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经济观察报:中国数字电视难产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07日 15:32  经济观察报

  本报记者 杨阳 北京报道

  中国数字电视产业的发展无论如何谈不上从容不迫。

  传闻中不能在今年8月1日如期实施的中国地面数字电视,在6月22日北京凌讯科技公司发布可完全商业化应用的“全国标”融合芯片后,似乎已经“万事俱备,只欠开播”——距数字电视国标必须实施之日仅有39天。

  但这毕竟是继2006年8月30日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宣布“强制性标准 (《数字电视地面广播传输系统帧结构、信道编码和调制》(GB20060-2006),以下简称‘国标’),必须于2007年8月1日正式实施”十个月后,首个公开宣布做出的第一片完全符合国标的融合芯片,不禁令业界一阵兴奋。

  然而,6月12日国家广电总局向各省广电局下发的《广电总局关于清理和规范地面数字电视技术试验的通知》却为中国地面数字电视的开播打了个大大的问号。该通知表示,由于缺乏地面数字电视国标的系统技术试验设备,造成技术试验工作进展缓慢,并最终导致配套标准的制定和频率规划工作滞后于总局的工作计划。

  据广电总局广播电视规划院院长姜文波透露,事实正是如此,要基本完成中国地面数字电视正式运行的配套标准和技术政策准备还需要半年左右时间。厂家新推出的融合芯片的真实性能以及基于该芯片的地面数字电视的产品样机性能都有待测试检验,在此基础上的地面数字电视系统技术性能的测试也需要半年左右。

  广电总局的担心

  “我国已经颁布的拥有自主

知识产权的国标只是地面数字电视传输的基础标准,要正式开展地面数字电视业务,还需要制定相应的配套标准和技术政策。”广电总局广播电视规划院院长姜文波说。

  “所有数字电视的发射机和接收机(

机顶盒)都必须经过入网检测,目前发射和接收设备的技术标准还没有制定出来。”姜文波表示,广电总局需要对刚刚出来的使用全模式芯片的发射机和接收机进行测试,然后制定数字电视发射和接收设备的技术标准,各个厂家也才能按照标准进行生产——这个过程至少3到6个月。”现在,规划院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相关试验。

  姜文波告诉本报,如果凌讯公司的全模式芯片及其发射和接收产品在今年二三月份出来,数字电视如期实施没有问题,但是现在只剩30多天,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实施了。

  尽管广电总局三令五申强调融合性产品及配套行业标准尚未出台,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使用未经总局入网认证的设备进行技术试验,但个别公司却仍旧向一些省市广电部门销售推广自称是部分符合国标的设备。

  这些设备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核准,广电总局担心,一旦这些不符合国标的设备流入社会,将难以满足今后地面数字电视接收的要求,不仅会严重阻碍地面数字电视国标的大规模推广应用,也将带来不良的社会影响。

  但市场却好像一列停不下来的火车,一些地方电视台正在上马模式不一的数字电视,单载波和多载波两大阵营则各自争分夺秒地抢夺市场。2006年8月颁布的国标中,包含了单载波和多载波两种模式,支持单载波模式的代表企业为上海交大,支持多载波模式的主要是清华大学。

  “芯片、机顶盒厂家是公司行为,如果不去推广,资金就回不来,企业就无法运营下去。”一位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广电行业松散的管理体制,各个地方电视台独立核算各自为政,他们有自己的资金来做数字电视的运营,总局只是行使一个行政管理的权力,总局的指令到了地方上不一定能执行得畅通。”事实上,广电总局只批了三个试点城市:北京、上海和深圳,主要在公交领域和极少量的地面覆盖试点数字电视。但公开信息显示,目前我国至少已有4个省电视台和14个市电视台播出了数字电视。

  330种选择

  “每个电视台可以自己选择一个模式,要么单载波,要么多载波,两个模式不能同时工作。”上海高清工程师黄雯绮告诉本报,“无论是单载波,还是多载波,在技术上都完全能够满足数字电视的要求。”

  由于该标准既支持开展标准清晰度电视业务又支持高清晰度电视业务,既支持固定接收也支持移动接收,还支持多频网和单频网两种组网模式,所以国标中各种参数经过排列组合,共有330种模式可供生产厂家选择。

  “哈尔滨都已经好几万台数字电视了。”深圳力合总工程师侯卫兵告诉本报,“尽管全模式是国家标准,但一些电视台正按照自己的需要选择单载波或者多载波的模式进行数字电视推广。而且市场不等人,各地的运营商需要尽快开始运转,否则公司无法经营下去。”

  运营商采取统一招标采购再卖给用户的方式经营,他们焦急地等待着数字电视的规模经营,只有尽快播放更多内容才能吸引更多用户,这样他们才能运营。

  目前的运营商主要有车载和固定覆盖两类。

  车载广告的运营商主要以合资为主,广告是其主要经营模式——例如已经覆盖中国33个主流城市、收视人群达2亿人次、拥有5万辆公交车的北京世通华纳,该公司总裁鄢礼华告诉本报,世通华纳的首轮1500万美元由国泰财富基金注资,第二轮融资则吸引了多家投资机构共3500万美元的资金。

  这完全区别于做固定覆盖的各大电视台,他们不是以自己为核心进行经营,就是成立单独的合资公司,但基本都是自有资金在运作,没有外部资金进入,以收视费为主要盈利点。

  深圳力合的罗先生告诉本报,由于移动性的要求,目前全国的车载市场98%左右都是多载波的市场,而在固定覆盖上,厂家必须根据不同地区的不同选择进行销售。目前大部分地区电视台都是采用多载波模式。“无论是发射机的数量还是最终用户的数量,多载波模式已经发展到了单载波市场的5到8倍。现在甚本上车载和村村通业务使用的都是多载波产品。”罗说。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国标应该主要应用于车载和移动便携领域,对于某一地区的数字电视固定用户来讲,当地电视台选择什么模式就已经定了,不会再来回更改。但是如果出现地方电视台与

中央电视台的数字电视信号采用了不同模式,那么用户就需要一个融合的产品来使用。

  市场先行

  清华大学的多载波与上海交大的单载波这两种模式的数字电视各自为营的形势正愈演愈烈。

  背靠清华大学的北京凌讯科技公司 6月 22日不仅拿出了 LGS-8G13A1芯片,还拉出了长虹、创维、深圳力合、康佳、海信、海尔、上广电等十多家国内厂商助阵,展示了机顶盒、数字电视一体机、便携接收机等产品。深圳力合、复旦微纳等芯片开发机构和多家数字电视接收终端厂商也展示了他们的芯片、电视一体机等配套产品。

  据凌讯科技副董事长兼首席策略官董弘介绍,国标广播发射机也有北京吉兆公司、北京广播设备厂等国内外十余家企业生产,国标系统测试仪表已有产品面世。

  而在上海交大这一阵营里,地面数字电视产业中的另一骨干企业上海高清已经宣布其自主研发的国标芯片将于今年7月正式推出,而杭州国芯也表示年底前会推出符合国标的芯片产品。

  上海高清总裁助理王尧告诉本报,他们前期的工作重点在于降低接收机的成本,现在已经把机顶盒的成本降低到了350元左右。目前,上海高清完全符合国标的基于单载波模式的芯片订单已达约30万片,基本服务于各个地区市场。

  “从去年年底,我们开始启动融合芯片的开发,第三季度将开始投入生产。融合芯片主要应用于高端一体机上。”王尧说,“除了单载波芯片的开发、生产外,还在做技术转移。在发射端,上海高清与北广科技、同方吉兆等10家企业达成合作。接收端的包括芯片、机顶盒等整机方案也都向厂家开放,参与合作的厂家已经有康佳、夏华、三星、LG等30多家。”

  事实上,他们在研发全模式芯片的同时并没有停下市场动作,尽快让全国的更多电视台使用自己擅长的模式播放数字电视,早已是最重要的工作。

  TCL的谭伟星告诉本报,TCL的机顶盒完全按照订单生产。“我们坚决采用国标,我们也尊重各个地方运营商的选择”,这是大多数机顶盒制造商的态度。

  这是一个貌合神离的“融合”,被放在一起的不过是两个标准的名称——从周边产品标准的难产,到各地方电视台及运营商在单载波或多载波工作模式的独立选择,完全是诸侯割据的状态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频道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