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天气预报为何报不准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16日 08:01  中国青年报

  天气预报为何报不准

  数十年的职业生涯里,比尔·基尔斯所经历的最大事故是1987年英国飓风。一名员工迈克尔·菲斯(Michael Fish)在预报中念叨了半天发生在美国佛罗里达的暴风,竟然没有提及飓风也即将在本国登陆。

  “幸好不是在军队服役,”老基尔斯轻轻地吹了个口哨说,“不然就惨了。”

  他的担忧不无道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艾森豪威尔将6月5日定为诺曼底登陆日,盟军最高统帅部气象委员会的预测也支持这一计划。谁知就在行动前24小时,海面突然狂风大作,当地出现了近50年来最坏的天气。如果不是最后时刻首席气象学家斯塔格做出了坏天气将会短暂中止的预报,很难想象历史不会就此改写。

  尽管预报的手段越来越先进,但想要达到100%的准确率,是“永远不可能的”。比尔介绍,电脑只能依近似法来处理气象资料。它利用网点附近的观察值来归纳最“逼真的”气象值。另外,观察站的分布并不平均,在陆地和北半球很多,而在南半球和大洋上却太少了。我们了解到的结果与实际的天气状况,会随着时间增加而愈差愈远。一般而言,数值预报很难准确报出一周以上的天气变化。

  诸多不利都会为天气预报带来困难。中国气象局华风气象影视信息集团的副总经理朱定真与比尔深有同感,他感叹说:“有时候一栋高楼就能改变结果。”

  他难忘数十年前在扬州市气象台工作的故事。那是“文革”后的第一次“三月三”庙会,朱定真下班后去看热闹,没想到出门不久就遇上小雨。不少人抱怨:“天气预报是干吗吃的?”这让同样没有带雨具的朱定真很是尴尬:“我们说的都是真话,老天爷偏偏不给面子。”

  除了气象预报本身的考虑,他认为公众也存在对气象信息的使用不当。比如播报员所说的气温是指百叶箱的温度。它被安放在郊区的草坪上,距离地面1.5米,通风且不受阳光直射。而我们的体感温度却受到很多因素影响,如潮湿或干燥、阳光下或树荫下等等。

  还有人对概率播报难以理解。类似“降水概率为50%”的分析结果,在一些观众眼中成了预报员偷懒的借口,“到底是下还是不下?”为此,气象学者往往承受巨大压力。

  3年前的夏天,北京气象台预报受台风“麦莎”影响,北京将下特大暴雨,结果只来了场毛毛雨。中国气象局国家气候中心首席科学家张称意坦言,当时关于“麦莎”的影响确实存在不同意见,但对于决策者来说,只能“宁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比尔的感受也是如履薄冰:“一旦预报准确了,大家都来夸你;如果发生了错误,就会来指责你。”这位在英国家喻户晓的播音员,1995年元旦被女王授予不列颠勋章(Or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以表彰他在广播气象学中的杰出贡献。他是首位获此殊荣的气象播报员。

  越来越难的气象预报

  如今,老基尔斯更为关注气候变化,因为这给天气预报带来更大挑战。虽然两者并不相同:天气是短时间的气候现象,气候是长时间的天气平均状态。

  这其中最为明显的趋势就是极端气候事件的频繁发生。国家气象局新闻发言人宋连春总结道,仅去年7月我国就发生8起罕见的极端气候事件,包括淮河降水量仅次于1954年,重庆发生百年来最大降水,东北北部667万人缺水等等。

  中国气象局原任局长秦大河告诉记者,在全球气候变化的背景下短期天气预报将更为复杂。“比如说明天会下雨,可能暴雨变成强暴雨、大暴雨或者是特大暴雨,这种级别的增加,很难预报出来。”以济南大雨为例,当地气象部门早在4个小时前就发布了暴雨提醒,然而,预计的60毫米降雨量,实际变成了151毫米。这场意外导致22名市民遇难,6人失踪的惨剧。

  秦大河透露,目前中国的气候预测基本使用的是气象台站的资料,对于海洋变化、生态系统等资料使用较少。而众所周知,气候系统由大气圈、水圈、生物圈、冰雪圈和地球表层五大部分组成。

  我国天气预报采取集合数值预报的方式。鉴于大气初值和数值模型中物理过程存在着不确定性,气象学家尝试根据某种误差概率分布生成的初始数据集,从而制作出与之相对应的预报组合,这就是集合数值天气预报。中国共有7万人从事气象工作,分布在气象、民航、水利、农林渔等行业和部门。

  为了更加及时传递气象信息,去年中旬,华风气象影视信息集团承办的“中国气象频道”正式加盟中央数字电视平台。据说,气象频道目前每十分钟就更新一次天气信息。通常的工作流程是在预报员做出天气判断后,由30名具有气象学背景的编导进行翻译,最终经主持人之口和观众见面。这前后花费时间不到一个小时。

  朱定真说,目前的水平已经能够在重大天气变化前做到“一个不漏”,只是具体强度、影响方面有所偏差。张称意补充说,比如只能预报出白天或夜晚的情况,却无法准确说出上午和下午的不同;或者只能说出某个城市的天气情况,却很难指出城市某个方位的具体变化。

  尽管长期和天气打交道,他们很少回答“明天天气如何”等疑问。“这不是一门说‘是’或者‘不是’的学科。”比尔解释说,“这样才有挑战性。”

  当被问到奥运会开幕式那天如果下雨怎么办,他幽默地回答:“如果是天气预报员,最好那天不要值班;如果是普通人,记得带把伞!”

[上一页] [1] [2]

本文导航:
·科学现场:天有不测风云
·天气预报为何报不准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