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巨头沦落卖地自救 康佳这几年发生了什么?

2017年10月13日 07:47 新浪科技

微博 微信 空间

添加喜爱
资料图资料图

  继2017年上半年业绩引发投资者担忧后,康佳集团近日又发布公告,表示希望剥离家电制造等重资产业务,摘下“传统制造业”的标签,通过投资、孵化等方式,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

  近日,康佳发布公告称,拟将所持全部康侨佳城70%股权以不低于41.45亿元公开挂牌转让。这涉及到在深圳已经“寸土寸金”的康佳老工厂土地。

  然而这并非康佳第一次出售旗下资产了。今年8月,康佳宣布将位于上海市虹口区辉河路25弄5号的三套房产在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今年6月,康佳宣布出售昆山康佳电子有限公司51%的股权;今年5月,康佳宣布出售映瑞光电科技(上海)有限公司22.935%的股权……

  此前,康佳2017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总营收114.06亿元,同比增长32.49%。光看数字康佳确实收获颇丰,不过仔细分析各项业务并不如表面乐观。据了解,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3080万元,利润率仅为0.27%。

  一代家电制造业龙头企业,是如何走到今天断臂求生的地步?这或许要从十几年前说起。

  改革开放后首个中外合资企业

  1979年12月25日,经原国家外国投资管理委员会批准,中港合资的“广东省光明华侨电子工业有限公司”正式兴建,首期投资4300万港元,中方控股51%,港方占49%的股份。

  1980年5月21日,光明华侨电子工业有限公司正式投产经营。同年11月的第一届三次董事会以上,确定公司产品商标为KONKA康佳,注册商标图案为“KK”。

  之后康佳先后在国内的东北、西北、华南、华东、西南分别建立了牡丹江康佳、陕西康佳、东莞康佳、安徽康佳、重庆康佳五大彩电生产基地,拥有彩电生产线20多条,彩电年生产能力超过了1000万台,形成了强大的生产制造能力。

  如果说康佳的崛起赶上了天时地利人和,那么天时地利就是80年代改革开放的浪潮,人和则是当时的掌舵人陈伟荣。

  陈伟荣和TCL李东生、创维黄宏生同为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78级学生,他们就读同一个班级,从事同一份事业,甚至被称为“华工三剑客”。

  陈伟荣毕业后于1982年被分配到广东光明华侨电子工业公司就职,也就是康佳的前身。从最基础的工厂技术员,到工厂厂长,再最终成为康佳集团总裁。

  在掌舵期间,陈伟荣参与公司改制,1991年康佳集团改组为中外公众股份制公司。1992年,康佳A、B股股票同时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随后,1993年康佳开始了全国版图的扩张,公司的总资产也从1992年的5.49亿元增加到2000年上半年的89.13亿元。

  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2002年4月11日,康佳发布2001财年年报,亏损近7亿元,是自1992年上市以来的首次巨亏。

  深康佳在年报中称:“由于受国际、国内家电行业调整的影响,经营环境不断恶化,以及公司前些年规模扩张过快,导致产销失衡,跌价损失大增,经营业绩大幅下滑。”

  其实,当1998年,康佳在彩电销售额上的排名首次超过长虹,成为彩电业的新霸主时,危机的伏笔就已埋下。

  据统计,仅1998年,全国新增的彩电生产能力就超过消费能力1000万台,而在之后几年中,“规模不经济”的现象日益严重。加之主要领导人陈伟荣头脑的不够冷静,向内地扩张的模式较为单一,高估农村的消费能力,对宏观经济走势和市场需求的预测与判断有误,导致产能和网络规模扩张太快,库存过多。

  伴随着巨额亏损,陈伟荣与大股东产生嫌隙。2001年,陈伟荣向董事局递交辞呈,同年6月,陈伟荣引退康佳。

  第一次震荡虽然带来了上市以来的第一次巨亏,但凭借着库存甩卖,康佳也顺势扩大了品牌影响力以及市场占有率,企业也迎来了平稳发展期。

  来自中怡康的数据显示,截至2007年11月份,康佳2007年彩电总体零售量占有率14.09%,高居中国彩电市场的第一位,11月单月零售量占有率高达15.89%。这是自2003年以来,康佳彩电连续5年蝉联彩电销量榜首。

  真正的隐患来自中小股东和华侨城的恩怨。

  高层上演“宫斗”

  自计划经济转入市场经济后,我国逐渐取消了福利分房。1998年,《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文件出台,决定自当年起停止住房实物分配,建立住房分配货币化、住房供给商品化、社会化的住房新体制。

  自此开始,中国房地产行业走入了快速发展轨道,直到2007年达到了最高峰。

  2007年,由于房价涨势太猛,深圳每周就会发布一次房价涨幅;在北京,当年六月份一月之间北京房价上涨了百分之二十。

  而这个期间,彩电行业发展到了液晶屏幕崛起的阶段。此时业内的玩法也与CRT时代的代工不同,各大黑电厂商都开始加大研发上的投入,彩电业开始重新洗牌,康佳一时反应不及,家电业务发展放缓。

  一边是优势逐渐丧失的家电业务、一边是迅速崛起的地产行业,康佳希望通过后者来实现集团利润的继续增长。然而这却触及了大股东华侨城集团的利益,因为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华侨城”的主营业务即旅游和地产。

  高层间的利益纷争就此展开。

  2011年、2012年,康佳集团陆续发布《关于申报城市更新计划项目进展情况的公告》。2013年6月,康佳集团发布公告宣布收到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同意核发的康佳集团总部厂区更新改造项目《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土地工转商获得实质进展。

  然而同年8月,康佳集团突然发布公告称,收到《关于康佳集团作为康佳集团总部厂区更新项目实施主体的意见函》,华侨城集团公司反对康佳集团作为唯一实施主体继续推进康佳集团总部厂区城市更新项目,认为康佳集团总部厂区城市更新单元涉及的宗地的历史情况和遗留的产权问题存在异议,并提出暂停康佳集团总部厂区相关流程手续,待华侨城集团公司和康佳集团双方妥善商议解决方案后,再对该项目进行处理。

  随后2014年,康佳集团董事会决定将康佳总部厂区城市更新开发主体争议提交仲裁,并发布了《重大仲裁公告》。

  然而最后这场仲裁却以康佳和华侨正构建合资公司共同开发作为结束。双方以7、3分的比例共同出资10亿。而争议地段处于寸土寸金的深圳黄金区域。

  逐渐成为第一大股东的华侨城的控制欲也水涨船高,但这种欲望引起了中小股东的不满。中小股东认为华侨城在康佳成长过程中未能作出实质性贡献,也没有对康佳“输过血”,对康佳现有业务和今后发展都无法提供什么帮助,随即引发了2015年的逆袭。

  2015年5月28日的深康佳2014年度股东大会上,代表中小股东的宋振华、靳庆军、张民、肖祖核4人成功进入康佳董事会。打破了此前董事会7名成员均来自大股东华侨城的格局,而且掌握了话语权。

  在当选康佳董事会主席仅两周后,不熟悉彩电业务的独立董事张民在当年6月闪电辞职,并推荐在2007年就离开康佳、曾任康佳多媒体平板营运中心总经理的刘丹出任总裁。随后,深康佳的领导格局确定为代表大股东的原总裁刘凤喜接任董事会主席,刘丹出任总裁。

  但他的任期仅有短短的三个月。2015年9月,中小股东在康佳董事会的逆袭以刘丹的离开宣布失败。中小股东代表并没能继续团结,大股东华侨城重掌康佳大权。9月10日,康佳发布公告,决定暂停刘丹的总裁职务,聘任由华侨城提名的董事局主席刘凤喜同时兼任公司代理总裁。

  这场内斗闹剧大伤了康佳的元气,据康佳2015年年报披露,康佳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变动发生了42起。2015年6月起,先后有6位集团管理层、1位董事局主席和1位监事宣布辞职。

  被中小股东选定回归后,刘丹实施休克疗法,他激烈地甩掉了许多老人马,中间甚至短短几天还有反复。一位前康佳员工对新浪科技表示:“前领导确认的方案、审批的预算不被新领导承认,而且深知领导也经常更换,那段时间正常工作根本无法展开。”

  高层频繁震荡带来的后果直接体现在了康佳的业绩上,此时雪上加霜的还有康佳卷入了家电圈退补风波。

  2015年康佳遭遇历史最大亏损,年报显示,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高达12.57亿元,同比下滑2488.32%。深康佳也在2015年年报中坦承,报告期内,公司管理层特别是内销彩电业务管理层变动较为频繁,对公司凝聚力、员工士气、产品规划战略以及经营效率带来了较大冲击。

  无力回天的彩电业务

  虽然通过高管人员大换血,康佳重新建立了其高管团队,并调整产品结构,用一年多的时间成功走出了亏损泥淖。

  2016年,康佳先是推出互联网子品牌KKTV,随后又决定大力发展OLED电视产品实现彩电业务转型,之后还接受了互联网电视品牌微鲸鱼的4.5亿投资,引入了后者的内容资源。

  根据群智咨询的统计数据,2016年上半年中国液晶电视市场出货量为2620万台,同比增长5.7%。其中,康佳以230万台的出货量占据9%的市场份额,排在创维、海信、TCL、长虹以及海尔之后。已被甩出第一梯队。

  在研发上,康佳同样缺乏核心技术。康佳财报显示,2016年上半年康佳集团的研发投入仅0.88亿元,同比减少15.56%,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已经连续四年不超过1.3%,远低于海信、TCL等同行。

  此外,互联网品牌电视如乐视、小米等以薄利多销、内容盈利的新打法搅局。而整体的黑电市场也在受互联网视频的打压,观众的注意力从电视等传统媒介分散到了电脑、平板、手机等媒介,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电视销售综合2181万台,同比下滑7.3%。

  而康佳2017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财报显示,康佳集团彩电业务收入52.89亿,同比减少1.45%。另外,康佳的白电业务收入8.91亿,同比涨幅为7.49%,但毛利率同比下降3.3%。可以看出,康佳包括彩电在内的电子业务总体营收在降低。

  财报还指出,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康佳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近4445.6万元,同比下滑54.7%。此外,康佳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2.64亿元,比去年同期下滑1703.39%。康佳当期负债合计173.17亿元,比期初多出34亿元。

  综合以上原因,康佳向外抛售地产、资产也就变得不难理解。康佳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凤喜在今年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康佳不再只是一家彩电公司,将转型投资控股平台,做大投资业务,彩电业务则谋求独立上市。”

  “轻资产化”的实施,可以看出康佳转型的决心,然而从实业转型为此前从未涉足的投资领域,风险也是可想而知的。毕竟体量是康佳数倍的格力、美的、海尔等企业转型也仅限于和实体经济相关的智能制造领域。(大可)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