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雏军案或现大逆转:粤高院接受其申诉

2014年01月20日 09:56   《中国企业家》杂志   
顾雏军顾雏军

  以前的冤案,是死了一个人,只是抓凶手的时候抓错了人,这一次,根本没有死人,尸体在哪里?

  熟悉中国经济改革进程的人,一定会记得十年以前的“郎顾之争”,这场涉及国有企业改革中的资产流失问题的争论最终因格林柯尔董事长顾雏军锒铛入狱而结束,就当一切都将盖棺定论成为历史的尘埃之时,孰料会在今日出现戏剧性转折。2012年出狱后的顾雏军即不断开始申诉,2014年1月1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受理顾雏军对该法院2008年作出的终审判决的申诉,对其是否符合再审立案条件进行审查。这意味着,看似盖棺定论的顾雏军案很可能出现戏剧性转折,这也是十八大以来,对涉及民营企业家的争议案件重新进行司法审查的又一动态。

  “一般来说,申诉的成功率只有1%,所以,一旦受理申诉,则意味着法院认为原审判决确实存在问题。”顾雏军的代理律师陈有西表示。数月前,陈有西代理的武汉民营企业家兰世立案的申诉也获得成功。与兰世立案不同的是,兰一案是由最高法院发回再审,而顾雏军案则意味着广东省高院可能会推翻自己先前作出的判决,在当年涉及顾雏军案的广东政坛要员仍旧在位的情况下,这一变化耐人寻味。

  2008年,广东省高院刑二庭作出判决,顾雏军因三项罪名获刑:1 虚假注册罪 、2 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 、3 挪用资金罪。在申诉中,顾雏军及其辩护代理人提交了大量新证据,自证其无罪。这些证据是广东省高院决定重视其申诉的原因。

  例如,对于虚假注册罪 ,顾强调,格林柯尔当年收购科龙电器,是应当时的顺德市政府力邀,且因时间紧迫,注册新公司时,按照当时广东省的规定,因格林柯尔公司有《高新技术企业认定证书》,可以按70%无形资产出资,并不违规。

  而当时顺德市(后撤并为区)政府力邀的原因,则是多年来各方避谈的一个关键因素,即顾雏军收购的科龙电器究竟是金娃娃,还是“烂苹果”一只,这也直接影响到所谓郎顾之争的辩论基础,如果科龙电器本身经营状况不佳,是在顾雏军手里将其扭亏为盈,则国有资产流失成为无稽之谈,这样也直接关系到第二项罪名“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是否成立的问题。

  陈有西律师所搜集的证据指出,科龙电器在顾收购之前,已有两年巨亏。根据安达信会计师行出具的《广东科龙电视股份有限公司2000年年度报告》,亏损6.78亿元,每股亏0.68元。根据第二年报告,2011年亏15.6亿元,每股亏损1.57亿元。顾强调,“我是2002年1月入主科龙,帮助顺德市政府接收烂摊子,而不是买到金娃娃。”他认为,判决书认定顾采用“压货销售”的方式虚增业绩,因此罪名成立。第一,压货销售是家电行业惯例,很多家电企业压货销售更为严重,是否都要抓起来定罪?第二,压货销售必然有退货,格林柯尔接手后只是降低了压货销售中退货的比例,2002年的比例为7%,远远小于原来的15%—20%。并不存在“虚增业绩”。

  此外,陈有西还指出,顾雏军一案,从检察院起诉到法院两审终审,罪名数次变更,有违常理,亦说明案情背景复杂。检察院起诉时,所诉罪名四项,分别为:1 虚假注册罪 、2 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罪 、3 挪用资金罪、4 职务侵占罪。但是,起诉罪名和最后定罪罪名出入颇大,“所谓职务侵占罪,实质是有关方面为了防止顾雏军取保候审而列,最后也未被法院采纳。”

  根据法律程序,再审的结果仍旧存在三种变数,全部维持原判、部分维持原判和改判(无罪)。形势尚不明朗。但出狱后的顾雏军言语之锋利不减当年,他坚持称自己是被冤枉的,“以前的冤案,是死了一个人,只是抓凶手的时候抓错了人,这一次,根本没有死人,尸体在哪里?我怎么就成了凶手?”

  但是,很多信息如果顾雏军当年公之于众,是否也不会有所谓“郎顾之争”,很多问题也不会出现?对此顾雏军解释说:“就像你娶了一个老婆,你不能对外说她是一个破鞋,你当然会对外说她如何好。”

分享到:
分享到:
意见反馈 值班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