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总统当选 美国学界面临灵魂寻觅

2016年11月10日 08:47 新浪科技 微博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文章来源:知社学术圈微信公众号

  美东时间十月九日凌晨,希拉里致电特朗普承认败选,充满戏剧性的2016美国大选落下帷幕。特朗普爆历史性大冷门,击败希拉里,成功当选美国总统,美国学界陷入灵魂寻觅(soul searching),或者说自我反省。

  美国学界的精英人士从来没有把特朗普放在眼里,也从来没有觉得他有任何的胜选机会。他们在大选之中压倒性地选择支持希拉里,也因此被特朗普竞选团队完全忽视。据称,在过去的18个月之中,特朗普竞选团队和美国科学建制,没有任何的接触。今天,学界精英不得不面对未来至少四年特朗普总统的这个事实。

  不少的大学校园里,都出现了游行抗议事件。在加州大学伯克利校园地标性的campanile前,就聚集了千余名学生。加州大学总校校长Janet Napolitano联合十大分校校长给全校师生员工写信,重申其多元化和开放性的政策:

  In light of yesterday‘s election results, we know there is understandable consternation and uncertainty among members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community。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s proud of being a diverse and welcoming place for students, faculty, and staff with a wide range of backgrounds, experiences and perspectives。 Diversity is central to our mission。 We remain absolutely committed to supporting all members of our community and adhering to UC’s Principles Against Intolerance。

  而加大Santa Cruz分校校长George Blumenthal在给全校师生的邮件之中,更为直白,震惊之情溢于言表,直言选举结果有悖其价值观:

  Like many of you, we watched the presidential election results in astonishment。 Many of us are struggling this morning to reconcile the outcome of the vote with the values we hold close。

  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专栏作家Jeffrey Mervis在Science杂志发表文章,表达了学界的集体忧虑。克林顿总统的科学顾问、Rice大学物理学家Neal Lane直言不讳,对特朗普当选表示“我只有震惊”,并对未来四年的科学前景表达悲观:

  Trump’s election does not bode well for science or most anything else of value。

  在美国的华人学者对未来科研环境也深表忧虑。在一个北美中国教授活跃的微信群,大家纷纷戏称,今后可以安心做科研了,因为不需要再把大把时间浪费在写项目申请书上了:写了也不会有经费了,虽然经费本来就很少。在接受知社采访的时候,堪萨斯大学张弛教授称:

  我是一名地球科学领域的新晋助理教授。作为科研工作者,我的研究范围涉及到水文,环境,岩石物理,工程地质等领域。作为一个普通个人,我热爱大自然,政治敏感度很低,和很许多人一样,受到传统和社交媒体的影响。不过我读过一段Trump的访谈,他否认人为原因造成的全球气候变化。他说

  “It‘s a hoax。 I mean, it’s a money-making industry, okay? It‘s a hoax, a lot of it”。

  但是,科学研究结果摆在那里,不可否认的事实,不能忽视的未来。选这样一位总统,他怎么能够带领美国人民 live sustainably and responsibly on Earth?他怎样能够让美国担起它应该承担的责任,为地球为人类作出贡献?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是全世界的灾难。具体到对我们地学科研工作者来讲,也许面临更少的科研资助,更恶劣的研究环境。

  不过有一点他的主张我倒是很喜欢,加强美国基础设施建设这件事情迟不容缓,希望他在这点能兑现他的承诺。

  的确,在今天凌晨的胜选演讲之中,特朗普称他将改善美国的基础设施:

  We are going to fix our inner cities and rebuild our highways, bridges, tunnels, airports, schools, hospitals。 We’re going to rebuild our infrastructure, which will become, by the way, second to none。 And we will put millions of our people to work as we rebuild it。

  这也让一些学者看到希望。北卡罗来纳大学洪韬教授向知社介绍到:

  川普的税收政策对small business是利好,部分small business需要依赖大量的应用研究做后盾,这样也就会增加学校与企业的合作机会以及科研成果转化。另外川普对基础设施和军队的投入还有对医疗的改革有可能也会给相应的科研领域带来新的发展机会。

  不过,更多的人是彷徨和观望。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特朗普将任命哪些人到关键的科学管理岗位,尤其是美国国家科学顾问,这一人选能够让人在一定程度上看到特朗普未来四年科技政策的走向。之前,大家有很多猜测,预期这有可能会是第一个女性人选。但这是基于希拉里当选的假设。如今,这一愿望可能落空。

  另外一个极其重要的岗位是能源部长。在一个活跃着一批在美国国家实验室工作的中国物理学家的微信群,大家对此表示强烈的关注,并对美国清洁能源研究的未来表示悲观。据猜测,特朗普有可能会任命页岩油行业老板做能源部长。

  而在Facebook和Twitter上,充斥着年轻科学家的失望和悲哀情绪,很多人纷纷表示要离开美国,去加拿大、澳大利亚、或者欧洲。而有中国者乘机向这些人伸出橄榄枝:非常欢迎优秀的学者到中国来工作和学习。

  与学界弥漫的悲观情绪形成鲜明对照,美国蓝领老百姓则对特朗普的胜选大加赞扬。如何看待这一反差?科罗拉多大学历史学教授魏阳在接受知社采访时,写下长文:

  这次川普的胜利,更多的是由于选民对于原来的制度和趋势的不满,而不是完全出于对于川普政策的拥护。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社会对于贪婪的金融银行集团不加遏制的投机行为,已经深恶痛绝,而奥巴马政府,希拉里在遏制危害社会的金融投资集团方面无所作为,让人们深感失望。人们甚至怀疑政府在与金融权贵集团沆瀣一气。而媒体则不断在为虎作伥,完全不表达民意。

  这次大选,表达了选民对于美国“建制派”、商业精英、主流媒体的抵制。这和美国社会的深刻分裂有极深的关系。这种分裂表现在,对立的双方的共同点越来越小,有一种难以调和的矛盾。今天早上确实我在美国确实听到很多美国人讨论移民的问题。这种对于建制派的失望,让很多原来支持桑德斯的激进左翼,都转投极端右翼的川普。激进左派与激进右派之间,总是只有一线之隔。而左和右的共同敌人,就是他们眼中把持大权、与商业集团蛇鼠一窝、控制媒体声音的“建制派”。川普崛起的社会原因,我在早前文章已经谈过。但是最近几年民众对于建制派的抵触,是川普胜利的直接社会原因。虽然他本人是财主,但是川普对于商业精英集团的切割让他得分不少。他声称不拿商业利益集团的捐款,反对政府腐败,发誓遏制大公司等等,句句说在反建制派选民的心坎上。

  但是问题是,川普能否解决美国面临的问题。我认为他的困难非常大。被选上一回事,做得好是另一回事。2008年奥巴马的大胜,有点像今天的情形,但是我们都看到后来奥巴马面临的种种困境,历史上总是时势比人强。人是拗不过大趋势的。川普因为人们厌恶建制派而当选,但是他和建制派的矛盾也会成为川普执政时期最大的障碍。有人说,川普会成为第二个里根,我很怀疑。里根虽然是演员出身,但至少有丰富从政经验,最关键的是,里根的个性比较温和,稳健,容易合作。对于幕僚和官员非常尊重,在国际事务等不熟悉的领域,很尊重专家的意见。里根其实是美国政治精英集体领导所能期望的最佳总统。但是川普对于政治的陌生,强悍嚣张的个性,反对建制派的高傲性格,会增加他施政的困难。如果他还认为自己是电视选秀节目里博眼球的大老板,这可能会让他与现有的官僚集团产生极大摩擦,出现政治危机。但是也有一定可能,川普善变的商人性格让他迅速接受美国官僚集团的内在逻辑,暗地里收敛一些,融入美国官僚体系,做好他的手下们期望的总统位置。

  但是无论哪种情况,川普政府的表现都将与选民的期望相去甚远:不是因为与官僚集团的不断摩擦而力不从心,出现政治危机;就是妥协顺从既有官僚逻辑,被政治精英和商业精英收买,变成另一个建制派。不要忘了,川普本人就是一个善变的、利益至上的商业精英。无论哪种情况,结果都很会让美国人失望。川普可能只是一个光彩夺目的气泡,但是可能要花四年时间才会破裂。

  对于过去二十余年日渐左倾的美国社会,魏阳教授也表达了看法:

  川普是逆流,因为自由派是年轻人,时间在年轻人一边。历史总是波浪式前进,所以要从长时段历史发展来看。

  的确,如果昨天只统计美国18岁至25岁的投票结果,您会看到下面这样一个选图,希拉里大获全胜!美国的左派,也由此看到希望。

  在未来两个月,美国将再一次完成权利交接和两党轮替,虽然今年的情形与以往有很大的不同。也许,我们可以以希拉里优雅的败选演讲结束:

  But I still believe in America, and I always will。 And if you do, then we must accept this result and then look to the future。 Donald Trump is going to be our president。 We owe him an open mind and the chance to lead。(吴励图)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