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大最重口的自我实验:医生吞食虫卵感染绦虫(3)

2012年11月15日 08:01   果壳网   

  7. 跟电池做爱

跟电池做爱跟电池做爱

  1800年,亚历桑德罗·沃尔特(Alessandro Volta)宣布他发明了伏打电堆——世界上第一个可以提供连续、稳定、强大电流的电池。一位年轻的德国物理学家约翰·威廉·里特(Johann Wilhelm Ritter,最著名的成就是发现紫外线)利用这一发现,将伏打电堆的两极系统应用到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里特将电流接到舌头上,产生了一种酸的味道。将电线与他的鼻子接通,会让他打喷嚏。电线接通他的眼球,会让他看到奇怪的颜色在眼睛里打转。里特还让电流流过他的生殖器。此举会让他产生相当愉快的感受。他用沾有温热牛奶的湿布将生殖器包起来,然后接通电源。很快生殖器就肿胀了,然后达到性高潮。里特成为电流性高潮的先驱者。他有时会跟人们打趣说,我要娶我的伏打电堆。他曾给他的出版商写信说:“明天我要结婚啦,我要娶我的电池!”

  里特的试验并没有在这里结束,他后来将电流增大至危险的水平,并强迫自己忍受更长时间的触电,还使用鸦片减轻痛苦。结果,他的健康受到损害,多次触电让他的眼睛感染,他要忍受经常性的头痛、肌肉痉挛、麻痹和胃痉挛,肺部还因此充满粘液。他的舌头还曾暂时失去大部分感觉。他总是感到阵阵的头晕,让他近乎他崩溃。有时持续几周的强烈的疲惫感,常常让他难以下床。还有一次,电流让他的手背瘫痪了一个星期。

  里特怪异的自我试验让他的同事感到震惊,一个评论家说 “从来没有一个物理学家做实验的时候如此不顾惜自己的身体。”最终,他为滥做自我实验付出了代价。他33岁得了肺结核,虚弱的身体让他不堪一击,不久病逝。

  8. 感受绞刑

 感受绞刑 感受绞刑
法医科学教授尼古拉·米诺维奇决定全面研究绞刑的死亡过程,进行自我实验以拿到第一手的证据。法医科学教授尼古拉·米诺维奇决定全面研究绞刑的死亡过程,进行自我实验以拿到第一手的证据。

  在20世纪的第一个十年,法医科学教授尼古拉·米诺维奇(Nicolae Minovici)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市的国家科学院工作。他决定全面研究绞刑的死亡过程,进行自我实验以拿到第一手的证据。

  米诺维奇组装了一个自我窒息设备——将绳子一端打成吊颈结,另一端绕过固定在天花板上的滑轮。他躺在一张小床上,头部穿过套索,手牢牢地拉着绳子的另一端。然后将套索收紧,他的脸涨成了紫红色,视力变得模糊,还听到一个吹口哨的声音。6秒之后米诺维奇就开始失去意识,于是被迫停止试验。

  为了下一阶段的研究,米诺维奇找来一个助手。他先把套索套在脖子上,然后助手用尽全力拉绳子的另一端,把他拉到离开地面几米高的地方。很快,他的眼睛紧闭,呼吸道收缩关闭。米诺维奇狂乱地表示要放他下来。这是第一次试验,米诺维奇在发出放下来的信号前在空中只坚持了几秒钟。但是通过重复练习,他最终可以悬挂25秒。

  最后一次试验中,米诺维奇把结绑好,再次将他的头穿过套索,然后给他的助手们发出信号。助手们拉绳子,他立即感到颈部有一阵剧痛。颈缩非常强烈,他狂乱地挥手示意助手们停下来。他只忍受了4秒钟,双脚甚至还没有离开地面实验就停止了。然而,颈部创伤使他整整一个月,一作吞咽动作就疼痛。

  米诺维奇之后的职业生涯没有如此自虐。他对罗马尼亚的民间艺术产生了兴趣,并成立了一个博物馆,时至今日该博物馆依然存在。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换一换
给本文挑错 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