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互联网 > 中国专家激辩互联网实名制专题 > 正文

刘韧于国富:实行实名制只能是最后一招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7月22日 12:23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刘韧于国富:实行实名制只能是最后一招
7月22日10时,著名互联网法律专家于国富律师(左)和国内著名IT社区Donews创始人刘韧作客新浪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7月22日10时,著名互联网法律专家于国富律师和国内著名IT社区Donews创始人、互联网资深作者刘韧作客新浪,聊互联网实名制。

  此前,韩国宣布,10月份将在全境实施互联网“实名制”,也就是说,网民们要用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号并通过验证后,才能在各网站的留言板上(BBS)“灌水”;而7月20日,腾讯公司也发布公告称,根据深圳公安局《关于开展网络公共信息服务场所清理整治工作的通
知》, 要对QQ群的创建者以及管理员将于近期开展实名制登记工作。

  嘉宾简介:

  刘韧,国内著名IT社区DONEWS创始人、互联网资深作者。曾任职务有天极Chinabyte副总裁、《知识经济》月刊总编、《计算机世界》总编助理兼采访部主任,长期致力于中国信息产业深度报道,曾著有《知识英雄》、《知识英雄2.0》等多部著作。

  于国富,北京市德克律师事务所首席律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曾任大学教师、法官,专注于商务法律的研究和应用,曾办理大量疑难、重大、知名案件。现担任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中国互联网协会、中国互联网电子竞技大会、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北京周报社、人民邮电报社、上海天使在线、华军软件园等企业事业单位的法律顾问;盛邦(北京)法律公司、律法网发起人兼首席法律顾问。

  精彩观点摘要:

  ·网络是否实行匿名制是一个复杂的事。比如说,一个现实中生活很腼腆的人,想在网络游戏当中做一个比较霸道的人,这个时候你让他的名字变成一个真的名字,其实是剥夺了他的快乐,让他不再喜欢玩游戏。这对整个互联网的发展是有坏处的。另外一方面,匿名可能是弱者的一个权利,就像举报最好是匿名的,如果是实名的话,他有可能被迫害。匿名可以保护自己,这是一种权力。

  ·匿名是应该掌握在弱者的手里的,如果是掌握在一个强者的手里,那就不是一个平衡,所以,是否实行实名制,是要区别匿名到底掌握在弱者还是强者手中,我认为这是一个特别大的难题,需要我们有更多的智慧区分开来。

  ·如果非让我说赞成匿名制还是不赞成的话,我可能有60%的是不赞成,40%是赞成的。因为即使是匿名做了坏事的话,也会查到,不一定要实名制。

  ·法律上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要求在论坛上实名制的发言。但是,对于电子商务等等来说,由于我们可能需要支付钱,由于我们帐号已经实名制了,类似这种情况的话,可能实名制就多一点。对于网络发言者来讲,匿名有匿名的好处,实名有实名的好处。

  ·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具体的情况,韩国实行实名制的前提和基础,我们不是特别的了解,可能是由于某种原因造成它实行实名制。我认为中国的情况非常的复杂,我们的网民有1亿多人,经济发展不均衡,每个人掌握互联网的能力又非常不一致,对互联网的理解参差不齐。我认为我们的业务人员推行实名制的话,其目的不要是限制大多数人的自由。我们实行实名制可能是矫枉过正或者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了,这只能是最后一招。

  ·即便实行实名制,也要把实名制领域划分清楚,首先游戏是不可以实名制的,因为游戏本身就是角色扮演。我认为真正要有实名制的话,也就是新闻论坛,当这个论坛已经具有媒体的性质,就是说他有严肃的媒体性质的时候,他就应该实行实名制。如果在QQ里面说两个人的事,实行实名制的好处并不是那么多。

  以下是聊天实录;

  主持人 : 各位网友大家好!最近网络实名制引起的广泛关注,韩国政府宣布今年9月份将实行网络实名制。也就是说,网民要用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号并通过验证后,才能在各网站的留言板上灌水。而7月2号讯公司有称根据深圳市公安局关于开展网络公共信息服务场所清理整治的通知,要求对QQ群创建者以及管理员将于将与近期开展实名制登记工作,就此事我们今天请来了两位嘉宾,一位著名的互联网法律专家于国富律师,一位是国内著名的IT界Donews的创始人、著名的互联网制作人刘韧先生,请他们在新浪聊互联网实名制的问题。现在请两位跟网友问好。

  刘韧 : 大家好!我是刘韧。

  于国富 : 大家好!我是于国富。

  主持人 : 就你们两位了解来看,你们估计目前在BBS论坛上灌水的网民有多少用真名呢?

  于国富 : 我感觉我的聊友里面,有相当多的用昵称,其实Donews用的比较多,那是一个经营的手续。

  刘韧 : 我感觉是用真名的只有1%。

    刘韧于国富:实行实名制只能是最后一招

          国内著名IT社区Donews创始人、著名互联网作者刘韧

  主持人 : 因为于律师从事的工作,可能他用真实的名字还是有可能的。但是确确实实像刘韧讲的,用真名来聊天的可能1%都没有。在世界各国都是一样的,只要从法律上不实行网络实名制的话,就不可能用真名聊天,因为匿名聊天有很大的好处,你们两位分析一下匿名聊天的话,有什么样子的乐趣和好处呢?

  刘韧 : 第一,匿名可以带来很多的方便,在很多特殊的情况下带来很多的方便。比如人大的投票就是不记名,就是匿名。第二,匿名不需要负责任,最重要的还是不需要为了他的言论负责任,其实负责任是一件压力很大的事。因为不要负责任,就可能更加的自由。我认为可能是这两点吧。

  于国富 : 从我这个角度来讲,法律上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要求在论坛上实名制的发言。但是,对于电子商务等等来说,由于我们可能需要支付钱,由于我们帐号已经实名制了,类似这种情况的话,可能实名制就多一点。对于网络发言者来讲,匿名有匿名的好处,实名有实名的好处,关键在哪一个社区、哪一个论坛,大家上来的目的是什么。比如大家就想想侃侃大山、聊天,互相不负责任,而且每一个人都不会把每个人说的话当真。比如我和刘总签一个合同,如果我用我的ID,刘总用刘总的ID,这个是不具备法律效率的。

  主持人 : 昨天linux发布一个第16次的公告,现在娱乐功能成为中国互联网网民的头号使用工具,大概超过新闻的百分之零点几。现在娱乐功能网民最看中的,恰恰匿名体现了这个。互联网实行实名制可能会引起一些网友的一些争议,你们是怎么看的?

  刘韧 : 我认为这是一个复杂的事,你是赞成它,还是反对它,你赞成它有赞成它的理由,反对也有反对它的理由。比如说,一个现实中生活很腼腆的人,想在网络游戏当中做一个比较霸道的人,他想在网络虚拟的世界里面,有一个另外人生的感受,这个时候你让他的名字变成一个真的名字,他可能就不能再做一个霸道、做一个王者,其实是剥夺了他的快乐,也有可能,让他不喜欢玩游戏。这对整个互联网的发展是有坏处的。

    但是,在另外一方面,匿名可能是弱者的一个权利,他没有办法,就像举报一样也是匿名的,如果是实名的话,他有可能被迫害,或者他害怕迫害。在互联网上发表作品的时候,如果匿名的话,可以保护自己,这是他的一种权利。但是,有一些人滥用这个权利,其实他不是弱者,他是强者,他只不过是比较善于利用各种各样的“马甲”,换各种各样的ID换各种所有的名义。我觉得至少在互联网现在的阶段,匿名发表的言论至少在70%以上被那些不是弱者而是强者的人掌握的,这是有些人坚持使用的一个原因。

    其实匿名是应该掌握在弱者的手里的,现在是掌握在一个强者的手里,这不是一个平衡,其实匿名让生态更加的健康,所以不能区别匿名到底掌握在弱者和强者的手中,我认为这是一个特别大的难题,也是我们有更多的智慧区分开来,让弱者继续匿名,让那些强者占有匿名好处的人不让他占有,这可能是问题的一个关键。

  于国富 : 我的角度来看,可能是职业的角度来看,要看有没有法律的依据,如果有法律依据的话,就按照法律执行,没有法律依据的话,我们就要修改,如果不是法律禁止的话,我们大家可以做。目前来讲,中国现在还没有禁止让大家用匿名的方式发帖,用匿名的方式来言论。甚至还有一种指导性的文件鼓励匿名。所以,我相信大家对于这个事的关注,不仅对韩国实不实行匿名的问题,恐怕大家还是担心我们中国什么时候实行匿名制,对自己有哪些影响?我们国家的实名制在不断的而且是坚定的推行当中,因为实名制有一个过程。

    首先,先是经营型的互联网站的实名制,比如这个网站要进行电子交易,对于这种是最影响实名制的,我们国家首先有了经营型互联网站的许可,我们简称为“ICP”的许可证。这是一块。前一段时间,信息产业部又推进一个声势浩大的非经营型网站备案的活动。对于这个非经营型的网站也把它实名起来,因为你在备案过程当中,把自己到底是谁?提交真实的名称?经营型网站实名了,非经营型网站备案也实名了。在推进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不排除国家可能通过法律规定的形式来推进用户的实名。但是从我的理解来看,我们国家肯定不会采取一刀切的方式,所有的论坛发言都实名制,这肯定需要几个方面的配合,用户是一个方面,另外开这个论坛的网站也是一个方面,再就是国家一方面,三方博弈构成法律体系。

  主持人 : 我记得你们好象博弈过,刘韧是正方吧?

  刘韧 : 我记得是记者扭曲了我的意思。如果非让我说赞成还是不赞成的话,我可能有60%的是赞成,40%是不赞成的。因为我有60%是想促进互联网发展,但是有40%的理由是认为它阻碍互联网的发展。怎么能把这件事变成一个好事,把这个事情变成促进互联网的发展,又是人们利用互联网,我觉得真正是一个实施的问题,也是怎么界定好的问题,而不是赞成和反对,赞成和反对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刘韧于国富:实行实名制只能是最后一招

                    著名互联网法律专家于国富律师

  于国富 : Donews一开始就是实名制吧?

  刘韧 : 我们一开始就是实名制。我们首先认为Donews是基于工作,而不是基于娱乐的。基于工作首先要互相的信任,你和一个不知名、不了解底细的人没有办法信任他。所以,名称可能是最底线的一个信任,比如说打仗还要互相报上名来的,所以名称是一个最底线的信任。因为,当初五年之前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基于工作的平台,不是基于娱乐或者别的谩骂的地方。人在没有约束的情况下,在一个生人的社会中容易犯错,在一个熟人的社区里面会约束自己,每个人的约束能力不一样,但是互相所有人认识的时候,或者别人知道是你发言的时候,你会尽量避免做坏的事,尽量做好的事。

  主持人 : 如果实行网络实名制的话,网上的帖子很多是虚假的,包括谩骂、乱评论、甚至攻击别人人身安全,如果使命匿名的话,肯定查不出来,如果实行实名制的话,会大大减少的不良或者不真实的一些信息。

  刘韧 : 我插一句。我认为即使是匿名,做坏事的话,也会查到,但是查的成本比较高,另外他以为查不到,所以就泛滥了,越多的话,查的成本越多,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事,如果很多的话,你就熟视无睹了,你就不查了,如果十年以后大家认为我要对这个事负责任的话,这个东西就会少,这就是实名的好处。

  主持人 : 我在这里讨论的包括好几个方面,一个是现在到底是不负责任的帖子多,还是负责任的帖子多,这是一方面。另外,不负责任的帖子对于互联网业来说或者对整个社会来说,到底有多坏的影响,导致非得实行实名制?

  于国富 : 我感觉这里至少有两个命题是错的:一个是没有实行实名制的话,就肯定追查不到那个人,不会的。现在我们的司法实践当中也有类似的案例,有人在网上以ID的身份骂了别人,人家起诉的话,仍然可以起诉,并且判他侵权的。同样,有人在网上犯罪,他没有用实名,但是同样可以用技术方面检查出他的IP地址或者号码。

    另外,实名制以后,肯定能追查到那个人吗?从司法实践上来看,也不对。比如说,身份证是实名制的典型的代表,如果有一天我捡到刘总的身份证去登记一个房间,如果犯罪的话,到底是我犯的罪,还是刘总犯的罪,从我们的现实生活当中,我们可以有照片、笔迹,如果在网上用别的名字来实施犯罪,是由实名的人来承担还是由冒充的人来承担。这不仅仅是一个单独的制度可以解决的,从法律角度来讲,我们国家虽然已经有了经营型网站的备案,这个是有互相服务办法来规定,有非经营型网站备案登记也是有规定的。目前来说还没有要求论坛实名法规出台,我研究可能是政府管理部门还认为这种相关的配套体制还不够健全。

  刘韧 : 我认为实名制其实就像刚才于国富所说的,实名制对那些有良知、大多数人会起到约束的作用,对那些压根希望通过互联网在现实生活当中不太好达到目的的人,依然可以绕过。因为在互联网实名制监管的程度,绝对没有公安局那套监管程序强,但是犯罪分子依然很多。就是说,实名制对这些人不起作用,所以这是我40%反对实名制原因,对这些人根本不起作用。因为你想监督他的身份证和他的名字一一的对应,这是很难的。

    但是,实名制确实能让70%的人更加约束自己,这些人可能不是强者,也不是弱者的人,他可以约束自己。但是,对于30%的人掌握互联网的能力比较弱,他掌握社会的能力也比较弱,这会成为他表达的一个通道,比如他被欺负了或者他被当地的强权压制了或者他的单位领导是腐败分子,他没有通道来表达,对于这些弱者怎么办?在现实生活当中,还可以匿名举报,互联网连匿名举报都没有了,本来是最好一个匿名举报表达方式,如果实行实名制的话,反而被剥夺了,这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你很难界定这个人是利用互联网的强盗,这个是沉默的大多数,这个是弱者,你很难把三个人群区分开来。

  于国富 : 从法律上来讲,相当多的法律事件,尤其是弱者被侵犯的法律事件,是通过网络来让大家知道的。

  主持人 : 匿名制对社会的危害不是很大的,当然有一点要注意,你要是说查在互联网上发表一些不良帖子的一些人,如果没有触犯到犯罪这么深的地步的话,是不可能去政府部门申请查他,政府部门也不会同意去查的。如果一个人一点击中的权利没有的话,也不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以往互联网的匿名制应该说提供这么一种平台和渠道,让大家有娱乐功能、有发泄情绪的功能、有揭露黑幕的平台。总之来说,他以往承担的功能相当多,而且很多都是正面的。

  刘韧 : 我们怎么有一种机制,把很多善于互联网的强盗揪出来,怎么揪出来很严重,因为其实不是民意,然后他制造出一种民意,我认为应该找出对付这些人的办法,我认为这些人在现实生活中是强者,在网络上也是强者,我认为应该抓他们。

  于国富 : 现在是这么一个现象,比如说有一个是于国富,然后来了一个我是于国富,然后又来了一个我才是真正的于国富,其实弄来弄去我真的没法儿发帖子了。我们忽视了一点,对于各个经营的论坛或者经营类似论坛的网站,它的权益怎么保护?在目前允许匿名发言的情况之下,我们国家实行的是记录制,我们暂且把实名制和记录制分开讲。记录制是什么意思呢?你经营论坛网站要记录用户上来发帖子的IP地址的信息,已被查考。但是一旦实行实名制以后,这个记录还要不要做?它的效率怎么认定?目前来说没有法律依据来解决。

  另外,如果实行实名制的话,从我个人角度来讲,我常去了10几个论坛,我不可能每一个网站都要进行实名制,这样对于那些网站是不是一个问题。

    刘韧于国富:实行实名制只能是最后一招   

                         刘韧(左)和于国富(右)   

    主持人 : 腾讯7月2号有一个公告,接到深圳市公安局对QQ群创建者或者管理者展开进行登记,你们认为这个举措是什么意思?

  刘韧 : 深圳市公安局帮这个群经营一个非经营型的网站,因为它有一定的影响力,它有传播的力度。

  于国富 : 我体会这个“群”的创建者,类似与是版主的性质。但是对于版主有特殊的要求,不是从腾讯接到深圳市公安局才开始的。其实,我们在每一个论坛,我们国家还有一个许可的制度,就是说BBS的许可,在办这个许可的时候,它就要求经营者要把你的版主列表报上来。所以,实际上对于版主的高一级的要求,是早已有之,只不过在这次感到这个节骨眼大家觉得比较明显,就引起了关注。

  主持人 : 韩国从9月份开始实行实名制,你们估计中国离实名制到底有多远?

  刘韧 : 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具体的情况,韩国实行实名制的前提和基础,我们不是特别的了解,可能是由于某种原因造成它实行实名制。我认为中国的情况非常的复杂,我们的网民有1亿多人,经济发展不均衡,每个人掌握互联网的能力又非常不一致,对互联网的理解参差不齐。我认为我们的业务人员推行实名制的话,是想让这个更加有利于我们的言论、更加有利于这个社会、更加的造福于人,而不是损害于人,这是一个真正的目的。

    当前的情况,是要利用各种的手段打击那些互联网的“强盗”,而不是限制大多数人的自由。我们实行实名制是矫枉过正或者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了,这是最后一招,实在没有办法了,就实名制吧,不管什么好的还是坏的,一概实名。如果我们可以把这些人揪出来,如果让这些做坏事的成本很高,现在各地都在招“网警”,这个是大批的,我们希望那些“网警”素质不断的提高,本领越来越高,真正可以起到作用。其实在互联网做坏事的成本,比在现实做坏事的成本要低。

  于国富 : 我同意刘总的意见。中国的法律体系和韩国不一样,所以中国一刀切马上实行实名制的可能性应该是不大的。从我们理解我们国家立法的推进来看,如果要想实行实名制的话,肯定也是先低层次、小范围的搞试点,如果可行的话,再去推广,如果不行的话就取消了。

  刘韧 : 因为我们国家太大了,影响也太大了。

  主持人 : 腾讯现在算不算上试点?如果腾讯不算试点的话,就不算开始,而且真正要搞实名制的话,需要一段时间,政府官员也需要议论一下,不然会激起很大的反响的。我记得于国富律师,您是反方,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反对实名制的,你能不能具体谈一下。

  于国富 : 像刚才刘总说的一样,不能一概而论,一刀切的说我就是同意,或者我就是不同意,任何一个制度也好、法规也好,都可能是一把双刃剑,用不好的话,菜刀也可以杀人,用得好的话,鸦片也可以治病。所以,我的想法就是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在可以推行这种制度的时候,去推行这种制度,让它趋利避害,其实我和刘总的观点是一致的。

  主持人 : 如果这么推行实名制的话,我觉得对网友在网上娱乐的功能还是有很大杀伤力的。我们现在还没有把相关的调查统计弄出来,相对于这种危险成本来说,很多人不愿冒这样的风险发一些帖子。但是有一个问题,有可能有一些很正常的帖子,大家多不愿发了,因为大家认为这个实名制一点意思都没有,所以我就不上网发帖子了,可能会导致这个结果。两位请谈一下对于网友接受实名制的反映?

  刘韧 : 要把实名制领域划分清楚,首先游戏是不可以实名制的,因为游戏本身就是角色扮演,比如说我扮一个警察,你扮演一个小偷,这是游戏的本质,所以游戏领域是不能实名制的。

    我认为真正要有实名制的话,当这个论坛已经具有媒体的性质,就是说它已经具有大众传播的性质,就是说它会大规模的影响别人对这个事认知的时候,比如这个论坛每天有几十万、上百万人看的话,这个论坛就要优先实行实名制了,就是说他有严肃的媒体性质的时候,他就应该实行实名制。如果在QQ里面说两个人的事,你说实行实名制的好处并不是那么多,如果在每天有几十万人看的论坛里面,公开的诋毁一个人的时候,确实对这个人是不公平的,确实会对这个人造成非常大的伤害。这是在媒体性质的,它的媒体性质越强,我认为它受管制就应该越强,就像政府对新浪的要求和对一个个人网站的要求绝对是不一样的,这是同样的性质。

  于国富 : 我们刚才讨论的,网友可能更多的是不愿意实行实名制。实际上,不排除在有些时候实名制对于网友来讲,还是有用的。比如说,从我们著作权的领域来讲,我于国富要写一篇论文,发表在我们的Donews上,我有可能想如果不实名制的话,我署成“张三”、“李四”,我这个著作权没有办法实行。如果我把我的真实姓名写上去或者把我常用的笔名写上去,实际上也是一种实名,让经营论坛的人知道这是于国富写的一段话,我们要尊重他的著作权。从这个角度来讲,这是网友主动搞实名的一个驱动。我想,该实行实名制的就实行实名制,如果实行起来利大与弊,我想政府部门会考虑这个事。

  刘韧 : 我从1996年到现在发了不少帖子,我对我说过每一句话都负责任。

  主持人 : 你本人是对别人负责任的一个人,如果当初是作为娱乐的人的话,怎么办?

  刘韧 : 我认为该实行实名制的话,就应该实行实名制,比如我们讨论必须严肃的事情的时候,我们就实行实名制。反而我们讨论不是特别要紧事的话,我们就把它等同于游戏。

  主持人 : 就是坚决不能搞一刀切,不能搞一刀切的话,在新闻类的论坛上,你要求实名制,只要是非新闻类的论坛,就不用实行实名制了。

  于国富 : 国家还是要通过对论坛经营者的不断规范来达到对实名制的推行,我所指的是如果它要实行实名制的话。可能对于不同的网站采取不同的政策、措施,从而对它的用户就采取的不同的措施。

  刘韧 : 我同意主持人的看法,我觉得新闻类应该实行实名制,非新闻类的可以“缓刑”,同时我希望打击网络“强盗”。

  主持人 : 新闻性论坛如果实行实名制的话,很多人也认为不自由了,很多人可能对于一些批评性的建议都不敢发了,因为一发就可能被查到。举一个例子,我可能对市政管理提出一些批评的建议,但是我是善意的,可我正好切中要害,让这个部门非常不舒服的话,他会通过公安局查到你。如果检查到的话,可能会进行打击报复。

  于国富 : 如果关于实名制法律的话,实际上您担心是一个法律执行的问题,但是法律执行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如果出现问题的话,我们再解决这些问题,不能因噎废食。我们现在很多的法律在执行当中有走样的地方,可能有一些人执法会有过错的地方,我们会有一些补救的办法。

  主持人 : 你们对中国网民过亿是有什么看法?

  刘韧 : 如果能够消费起手机的话,就能消费得起互联网。

  于国富 : 相对于13亿中国人来讲,还有很大的可挖掘的空间。

  主持人 : 根据S 统计来讲,排前两位的是新闻和娱乐,你们怎么看这个问题?

  刘韧 : 我一直反对有一个网上生活,有一个是网下生活,互联网会融入你的生活,它只是一个生活,是因为互联网一开始用的人非常少,所以说这是网上生活,这是网下生活。随着互联网越来越融入你的生活的时候,它成为你生活中的一部分,这个时候就要推进实名制了。

    以前在网上攻击你别人不知道,现在在网上攻击你的话,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其实你是被诬蔑的,你会很困惑,因为如果周围人骂你的话,你可以打他、告他,但是在网上骂人的话,你真的没有办法解决。

    在网上骂人的成本很低,因为他在网上骂人概率比现实生活当中骂人概率高10倍以上,实名制有它的好处,因为无限制的自由会导致系统的崩溃,比如癌症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其实癌细胞没有任何的毒,它只是活力太旺盛了,它发展得太快了,把所有的养料都吸取了,其实没有绝对的自由,只不过比我们现实生活中稍微的宽松一点,但是这也应该有一个限度,不能无限度在任意一个组织结构当中,只要我们承认它是一个组织结构,只要我们承认它是要1亿人有秩序、健康的,它必须丧失一些自由。就像法律一样,法律限制了人身的自由。

  于国富 : 同时也给了你一些自由。

  刘韧 : 就是保障你的基本自由不受别人的侵害,之所以在现实生活当中,法律越来越多一样,在互联网上的自由必然被限制的,而现在限制得特别少。

  于国富 : 现在法律上有一个要求,就是不能无限制的自由。比如我走路的权利,这是可以的,如果这个路上有刘总的一只脚放在那儿,我就没有权利在他的脚上踩过去,那是他的权利。只有在我们既有权利,同时又受到必要的限制情况下,我们的自由和权利才能更淋漓尽致、更好的发展出来。

    我更倾向网络只是一个工具而言,刘总打比方也说了,和我们传真、电话、汽车一样都是我们的工具,汽车是我们的交通工具,法律是用我们来规范社会的工具,网络是用来通讯的一个工具而已。我们要看网络发展的规模和状况,如果就像一把刀,没有几个人拿菜刀砍人,就没有意义在这个刀把上写上名字,如果这个菜刀10%的人都砍过人的话,就有可能在每一把菜刀上写上名字。

  主持人 : 请二位讲讲对于实名制,法律应该怎么规定?

  刘韧 : 如果在互联网上的行为不危机别人的权益的时候,尽量保证他,尽量给他扩大化。当他在网上只是匿名进行感情交流的时候,其实他没有危机或者说没有危机到很多人的权益,其实应该是给他自由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尺度,如果没有危机别人的时候,尽量的给他多。

    所以,我认为情感类的这些东西,其实和别人关系不大,就像在游戏当中他爱怎么扮演就怎么扮演。比如黄色的音像制品去买卖的时候,是违法行为,但是在自己家看的时候,好象不属于违法行为,他没有妨害别人,只是自己的事情。法律上在这方面界定很严格,我认为在互联网上也完全可以分出这是“情感类”的角色扮演,另外才是人生的攻击,我觉得这是两件事情。

  于国富 : 法律上某个规范是两个部分做的,一个部分是要求你这么做,另外一部分是你不这么做的话,你要承担什么法律责任。如果我们国家推行实名制的话,很有可能从一个论坛的角度来讲,你必须保留所有注册ID的身份证号,甚至身份证复印件,如果我们假设有实名制的话。如果在这儿发表一个帖子,诈骗了别人10万元,如果你提供不出来这个实名的话,而我又要求提出的话,你有可能赔偿受害人的损失。我们在网上都是瞎聊天的,你可能承担法律的责任也相当小。从实践的操作角度来讲,这个和论坛用途是相关联的。

  刘韧 : 互联网作为一个经营者来说,不是特别赞成,特别是“情感类”的。现在互联网有成千上万的人,国家怎么聪明的做到有一个最好的定义、最好的区分,这是最难的。

  主持人 : 今天,刘韧和于国富律师对于网络该不该实行实名制的解读地非常精彩。感谢刘韧和于国富律师,感谢广大网友积极参与,我们今天嘉宾访谈到此结束。谢谢大家!再见!



评论】【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