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图文:合并发布会媒体问答现场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1月09日 16:28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图文:合并发布会媒体问答现场

合并发布会媒体问答现场

  1月9日,分众与聚众宣布合并,分众以3.25亿美元的价格取得聚众传媒的100%股权。新闻发布会9日14:30在上海举行,新浪对发布会进行视频直播。

  以下为发布会媒体问答现场内容:

  主持人:谢谢黄教授,以专业的角度带领我们认识了这次整合的意义和中国新传媒的发展,接下来是记者提问时间,请我们几位嘉宾接受提问。

  提问:我是第一财经日报的记者,我想问虞锋先生,刚才摩根斯坦利的先生说了,你们是走到门口回来,您对这次的价格满意吗?

  虞锋:您问了一个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我觉得这个价钱是根据双方一个比较合理的、对上市的预期,也许是可能会更高一些,但上市后的风险更大一些。所以我觉得这个价格从长远来说是合理的。

  祖文萃:上市这个词在国内来说可能比较浅,因为上市是要用资本市场的资源促进企业的发展,目标是成为一个公司,但这不是一个结果,只是一个手段。有几种手段可以达到这样的目标,所以不一定要用IPO去上市,这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很重要的一个事,这个大家要理解。而且做这个事情,两方的股东认为这对双方长远的价值更值得做才会去做的。

  吴明东:此次交易很大的一部分都是用股票来做的,所以虞总今后也是我们很大的一个股东。

  提问:我是北京青年报的记者。我想问两位,合并之后人员怎么办?合并后的经营方式还是独立经营吗?如果是独立经营如何经营?

  虞锋:这也是合作的一个很重要的条件,但我们的行业是一个急速发展的行业,所以我们现在的人员是不够的,我们人员由三个方面构成,第一,我们的设备需要维护,两家合并之后,设备还是在增加,所以还需要人员的。第二,我们这么大的规模,销售人员依然觉得不够,包括楼宇的发展方向,还会有新的发展。所以总体来说,我们还是按照一个公司的发展来做的,并不是合并就会裁员。

  江南春:我觉得这次整合,我们可以一起分享这些人员创造的价值。从运营角度来说,我们有整有分。在楼宇方面我们还会整合两家的资源再细分,产品线可能会分五个,但会向客户销售一个完整的产品线,就是客户可以有不同的选择。

  分众还会进军一些新的媒体平台,这些媒体平台将会各自形成独立方式运行。

  提问:您好,我是IT时代周刊。我想问聚众曾经是分众的最大竞争对手,分众今后的竞争对手会是谁?

  江南春:从楼宇电视广告来说,一般最主要是我们两家公司,所以我想两家公司的整合,可能之后没有明显的竞争对手存在。但是分众在发展过程当中,重要的是在这个竞争结束之后,我们更多的是可以腾出时间,可以和广告主形成更有效的沟通过程。包括我们如何推动我们的广告主去做内容的定制化。为什么楼宇的广告一定要和电视广告相拼?也许以后会专门为楼宇广告、卖场特制广告。我们也会运用更多市场研究资源,以前我们会研究各自的份额是多少,我们今后将会更多的研究客户广告投入的评估,建立我们的计划模式,帮助客户了解在分众的平台上,楼宇电视的平台上投多少次、多少时间,在一个循环的时间出来多少频次,有什么样的内容定制才可能出现更好的效果。

  就竞争对手来说,我们会把自己作为竞争对手,一直创造传奇是我们今后所要致力做的。

  提问:我有三个问题,第一个是有新发行股票作为交易手段,这个新股票是已经发行的股票还是并购之后发生的股票?

  吴明东:并购结束之后,我们公司会发行新的股票给聚众的股东,一般来说,现在是签收购协议,签完之后需要一两个月之后完成法律程序。等到这些问题同时解决之后,新的股票会发给他们。

  提问:我在网上查资料,说在并购完成之后,我们占据的市场份额是98%左右,因为中国没有反垄断法,但这事实上已经构成了垄断。不知道今后遇到客户投诉会怎样解决这样的问题?

  吴明东:您讲的很对,但我们是在楼宇广告,就像我们今后会进入其他的媒体领域,中国广告媒体在中国是千变万化,包括电视、报纸、杂志、地铁等广告,各式各样的广告大家是有权选择的,我们今天只是在楼宇广告中形成一定的占有量,是为了更好的服务于我们的客户。

  提问:这个楼宇广告有一定的强制性,就是我在等待的时候不管怎样,都必须这样选择。我知道在日本有这样的规定,就是把不规范的广告规定为视觉污染,在中国没有这样的规定,但也有客户投诉,这样的问题您怎样看?

  江南春:刚才的问题我补充一下,新媒体在发展中,其实面临非常大的压力,因为传统媒体已经存在,新的媒体生存是很难的。如果我们不能创造更大的价值和更独特的优势,他成功的机会是微乎其微。我也非常同意黄老师的判断,就是我们整合之后形成一个市场份额,但这个市场份额相对于中国的传媒事业来说,它还是一个非常小的组成部分。所以中国所说的垄断是一个产业的垄断,比如是客户没有选择权,比如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合并,大家就没有选择了。而电视和楼宇电视大家是一起在做的,不会是投入了一方就不投入另一方了,大家有更多的选择。重要的是如何使广告主的投资回报率得到提升,避免更多的广告费浪费在错误的人群当中,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

  另外一个问题谈到视觉污染的问题,大家可以看看一些调查报告,分众和聚众的楼宇报告究竟对人们产生了样的影响?在04年的调查当中,其中特别喜欢的人占5%,比较喜欢的占50-60%,有30%左右的人是可看可不看,只有1-2%的人不喜欢看这个东西,所以我觉得这个区别在于,人们不认为他是视觉污染,而且成为一个人们资讯的重要渠道。就像你晚上看电视不能避免广告一样,包括在户外、马路上你也不能避免侯车亭的存在,这些存在是因为人们有需求。楼宇电视的成功是什么?当你处在更无聊的时间时,空间广告就成为了内容。一些调查认为楼宇广告已经成为一些主要的广告渠道。有人说要换车,但我没有时间看广告,我所知道的广告信息都是从分众得到的,我想这就是它存在的价值。

  祖文萃:关于市场垄断的问题,我加一点。市场垄断要看你怎样定义的,市场定的太窄肯定这个公司还会发展到其他的领域。

  第二中国市场对外开放,最大的竞争者是境外公司,所以中国的企业一定要形成一定的规模,才可以和跨国公司竞争,所以这个空间还是很大的。

  提问:我是新华社的记者,想请教各位嘉宾。第一是,楼宇电视有看的需要,但现在看是被动的,而不是主动的。如果将来网络上来可以播放新闻,那么媒体的功能就发现了升级,您认为在什么时候,楼宇电视也可以播放新闻?成为真正的媒体。第二,分众和聚众有不同的风格和文化,合并之后是否会产生两个灵魂、两张皮的现象?文化如何整合?

  江南春:其实我们也一直在思考这样的问题,国内相关的法规有两个角度,国内相关的法规我们一直在关注,对内容的定义,像我们这样的视频平台是否可以播新闻或者是内容性的,我们目前没有看到清晰的定义文件,所以从上市公司的合法性立场考虑,目前还在不断研究各方面政治的变化。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分众处于一个无聊的时间,广告就成为重要的内容。就像大家在飞机上,大家都会看那种杂志,那些杂志上可能都是广告。我想媒体分两种,一个是内容媒体,一个是渠道媒体。内容媒体是插广告,渠道媒体像航空杂志,他是在特定的时间锁定特定的受众。我觉得媒体广告的价值取决于媒体和他的受众在观看过程中的关系,这个过程可能就像在家里看电视,像选择广告和节目,那么大家会选择节目。如果选择无聊和广告,那么大家会选择广告。晚上在家的时候,大家会发现广告是面向大众的,以脑 白金、雨洁、拉芳为主,像我这样的人群、中高级的白领不太会买这样的产品,所以转台率不断上升,所以他们对广告的拒绝越来越大。但楼宇广告看准的是以特定的受众群的为客户的,像手机、汽车,都是白领希望看到的,这就形成一个很重要的渠道,里面的十样东西有五样和我们相关。这个广告实际上充当了一个内容渠道,这是我的观点,关于文化整合的,我想听听虞总的建议。

  虞锋:我觉得我们竞争下来,有一些不同,但这些不同都是可以把企业带向成功的。我们也想我们的整合,如果两家的战略目标一致,那么我们的整合将会比较容易。如果我们的目标可以定下来,就可以整合的比较好。

  江南春:如果两个公司的人员比较熟,就是中国的传媒界人可能会比较熟,我想这些平时比较熟的人聚在一起,他们在竞争过程中一直已经在学习对方的优势,所以我想我们的整合不会有难度,我和虞总用了一次聊天,两次对话,就形成了这次中国最大规模金额的整合案,而且我们都是上海人,我们彼此谈话过程当中也是非常顺利,并没有外界想象的,只是我们前面三年没有认识,到我们认识第三次,就把这个整合案谈完了。

  虞锋:对,很多记者问我,为什么这么大的合并案两周就完成了,我想最重要的就是两家公司都非常了解,知根知底。

  提问:我是来自东方早报的记者,我想问分众和聚众合并后,两位的持股比例如何?

  另外,我一直想知道凯雷对两家合并的看法,我不知道在分众和聚众谈判的时候,凯雷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是提供帮助吗?还是其他的。

  还有一个问题,凯雷一开始是想推动聚众在纳斯达克上市,是否和聚众上市相比,和分众相比,凯雷带来的投资回报是否也非常可观?

  第三个问题,除了虞总对未来业务的整合可以共同搞好事业,在上市方面是否也有一些障碍?

  吴明东:我想回答第一个问题,合并之后,江总还是我们最大的股东,是我们公司的创业们,我们公司还有一些比较大的股东,包括凯雷、高盛、虞总,都是我们的大股东。

  祖文萃:刚才虞总所说的我都可以证明,他说很晚睡,我们早上四五点还在打电话说。另外,他们两位见面是05年的9月份,是在凯雷香港办公室,是我参与安排的见面。

  所以我觉得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觉得对于今天来说是1+1=11,我觉得这不仅对分众和聚众有很大的影响,对中国的民营企业也有很大的影响。我在中国八年里看了很多的案例,很多的公司,中国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非理性竞争。所以能赚钱的一个领域,大家打得都很难赚钱。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资本市场对股东的价值是独立的,所以现在这样并起来是对大家都有利。对股东有利的事我们才会做,我们和虞总都是经过密切的商量,我们是投资之后作为投资伙伴,看怎样对股东可以达到最高价值才做的这样一个事。所以做这个事比分众和聚众两家分别上市带来的价值高,对股东、对社会的价值肯定相比之下也较高。

  我们凯雷这次并没有退出,所以我们成为分众的一个大股东。

  虞锋:其实刚才的问题祖文萃先生已经帮我回答了,我们上市已经到了门槛,真正合并的原因,我觉得是江总的诚意和投资者的理性,还有我们的胸怀。我觉得我们中国企业要想想,我们是应该打败对手还是一起把市场做大?这是我的想法。

  主持人:我是南方都市报的记者。我有一个问题想问祖文萃先生,我对凯雷的投资很感兴趣,我想问凯雷在这次的合并中凯雷的投资回报率有多少?

  祖文萃:这个要我们退出的时候才算的,我们现在一分钱也没有退出。我觉得现在不能谈回报率,这是三五年后的事。

  提问:我是同济大学研究所的,我们一直把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作为我们的研究对象,我想问两个问题,第一是分众和聚众的强势整合对分众的股价影响。第二,今天的会议是否按照美国SEC的要求进行信息披露?

  吴明东:我现在是公司的CFO,对于股价你的看法可能比我们多。我们就是要把公司的事做好,给股东最大的回报。对于股价方面,我们没有更多的了解,所以我也不能说更多。对于美国SEC要求,我们已经周日在我们的网站上发布了公告,我们已经做到了按纳斯达克所要求的公布,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也是对世界各个媒体公开的。

  主持人:今天大家都将见证一个媒体的崛起,让我们为分众传媒喝采,让我们把掌声送给江南春先生和虞锋先生,也感谢吴明东先生和祖文萃先生!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