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家电 > 正文

顾雏军案六大焦点扑朔迷离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2月15日 09:32 中华工商时报

  本报记者 张晓晖

  控方新证据遭到质疑重要证人被指作伪证

  顾雏军案涉案人数共9人,被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包括涉嫌虚报注册资金、提供虚假财会报告、挪用资金、职务侵占等4项。在进行的总共5天的庭审过程中,9名涉案人员对于各
项指控各有不同意见,甚至出现了相互推诿和相互指控的场面,而作为该案的重要证人刘从梦出庭被指作伪证等情况的出现,一度使案情变得更为扑朔迷离。

  为此,我们从新证据被质疑、究竟谁参与了科龙公司的虚假注册、究竟谁提供了虚假财务报告、刘从梦是否与此案毫无瓜葛、举报信内容的真实性、媒体获得旁听异常艰难等六方面对案件进行剖析和梳理。但是,这种梳理或许会停留在案件真相的表面分析,而深层原因要浮出水面仍待时间。

  14日下午,一位熟知科龙转让内情的知情人士与记者对顾案进行了探讨,该人士关于“导致顾雏军被指控的四项罪名的根本原因并非这四项罪名本身,而是源于当地政府在进行企业转让的模式本身有问题”的提法,也许可以为我们透视该案提供另一种思维模式。

  焦点一:新证据遭质疑

  顾案上月开庭仅两天之后,便进行了长达月余的休庭,而控方在此间进行了新证据的补充侦查。本月12日上午顾案第二次开庭审理,控方举出了一份新的证据———由公诉机关委托了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做的一次司法鉴定,共出具11份报告,其目的是为了证明公诉机关指控顾雏军等9名被告的四项罪名的成立。

  但就这份新证据进行的质证过程,就历时近两天。在12日庭审的质证过程中,控辩双方就新证据的许多技术性问题进行了激烈的庭辩。辩方律师和被告人对鉴定人的主体资格、能力、结论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

  顾雏军的辩护人当庭表示,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此前曾接受侦查此案的公安机关委托,出具过司法鉴定报告。当时,辩护人曾向法院证明,该所并不具备司法鉴定资格。如今,公诉机关又委托该所出具司法鉴定报告,且报告内容与当初那份基本相同,因此请求法庭不予采纳该证据。顾雏军亦当庭申请鉴定人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回避。他认为,鉴定人不具备最基本的职业道德;格林柯尔是不是占用

科龙电器资金,应根据所有的双方银行资金往来做鉴定,而不是取其中的一段时间。他同时还表示,毕马威的报告能够说明格林柯尔并没有占用科龙电器资金。但法院以顾提出的理由不是法定理由驳回其回避要求。

  与此同时,其他的被告人在进行质证时也纷纷对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的鉴定报告予以质疑。

  对此,公诉机关则表示,他们所提供的这些证据,具备关联性、合法性和真实性。而法院最后则表示,辩控双方、被告人关于证据的质证意见都听明白了,将会根据这些意见对证据进行采信。

  焦点二:究竟谁参与了科龙公司虚报注册资本?

  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顾雏军、姜宝军、刘义忠和张细汉4人涉嫌虚假注册资本罪。

  据了解,被告人刘义忠作为科龙原总裁刘从梦的助理,保管着该公司的公章,因此,科龙的很多注册材料的盖章,都是由刘义忠盖上去的。而公司进行注册登记的递件工作也是由刘义忠进行的。而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刘义忠则表示,自己作为一名董事长助理,其所从事的工作只是按照领导的意图从事,很多材料的处理都是遵命从事,自己没有参与犯罪的动机,自己是无辜的。12月12日上午出庭作证的科龙原总裁刘从梦,也为刘义忠作无关虚假资本注册的人证。

  顾雏军在11月8日第一次开庭审理时也表示,自己看到刘义忠被抓进来,感到很奇怪,他又不是公司的高管。同天,顾雏军当庭表示,我们进行资本注册,是在顺德市政府和容桂镇政府的参与下完成,何来虚假注册?如果说我们涉嫌该罪名,那么有关部门是否就犯了渎职罪?!

  12月12日下午,顾雏军当庭就检方指控其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9亿元)还发表了两点结论性的意见。他表示,自己在被抓时,9亿元的无形资产出资,一直在资产负债表上挂着,根本没有所谓用6.6亿元置换的事宜;他还表示,格林柯尔成立后,股本从来没有增减过,哪里来的虚假出资?

  此外的另两名被告姜宝军、张细汉对于该项罪名的指控,也都予以否认。

  焦点三:究竟谁提供了虚假财会报告?

  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涉嫌虚假财会报告罪的人员有顾雏军、姜宝军、张宏、严友松、晏果茹、刘科6人。

  11月8日开庭的第一天,在询问阶段,对于涉嫌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的指控,严友松进行辩护称,自己只是负责销售的副总裁,根据自己在公司的职责范围,自己的工作职责是在宏观上掌握、确定营销策略、市场信息的收集、产品及市场规划等方面,因此,财务方面的问题不是其负责范围,没有牵涉财务犯罪,故对虚假财务报告的指控予以否认。

  当时出庭接受询问的还有顾雏军。当时控方认为,2004年年底,顾雏军通过压货方式,向武汉长荣电器有限公司、合肥维希电器有限公司合计确认销售收入5.1亿元;该笔销售收入在科龙公布的2004年年报中,予以了确认,由此顾雏军等人构成了虚假财会报告罪。

  对此,顾雏军却多次在法庭上辩称,上述行为系德勤会计师事务所逼其提供的虚假财务报告。在2004年年报公布前,对于这5.1亿元的销售收入,德勤曾经向科龙提供过A、B、C、D四种方案。顾雏军本人以及科龙董事会都要求德勤选择其中一种方案,具体内容为:德勤根据审慎原则,不要将该笔销售收入在年报中予以确认,并为科龙2004年年报出具无保留的

审计意见。但是,德勤却不顾顾雏军和科龙董事会的要求,自行选择了另一种方案,即,在年报中确认该笔收入,同时对年报出具了有保留的审计意见。而在顾雏军亲属向记者公开的第三封举报信中,也详细地记录着顾雏军本人及科龙电器财务负责人要求德勤不要将那笔5.1亿元销售收入计入科龙电器2004年年报,但被德勤拒绝的详细内容。顾表示,正是该笔收入被计入科龙电器2004年年报后,直接造成科龙电器被有关部门认定财务披露造假。

  而12日出庭作证的刘从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我知道针对2004年科龙的年报中5.1亿元的销售收入是否确认一事,德勤确实曾向科龙提供过A、B、C、D四种方案。”

  在12月14日上午的庭审中,控辩双方仍在就虚假财会报告罪进行质证。

  辩护方及被告人认为该项指控涉及两项程序违法:一是控方将个人列为被告,而没有将科龙电器列为被告,进而追究直接责任人的做法涉嫌程序违法;二是控方在上月休庭后进行新证据的补充侦查时,以公安机关作为新证据补充侦查权的主体存在瑕疵,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

  因为辩护方及被告人的这一质疑,法院方面宣布中途休庭10分钟进行讨论决议。之后,法院宣布,控方的行为并没有涉及程序违法,并继续开庭就虚假财会报告罪进行质证。

  下午的庭审继续就虚假财会报告罪围绕着新证据及其鉴定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被告及法院分别向两位鉴定人进行了发问。当天的庭审直到晚上8点40多分才告结束。

  其中,辩方律师多次向鉴定人就虚假财会报告罪中关于压货、公司的财会报告得到方式及相关事实与事件的了解情况进行发问,当鉴定人多次用“根据委托机关提供的材料及专业判断作出的鉴定”同一内容的答复时,遭到了旁听者的一阵嘘声。

  焦点四:刘从梦是否毫无瓜葛?

  12月12日上午,科龙原总裁刘从梦的突然现身,出庭为顾雏军案的控方佛山市检察院作证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据媒体报道说,刘之所以来,就是要向法庭把事实讲清楚,因为此案有些被告的言论已经关系到他的声誉。据相关人士透露,佛山市检察院向法庭提交了很多由刘从梦出具的证词,对被告方很不利。

  那么,刘从梦是否与该案毫无瓜葛呢?在11月9日,接受讯问的顾案的另外5名被告都一致将挪用资产的罪责推到了目前身处案件之外的科龙电器前总裁刘从梦身上,顾也在当天的庭审中表示,他们在挪用一笔资金时,刘从梦是知情的。刘从梦出庭作证时也说过,他曾在一张1.87亿元的转账单上签字。但刘从梦同时也辩驳称,自己不知道这笔账单的用途。

  对此,顾雏军却表示了不同的意见,他说刘从梦是知道这笔钱的,自己与刘从梦就该笔款项进行了商量。

  此外,顾雏军在法庭上也曾多次表示,公司所有与当地政府关系的协调都是由刘从梦进行的,他怎么会不知情呢?在顾的一封举报信中,也提及“整个公司的年检手续都是刘从梦一手操办的,他却反而无罪,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正因为如此,刘从梦14日继续出庭就虚假财会报告罪作证时,顾雏军与刘从梦进行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激烈争执。顾雏军就刘从梦在所有事件当中所负何责进行了指控。刘从梦则强调自己只负责与政府关系的协调,与财务方面的问题无关联;而对于自己在几份关键证据上留有的签字,刘从梦表示自己只知签字不知其何用。

  为此,有被告人甚至直接指控说,刘从梦这是在作伪证。

  焦点五:三封举报信是否隐藏巨大黑幕?

  随着顾雏军将三封举报信抛出,刘从梦出庭指证被告时又遭到被告人其作伪证的指控,案件的发展愈来愈显得扑朔迷离。

  早在第二次的开庭之前,网上广为流传着一封由顾雏军写给中纪委的举报信,引起了民间的广泛关注。

  12月13日由于顾雏军宣布绝食,并提出了三项紧急申请,其中之一就是要求法院公开其所写的三封举报信。据称,在获得法院的允许后,顾的家属向有关媒体记者散发了举报信。

  记者在其家属散发的第三封举报信中发现,顾所举报的人物涉及

证监会两名知名人物。顾在举报信中强调自己是受人迫害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并希望有关部门能彻查案件真相,还自己一个公道。此外,顾的举报信还提及德勤出具2004年度公司年报时,因为私自做主而导致了检察院对自己进行涉嫌虚假财务报告的指控。

  对于这些举报信,被人称之为顾的“救命的稻草”,也被视为玉石俱焚之举。但与此同时,其真实性与效果也一度遭到了质疑。

  14日下午,一位熟知科龙转让内情的知情人士与记者对顾案进行了探讨。“导致顾雏军被指控的4项罪名的根本原因并非这4项罪名本身,而是源于当地政府在进行企业转让的模式本身有问题”,该人士认为,“顾雏军接手科龙是当地政府的行为,进行资本注册也是获得有关部门的通过,难道他们没有一点责任吗?我认为顾案的辩护方向应该朝这些方向努力,而不是仅仅盯着所谓的4项罪名的指控”。同日出版的南方都市报刊登了一篇文章也发表了类似的观点:“回到顾雏军案中,毫无疑问顾雏军是曾经的权贵,这才能够让游戏规则为我所用,但在注册资本金向顾雏军让度权利的有关部门不仅没有成为连带责任人,反而成为揭黑英雄,却令人匪夷所思。”

  焦点六:媒体获得旁听异常艰难

  对于顾案的采访,媒体的待遇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

  据记者了解,自首次开庭到现在,获准进入旁听的媒体只有少数几家。更多的媒体记者在反复的申请下,都未能进入审判庭进行旁听。

  情况转变发生在12月13日下午,由于顾雏军中午就宣布绝食,并提出要求庭审要有20家以上媒体进行采访报道。当天中午,法院允许了这一请求,并在下午开庭审理时允许了在审判庭外守候多天的记者进入旁听。

  但是,事情在第二天又发生了转变。闻讯而来的几家媒体记者再次被拦在庭外。记者在交涉中被佛山中院相关工作人员告知,由于12日进入的媒体在旁听完后就进行了报道,故法院不能再让这些记者进入了。

  而事实上,早前获准进入的几家媒体依然在场旁听,但从记者所了解的情况来看,他们对案件审理的情况报道很少。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