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转基因大辩论实录:要不要转基因食品

2014年12月12日12:54   果壳网    收藏本文     

  (莘莘深,Ent/编译)2014年12月3日,辩论组织“智能平方”(Intelligence Squared)在纽约举办了一场辩论,主题是我们是否应该支持转基因食品。辩论开始前支持者32%,反对者30%,未决定者38%;结束后支持者60%,反对者31%,未决定者9%,按照规则,正方获胜。

  参加辩论的四位发言人分别是:

  罗伯特·弗莱里(Robert Fraley),正方,2013年世界粮食奖得主,1999年获得美国国家技术奖章,2008年获得美国国家科学院产业应用奖。现任孟山都执行副总裁、首席技术官,拥有100余项论文和专利。

  艾莉森·范·埃宁纳姆(Alison Van Eenennaam),正方,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基因组与生物技术研究员。她在戴维斯分校获得遗传学博士学位,致力于在牲畜繁育系统中应用动物基因组学和 生物技术。她曾担任美国农业部生物技术国家顾问委员会的成员,并获得2014年布劳格农业科技传播奖。

左为弗莱里,右为埃宁纳姆。图片来源:intelligencesquaredus.org左为弗莱里,右为埃宁纳姆。图片来源:intelligencesquaredus.org

  查尔斯·本布鲁克(Charles Benbrook),反方,华盛顿州立大学可持续农业与自然资源中心教授,专注于开发基于科学的体系以评估农业系统对公共卫生、环境和经济的影响。曾任美国农业部生物技术国家顾问委员会成员,参议院农业子委员会主任,有机中心首席科学家。

  玛格丽特·梅隆(Margaret Mellon),反方,科学政策咨询员,忧思科学家联盟前成员。她关注抗生素、遗传工程和可持续农业等领域,拥有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和法学学位。1993 年她在忧思科学家联盟创立了食品与环境项目,推动基于科学的农业体系。三次担任美国农业部生物技术国家顾问委员会成员。

左为本布鲁克,右为梅隆。图片来源:intelligencesquaredus.org左为本布鲁克,右为梅隆。图片来源:intelligencesquaredus.org

  以下是这次辩论的发言记录。辩论分为开场陈述、自由辩论和总结陈词三个环节,陈述部分经过简单编辑,删除了主持人的串场词;自由辩论部分编辑较多。原视频可以在“智能平方”的官方网站看到。

第一部分:开场陈述

  弗莱里(正):今天我非常高兴来到这里。这个话题对我而言很重要,它是我的毕生心血。我在美国中部的一个农场长大。我不认为自己是个书呆子,但我是那种坚信自己会成为科学家的孩子。在我取得博士学位之后,我很荣幸地来到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工作,当时这里可以说是转基因研究的中心。

  即使是在那时,有一点也是十分明确的,那就是转基因技术将会对医疗 卫生有深远的影响。一个小测试——你们中有多少人有糖尿病,需要服用胰岛素?哦,很多人举手了。实际上胰岛素是第一个转基因产品。现在,如你们所知,胰岛 素是一项常规治疗,更加安全,更加有效。感受一下这种转变吧,今天全美最畅销的6种药物都是基于转基因技术的。这是个巨大的进步。

  说一些跟食品更相关的内容,你们当中有多少人吃奶酪?第一个批准用于食品用途的转基因产品是凝乳酶。凝乳酶是一种用于制造奶酪的酶。今天,90%的奶酪基于转基因,并且采用了更加安全有效的技术。

  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我参与了研发第一种转基因植物。接着,我们又用了15年的时间进行更多研究,直到90年代中期才推出第一款商业产品。 这些产品被用来帮助农民抵御害虫和杂草。为了抵御害虫,我们采用的Bt蛋白与有机农场主使用多年的生物农药中的有效成分完全一样,然后我们将这种蛋白植入 到植物中以保护植物免受害虫的侵害。结果,杀虫剂的用量大大减少了,而作物的实际产量增长了。同样,那些除草剂耐受的植物起了很大的作用。它们使得农民可 以用更加安全环保的化学制品来取代原先的使用的产品,而且对环境有更重大意义——农民不需要再犁地。省去了犁地这个步骤可以节省能源,减少碳排放,最关键 的是减少土壤侵蚀。今天,在全球范围内,有27个国家的1800万农民在种植转基因作物。这是在农业历史上传播最迅速的技术。这是因为转基因带来的好处非 常真实,非常显著。它可以减少杀虫剂使用,增加产量,保护土壤,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如此等等。

  当然,今晚你会听到关于这项技术的不同视角,但是我有一个简单的逻辑测试。我在农场长大,我亲眼看到我的父亲在购买种子,购买工具等等东西上面是如 何做决定的。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没有实际收益,没有农民会选择种转基因农作物的。如果转基因没有真正的价值,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种植转基因作物长达20年。 转基因技术的影响是惊人的,很多公司和大学在研究转基因技术应用。我的伙伴,艾莉森·埃宁纳姆博士将会介绍很多这项技术研发中的应用。

  退一步说,作为一个科学家和一名父亲,我认为这些产品的安全性绝对是我最关注的东西。我最引以为豪的地方在于,在转基因技术进入市场后的超过20年 中,没有一项食品安全或者饲料安全事故是与这项技术相关的。在这里我要指出,关于转基因的安全性,科学界达成了强有力的共识,正如科学界关于温室气体和气 候变化的共识一样。我还要强调,这种安全性的根源在于,人类有史以来就一直在基因层面改变和选择作物。无论是现代的玉米,西红柿,或者桃子还是大豆,我们 一直在改变它们的基因。但是通过生物工程,我们可以更加精确地改变基因,实现一次只改变一个基因,这点十分关键。这项技术高度规范,受美国政府机构的管 制。并且我们向全世界40个国家出口转基因作物,他们也都研究并批准了这些作物。艾莉森会介绍更多的安全研究。这些研究的底线是,转基因食品是我们食品供 应中研究最深入、最详尽的,它们绝对安全。

  编者注:关于安全性,弗莱里原话如此,一般学界更严格的表述是“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至少和传统食品相当”。

  作为一个将其视为毕生事业的科学家,我想总结以下几点:

  首先,转基因技术不是圣杯,但它们是重要的工具。如果使用恰当,可以为种植者带来全新的产品,使消费者长期受益。

  第二,转基因技术不是我们需要的唯一技术。我们需要继续研究植物育种技术,继续投入到新的研究领域,比如精确农业。我们同时也需要研究有机农业技术和其他工具。

  最后,我想说,转基因技术是完美的吗?当然不是。它们需要规范,它们需要被合理地应用,这点同任何其他技术都一样。害虫对转基因作物的抗性会增强,这点对任何杀虫剂都一样。我们知道杂草会演化出对除草剂的抗性,无论是转基因作物系统还是其他作物系统的除草剂都没有区别。我承认这些是合理的顾虑,但是我相信科学可以对利用这些技术起到巨大的作用。

  我们处在面对人类最大挑战的边缘。全球人口在持续增长,2050年之前人口将突破95亿。将会有20到30亿人步入中产阶级。对食物的需求将会在 2050年翻倍。我们所做的决定,你们今天晚上的投票都十分重要。我们在未来的36年需要生产的粮食要比全世界历史上生产的粮食加起来更多。这是个艰巨的 挑战,并且我们还面临着气候变化和水资源短缺。但是我希望用一句乐观的话作为总结:我们能做到,只要我们团结起来,取得共识。

  梅隆(反):感谢大家,感谢弗莱里。他的很多观点我想我们会在稍后的辩论中继续讨论。

  我只想专注于一个问题:要满足90亿人口对食物的需求而不至于毁灭 地球,转基因技术或者遗传工程——我会把这两个词看做同义词——是不是不可或缺的,甚至,是不是重要的? 不毁灭地球,意味着不会带来墨西哥湾那样的死水区,或者像伊利湖那样在一年的有些时节里就是一锅毒藻汤。这是艰巨的挑战。

1 2 3 4 5 下一页

文章关键词: 转基因草甘膦生态平衡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