投界所需的区区几十亿美金之间,似乎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无论是华登还是软银,活跃在中国本土的主流VC基本都是到西方资本市场上去筹集资金,几乎“没有尝试从国内拿钱”。因为目前的创新公司基本都以海外上市作为目标,一般都采取境外控股公司的模式。而由于外汇管制,国内投资者并没有可以投资到海外去的美金。“这导致国内资本即使有意愿,也没有办法大力度、透明、正规的操作。”江善颂估计:“限制放开所要的时间不会太短。”而若退出渠道不是海外而在境内上市,则同样受到来自中国股市的另一些限制,“在证监会排队都会很长时间”。

  如此“资金来源和退出渠道两头在外”的模式,被羊东认为无论是对上市公司本身还是中国股民都损失不小。“因为西方投资者并不了解中国市场,比如在中国特有的模式像短信、网络游戏,他们自己没有切身的感受,所以给中国公司的市盈率普遍较低。”羊东说:“同样做搜索,百度的市盈率就一定比Google低。像盛大,如果在A股上市肯定更值钱,因为本土投资者更了解你的业务本身,就更有信心。”同样,在海外上市也使中国股民丧失了买到这些企业原始股的机会,“钱都被外国人赚走了”,羊东说。其实,中国居民储蓄持续攀升至今年初的14万亿,部分原因就在于缺少投资选择。

  政策限制也仅是一方面,有限存在的国内基金在“素质”上达不到国外VC的程度也是一个现实。“中国人的习惯是要‘管事’的,它投钱给你,就要干涉,跟‘尊重专业’的精神背道而驰。中国很多创业家跟国营、民营的基金结合,效果不好。”江善颂说:“相反,国外VC有成熟的经验,资讯的披露、公司治理和管理层的权责分立,有一套游戏规则。所以你看,在Nasdaq上市的公司整体上比在国内上市的公司有更健康和长远的发展。”

  还有缺乏金融支持。“比如当当要去借钱,它只有模式,没有抵押物,中国的银行会贷给它吗?可能有人也知道给借钱给当当是有利可图的,但如果出了事算谁的责任?没有抵押啊。”羊东说:“但是亚马逊在美国就能统一发债。商业环境认可这种创新模式,渠道是畅通的。”

  本土资本的觉醒刚刚开始。更早被市场环境洗礼的本土优秀企业,而不是各种金融机构,是最可能先“走出来”的力量。近两年,联想控股旗下的联想投资逐步成为最活跃的本土VC代表,已经实现了像卓越网这样的成功案例。据悉,华为、中兴等拥有大量现金流的公司也在逐步涉入。除正规机构外,手里握有大量现金的企业老板也开始凭借个人的眼光、以天使投资人的角色支持创新企业,雷军、陈天桥、王雷雷、马云……莫不如是。

  “假如有一天,我们的企业有了像思科、英特尔那样的巨量现金,那么它面临的投资压力是非常巨大的。比如中国移动,每年都是百分之十几、二十的利润率,几十亿的利润。作为国家政策考虑,要实现资产的增值;作为管理上市公司,也要给投资者一个交代。”羊东认为,这种压力将成为促进企业激活本土基金市场的现实力量。

  表一 “黄埔网校”毕业生——部分经理人创立的新公司

  姓名        曾担任职位        创立公司        业务

  关国光    网易副总裁快钱    www.99bill.com  在线支付

  马云      网易副总裁亿友    www.yeeyou.com   六度空间交友

  陈一舟    搜狐副总裁猫扑    www.mop.com      社区、博客

  杨宁、张云帆  搜狐副总裁空中网   www.kongzhong.com  无线增值

  张黎刚    搜狐产品总监E龙CEO   爱康网 www.ikang.com    个人健康服务

   胡之光    网易市场经理    中国博客网www.blogcn.com    博客服务

  李学凌    网易总编辑    狗狗 www.gougou.com      博客阅读器、

                          多玩www.duowan.com      网络游戏社区

  王秦岱 亚信中国区总裁   华友世纪 www.hurray.com.cn 无线增值

  陈年  卓越网执行总裁    我有网 www.uoyoo.com    虚拟物品交易

  齐向东 雅虎中国副总裁   奇虎 www.qihoo.com    社区论坛搜索

  表二 2005年创投分布一览

  产业     金额(亿美元)

  互联网        2.03

  通信         2

  IC           1.8

  服务         1.4

  传统产业     1.38

  地区     投资案例数

  北京        72

  上海        43

  深圳        18

  山东        17

  江苏        13

  注:数据由清科公司提供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