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发展阴影下的电子垃圾之殇:回收花费比生产成本高

2016年07月29日 10:06 爱活网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当你手痒,又想换新电脑/手机/平板/电视的时候,在你内心深处的角落里,有没有听到一个呼唤:主人,你还记得,一年前,你剁手卖肾带回家的我吗?跳跃式发展的科技、越成熟越亲民的价格,电子产品迅速地融入生活的每个角落,一转眼,又被后辈拍死在沙滩上,成为电子垃圾。仅在美国,每年生产的电子垃圾就有160亿吨。预计今年,全球电子废料将增长至910亿磅,到2017年,全球将产生126个帝国大厦重的电子垃圾。

  电子垃圾的黑暗世界

  电子垃圾回收立法迟迟不见成效,即使在美国,电子垃圾回收也并非联邦法律强制,美国仅有25个州立法或成立基金会,进行电子产品回收,同时禁止电子产品就地掩埋。理论上讲,在另外的25个州内,即使你将有毒的电子来及直接丢弃,也是合法的。更何况,美国还是唯一不禁止电子垃圾外流的发达国家。成山的电子垃圾从美国被运到中国、印度、西非,电子垃圾黑暗的产业链,更加不堪入目。联合国环境署预计,2007年-2020年,仅进入印度的电子废料就翻了5翻。从亿万资产的上市公司,在地的各类组织,到夕发朝至的货柜面包车,角落里伺机而动的非法勾当,被丢弃的电子垃圾们走出了一条别致的生物链。

  中国广东清远,在过去的40年里,作为行业链条的最低端,承接了无数的非法电子垃圾处理,当地工人以手工拆解,分离重金属,就地焚烧塑料;汕头贵屿镇,曾聚集2000多家电子垃圾拆解作坊,当地90%的儿童受到重金属污染;菲律宾马尼拉贫民窟里,小孩子从废旧的设备中分拣铜质部件,赚取每天20块的报酬;尼日利亚的电脑废料被燃烧后倾倒入运河,拾荒者在当地团伙头目的组织下,在污水与火光中抢拾。

  与此同时,电子产品日益精巧简化,使回收工作,难上加难。科技业巨头,如苹果、惠普、华为、亚马逊、微软等都有详细的回收规范,却只能对公司回收的产品进行处理,而绝大部分的客户,都倾向于将废旧的电子产品直接扔到垃圾箱里。于是,电子产品回收公司应运而生。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国际电子回收公司(ERI)的CEO,ERI是全美最大的电子回收公司之一。2005年,ERI每月回收的电子垃圾约一万磅,而到今年,这个数字上升到2300万磅。ERI承接了绝大部分纽约市居民的电子垃圾回收,仅2015年就将近200万磅。

  从货架到粉尘,它是纽约的电子垃圾

  完成电子垃圾的回收工作,你需要收集、分类、拆除、提取可回收材料及贵金属,同时分离不可回收物及有害废料的所有能力。而作为一家大规模的回收公司,你需要成列的车辆,成队的工人,巨型的厂房,敲了红章的官家合同,摞成叠的保险。上有无边的规章,下却利薄担重,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

  上午11点:白色的卡车停在曼哈顿广场的后街,在大楼管理员的帮助下,移走了放在楼里用于电子产品回收的银白色回收箱。电脑、电视、音响、路由器、手机和平板都被一股脑儿扔到回收箱内。一旁50寸的DLP背投电视因为尺寸过大,被放到了外面,一并拎上车。一天内,这台车的司机们会接连到12个回收点,而每天大约有4台车会在全岛进行回收。当然,并不是每个公寓楼都有这样的回收设施,比如在纽约的布鲁克林,人们就需要下东区的生态中心,该区唯一的永久免费电子废物仓库。

  下午,装满了的卡车开到了一河之隔新泽西州的分拣工厂。首先,电视、电脑、笔记本、键盘一一分类。每天,五个员工会在这个堆满了全纽约的电子垃圾的厂房,处理15000磅的废料。不过,这个厂房很快就会关闭,公司正在寻找更大面积的地方来应付不断增长的电子垃圾,并在分拣的同时完成初步的回收工作,减少运输和人力成本。

  在工厂搬迁以前,分类好的垃圾被带到距波士顿1小时车程的Holliston,一个超过10平方万英尺的回收中心。走进厂房,你就会看到废料如瀑布般在传送带上穿梭。每天,六万磅的电视,九万磅的电脑手机,数不清的打印机、游戏机、智能穿戴、无人机,甚至从未拆包的从货架上淘汰下来的货品都会来到这里。

  在厂房里,工人们将笔记本一切两半,粉碎显示屏,拆碎键盘和主机。他们将拆卸下来的回路板和碎塑料放在脚边,手下的传送带有滚过下一个,残暴程度,可以作为狂躁症患者发泄情绪的首选地。在交错的传送带后面,是三层楼高,由输送带、当筛机和分拣器组成的粉碎机。金属和塑料被锤开、打碎直到成为雾化成为粉末。然后成为粉尘的电子垃圾还要经过金属探测和鹰眼安全识别。与此同时,边上的一群中年男人又拆开了电脑,取出硬件,将剩下的部分送到粉碎机里。

  除了电子废料,所有的金融机构、医疗集团、保险公司,几乎所有涉及行业机密的电子产品都被回收送到这里。一切数据都被销毁,重装、再出售或者被回收。30多个高清摄像头全天候监控所有厂房,未经许可,不会有任何人可以被带入公司。所有被送进来的涉密电子产品在进入厂房前都会被称重,不论再出售还是回收都必须原重送出。而且,电子记忆的消除并不是电影中转瞬即逝的,1TB的记忆需要10小时的消除时间。如果消除记失败,那么成为粉尘,就是它唯一的命运。

  此外,分离金属也是重要的工作之一,每个月ERI都可以分出17万磅的铜、525磅金、银和钯,并进行熔炼。不过,出于对环境保护的考虑,越来越高昂的安全成本,让美国的金属熔炼业正在不断衰退,从50年前的24家到现在的6家,如果不是麻省和纽约七千万美金的政府补助,可能所有的工厂都会关门歇业,并全部转移到对环保要求并不高的第三世界国家。

  经过ERI处理的电子产品,回收利用率高达98%,除了旧式音响、电视的木头部件外,几乎全部被分解。之后,公司会将贵金属卖给美铝(Alcoa)和韩国的LS-Nikko铜业公司,在那里,它们会被再次提炼,制成商品。自2008年遭受经济危机重创以来,贵金属回收市场持续低迷。

  所以,按照规则,电子商品的回收的花费,可能比它的生产成本还要高。

  科技的背面,世界的伤痕

  我们不忍看,小孩子在恒河边堆积成山的电子废料厂上赤脚穿梭,珠三角城乡结合处被毒气熏染的天空和土地。我们当然能指责目光短浅、利欲熏心的鼠辈,不过电 子废品的回收之路,却远比我们想象的昂贵,看看曼哈顿岛上的旧电视,如何从垃圾箱,走完合理合法合规的回收之路,看看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成本和耐心,才能不再有中毒的儿童,污染的土地。

  电子废料是科技发展的阴影,是亟待解决的人类痛点,除了痛惜和泪水,我们更需要正视、合作、立法、执行。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新闻早报

微软手机部门裁员1850人

微软手机部门裁员1850人

未来12个月,微软计划在全球范围内裁员2850人,其中手机部门将裁员1850人。 [详细]

ChinaJoy2016

CJ观察:娱乐公司和网红来袭

CJ观察:娱乐公司和网红来袭

游戏公司和ShowGirl或不再是CJ最大主角了,泛娱乐公司和网红们已经来势汹汹。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