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学园 > 废旧手机回收与环境保护专题 > 正文

有意的遗忘:谁来处理污染环境的废弃电脑


http://www.sina.com.cn 2000年09月29日 10:37 eNet硅谷动力

  污染环境的杀手

  【eNet专稿】2000年9月18日,加州。我的车上装了17部废显示器,9只拆烂的麦肯托什CPU, 6台过时的PC机, 5台打印机,5台传真机,3台台式扫描仪器,6箱子PCI卡及其它剥离的配件,1只装着废旧联线的垃圾袋,一台1991年产的的苹果机,1满箱砖头大小、2.9G容量的希捷SCSI硬盘、外置光驱、电源和坏掉的内存,一只21英寸苹果演播室显示屏的包装箱里
装满了键盘、电话机和零零碎碎的塑料废品。

  我的拖车朝着位于加洲桑塔克莱拉的电脑回收处理中心(CRC)驶去。这是距三番市75英里之内少有的几家回收处理废旧电脑设备的中心之一。我承认,把有毒电子垃圾送回给生产它们的国家,令我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我所在公司是一家成长中的互联网公司。公司的IT部门(我是其中一员)把三年来收集起来的废弃设备作了例行筛选。留下一些似乎有用的而把剩下的丢弃。那些没用的东西就塞进了我开的卡车里。

  公司管理人员都以为,对电脑其它方面无所不知的系统管理员们,也应该拥有他们所缺乏的关于如何回收处理电子设备的信息。其实不然。事实上这些被放进储藏柜,几个月后便悄然消失的显示器、打印机和CPU很少被送到回收处理中心,而是被塞进一个大容器里,通常是丢在货梯外并且附上一张写着“Basura”(垃圾掩埋场)的字条。

  我最近看到的一个统计数字指出,一台显示器的阴极射线管(CRT)里含有5至8英镑铅。而实际情况更糟糕:铅占显示器重量的约25%,而每台含铅5-8英镑的估计数字是基于14英寸和15英寸的显示的。当今显示器的标准配置,尤其是那些洁净新经济的从业人员所使用的是17英寸或更高的配置。另外,印刷电路版上也涂了铅,作为导电焊料合金的一部分。所以,掩埋的垃圾里的铅含量40%来自消费电子设备便不足为奇怪了。

  关于铅的一些提示:铅如果被人体吸收,会导致人体中央及周围神经系统中毒,从而损害儿童大脑。铅能渗入地下水,毒害动植物和微生物。虽然美国政府在二十多年前已禁止在房屋油漆里加铅,联邦政府估计仍有4.4%的1-6的儿童遭受铅中毒。这些铅多来自旧墙壁上脱落的油漆。简而言之,铅是有度物质,不能当作垃圾倾倒。

  铅、汞、铬这些都是用来制造电脑的材料。可电子制造商们为什么还要把它们与垃圾掩埋在一起呢?

  硅谷有毒物品联合会会长泰得.史密斯说:“如果把一只阴极射线管当垃圾掩埋,它最终会被压破”。该组织成立于1982年。是应位于三鸠司的仙童半导体场泄漏事件,导致该地区新生儿缺陷和其它健康问题不断增长的现象而成立的。“玻璃的细微粒子与铅混在一起最终会降解。当雨水降落在垃圾掩埋场,就会受到铅的污染,含铅的水流出掩埋场进入地下水”。此过程可能要几十年,但它确实会发生。就象墙壁上脱落的油漆片一样不可避免。

  史密斯说:“铅是一种元素,它不会消失。你可以烧它、踩它、埋它,但它不会消失。它还会重返这个生命周期”。这些对美国电子行业来说已不是秘密。然而,他们不仅不动手鼓励消费者将废旧产品送回去加以回收处理,反而到处游说,来阻止一个欧洲委员会提出的,要生产者为其产品中有害物质负责的提议。该欧洲委员会关于废旧电器及电子设备(WEEE)的指示草案,要求生产者对其产品的再利用和回收处理负法律责任,并逐渐淘汰电子器件生产中使用的最有毒的化学物质。

  黑幕后的真相

  该指示草案令美国电脑行业非常恐慌。尤其以拥有3000多个包括微软、英特尔、IBM和摩托罗拉公司在内的美国电子协会最甚。该协会拟订了一份法律立场文书,声称欧洲委员会的指示违反了国际贸易组织制订的国际贸易准则。他们设法说服美国贸易代表处接受了其关键性立场。其攻击目标,是该指示中关于逐渐淘汰有害化学物质的规定。因为如美国贸易代表处在它2000年关于国际贸易壁垒的国家贸易预测中所陈述的:“可行的替代品可能不存在”,尽管很多人说它们的确存在。

  报告称:“美国支持指示草案关于要减少垃圾及废弃产品对环境影响的目标”,“但是,政府对此提议要禁止使用一些材料给贸易带来的负面影响…及其关于生产者对使用寿命已终结产品的回收和回收处理,负有可追溯责任的规定表示关注。”

  虽然很难说美国贸易代表处和美国电子协会的游说对该指示的影响究竟有多大,但它在该草案几个草稿(最近的一份是第5次修改稿)中留下的影子是看的见的:淘汰有害物质的限期由2004年延迟至2008年;淘汰物质的名单缩水了;阴极射线管的回收处理率降至20%;关于使用回收处理的塑料的要求消失了。最令人不安的是,最新的一份草稿将指示拆分成两份单独的法律文件:一份是关于淘汰有毒物质的,另一份则是关于除有毒物质外其它事情的。

  硅谷有毒物品联合会会长史密斯说:“我担心他们只把焦点集中在其中之一,而对其它的事情含糊其词”。他确信美国电子行业会继续反对该指示,尤其是它关于淘汰有害物质的部分。“(指示)不只是针对欧洲本土的制造商,它也针对任何想向欧洲市场销售产品的人。人人都想做,人人都必须做。如果它能站稳脚跟,它将会成为全球的实际标准”。

  而在目前,全球的实际标准则是:制造商把产品卖给消费者,消费者自己负责处理废弃设备。而生产电子产品用什么材料,消费者虽无法控制且知之不多却并不重要。了解到电子垃圾里有害物质竟然多到如此地步,使我为之震惊。

  我的卡车里除了阴极射线管里的铅外,还有有毒化学物质,它们对大众健康和环境的危害性都是有据可查的。其中半导体、SMD芯片电阻和紫外线探测器中含有镉,开关和位置传感其中有汞,铁机箱中有铬,电路板中有溴化阻燃剂,电池中有镍、锂、镉和其它金属,而电线和老式包装套中则有聚乙烯。这种塑料物质在生产和燃烧过程中都会释放出有害物质。上述这些都是已知有毒化学物质中毒性最强的。它们一应俱全,就差一只55加仑的大油桶了。

  求助无门

  我的电子产品回收处理使命是由四处打听问开始的,但很少有人能帮上忙:我的同事们帮不了我,在其它公司IT部门的朋友也无济于事。最典型的建议是让我把它们捐给学校或非盈利性机构。“可它们不能用啊”,我气急败坏地说,“它们坏了,使用寿命尽了。学校要这些烂486和开了花的阴极射线管有什么用?”

  直到我到三番市固体废料管理计划处办公室,强问了一些关于如何处置我废电脑的问题,这才有人递给我一份关于商业再利用和回收处理机构的名录。上面列有一些本地的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的机构。

  与此同时,我了解到学校和非赢利机构现在变得审慎了。许多都定下了不接受奔腾166以下配置和单台的电脑的政策。HMR-USA公司采购部经理丹.诗门迪说:“非赢利机构成了人们的垃圾丢弃场。他们不要486,也不想要低配置的苹果机”。该公司是三番市的一家废品回收处理中心,最近得到市固体废品管理委员会给的100,000美元拨款,用于购买一台价值350,000美元的显示器破碎机。

  问题不只在于CPU的速度。很少有学校或非赢利性机构有必要的技术支持来翻新旧设备。电脑回收利用中心主任斯帝文.维亚特说:“加州许多学校只有请一个兼职维修人员的预算”。“学校所给的待遇不高,也是它们常常聘请不到有经验的电脑维修人员的原因”。

  为了让接受者更方便,电脑回收利用中心特别将配置相同的机器成组捐献,这种做法使学校或非盈利机构更容易利用它们,却使旧单机难有再生之地。在其位于桑塔克莱拉的货仓里(该货仓距离英特尔的超级基金地只有几条街),压缩包装的CPU和阴极射线管堆至房顶。一群志愿者和受聘技工正在地板上测试新接受的捐赠品。一些网络和无法使用的设备被拉到后边,用来拆散加以回收处理。

  回收处理电子产品就是要分辨出哪些配件能被完好无损地出售,哪些要拆散。例如:显示器制造商可对未破损的阴极射线管枪加以利用;而第三方服务商,即那些与电脑制造商签约帮其管理保修计划的公司,则可使用旧配件。当然,最终还是有些电路板和塑料混合物无法再用。

  这些塑料混合物的唯一买家是那些专业回收处理公司。例如:在位于加州里奇蒙的MBA Polymers公司,他们设计了一种用于商业用途的混合塑料回收方法;和位于三鸠司的微金属公司,这家公司是加拿大矿业大王诺兰德公司的子公司,该公司在魁北克有一家熔炼厂。

  诗门迪说:“象微金属这样的电子回收处理公司每年“要收到几千吨电路板”。在把电路板送进熔炉前,他们把微处理器和记忆芯片等有用配件先拆下来。处理后的成品是:“一块金属…是因其中含有的金属成分而值钱的金属块。它含有很多铅,还有钢、铝和铜”。毋庸置言,熔炼是一种很肮脏的生意,在美国和加拿大都受到严格控制。所以,海湾人口居住中心地区几乎无人搞熔炼便不足为怪了。

  有意的遗忘

  虽然诺兰德熔炼厂很可能是北美最大的电路板废料消费者,而它的废品处理方法也是最好的一种情况。由于污染法规的管制,把废料出口到一些无法律管制,或者就算有,也比美加松得多的国家。难怪自1989年巴塞尔关于控制跨国界移动有害废品大会(美国拒绝参加该大会)开始监控和管制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有害物质的“有毒贸易”后,就很难找到电路板废料出口的可靠数字了。尽管如此,在1997年回收处理的170万台显示器中的约100万台还是运到国外去进行拆毁和处理的。

  诗门迪说:“有许多国家处理、回收、熔炼和拆卸电子产品的生意做得很大,而且是在非常不利于环境的状况下进行的”。“有些国家和地区过去也做过,但是当他们的经济达到一定水平,便停止不做了”。台湾便是这方面的好例子。就在10年前,台湾非常缺乏象铜、银和钢之类的原材料。“他们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呢?进口废料[然后熔炼]。这便是他们的原料来源,他们没有这方面的矿藏”。现在台湾的经济自立了,便不再是废料市场了。

  HMR仓库设施里面压缩包装的电脑配件堆到了房顶。参观完这里之后,诗门迪带我到货仓的院子里。我听见钻机和塑料破碎的尖叫声,便发现有4个工人正弯腰对着工作台,拆卸堆积在冰箱大小的木料箱里的电脑显示器。他们把显示器拆散成5个要件:塑料外壳,金属底盘,连套,电路板和阴极射线管。那些看上去象巨大的巧克力糖块的管子,被扔到传送带上送到一个密封的环保容器内压碎。然后用一块沉重的磁铁将铅和玻璃分离出来,作为商品运走。

  回到货仓后诗门迪又告诉我说:“我们处理是落后的电子产品,新的奔腾650和苹果G4不是我们处理的对象。”

  尽管在加州政府将阴极射线管当作有害废品处理,我发现当地废品管理机构网站的内容,包括三番市的有害废品管理计划和桑塔克莱拉郡的有害废品回收处理计划的网站在内,并未涉及到消费电子产品。这些计划里,对如何处理诸如气雾剂、防冻剂、旧轮胎和机油之类的废品提供了很详细的说明,却明显漏掉了除电池以外的电子产品。

  唯一一个在其网站内容里提及电子产品的计划,叫做城市山景计划。但它对电脑回收利用起反作用。它在网站里这样说:“电子设备含复杂配件太多,回收起来不经济”,“将繁多,有时是极少,种类的材料加以回收是劳动密集型工作。因此,电子设备回收利用现在并不普遍。”

  难道居住在位于硅谷零点地带的山景的人们,真的更愿意让Netscape、Rambus、Veritas及许多其它公司,把含铅的旧显示器和电路板倒进当地的垃圾掩埋场吗?

  我想他们不会。但是他们为什么要让关于回收利用废旧电子产品的信息如此难企及呢?加州回收利用计划项特别目协调员罗伯特.黑利说:“我们废品管理人员的问题在于,每有一个新产品发明出来,我们就要想办法来处理它。这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跟得上”。

  黑利补充说:“这也就是生产者需要参与的原因。他们知道那些废品里含有什么成分,但是多数人因为产权原因不愿意告诉我们。新型的平面显示器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有些组织相信这些显示器含有导致环球气候恶化的有害气体。可是没人能肯定,因为业内人士不愿意告诉我们。生产者们想过两年后如何处理这些显示器吗?没人要求他们,但他们应该想想。这应该成为他们工作的一部分。”

  白乌鸦的呼喊

  幸亏不是所有国内制造商都回避生产者的责任问题。在苹果电脑公司,“为环境设计”的指导原则与开发周期紧密相连。用苹果产品环境规范(APES)表来测量产品各方面的属性,着眼于再用和回收处理的选择性。

  惠普公司也有类似的指导原则。它设在加州罗丝威尔的回收利用设施,在显示一个大制造商,如何采取负责任的方式来处理它的退役产品和生产过剩产品方面,是一个令人鼓舞的例子。

  该公司罗丝威尔回收利用设施环保经理茹妮.丹尼丝说:“在电脑制造行业,产品回收利用的成本从来不是商业计算等式中的一部分。因为它产生成本,而且没利润。”该设施起初是从旧惠普产品中回收维修用配件的户内操作开始的。“直到今天,全行业处理我们所谓‘破烂’的方法,即拆卸后剩下的塑料、金属和玻璃混合物,仍是把它们用集装箱装起来运到中国去。”

  事实上,茹妮.丹尼丝1994年初来惠普集团时,其在罗丝威尔的回收利用厂,正是如此处理它每月由北美制造厂,和本公司员工以旧换新回收回来的600,000磅重的设备产生的破烂的。“我的工作是要搞清楚那些破烂是如何处理的。我是搞清楚了,可我不赞成他们那样做。”

  茹妮.丹尼丝来到此地不久,他们便停止向中国运送垃圾。茹妮.丹尼丝和微金属公司共同管理一个现场回收利用设备。在罗丝威尔拆剩下的破烂,直接运送到诺兰德公司设在魁北克的熔炼厂。这或许不是最佳解决方案,但要处理罗丝威尔每月回收的重达3.5至4百万磅的设备,把那些废料运送到北美最大、监控最严的熔炼厂也许目前是最好的办法。

  当问及生产者责任时,茹妮.丹尼丝措辞十分谨慎:“在惠普我们提倡的是责任分担的概念而不是生产者承担全部责任…责任分担的概念是说在整个价值链中,有许多参与者。经销商从我们的产品中获得价值,甚至消费者在家庭或办公室使用我们产品的过程中也获得某种价值。”“我们觉得如何处理使用寿命完结的产品的责任,应该由大家共同分担。”

  全社会的责任

  今天,罗丝威尔也收到由商业用户购买新机器时用来置换的旧设备,数量虽小但很稳定。可是发生在类似罗丝威尔这一类地方的事情似乎与普通消费者关系不大。个人用户及中小企业用户,大多数是通过象电脑超级市场或邮购公司一类的第三方分销商购买惠普产品,而不是向大型商业客户那样直接与惠普公司的销售代表洽购。一个惠普公司的销售代表虽愿意接受回收使用寿命终结的产品作为客户购买的条件,等下次你想购买一台新电脑,你大可试试向类似CompUSA这类公司的销售文员提出同样的要求,看看反应如何。当今半数以上的美国家庭都拥有一台电脑。6年前塔夫茨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75%的美国家庭用过的电脑都被弃置在壁橱、底下室或车库里沾满灰尘。国家安全理事会环境健康中心的一项研究报告发现:在1998年,回收利用的电脑,只占上市新电脑的6%。该报告估计,到2004年美国将有月3亿多台过时的电脑。今天,一台电脑的平均寿命由1997年的5年降底至现在的2年。人们需要空间,总不能老把它们堆在那里。这些电子产品垃圾最终是要被丢掉的。

  电脑回首利用中心的维亚特告诉我,有一个律师事物所5月份捐出了两打奔腾电脑。他说:“他们不要这些电脑的原因是:速度慢、硬盘小、内存不够。这些都是常见的原因。“电脑上都贴有制造商的标签”。标签上表明了这些电脑是什么时候投入使用的。上面的日期是:1999年5月。

  这并非难以置信。经理们有他们的道理:用过的电脑就象用过的汽车,没有新的可靠。平均信息量的比例在上升,电脑的坏得越来越快。现在不成文的经验是:一个人一年用一台电脑。

  我们为何不能把旧电脑象用完的碳粉筒那样,贴上厂家已支付运费的标签运回给制造商呢?茹妮.丹尼丝说,这是一个物流问题。“碳粉筒处理起来简单:新旧大小一样,放进包装盒里正合适。可是要置换一台电脑,其大小、形状不同,甚至包装箱都要换。

  与此同时,固体废品管理计划之类的机构,在忙着将垃圾掩埋厂地日益增加的有毒电子物品流加以分类和分流。就在我开着卡车去电脑回收处理中心几星期后,一项在8月15号开始的新试验计划,宣布了一项回收处理过时和不能工作的电脑的免费服务。该项计划在三番市8家电脑商场和4家金属回收中心设置了收集点。其中包括HMR-USA.回收者将商场收集的设备成批运走。

  该项计划的下一目标是安排在居民区的公共垃圾倾倒区或“转移点”捕获电子废品。可是目前分流的希望还不大(分流是一个用于从废品流中减少和消除某些目标材料的法律术语)。

  如果你象我那天上午那样,拉一车阴极射线管去你当地的垃圾倾倒场,你是不会遇到多大阻力的。事实上,当我问那些在位于加州主要的垃圾倾倒场工作的清洁回填公司的工人是否接受旧显示器时,他们只是白了我一眼。我指了指车上的阴极射线管,他们便递给我一本印有每吨处理价格的小册子。对他们来说,这些不过是普通垃圾。我向他们道了谢,便又把车开进了高速公路。

  可将这件事与丢弃轮胎、床垫以及象油漆、用过的油、溶剂、电池和制冷剂等家居有度废品作一比较。诗门迪说:“丢一副床垫到垃圾掩埋场要花100美元。垃圾处理公司不想要床垫,他们得对其作别的处理。”垃圾处理公司不愿意收床垫的原因是法律规定,此类废品要进行分流。马萨诸塞州在这方面是个例外。它在今年4月第一个禁止用垃圾掩埋方法处理阴极射线管。

  如果我付了上述垃圾处理厂工人给我的小册子中列明的16美元的价钱,我的阴极射线管和满是铅的电脑,就已经成了本市废品流的一部分而被装进容器,运到位于利物摩尔的艾尔特蒙垃圾掩埋场去了(在三番市,尽管人均废品出产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5倍,其市区却没有垃圾掩埋场)。同样是这个掩埋场,去年因经营该场的废品管理有限公司,不经意地倾倒了6,000立方码受铅污染的泥土而成了新闻焦点。那些土是位于利物摩尔以外的艾尔特蒙山上,三番市新球场公园吐出的。这个错误花去纳税人近百万美元,来收集那些泥土并将其运送到位于帝王郡的有害物质倾倒场。

  该事件的关键不是疏忽的问题。事实上要责怪的是州政府而不是废品管理公司。问题的关键在于铅和其它有毒物品不应倒在艾尔特蒙或任何城市垃圾掩埋场。这一点市政府、州政府和联邦政府都清楚。可直到今天,他们还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禁止随意倾倒含有有毒金属的电子废品。我们能了解到有关这些有害材料的情况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有象硅谷有毒物品联合会这样的非盈利监督机构,以及象固体废品管理委员会这样的由纳税人资助的机构。

  黑利说:“我们仍在学习。我们正在努力收集信息,组建基础。可业内人士真应该来提供帮助。是他们在赚钱,他们也应该支付基础建设的费用…可没有人给压力他们是不会帮这个忙的。因为现在他们不负责任也能赚钱。”(张伦明)



评论】【硬件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缤 纷 专 题
周 杰 伦
无与伦比时代先锋
Beyond
Beyond激情酷铃
图铃狂搜:
更多专题 缤纷俱乐部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