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加拿大宇航员:登火星不现实应先重返月球

2014年10月22日 10:06 新浪科技

微博 微信 空间

添加喜爱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2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宇航局决定在本世纪30年代派遣宇航员登陆火星,但前加拿大宇航员克里斯-海德菲尔德认为我们应该重返月球,在完成这个“一小步”之后再上演登陆火星这个“一大步”。他指出我们没有相关技术或者能力确保火星之旅的安全性,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在月球上生活几十年,而后才考虑实施载人火星任务。

  海德菲尔德撰写了一本新书,名为“你在这里:92分钟环绕地球(You Are Here: Around the World in 92 Minutes)。他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下一个符合逻辑的目的地是什么?显然是月球,因为月球距离地球只有3天。如果中途出现差错,我们还可以掉头回地球。现在,公众对奔赴火星充满浓厚兴趣,但我们并没有掌握相关的技术,确保火星任务的安全性和经济可承受性。”

  海德菲尔德指出火星任务的很多方面都面临巨大挑战,例如飞船与地球之间的通讯。他说:“火星距离地球很远,无论是从时间还是距离的角度。随着飞船与地球之间的距离不断加大,与地球间进行通讯的难度也不断加大。飞船与地球之间的无线电通讯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球的位置。进行这种通讯时,飞船上的一句‘你好’需要长达半个小时才能抵达地球。地球与火星间进行实时通讯的可能性为零。奔赴火星并不是一次有趣的旅行,地球将变成一个小斑点,火星将变成一颗灰色的星球。在奔赴火星前,我们需要研制更出色的发动机。在登上火星前,我们需要准备数十年时间。我们要在空间站上生活10或者15年,而后在月球上生活几代人时间,最后才考虑奔赴火星。”

  2013年,海德菲尔德结束宇航员的工作。他是人类历史上最著名的太空探险家之一。在太空工作期间,他拍摄了大量照片并上传到他的twitter帐户,与所有网民分享。像海德菲尔德这样积极与公众互动并不是宇航员的一项本职工作,包括巴兹-奥尔德林在内的一些宇航员认为这种互动需要承受巨大压力,打心眼里不愿承受这种压力。美国宇航局局长查尔斯-博尔登在上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指出海德菲尔德提高了现代宇航员的标准。但海德菲尔德表示他并不认为自己给其他宇航员带来压力。在他看来,宇航员与公众进行互动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即使他们肩负着重返月球和奔赴火星的重任。

  当被问及在更大程度上与公众进行互动是否给宇航员带来压力时,海德菲尔德的回答是“绝对不会”。他指出在twitter等社会化媒体上与公众分享从太空拍摄的照片是宇航员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种做法并不会让宇航员分神,影响他们在空间站上进行的工作。“与其他人分享太空中的工作和生活是宇航员的一个重要任务。在这方面,很多宇航员都做出了表率,例如德国宇航员亚历克斯-格斯特。我们应积极分享自己的太空经历,这是一次非常棒的体验。”

  执行太空任务期间,海德菲尔德热衷于与公众分享自己的经历,例如将在空间站穹顶舱拍摄的照片上传到自己的twitter帐户或者经常发帖讲述的经历和感受。他指出与公众互动并不会影响宇航员的本职工作。他说:“太空任务的重要性丝毫没有发生变化。我们进行了200项实验,从研究地球的气候变化到寻找暗物质。利用Twitter与网民进行互动并不会占用你很多时间。你要做的就是拍照,而后挑选精彩的作品上传,与全世界分享。公众看到的只是我们看到的冰山一角。从另一面说,我们是其他所有人的代表,是经过复杂的选择过程选出来的。我们对公众负有责任。亚历克斯是数以百万的德国民众的代表。身为宇航员,他们要尽自己最大可能,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同时还应与其他所有人分享他们的经历。”

  现在,宇航员与公众分享照片和新闻已经是稀松平常的事情,过去可不是这样。上世纪60年代太空竞赛之初。对于自己的太空探索计划,美国宇航局持一种非常开放的态度,苏联则严守秘密,这种做法让海德菲尔德感到失望。他说:“1969年,美国人登上月球,这一成就对我影响很大。当时,苏联人也有这样的机会,但他们从不对外公布自己的太空探索任务,除非顺利完成任务,以免中途出差错,让自己颜面无存,或者担心参与探索任务的人遭谋杀。美国人则认为没有保密的必要。让世人见证他们的太空任务计划非常重要,没有必要将自己隐藏起来。他们直播了登月过程,这是一种非常勇敢的做法。这一种法受到空前的关注,全世界为之震撼,数十亿人观看了登月过程。美国的登月计划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当时的加拿大还没有宇航员计划,我也只是一个小孩子,登月让我深受鼓舞,让幼小的我萌发了长大后成为宇航员的想法。形象地说,登月就是一场终极版电视真人秀。”

  现在,海德菲尔德已经从宇航员的岗位上退下来。对于自己在空间站上度过的时光,他表示自己没有任何遗憾。他说:“我参与了操控航天飞机飞行的任务,曾经3次进入太空。我登上过俄罗斯的‘和平’号空间站,曾在国际空间站上进行太空行走,还曾驾驶过俄罗斯的飞船和美国的航天飞机,担任国际空间站的指令长。如果这样的经历还让感到自己遗憾,那我一定是个白痴。无重力状态的经历是一次非凡的体验。从太空看地球的四季变化和物换星移,你会领略到一种异乎寻常的美。那是一种令人永生难忘的经历。看着脚下的地球,你会觉得非常亲密,非常熟悉。太空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角度,让你重新审视人类的位置和我们所有人共同生存的世界。”

  海德菲尔德表示各国应该在太空探索领域加强合作,加快太空探空的步伐,这一点非常重要。他说:“上世纪80年代,我是一名战斗机飞行员,负责拦截侵入加拿大海岸的苏联轰炸机。1994年,我乘坐美国的太空飞船进入太空,帮助建造俄罗斯的空间站。对于我来说,后者才是我们最应该做的事情。我们需要在太空探索方面加强合作,而不是相互争吵。我们应该做一些对我们所有人都有意义的事情。国际空间站是国际合作的典范。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设施,参与建造的一些国家曾在几十年前互为敌手,例如日本、德国、俄罗斯、欧洲、美国、英国和加拿大。我们成功建造了国际空间站,就在我们的头顶上。如果是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这种合作几乎是不可能的。”(孝文)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