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阿尔托大学教授:中芬两国机器人发展机遇

2017年08月23日 10:32 新浪科技

微博 微信 空间

添加喜爱
芬兰阿尔托大学教授 Heikki Koivo芬兰阿尔托大学教授 Heikki Koivo

  新浪科技讯 8月23日消息,2017世界机器人大会在亦庄正式开幕,大会于8月23日至27日举行。本届世界机器人大会以“创新创业创造,迎接智能社会”为主题,大会,分为论坛、展览、比赛三部分。展览部分展出面积约5万平方米。全球机器人行业的领先企业携“明星”展品悉数亮相,展示了机器人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各环节的最新技术应用,勾勒出一幅充满未来感的机器人世界图景。

  8月22日大会主论坛上,芬兰阿尔托大学教授 Heikki Koivo发表了““一带一路”与中芬两国机器人发展机遇”的主题演讲,以下为实录:

  Heikki Hoivo:非常高兴能够来到这里,和大家谈一谈芬兰和中国机器人领域的发展。芬兰已经独立了一百年,之后习近平主席在4月份访问了赫尔辛基,也就是今年春天和芬兰的总统进行了会面。当然,这也推动了中国和芬兰之间的合作,把芬兰当做非常重要的经济合作伙伴。他们达成了几十项协议,非常有意思的是海上科技。芬兰是北冰洋区域海洋技术的主导者,所以我们要感谢习主席能够访问芬兰。

  芬兰是一个北欧国家,人口约550万,国家的面积在欧洲排名第四,首都是赫尔辛基。芬兰的工业状况是非常多元化的,并且也是有着全球化的产业。金属行业涉及到造船,2009年的时候规模是最大的,包括林业。我们国家有77%都是森林覆盖的,所以如果飞到赫尔辛基的话一路上可以看到全部都是森林,城市在哪里找不到。再就是ICT和电子行业,现在我们在通信行业有诺基亚,另外还有ABB等等公司。网络游戏方面你们可能都听说过“愤怒的小鸟”和“部族冲突”,这些都是芬兰公司开发的。

  机器人行业我们有CIMCORP,这是在芬兰的玻里士公司,他们有一个Dreamwork Factory,这是做绿色轮胎生产的一个系统。中国的麒麟轮胎公司使用了他们的系统,CIMCORP的解决方案是全方位的自动化,从橡胶的处理一直到最后的橡胶轮胎生产完全都是自动化的。中国的轮胎大亨秦龙先生是麒麟轮胎的董事长,他在2008年创立麒麟轮胎公司的时候没有任何的自动化,完全是人工的,就像任何其它的中国轮胎工厂一样,但是开始思考如何进行自动化。他们和CIMCORP合作,最后在2015年安装了CIMCORP的梦工厂,实现了工厂的完全自动化。现在准备要在泰国建立一个新的轮胎厂,一年之内要安装这样的梦工厂,现在已经竣工了。

  这里的轮胎是完全自动化生产的,也是轮胎4.0时代的到来。麒麟工厂采用了智能的生产方式,通过系统来收集数据,从橡胶的出处到橡胶的生产实现全过程的自动化,完全实现了智能化和自动化的生产。麒麟公司现在成为了一个橡胶4.0的生产厂商,实现了生产线的完全自动化,采用的是CIMCORP的技术支持。

  另外一个芬兰公司是PEMAMEC,这个公司在重焊接和生产的自动化系统当中是全球领先的公司,比如造船、重工业生产、风能、工业锅炉以及油气生产方面都是领先者。这里是机器人生产线,可以看到这些大型的材料。这是PEMAMEC的自动化生产视频,完全自动化生产的焊接系统,可以焊接大型的设备和大型材料,比如这里的一些材料。这里有一个控制室,操作员可以在里面操纵,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动化的,这里有不同的构件和部件,他们在中国也有一些活动,但是我们暂时没有更多详细信息。

  我们再来谈一谈港口的集装箱码头,世界四大公司当中的两个都是芬兰公司。康奈尔博士是我之前的学生,但他现在是KARMA公司的总裁,他说世界上四个移动的集装箱当中有一个采用的就是KARMA的解决方案,我们来看一看它意味着什么。今天机器人意味着工业互联网、工业4.0,这就是非常好的系统的例子。集装箱的船的规模越来越大,他们到了码头的时候必须要尽快处理这么大的负载量,因此需要更加有效、更加智能的机器,也需要一些行业的整合来实现它的吞吐量以及流量的正常。KARMA在亚太地区的市场是非常活跃的,这里有些蓝色和红色的点,都是他们有操作点的地方。这是2017年发展最快的地区,中国的增长是2.5%,明年是3.5%,自动化将会使得未来的港口更加高效、更加智能。

  可以看到当船到岸的时候,工人要把集装箱卸载,我们会用自动化的机车来进行。新的自动化港口也有一些是贺地项目,就是已有的设施也可以自动化。这张图片是来自澳大利亚的墨尔本,这里的船只已经到港,机器正在使用AGV,包括类似的自动化机车把这些集装箱吊装起来,卡车将会运送这些集装箱。中国就像大家所知道的那样,今后的增长将会达到2.5%-3.5%,所以在中国需求是有的,机会也是有的,因此物流行业的发展是非常快速。

  这家公司叫做CONKRY,是全球性的起重机公司,他们的总部是在上海,红点是他们活动的范围。2010年的时候我们不知道这个公司也进入了物流领域,我们和这些人合作了很久,里面有三个是我的博士生,我们看的是右边的港口解决方案。这里我们也有一个动画,通过这个动画可以看到自动化的机车。卡车进来以后会将集装箱装载在上面,这些产品都已经有了,可以把集装箱堆叠起来。不同的AGV移动到末端的时候就会有一个起重机把它吊得很高,当它们堆好之后就有几个起重机一直把它移动到卡车上。这里不需要任何的人工,所以安全性也提高了,还有很多其它的益处。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功能,还不是全部,因为你可以也必须要去控制交通流量,因此有一个控制塔进行自动化地操作,可以控制交通流量、优化交通路线,而且可以看到每个小时的交通情况、白天和夜晚的使用时间以及投资回报等等都会大大提高。

  SANDVIK这家公司主要是从事采矿业,使用的是自动化的采矿工具。我们看到了很多有趣的自动化矿山,最深的是在南非,它的深度达到了3.9公里。我们是达到了1.4公里的深度,南非希望达到5公里,因为那里的矿石越来越硬,对人类来说深入矿井里面是非常不安全的事情,因此SANDVIK公司也在研发自动化设备。这里显示的是矿山机器人,也是开放式的矿井,珍贵的矿石是黑色的,需要基础设施才能把这些珍贵的矿石开采出来。这里有些交通工具,这个工具以前是人工操作的,比如第一阶段是要打矿井,然后是两个机器臂。当然,这需要提前的路径规划才能实现自动化,这个井口被打开以后他们就开始往里面放炸药炸开这个矿道,这个机器移开的时候就爆炸了。这是非常好的方法,可以开采到珍贵的矿产。我们打通了开采的矿道,爆炸结束之后我们有一个装载车,这个车也已经有二十年的历史了,你要控制它的交通流量,并且对它进行优化。

  这是在铂尔曼酒店,我们用的是通立的电梯,它可以很好地运送人流。通立电梯是扶梯和电梯行业的全球领袖,还在做自动门或者门禁的相关系统。这里写的是62%,也就是占到了全球电梯和扶梯市场的62%,这是2016年的数字,他们在改善人员流动方面也是非常擅长的。写字楼可能是一个摩天大厦,还有大的商场、火车站、机场、医院等等各种类型的建筑,需要不同类型的电梯。不同的建筑当中需要不同类型的电梯和扶梯,深圳北站用的就是通立的电梯。他们还有一些智能解决方案,比如门禁的解决方案,同样也能够改善人员流动的状况,并且保证安全。我手上拿着的就是铂尔曼酒店的房卡,通过这个技术也可以通过收集数据进行记录,然后不断地改善电梯的性能。

  这是一个建筑的模拟图,也是人员流动智能解决方案,所以有了智能卡片之后就可以知道人的流动状态。不同的国家人员流动的模式也是不太一样的,日本和西方国家就不太一样。当然,扶梯上面也可以用一些卡片来进行控制,并且设计这些系统之前要考虑到各种各样的用户群体,比如普通的访客、VIP的权限应该是不一样的,这样才能保证人员的流动非常顺畅。

  这是通立在电梯流量规划方面做的一些事情,可以发现在早晨的时候流量是比较大的,所以他们就需要对电梯的运行进行调整,建筑当中也会对数据进行收集,使得在新的建筑规划当中能够更好地使用。这是地铁站的模拟图,同样也是模拟了人员的流动,这是他们给我的视频,可以看到有电梯和扶梯。这是人们坐着扶梯下楼等车,另外一些人是刚从地铁当中下来然后坐电梯上去。看起来还是非常直接的,高峰时期问题就会更多一些了,可能会影响到你的设计,通立电梯是非常善于规划人员流动的。

  最后我想和大家讲一讲这个初创企业,叫做GIM机器人。这是一家领先的移动机器人的公司,当然,是不是真正的领先我并不是特别确定,但大家可以看一看他们的一款产品。现在他们也在招更多的人进行扩张,这种汽车机器人是需要做很多工作的,比如要做本地化和3D映射、导航、传感器的数据处理、机器学习、控制系统、系统整合等等。这是一个室外安全机器人,中国和芬兰也在这个项目上开展合作打造适用于中国的产品。我们不应该忘记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和中国的合作是在芬兰有一家机构叫做芬兰创新资金支持机构,通过这家机构,我们希望能够推动中国和芬兰之间的大学、研究机构和公司之间的研发和创新合作,他们在北京、上海和香港都有办事处,二十年前一直到现在做的工作也是非常不错的,现在机器人是我们更为关注的合作领域。

  感谢所有的这些公司的负责人为我们提供的视频,他们做的这些东西并不容易,有些其实是我之前的学生,也再次感谢各位的聆听。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