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裂中子源首台设备正式安装

2014年10月16日 07:47   南方日报 微博    收藏本文     

  中国散裂中子源项目是我国“十一五”期间重点建设的十二大科学装置之首。15日上午,该项目的第一台设备——负氢离子源在东莞下隧道安装,标志着这一项目正式进入项目设备安装阶段。此前,这套设备已经在东莞理工学院调试近两年。该项目建成后将成为中国最大的科学装置。

  计划2018年前后建成

  中国散裂中子源项目是一个国际前沿的高科技多学科应用的大型研究平台。项目选址于东莞市大朗镇,总规划用地1000亩,一期用地400亩,建设周期6.5年,总投资约21.699亿元,由中国科学院和广东省人民政府共同建设。

  项目总指挥、中科院院士陈和生表示,负氢离子源是整个质子加速器装置的起点,它产生的离子,由随后的一系列加速器逐步加速到16亿电子伏特,打靶,产生高品质的散裂中子脉冲。它能否提供高品质和高稳定性的束流,关系到整个散裂中子源装置的性能和效率。散裂中子源是许多高、精、尖设备组成的整体,科学家们要得到实验用的中子,靠的是散裂中子源各系统之间的密切配合。这对设备安装精度的要求非常高,离子源准值要求为误差不能超过0.1毫米。之后其他设备安装也将逐步开始,力争按原定工期在2018年春达到工程验收指标。

  将成强大的科研平台

  陈和生表示,建成后该项目将成为中国最大的科学装置,和美国散裂中子源、日本散裂中子源、英国散裂中子源一起,构成世界四大脉冲式散裂中子源。CSNS将为我国在物理学、化学、生命科学、材料科学、纳米科学、医药、国防科研和新型核能开发等学科前沿领域的研究提供一个先进、功能强大的科研平台。

  陈和生表示,中国散裂中子源项目建成后,用途非常广泛。他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目前中国正在研究如何利用南海的可燃冰,但是可燃冰非常不稳定,需要装在厚厚的容器罐里,如果利用散裂中子源来研究就非常方便。

  陈和生告诉记者,中国散裂中子源项目也是国内大科学装置首次在南方经济强省建设,对于贯彻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改变经济增长模式、实施科教兴国的战略目标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项目有利于促进广东省经济、科技同步发展,增强我国南方地区的科技创新能力,同时也能提高与东南沿海国家与地区科技交流的水平与能力。另一方面,本项目建在广东有利于优化科研设施在全国的布局,增加我国南方省份的科研基础设施。作为多学科公共平台的大型科研装置,CSNS还将为多学科间的相互渗透、相互交叉和融合创造条件。

  何为散裂中子源

  散裂中子源是研究物质结构和动力学性质的理想探针。它的基本原理是:由质子加速器产生高能质子,轰击重金属靶,将重金属的原子核打碎发生散裂反应,产生高通量、短脉冲中子。中子束流入射到样品并散射出来后,被靶站周围的谱仪所接收,科研人员通过接收结果测量中子能量和动量的变化,获得样品物质结构的信息。由于中子不带电,穿透性强,且不具有破坏性,就像一个“超级显微镜”,让科学家们得以探索物质的内部世界。

  北京专家

  扎根东莞

  ▶背后

  业界分析,散裂中子源的落户,将会为东莞引进一大批国内乃至世界顶尖的科学家,集聚一大批高端产业的实验用户,促使项目周边迅速崛起一座科技新城。

  目前,CSNS已经有300多名专家常年在东莞工作,其中100多名已落户东莞,项目吸引了大量高层次人才来莞,为推动东莞人才工作起到良好促进作用。

  为了保障工程的顺利进行,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一百多位工作人员把家暂时安在东莞。他们大多都参与过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重大改造工程(BEPCII)建设,是CSNS的中流砥柱。

  “这些人的职务基本上都是系统内的负责人,年龄也都是在三十多岁到四十岁之间。他们上有老,下有小,每次在东莞待的时间很长。而且他们必须在这里,工程离不开他们。”高能物理研究所东莞分部主任陈元柏说。

  加速器分总体电源系统的齐欣与郝祖岳也是他们中的成员。夫妻俩为了工程设备研制和安装工作的顺利进行,举家搬迁到了东莞。三年来,他们与二号测试厅朝夕相处,进行各项研制工作。从一无所有到初具规模,二号测试厅在他们眼里就像一个迅速成长的孩子。

  由于经常在测试厅中一待就是一整天,他们鲜有时间陪伴从北京转学到东莞的女儿。忙碌过后,绕着松山湖骑自行车是一家三口最快乐的时光。

  东莞计划围绕项目建科学城

  ▶访谈

  安装仪式结束后,就项目为什么会落户东莞,对广东和东莞有什么带动作用等问题,项目总指挥、中科院院士陈和生和东莞市市长袁宝成接受了媒体的专访。

  记者:作为我国“十一五”期间重点建设的十二大科学装置中最重要的装置,中国散裂中子源项目为什么会落户东莞?

  陈和生:2006年5月,广东省发改委组织专家对项目选址进行“踩点”。第一站去的是珠海,第二站去的是广州的萝岗,这两个地方地质条件都不太理想,第三站才来到东莞。原来,加速隧道和靶站最大累积沉降量应小于20毫米,稳定后隧道及靶站年不均匀沉降量应少于0.5毫米,而东莞的地质结构刚好符合这种要求。项目所在地的大朗镇水平村靠近山体,有很好的基岩,水平面高,地下水对项目的影响少,同时旁边就是高速公路,便于设备运输和对外人员交流。这些因素最终让CSNS项目落户东莞。

  袁宝成:项目落户东莞主要有天时、地利、人和三个方面的因素。项目选址时,东莞正在推动经济的转型升级。经济转型升级主要靠科技创新,这是天时;选址了3个地方,只有大朗水平村才符合条件,这是地利;项目的落地,得到国家和省领导的高度重视,这是人和。

  记者:在建设过程中,东莞为项目提供了什么样的帮助?

  陈和生:东莞对项目的支持力度很大,也服务得很好,我们将其称之“东莞模式”。比如说项目两期1000亩用地都由东莞市无偿提供,这对土地资源稀缺的东莞来说实属不易。此外东莞创新性地引入了代建模式,工程土建部分由东莞市城建工程管理局代建,土建成本超了1个多亿,东莞对超标部分提供了很多的支持。再有就是项目所在地的村民也很支持项目建设。

  袁宝成:东莞的历届市委、市政府都很重视科技创新工作,都很尊重科学家。为了让到项目工作的科学家能安心工作,东莞还在寸土寸金的松山湖提供了50亩地,建设员工的生活区。为了方便员工往返住处和工地,还开通了专门的公交线路。

  记者:项目建成后,对东莞的经济有何带动作用?东莞准备如何围绕项目做文章?

  陈和生:我首先要声明,项目不会带动GDP增长。项目是一个纯粹的科学装置,建成后,会免费提供给有需要的企业和科研机构使用。但是一些企业为了方便利用项目设备,会在项目周围设点,项目因此会吸引一些企业过来。目前,广东中能加速器科技有限公司已经落户松山湖,预计2015年初投入使用,计划五年内打造成全国最大的加速器研发和产业化基地,成为中国医用加速器能量覆盖最广、射线品类最多、使用范围最宽的民用加速器领军企业,综合经济效益将达到十亿元以上。

  此外,还会带动本地科研水平的提升,毗邻项目的东莞理工学院,因为这个国家大科学装置的到来,获得与国内一流大学一样建设高水平实验室的机会。目前,东莞理工学院与高能物理研究所共建了四个联合实验室。

  袁宝成:东莞有个设想,就是围绕项目在大朗规划一个科学城,形成一个科研机构的聚集地,推动东莞的科技创新和经济转型。

  统筹:段思午 采写:南方日报记者 戴双城 段思午

文章关键词: 散裂中子源东莞中子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