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音箱大跃进:人工智能慌不择路

2017年07月03日 01:17 北京商报

微博 微信 空间

添加喜爱

  以前,音箱是音质爱好者的小众甄选——音乐、电影在硬件外延层面的享受型升级;现在,前缀加上“智能”二字,播放声音未必是主流功能,甚至可能“单向接受用户指令”——放在房间里任何角落的这个小玩意,更像个人生活助手——联网播放歌曲、播送新闻、报告天气,甚至控制智能家用电器。近日,包括苹果、酷狗、喜马拉雅FM在内的国内外大大小小公司,开始打起智能音箱的主意,明码标价需要销售量的背后,充斥着人工智能(AI)慌不择路的消费市场实验。

  本周三,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将发布一款消费级AI产品,在寄出的发布会邀请函上,“未来 开口即来”的主题口号和声波、声音按钮图案,多数业内人士猜测,这大概是智能音箱产品。

  刷屏的不只是阿里,过去几个月涉足智能音箱的企业不一枚举。苹果在6月6日的WWDC开发者大会上压轴发布了它的智能音箱产品:HomePod。

  实物发售可能要等到年底,但从苹果的宣传中,作为家庭助理,HomePod 是一个发送信息、获取新闻、体育和天气信息的好设备,或者可以通过简单地让 Siri 打开灯或激活场景,来控制智能家居设备。

  实际上,苹果已经被称为智能音箱领域“迟到的入局者”。亚马逊2014年就开始兜售Echo,谷歌去年也正式推出了Google Home。

  有研究机构表明,亚马逊Echo去年全年售出630万,预计到2020年,亚马逊将总共售出6000万台Echo设备。该机构预计Google Home的销量将在今年年中触及100万台。

  巨头的策略容易引发争执,谷歌、亚马逊的野心都很大,背后承载人工智能控制器的定位。但苹果认为,音箱首先应该满足音乐享受。

  这样看来,中国企业酷狗音乐、喜马拉雅FM的动作更容易被理解。

  酷狗音乐的智能音箱产品,最近深度植入好莱坞大片《变形金刚5》在中国人的朋友圈刷屏。酷狗音乐去年下半年开始挺进智能音箱领域,主打潘多拉和安卓触屏两款产品,分别售价399元和1990元。

  因为对变形金刚真金白银的植入,上述两款产品的变形金刚定制版分别提价至499元和2590元。

  在天猫旗舰店,潘多拉卖出了2.4万台左右,由于价格昂贵,无论常规版还是定制版,安卓触屏版售出数量不到200台。

  在京东,潘多拉版和安卓触屏版分别有3000以上的购买评价,不过看起来评价有重合的部分。但无论哪份数据,大半年不到10万台的公开销售数据,酷狗智能音箱只能算是一种试水。

  相对于苹果甚至阿里的野心,酷狗音乐还是聚焦在了音乐本身。

  喜马拉雅FM状况相似,为自家内容业务找了一个硬件载体。6月20日,这家音频平台联合人工智能公司猎户星空发布智能音箱产品“小雅”,号称是“国内第一款内容型智能音箱”。

  这种定位充斥着“立场论”。喜马拉雅FM联席CEO余建军表示,“小雅”是围绕目前用户的真实收听需求打造的一款“内容型音箱”。在此之前,几乎所有的智能音箱都是“交互型音箱”,音频或音乐平台仅是作为接入方授权提供一定的内容。

  作为内容平台,喜马拉雅FM试图在人工智能和智能硬件的双重浪潮中,掌握场景优势和用户入口。据称,在正式发布前,小雅已经卖出5000台,七成用户是喜马拉雅FM用户转化而来。

  “深圳南山区一公里以内有112家公司做语音智能,可是当我体验过所有产品时,我发现它们都非常痛苦,它们在拼模组,拼方案,拼场景,拼IOT(物联网),所有的这些场景都没有拼用户和体验,因为它们不知道市场、用户在哪里,只知道趋势来了,我不赶紧跟上。它们一直问一个问题,能不能把你们的海量内容给我。”喜马拉雅硬件总经理兼副总裁李海波的举例验证了智能音箱竞争的残酷性。

  这种残酷背后隐藏着“大跃进”似的慌不择路,更隐藏着“巨头收割”的宿命感。除了阿里,小米、百度、联想都有类似布局。小米互联网音箱号称拥有2000万首在线曲库。

  在宣传口径上,同样售价399元的小米比酷狗“1700万首在线曲库”似乎多了那么几首。但鉴于酷狗音乐背靠中国音乐集团(腾讯音乐),版权竞争并非不可战胜。

  6月30日,安望科技甚至和广东电信合作,也推出了新产品“小灵灵”。面对如此惨烈的竞争,猎豹移动CEO、猎户星空投资人傅盛去年表示,宁可倾家荡产,也要做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他认为,真正的AI不应该仅仅有技术,不应该是一个大学教授的论文,更不应该是网站上刷分的选项,而是真正能和我们生活结合起来的产品。“今天的AI我们看到太多炫技、PPT和Demo,太多为演示而存在的产品,太多为概念而存在的公司,太多只会做技术,不知道怎么把这个产品落地的形形色色的创业者。

  人工智能需要爆款,智能音箱未必是最佳选择,但却成了蒙眼狂奔的一致选择。北京商报记者 张绪旺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