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感受带来的愉悦,用来解除人类疼痛终极治疗手段

这种感受带来的愉悦,用来解除人类疼痛终极治疗手段
2018年11月20日 10:17 新浪科技综合

  来源:环球科学ScientificAmerican

  听到叠毛巾的声音,再配上一阵温柔的低语,你的全身可能瞬间就会经历一阵极度舒适的状态。这种被称作“颅内高潮”的感受,既是生理上的一种愉悦,也是大自然演化的恩赐?

  多年以前,当我浏览Youtube视频的时候,看到了这样一个画面:一个老奶奶慢悠悠地在桌子上叠毛巾,并且配上她非常温和的声音。几乎瞬间,后颈传来一阵温暖的舒适感,然后迅速地传遍肩膀和后背。这种感觉持续了一分钟,我身心极度放松,并且在关掉视频后还持续了很久。

  小时候睡觉时妈妈会轻拍我的背,同样会给我带来这种感觉。但我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因为我认为这会显得很奇怪。直到多年之后,我读到了一篇报道解释说,观看叠毛巾或是主持人解读油画的视频,都会引发大脑的刺激感受。甚至仅仅阅读这些视频的描述就足够触发这种舒适感。

  叠毛巾似乎没什么意思,但Youtube视频的点击量超过了190万。显然,我不是独一个享受看这个视频的人。我很好奇,我的大脑里发生了什么才产生这些感觉?它的产生是否有目的?多少人同我一样能轻易进入类似舒适放松的状态?

极度愉悦感极度愉悦感

  2007年一篇在线论坛上名为“欲罢不能的怪异感觉”的帖子使人们注意到了这个现象。他们提出了许多命名建议,其中一种称之为“注意力诱发的大脑性高潮”,但是这并不准确,因为它并不会突然出现,持续时间也比性高潮长,更何况它并不是一种性反应。

  2010年,网络安全专家Jennifer Allen提出了一个新术语:“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 ASMR),俗称颅内高潮。她想更科学地描述其中的关键特点,减少人们谈论它时的尴尬。现在有一个蓬勃发展的在线社区,里面聚集了许多体验过AMSR的人,有关ASMR的订阅量将近16.5万。弗吉尼亚州雪兰多大学的药理学家Craig Richard进一步建立了ASMR University网站。

  “许多人说:‘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2014年,英国斯旺西大学的Emma Barratt 和Nick Davis开始了世界上第一个ASMR课题研究。Barratt对“通感”(synaesthesia)很有兴趣,这是一种感官融合的现象,人们会表示能听到颜色或看到声音。“一个朋友来找我问ASMR和通感是否有关,”Barratt说,“那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把它们联系起来。”

  她和Davis在ASMR在线论坛上发布了一份问卷。从475份回答中,他们发现ASMR的发生情况相当一致,可以概括为“一种刺激感向头后部蔓延,沿着脊柱传播,甚至有时传到肩膀。”问卷回答都集中在四种刺激源,每种都获得超过半数问卷反馈的支持:低语、集中注意力、慢动作和“类似掰脆性食物的声音”。

ASMR体验音频制造人员。图片来源:pinspiderASMR体验音频制造人员。图片来源:pinspider

  Barratt和Davis建立了ASMR的基础模型。但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比如有多少比例的人能体验到这种刺激。目前只有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的Giulia Poerio对此进行过探究。她在2014年的公共神经科学活动中展开了一项调查,91人中有53人经历过ASMR,15人从没有,另23人不确定。显然,ASMR不属于少数人才有的感觉,它比通感更常见,后者只有4.4%的人有过经历。调查的结果让AMSR显得更加难以捉摸。“很多经历过ASMR的人会认为这是每个人都有的现象,或者‘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Poerio说。

  同样在2017年,两项研究揭示了人们经历AMSR背后的一些信息,来自加拿大温尼伯大学的Stephen Smith和他的同事调查了有以及没有ASMR经历的对象各290名,让他们完成五大性格特质测试。ASMR经历者在经验开放性、情绪不稳定性上获得更高的分数,而在尽责性、外倾性和宜人性指标上水平较低。

  “但是,我们仍不清楚这些发现意味着什么。”剑桥大学的Daniel Bor说道。“很有可能存在某种潜在的基因机制,让人们更易经历ASMR和情绪不稳定状态。”或者经验开放性获得高分,可能反映了一些人尝试奇特音轨视频的感受。

  ASMR与神经活动

  尽管有很多想法,但还没有人真正知道ASMR是什么。毫无疑问,它类似一些已知的神经状态。Barratt和Davis尝试找到它和“通感”的联系,但是无论是否经历过ASMR,人们“通感”的发生率没有明显差异。

  他们也尝试对比“心理巅峰”(flow)的状态:这种状态下个人精神力完全投入在某种活动上,甚至变成自发工作的状态。他们的调查显示经历“flow”状态的人也会更容易触发ASMR。但所有ASMR经历者都认为这不是“flow”:它并没有目的性,就像发呆一样。

  一个更加可能的对比对象是“震颤兴奋”(frisson)。它像颤抖反应,会起鸡皮疙瘩,但引起它的原因是震撼的音乐之类的情感体验。Frisson有时也被称为“音乐高潮”。人们常常混淆ASMR和Frisson——但ASMR不会令人颤抖,不会感觉像阵阵电波。2016的一篇综述指出ASMR是一种放松的状态,而frisson是一种兴奋状态,可能它们就是两个极端。

  不论ASMR是什么,它有真实的症状。在6月发表的一项研究中,Poerio和她的同事让实验对象观看ASMR视频,并同时监测他们的心率和皮肤电导——一种衡量情绪波动的标准。研究结果显示所有观看视频的人心率都会放缓,但ASMR经历者的减缓的程度更大。

  研究也发现后者的皮肤电导数值上升,可推测他们有更大程度的情绪变化。“我们预期会数值降低”,Poerio说。“但现在的结果看来ASMR确实是一种复杂的情绪经历。”

图片来源:pixabay图片来源:pixabay

  然而,为了真正了解这个现象,我们需要知道ASMR发生时大脑的活动。2013年,达特茅斯学院的一名学生Bryson Lochte在论文中提到他扫描了正经历ASMR的人的大脑。但是在Lochete学习期间,这项研究一直没有发表。

  2016年,Smith和他的同事找到各找了11位有和从未有ASMR经历者,让他们躺下什么事都不做,再通过功能性核磁共振扫描对象的脑部。大脑中有一片被称作默认模式网络的区域,这片区域我们了解不多但已知和白日梦有关。研究团队发现ASMR经历者的默认模式网络中,一些联系被削弱,一些则被加强。

  “经历ASMR的人,他们的大脑在休息时的活动有些不一样。”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的Jennifer Kornelsen表示。她认为这可能有助于解释ASMR的感觉:大脑里一些联系的改变或许反映出这些人情绪感知经历能力在下降,或者他们有抑制其的倾向。

  但Bor不认同。他指出实验对象没有根据人格特质匹配。“所有的实验结果可能是由人格特质差异引起的,”他说,“这可能和ASMR的特征反应没有关系。”

  Loche和他的同事让10名对ASMR敏感的实验对象观看能触发反应的视频。并用功能性核磁共振检测大脑活动。扫描结果显示大脑犒赏系统和情绪激发相关区域的活跃水平显著提高。类似的现象会出现在Frisson反应中,或许这两种感觉确实是相关的。

 其他猿类可能也会经历ASMR。图片:Roy Toft/National Geographic image collection 其他猿类可能也会经历ASMR。图片:Roy Toft/National Geographic image collection

  这些发现意味着什么?我们仍不清楚,只知道那些会经历ASMR的人大脑活动有些不同。但是这又是为什么?Davis认为这种现象可能是一种有目的的演化过程,和个人注意力触发的关系不大。他说:“如果观察正在清理毛发的类人猿,我怀疑它们正经历类似ASMR的感觉……它们会受到另一个同类的密切关注。我认为它们大脑处于犒赏状态。”

  Richard在2014年提出过类似的观点:ASMR会触发与情感联系有关的神经通路。Lochte的研究也发现ASMR激发的大脑活动类似于受到友好行为时的大脑活动。Poerio的志愿者也在经历ASMR后,表现出对社会联系更积极的感受。类似于所爱之人或物靠近我们引起的情绪反应,ASMR更像这种反应的加强版,而那些视频则是获得ASMR的捷径。

  ASMR总是有益的

  当然还是有人会有疑问,他们反驳道大脑有时确实会有一些奇怪的活动。“一些视觉刺激怎么会引起颅内的反应?”Bor发问,“我无论如何想不到这和演化目的有什么联系。”

  但不论哪一种解释,ASMR的益处真实存在。Barratt曾经不希望ASMR被应用在治疗上,但2014年她和Davis发现了其他情况。“人们经历ASMR时,他们的情绪会显著变好,”Davis说,“它会让你更加愉快,并且持续很久。”

  而且,那些平时不开心的感觉会有明显的转变。Davis进一步解释:“情绪非常低落的人会通过ASMR来改善心理情况,患慢性疼痛的人也在使用它,我不想用‘治疗’这个词,但ASMR至少让他们暂时忘记了疼痛。”对那些有ASMR反应的人,它也许是一个减轻痛楚、稳定情绪的简单方法。

  Poerio在6月发表的研究支持了以上的观点。缓慢心率说明人处在相对不紧张或轻松的状态。在疼痛缓和的案例中,可能ASMR的感觉让人暂时忘了痛觉的存在,另外身心放松和情绪改善也有助于缓解疼痛。Poerio说:“ASMR对人是有好处的。”ASMR作用时,心率降低约3.1次每分,这类似于用音乐使心血管疾病患者放松后的结果。现在只是初步,但“我们的研究说明ASMR用于治疗的想法是可行的。”她说。

  尽管对为什么会经历ASMR还一知半解,我觉得自己交了好运。当我感到情绪低落和紧张的时候,有一个让我振作起来的心理技巧。就算感觉天都要塌下来,我至少还有ASMR使我缓和愉悦。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