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斌去职:创维或重归家族管理模式

2013年01月04日 02:35   21世纪经济报道   

  在2012年8月8日以集团顾问身份高调回归创维集团后,创维集团创始人黄宏生对于创维集团的控制在年底得到了进一步加强。

  创维数码(0751.HK)于2012年12月28日发布公告,宣布张学斌辞任该公司董事会执行主席及执行董事,该公司执行董事林卫平(黄宏生夫人)接任董事会主席。该人事更迭将于2013年4月1日生效。

  本报记者第一时间试图与即将卸任的张学斌联系,其电话一直处于没法接通的状态。1月3日,创维集团有关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这个人事安排在内部已经不是新闻,自从2012年2月15日张学斌将CEO的位置让给集团副总裁杨东文后,张总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在离开后他会选择休息一段时间,目前还没有新的去向。”

  的确如此,去年2月后张学斌就很少再出现在公众面前,2001年3月加盟创维集团的张学斌是创维集团在位时间最长的空降高管,与杨东文等职业经理人团队也是家电行业最为成熟的职业经理人团队,其离开是否意味着创维将重新回到家族企业管理模式?

  对此上述创维高管表示,“其实创维从来都是‘老板’(黄宏生)的创维,所以不存在两种模式的切换,创维已经非常完善成熟的职业经理人团队依然存在,单一的人事变动不会改变创维的未来走向。”

  预想中的变化

  “张总一直以来就有很严重颈椎病,前两年还为此住院休息几次,这次离开主要是考虑给个人事务和家庭以更多时间,其与公司董事会并没有分歧。”创维集团品牌总监李从想2012年12月28日如是告诉本报记者。

  张学斌在2001年3月从海南国企椰树集团总经理的位置上空降当时规模还不大的民企创维,先后经历了陆强华出走事件和2004年“虎山行”事件的考验,一直稳健的张学斌2007年4月出任创维数码董事局主席,在其带领下创维不仅成为国内市场彩电龙头企业,而且连续三年净利润超过10亿元,2012-2013财年上半年更是创造了历史最好业绩。

  更为重要的是,由于业绩走好创维的股价2009年曾经创出一年增长33倍的奇迹,而作为大股东的黄宏生家族身家也比其入狱前上升了近10倍,显然这样的业绩是黄宏生此前也没有想到的。

  2012年11月在参与母校华南理工大学60周年庆典时,黄宏生曾在本报记者面前对张学斌为首的职业经理人团队给予高度评价:“创维的职业经理人团队有着使命感而不是私念,我是单一最大股东,不存在多头股东利益冲突的问题,所以老板与经理人的沟通是简单高效的。”

  即便是中国家电行业管理模式的典范,但并不意味着张学斌与黄宏生没有矛盾。在黄宏生入狱前,张学斌就曾公开希望老板尽量放权,而黄入狱后也曾经写信给管理层将创维比作是“面临被狮子(外资品牌)吃掉危险的生病的羚羊”。

  而在黄宏生2009年7月保释提前出狱后,虽然创维的经营业绩让其满意,但是创维管理中存在的问题一直是其希望改变的地方。在华工接受记者的采访中,黄宏生透露, 其对于创维管理团队中出现的铺张浪费、人浮于事、小富即安的心态有着清醒的认识,目前正在推动集团内部从人事到管理的新一轮整合。

  其实之前创维的行政、人事等核心部门也一直是林卫平控制的,而黄宏生去年8月高调回归不仅是对外宣示其走出司法的羁绊,而且是要主导创维集团的“第三次革命”。

  而无意继续呆在创维的张学斌此时离开就顺理成章,其实过去一年张学斌多次减持手中的创维数码股票。在去年12月4日的减持后其持股比例已经下降到0.24%,在创维数码股价低位徘徊的情况下持续减持显然是张学斌要离开的前兆。

  两种模式的切换?

  张学斌的离开是否意味着创维成熟的职业经理人模式被家族企业管治模式取代呢?

  对此,创维内外都有着否定的看法。帕勒咨询资深董事罗清启告诉本报记者,虽然创维的职业经理人团队与老板也有摩擦,但是张学斌的离开显然是个个案,杨东文、刘棠枝、刘耀平等一系列职业经理人都还在,而且去年年初完成了一个系统性升级。

  李从想也告诉记者,“创维的职业经理人团队非常成熟,不会因为一两个人的人事变动而发生改变。”

  表面上看来去年8月黄宏生高调回归创维以来,其胞弟黄培升也回到了原来的彩电采购部门,而其“太子”也低调进入创维集团研发部门,这次林卫平出任董事局主席,这些似乎都是家族管理模式的回归,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创维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老板一直是创维的精神领袖,出任顾问前后并没有变化,而出任董事局主席的林卫平其职责与之前也并无太大区别,而创维的营销、研发等核心部门依然是职业经理人团队担纲,所以这些人事变动并不意味着什么。”

  对于创维集团的未来,黄宏生去年11月强调将更加重视适合创维的投资控股型管理模式。自称已经知天命的黄宏生虽然也将自己的儿子调入企业进行基层工作,按照他的说法是磨练一下自己的儿子。

  然而与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面临的问题一样,黄宏生的儿子也不愿意接班。他告诉记者:“对于很多家族企业来说,现在已经很流行创始人仅拥有部分股权,将企业交给企业家运营的模式,美的集团的接班模式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思路。”

  显然选择让太太出任董事局主席对于黄宏生来说也是个无奈的过渡性选择,创维上述人士指出,“黄老板自己由于过去的事件不方便出任董事局主席,而太子接任更不可能,而职业经理人团队中目前还没有一个可以替代张学斌的人选,所以让林卫平出任董事局主席是个很现实的选择。”

  然而从黄宏生重新提到的千亿计划和培养200名可以独当一面的企业家的目标来看,创维集团未来将更可能是采取美的式的接班模式,但是为了完成黄宏生提出的重塑“狼性文化”的目标,短期内其加强对创维的管控力度也是很有必要的。

  而让黄宏生将战略重新转回创维的原因还有一个,消息人士告诉记者,虽然2012年初黄宏生投资控股了南京金龙客车公司试图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但是新能源汽车2012年全球性的衰退和技术瓶颈让这一投资陷入了困难中,这样重新将重心转向创维是必然的选择。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换一换
给本文挑错 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