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转基因大辩论实录:要不要转基因食品(3)

2014年12月12日12:54   果壳网    收藏本文     

  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是全世界最大,最富盛名的科研团体,该协会在2012年发表声明, 科学证据十分明确:现代生物技术和分子手段用于改良作物是安全的。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医学协会,美国国家科学院,英国皇家学会和全世界每一个主要监管机构 也作出了相应的表态。考虑到它已经实现的好处,这项技术的潜力,以及确凿的安全纪录,我希望你们允许育种者采用这项宝贵的技术改良作物,并且在今晚投票支 持转基因技术。

  本布鲁克(反):谢谢大家,谢谢智能平方再次邀请我。我想我们之所以在这里辩论是因为我们对我正在讨论的某些事情并没有完全达成一致。事实上,如果弗莱里和埃宁纳姆所言都是对的,我早就跑到桌子那边去,留下可怜的梅隆一个人在这边了。(笑声)

  我确实认为,是时候进行一场关于食品生产中的农业生物科技的全国性炉边谈话了。我很高兴这样的讨论今天成为了现实。关于转基因食品的标注问题,我们已经面临了许多争议激烈的州级投票,其结果是全国各地的人们对此的了解和关注程度都有所提高。这是件好事情。

  我们正面临一项艰难的决定:我们的社会是应该沿着这条遗传工程主导的、愈发高强度的专门化农业道路走下去呢,还是应该把农业转到其他的路线上。在你 们听取双方争辩的时候,我想提出一些要求。可能有很多要求。我要求你们能够就目前市场上的转基因作物可以带来的实际好处投票,而且不是只看它们头三四年里 的表现。这些作物很快就得到了采用,效果也很好,这都有明确的记录。特别是转基因的抗草甘膦作物,效果惊人。这些所谓的抗除草剂作物使得农民可以更加容易 地控制玉米、大豆和棉花地里面的杂草。这三种主要作物是我们今晚的主要讨论对象。

  但是,请不要基于生物技术产业所许诺的愿景投票,也就是不要考虑那些生物技术产业认为未来科学可能可以实现的目标,比如可以自行固氮的植物,或者抗 旱作物,或者营养增强型作物。其中有些目标可能终将会被实现,但是它们目前还没有。我希望你们能够比较一下遗传工程农业的现实和他们做出的承诺。我也希望 你们能够考虑转基因作物这个整体,而不只是弗莱里和他在孟山都的同事植入玉米中的几个基因;你需要考虑的是玉米在农田的表现,它的实际产量,作物里到处都 是的Bt蛋白对整个环境的影响,对水生生态系统的影响,对农民成本的影响。

  当然,在抗除草剂作物的例子中,最大的担忧在于自10年前起就逐年增长的除草剂用量,并且情况每年都在不断恶化。现在,工业界和政府刚刚批准了下一 代抗除草剂作物,通过转基因技术它们可以抵抗两种风险最高的古老杀虫剂。你会听到“2,4-D”和“麦草畏”的名字。这绝对不是正确的方向。我们需要考虑 它整体的影响,包括整个国家已经投入的大量精力,还有产业界对育种的巨大投入,这些都是转基因篮子里的鸡蛋。还有很多其他的重要事项,却没有得到植物育种 人员应有的重视。这项技术是有代价的。

  今天我们将会就安全性进行很多讨论。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没有共识,而2014年的今天,我们需要担心的理由,远比我们在1996年开展这项技术或 者2000年我们采用抗除草剂大豆的时候要多。事实上,在过去的每一年中,随着我们种植了越来越多的转基因植物,我们需要的除草剂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关 于健康和环境的担忧随之而来。我会在稍后继续讨论这一点。

  编者注:关于安全性,本布鲁克原话如此。对这句话的更多讨论请参见自由辩论部分。

  去年,国家地理有一系列对未来食品的精彩专题。相信你们中的很多人至少读了其中的几期。在2014年5月份的国家地理中,有一篇奠基性文章算是提出 了一项前进计划——如何在资源不断减少的情况下满足90亿人的需求。作者乔纳森?福里(Jonathan  Foley)是来自明尼苏达大学的研究者,他的文章题目是“养活世界的五步计划”。这篇文章很短,很精彩。在这里我要引用他说的原话,首先是“冻结农业 的足迹”,也就是不再砍伐雨林,让尽可能多的野生环境保持原貌。第二,“在现有农地上尽可能多的种植作物”。这点非常正确。在发达国家,农民可以收获 150到250蒲式耳玉米,而在非洲,农民只能收获40到60蒲式耳。所以,提升全球产量的空间是巨大的——对于使用过度而贫瘠的土地,和那些缺少必要输 入的土地。显然,在现有农地上尽可能多的种植作物是解决问题的关键。福里的第三点是“更加有效地利用资源”。这显而易见,考虑到现在玉米、大豆或者棉花农 业都需要石油资源作为输入。如果成本上涨,价格也会上涨。也许这些资源的供应可能会成为问题。所以我们需要更加有效地利用石油资源和水资源。第四点,非常 重要的一点“改变饮食结构”。美国人,欧洲人,我们吃得太奢侈了。我们食用了过多肉类,生产一单位热量的牛肉需要花费很多热量,能量转换效率只有 1/100。(超时,被主持人打断。)

第二部分:自由辩论

  主持人:本布鲁克,你在开场陈述中说科学界对于转基因的安全性没有达成共识,你能阐述一下吗?

  本布鲁克(反):我几乎读过各方开具的所有陈述。基本上这些报告都是用略微不同的措辞说同样的事情:遗传工程作 为一种技术,和其他的植物育种相比,并没有创造出任何新的或者不同的潜在风险。其中有几篇报道——包括两篇来自美国国家科学院的专题报道——指出转基因食 品带来更大风险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我们并不真的知道。它们也都说目前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美国民众有因为食用转基因食品而产生急性健康问题。然后它们 接下来呼吁进一步投资来研发更敏感更科学的技术,来评估可能风险,以及在批准上市后的持续监控。但这些报告里呼吁的大部分推荐措施,提出至今已经有15年 甚至更久,在美国却还没有实现。

  弗莱里(正):首先,我并不想重复之前的话,但要知道这门科学自从70年代起就存在了,而且已经广泛应用在健康 和农业领域,有着十分出色的安全记录。在动物和人类中没有发现过一例来自转基因技术的安全问题。这既是因为我们有史以来就一直在移动基因,也说明了我们监 管的重要性。我和查克第一次见面还是在确立农业部-环保署-食品药品监督局联合监管规范的时候,这套规范至今还是世界范围的金标准;而我们出口玉米和大豆 的每一个国家也都做了自己的独立健康安全评估,除此之外还有数以千计的学术研究,全都指向同样的结论,被全世界所有主要科学团体接受:这些产品是安全的。

  梅隆(反):我想我们可以赞同,没有证据表明现在的遗传工程应用有明显的急性短期效应。但所有这些评估都忽略了 两个问题:一,有可能会有潜在的长期效应还没有被发现;二。每一项遗传工程应用都应该被分别看待。所以,不管抗草甘膦作物如何,它不能证明这些正在研发的 新基因操控技术也是安全的。所以,一揽子宣称安全是不能得到科学证实的。

  埃宁纳姆(正):的确,作为科学家肯定不会下一揽子的结论,我认为这要依赖于每一项具体的评估。但我认为作为一 名科学家,应该让数据告诉我到底有没有安全担忧。有这二十年来的数千项研究,我能感受到全世界几千位学术界同事的分量,他们并没有找到任何特殊的安全隐 患,我应该承认证据的本来面貌,让数据告诉我它是否安全。

  梅隆(反):但看看你们荟萃分析里积累的数据,比如说牛,牛很年轻的时候就被杀死了,大概14到15个月,你们 依赖的事实只是屠宰场合格率在长时间段里没有下降而已。我认为这是一项有价值的研究,但它没有告诉你很多东西,它显然没有告诉你这些转基因作物在活了一辈 子的动物身上会有什么影响。

  主持人:那要怎样才能告诉我们呢?

  梅隆(反):你需要做长期动物研究。你需要逐步延长,而且我们应当建立协议来确认需要怎样的研究。

  弗莱里(正):如果你看一下埃宁纳姆的综述,里面有二十多项长期的动物研究,得出的结论完全相同:这些产品是安 全的,这是事实。评估这些数据的那些组织,也是在全球变暖的严峻性问题上得出同样结论的那些组织。你去美国国家科学院,去所有的主要科学机构看看。“共 识”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统一,并不意味着100%的统一观点,正如全球变暖问题上也不是完全一致。但科学为自己说话,而科学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共识。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文章关键词: 转基因草甘膦生态平衡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