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大最重口的自我实验:医生吞食虫卵感染绦虫(2)

2012年11月15日 08:01   果壳网   

  4. 裸驻冷藏室

 裸驻冷藏室 裸驻冷藏室

  剑桥生理学家约瑟夫·巴克罗夫特(Joseph Barcroft)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多次进行自我试验,几乎将自己推向精神错乱和死亡的边缘。他将这些称作“边缘地带的旅行”。

  巴克罗夫特早期的边缘旅行包括在一战期间暴露在氢氰酸气体中。一只和他一起曝露在气室的狗95秒后死亡,但是巴克罗夫特将狗抱在怀里坚持了10分钟才倒下。

  十年后,巴克罗夫特把自己封闭在一个密闭的玻璃房间里,测试低氧环境对人的影响。他在相当于16000英尺海拔的氧气环境下待了6天,整个身体变成了蓝色。

  不过,巴克罗夫特最引人注目的实验发生在1931年,当时他决定调查冻结对心理功能的影响。他脱光衣服,躺在伍兹霍尔研究中心冷藏室的桌子上。起初他冷得直哆嗦,并很难有毅力继续留在冷藏室内。他一直在想:“我可以轻易的走出去。”但是他没有,经过大约一个小时,奇异的心理变化发生了。所有羞耻感消失了,突然,他不再在意与实验无关的人会走进来发现他一丝不挂。寒冷已经把他变成一个公然的裸体主义者。

  但更奇怪的是,当巴克罗夫特在1936年在耶鲁大学向一位听众描述当时的情景时,他说:“寒冷的感觉过去后,接着就感到一阵美妙的暖意。‘晒太阳’这个词最适合描述我当时的情况,不过我不是晒暖,而是晒冷。”

  巴克罗夫特的状态可能很快要接近致死低温了,幸运的是,一名在实验室外的研究助理注意到情况有些不对劲,然后拿着毯子和温热的饮料冲进去救了他。巴克罗夫特在这次严酷的考验中存活了下来,且没有留下不良影响,他活到了七十四岁。他是在一次乘坐公共汽车时倒地而死的。

  5. 舍身饲蜘蛛

舍身饲蜘蛛舍身饲蜘蛛
博格被蜘蛛叮咬后九小时赶到医院,他在医院里3天都辗转反侧,饱受噩梦的折磨,还发烧浑身疼痛博格被蜘蛛叮咬后九小时赶到医院,他在医院里3天都辗转反侧,饱受噩梦的折磨,还发烧浑身疼痛

  1933年11月,阿拉巴马大学的教授艾伦·沃克·布莱尔(Allan Walker Blair)用镊子夹住一只雌性黑寡妇蜘蛛,使其对着他左手的食指。蜘蛛立即用它几丁质的爪子刺入了他的皮肤,蜘蛛来回扭动着身子,好像要钻得更深。布莱尔夹着这只蜘蛛保持这个姿势10秒钟,蜘蛛的毒液进入了他的身体。布莱尔后来解释说,他是为了研究雌性黑寡妇蜘蛛叮咬对人类的影响。奇怪的是,被黑寡妇叮咬的结果已经广为人知了。正如布莱尔自己指出的那样,早在12年前,一位昆虫学家威廉•博格(William Baerg)就进行了相同的自我试验。博格被蜘蛛叮咬后九小时赶到医院,他在医院里3天都辗转反侧,饱受噩梦的折磨,还发烧浑身疼痛。布莱尔虽然知道这个情况,还是冒险让蜘蛛叮咬他,并且承受的时间是博格的2倍。结果,布莱尔遭受的痛苦也成比例的增加。

  咬伤后几分钟内,布莱尔开始严重的肌肉痉挛,并且呼吸困难。两个小时后,他在地板上打滚,大汗淋漓,不得不被紧急送往医院。他到达医院的时候,血压剧烈降低。主治医生后来评论说:“我没有在其他医学或外科情况下见过更痛苦的表现。”

  尽管布莱尔遭受了极大的痛苦,他仍坚持要医院用心电图来确定毒液对他心脏的影响。医护人员连接医疗设备的时候,他躺在手术台上像忍受着酷刑。不过他强迫自己坚持,测量数据显示正常,与他被咬之前两天的数据并没有明显的区别。

  布莱尔的痛苦持续了几天,有那么一个时刻,他的精神变得非常错乱,他害怕自己会失去心智。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一个星期后最糟糕的情况过去了,然后医院允许他回家。不过,他后来几周感到全身的皮肤都很痒。

  在此实验的基础上,布莱尔得出了一个在其他人看来显而易见的结论——被雌性黑寡妇蜘蛛叮咬确实有毒,对人很危险。

  6. 不吃寻常“菜”

 不吃寻常“菜” 不吃寻常“菜”
。他最喜欢的菜是把手术棉切成小块,手术棉成为他日常饮食的一部分他最喜欢的菜是把手术棉切成小块,手术棉成为他日常饮食的一部分

  弗雷德里克·菏泽尔(Frederick Hoelzel)在青少年时期采用过一种怪异的减肥方法:吃不含卡路里的东西来替代食物、抑制食欲,如玉米芯、木屑、软木、羽毛、石棉、人造丝和香蕉茎。他最喜欢的菜是把手术棉切成小块,手术棉成为他日常饮食的一部分。在他生命的晚年,也就是20世纪20年代,菏泽尔作为芝加哥大学的一名研究员,把他“不吃寻常菜”的天赋运用到科学上,他尝试吞咽一系列化学惰性物质,测量它们能在肠道中能停留多长时间。他从实验室外面的人行道上铲起碎石,然后吞下,在记录下来这个动作 52 小时后,碎石终于掉入他的马桶中。钢球滚珠轴承和弯曲的银线用了大约80个小时才通过他的身体。小金球在他的肠道里移动缓慢,用了22天以后才出来。不过玻璃珠要快的多,只用了40个小时就穿过了消化道。他的肠道穿过最快的记录是由一团打结的麻线创造的,麻线只用了仅仅一个半小时就穿过了肠道,不过排除时伴随着一阵严重的腹泻。

  菏泽尔每天做抑制食欲的试验,持续了很多年,一直到20世纪30年代。他每年只有在圣诞节这一天才会暂停这个残忍的实验。圣诞节这天他会吃少量普通的可以完全消化的食物。极端的饮食让菏泽尔骨瘦如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记者在1933年参观了他的实验室后写道:“他的双手非常病态,苍白、布满蓝色的血管,瘦得皮包骨。他的喉结从干瘦的颈部突出来,而皮肤除了蓝色的血管外没有任何颜色,尤其是他的眼睛下面的皮肤。”菏泽尔从未成为一名正教授,他只在芝加哥大学拿到“心理学助理”的职称。更广为人知的是媒体给他的昵称:人类的雄山羊。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换一换
给本文挑错 电话:010-62675595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