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小天鹅:回归主业是正道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8月23日 10:49  中国电子报

    从1990年的4万台增加到1999年的255万台,10年间增长60倍,销售收入增长67倍,国有资产增值30倍,并以全行业1/50的人员,创造了占全行业一半以上的利润,小天鹅缔造了洗衣机史上的一个神话。然而进入21世纪以来,小天鹅由于经营不善,利润下滑,此后又错误地选择了斯威特作为股东,使得小天鹅品牌日渐衰落。多元化的发展战略也为小天鹅洗衣机的衰落埋下了伏笔。幸在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小天鹅日前转让无锡松下冷机压缩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松下冷压)及无锡松下冷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松下冷机)的股权,并继续对与主业无关的资产进行清理,以集中精力,回归主业,全力打造洗衣机第一品牌。或许这将使小天鹅重新“飞”起来。

  小天鹅缘尽松下

  8月14日,无锡小天鹅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持有的松下冷机19%的股权及松下冷压19%的股权将以15371万元的价格全部出售给松下电器产业株式会社,同时,小天鹅集团将其持有的松下冷压和松下冷机各1%的股权出售给松下电器。

  据悉,松下冷机成立12年间,仅2002年和2003年实现赢利,其余年份均大幅亏损;而松下冷压从1997年以来的10年间,除2002年微利外,一直处于亏损之中。

  平安证券的家电分析师邵青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透露,由于松下电器在松下冷压和松下冷机中占据着控股权,因而可以通过专利费、关键部件转移利润等手段,获得利润。在整个合资过程中,松下并没有亏损,相反,小天鹅一直处于亏损当中。

  从工商部门获得的资料也验证了邵青的判断。从1996年到2006年的11年间,松下共从松下冷机收取技术提成费(工商登记资料中为“技术转让费”)1.6591亿元;从1997年到2006年的10年间,松下共从松下冷压收取技术提成费1.4396亿元。11年来,尽管两个合资企业亏损累累,但松下从那里获取的技术提成费却高达3.0986亿元。

  就在今年3月份,松下提出要在两个合资企业中进行商品改革和生产体制改革,并提议对松下冷压和松下冷机各增资500万美元,按照股权比例,小天鹅方面应出资各100万美元。这项提议,为小天鹅的退出埋下了伏笔。小天鹅集团董事长王锡林曾多次表示:“投资必须赢利,不赢利的东西坚决不能搞。”

  小天鹅最终退出了松下冷机和松下冷压。其实,早在今年3月份的《关于对公司主业进行整合的原则方案》中,小天鹅表示,自今年起要将近10项资产转让出去,除了上述两家公司外,还包括与主业完全不相关的房地产投资公司、陶瓷公司、停业的广告公司、制冷电器公司、天爱电器公司、销售公司以及连年亏损的精密铸造公司等。小天鹅股份董事会秘书周斯秀表示,小天鹅还会将赢利状况不佳或者与主业关联不大的资产继续进行清理,以做大做强主业。

  加强洗衣机主业

  “近年,小天鹅洗衣机的市场表现并不好,从市场份额来看,小天鹅洗衣机出现下滑现象。”GFK白电研究部经理代金峰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从中怡康发布的数据来看,2007年1~6月,小天鹅洗衣机零售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8%,零售额小幅增长了4.9%;零售量的市场份额也从去年的18.1%下降到今年的16.5%。

  “小天鹅洗衣机市场份额的下滑一方面是由于海尔的双缸洗衣机对小天鹅形成了强大的冲击。”代金峰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GFK数据显示在2007年1~6月,海尔双缸洗衣机的市场份额增加了7个百分点,而小天鹅下降了3个百分点。

  “而小天鹅多元化的战略是其销量下滑的重要原因。”代金峰表示。小天鹅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确立了以“洗”为主、同心多元的战略发展目标,从2001年开始,小天鹅集团开始二次创业,加快培育和发展空调第二支柱产业,同时发展家电、机械、外贸、零部件四大产业板块。由于投资失误,欠款、占款随之而来。在与斯威特系的“联姻”中,也被斯威特系抽取了上亿元现金。投资力量的分散,使得小天鹅没有更多的研发资金去做大洗衣机主业。

  小天鹅也逐步意识到了回归主业的重要性,上个月小天鹅将富士通将军中央空调(无锡)有限公司的股权全部转让给后者;近日,小天鹅又退出了松下冷机和松下冷压,撤出空调和冰箱业务。

  其实,不只有小天鹅在企业多元化战略中遭遇滑铁卢,不少企业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此前与海尔、荣事达、小天鹅并称为洗衣机“四大家族”的小鸭洗衣机,也同样遭遇了多元化的危机。从1999年开始,从洗衣机到热水器、冰柜、空调、灶具,从家用电器到ERP、电子商务、纳米材料,小鸭开始大范围的多元化,一度投入数亿元巨资,并购了与主业非相关资产,大量现金固化,多年难以消化。小鸭终于不堪重负,最后因热水器的质量问题,品牌受损,小鸭洗衣机市场份额也日益下滑,逐渐淡出消费者视野。

  同样,澳柯玛上马微波炉、洗碗机、燃器具、空调等项目,奥克斯进军汽车制造,TCL收购阿尔卡特手机和汤姆逊彩电业务等都给企业带来了尴尬的命运。亡羊补牢,犹未晚矣,小天鹅回归主业,也必将给几经波折的洗衣机产业带来生机。

  对于回归主业的小天鹅洗衣机来说,其在双缸和波轮洗衣机领域占据着较大的优势,但在滚筒领域则显得有些逊色。据中怡康发布的2007年5月的数据显示,小天鹅双缸洗衣机以零售量28.93%的市场份额居第一,波轮以零售量17.89%的市场份额居第二,而滚筒洗衣机则以零售量0.31%的市场份额仅居第十二。

  而滚筒洗衣机市场这几年发展非常迅猛,中怡康发布的数据显示,2007年1~6月,滚筒洗衣机和去年同期相比,零售量同比增长18%,零售额同比增长24.34%;相比之下,波轮洗衣机零售量、零售额同比增长为4.80%和11.57%;双缸洗衣机增幅只有1.77%和6.94%。此外,据银河证券家电分析师朱力军透露,滚筒洗衣机的利润要比波轮洗衣机高,小天鹅赢利不佳,与小天鹅的低端策略也不无关系。

  滚筒洗衣机越来越风靡,厂家也加大了研发力度,此前一直着力于波轮洗衣机的美的表示今年年底将推出滚筒洗衣机;海尔推出不少滚筒洗衣机新产品,包括自动挡、阳光丽人洗干一体机、不用洗衣粉的滚筒洗衣机及5月份推出的能洗被子的“领袖”洗衣机,

  小天鹅也开始意识到滚筒的显赫地位,小天鹅洗衣机市场部经理唐小曦此前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小天鹅今年将重点加大滚筒洗衣机的研发力度,预计年内将上市一系列的滚筒洗衣机新品,以期待能和外资品牌在滚筒领域相抗衡。

  找段好“婚姻”

  20世纪90年代是小天鹅洗衣机的辉煌时代,小天鹅洗衣机年产量从1990年的4万台增加到1999年的255万台,10年间增长60倍,销售收入增长67倍;国有资产增值30倍,并以全行业1/50的人员,创造了占全行业一半以上的利润。

  然而进入21世纪,小天鹅的“翅膀”却日显沉重。2001年,小天鹅股份公司的主营业务利润比上一年下降27%,净利润骤降86%;2002年,其利润总额竟然报亏8.68亿元,令市场人士瞠目结舌。

  “小天鹅的巨亏是近六七年逐渐积累起来的,它迅速发展后,管理没有跟上。”无锡市国资委的一位干部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小天鹅的症状反映了国有企业的一个通病。”一个例子是,为了贯彻上级组建百亿元大集团的精神,2002年,在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的情况下,小天鹅仍然坚持要完成销售收入100亿元的计划,结果其洗衣机生产越多,亏损越大。

  因此,从2003年开始,无锡国联开始物色小天鹅的战略投资者。2003年10月21日,小天鹅股份的一纸《提示性公告》显示,小天鹅的改制重组方案做了重大调整,由于无锡市国资委保留了35%的股权,斯威特控股比例由100%下降到65%。小天鹅集团的身份也由原来的国有企业变成民营企业。

  斯威特一度雄心勃勃,表示要做大小天鹅,其制定的“五年计划”目标如下:2004年,销售收入实现140亿元,2005年达195亿元,2008年要达到503亿元,几乎是它入主小天鹅前的5倍。斯威特还筹划生产手机,并一度宣言当年要做到40亿元;此外,还曾谋划进入平板电视领域及芯片业,但都没有下文。

  2006年8月,斯威特占用小天鹅集团及小天鹅资金的情况曝光。同年9月,经过仲裁,无锡市国资委收回对小天鹅集团的控股权,并委托无锡国联代替国资委行使股东权益,小天鹅集团又从民企重新变为国企。

  无锡市国资委接手控股权后,小天鹅的股权走向也成为悬念。据了解,美的、长虹等都曾表示过接盘意向。“对于小天鹅来说,找到一个合适的控股者,成为影响小天鹅命运的关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所副主任陆刃波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小天鹅前期经营不佳,很大程度上与错误地选择斯威特入股有关系。对于无锡国联来说,也不可能长期控股小天鹅,这样不符合未来的发展。”

  朱力军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无锡国联控股的大多是金融和基础设施企业,并不利于小天鹅的发展,对于小天鹅来说,找个颇具实力的白电大企业入主,则为上策。此前,长虹控股美菱,强强联合,使美菱冰箱今年上半年的销量出现大幅增长。因此,对于小天鹅来说,嫁个“如意郎君”,成了决定小天鹅命运的关键。

  对于小天鹅未来的走向,小天鹅企业负责人则没明确表态。不过,记者获悉,无锡市国资委目前正有意替小天鹅物色下一个新东家,到底花落谁家,我们拭目以待。(刘超)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携手新浪共创辉煌
不支持Flash

频道精选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