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单之蔷等专家聊新天府评选:天府越多越好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09日 17:01  新浪科技

单之蔷等专家聊新天府评选:天府越多越好
《中国国家地理》执行总编单之蔷(中)、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杨勤业(右)做客新浪

单之蔷等专家聊新天府评选:天府越多越好
《中国国家地理》执行总编单之蔷、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杨勤业做客新浪


单之蔷等专家聊新天府评选:天府越多越好 点击观看本新闻视频

  1月9日下午3时,《中国国家地理》执行总编单之蔷、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杨勤业做客新浪嘉宾聊天室,就《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圈点新天府”评选活动,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以下为聊天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亲爱的新浪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新浪演播室,今天做客新浪演播室的是《中国国家地理》执行总编单之蔷。跟我们新浪的网友打声招呼!

  单之蔷:大家好。

  主持人:第二位是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杨勤业老师!

  杨勤业: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今天聊的这个话题是做的一个评选活动,叫“圈点新天府”,这个活动现在非常火,谁不说自己的家乡好,杨老师您刚听说咱们《中国国家地理》有评选这次活动意向的时候,您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杨勤业:我当时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主要就是说,我感觉这一次是一个生态选美,从生态的角度来选择我们国家哪些地方更适宜于人居。另一方面我的感觉,因为我们国家提出来和谐,我就觉得和谐社会包括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人和自己的和谐,我们要选出来新的天府就是人和自己和谐的区域。所以从这样几个角度来说,另外我们从地理知识的普及这个角度来说,也非常有意义。所以当时我们是非常同意编辑部来开展这么一项活动的。

  主持人:单老师怎么看?

  单之蔷:就像杨老师刚才说的,这是一次生态选美,这的确是我们的一个宗旨,我们跟杨老师,杨老师也参加了这个侯选地的推荐,还有生态选美,我们认为这个特别有意义,因为《中国国家地理》做过景观选美,那么生态选美在现在这个时候特别有时代性,因为有一些地方虽然经济很发达,但是却付出了沉重的环境代价,这样一些问题,但是有一些地方还是为了GDP,为了经济的发展不惜任何代价,这种情况的确是很严峻的,我们把这样一些,中国的最富饶的地方如果能够给圈点出来,让人们珍惜它,爱护它,不让它失去天府的美誉,我们觉得这非常有价值的。

  主持人:这一次活动可能有一些网友还不太了解,您也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次评选。

  单之蔷:这次评选是分三级的,第一个城市首先把侯选地推选出来,杨老师也参加过了,把我们所内还有所外的地理学家聚集在一起,成立了一个新天府的侯选地的推荐委员会,首先要把这些侯选地找出来。找出来31位,这本身也是对我们国家自然状况、人文状况,经济发展是否和谐,一个总的梳理。把这些地方确定出来了,这里面再进行选举,这个选举是由100多名地理学家通过问卷的形式来打分,打分然后产生前十名,这个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了,这是第二级。选举出来以后,还有一个最高的一个中选委员会,这个中选委员会又是我们国家更考虑综合性,有各个行业的一些德高望重的一些院士,他们再对这个进行最后一次选举。

  主持人:非常的权威。

  单之蔷:最后就会产生这样一个结果,我们还邀请了一个搞数据调查的调查公司,来进行关于各地居民的内在感受,幸福指数的这样一个调查,因为我们认为如果我们这种评选仅仅都是外部人,虽然都是一些地理学家,但是他毕竟是来自外面的,当地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这也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还是聘请了一个调查公司进行当地的调查,所以我觉得这个结果还是很有权威性的,也是很公正的,很客观的。

  主持人:咱们现在这个评选到了哪个阶段呢?目前。

  单之蔷:目前已经到了最后的前十名产生的阶段,实际上这个结果,应该说已经产生了,但是现在我不能说出这个结果,因为这个结果是需要一个程序的。再一个这个结果还有一些个别的专家的卷子在收集,我们想发出去的卷子一定尽快的收回,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主持人:杨老师您是地理方面的专家,从您专家的角度来看的话,您觉得咱们这一次评选的架构,您觉得怎么样?

  杨勤业:从整个评选的过程来看,我觉得应该是,一个是公平、公正的。另外一个应该说是以专业为主,又结合了当地群众的一些反应,是几方面结合起来的,我觉得这样评选出来的结果应该是符合实际情况的。

  主持人:它可能会让更多的人去认识地理,了解地理,爱上地理。

  杨勤业:对。

  单之蔷:你说这个,因为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有一个使命就是认识中国,了解中国,还有一个传播地理知识,我认为这个评选新天府,实际上就是一个传播地理知识,认识中国的一个最好的机会。因为通过这样一个活动,也就是你制造这样一个话题,然后让这个话题承载这些知识,如果没有这个话题的话我们国家或者是我们普通的读者很难对我们中国这样30多个地方有这样一次好的了解。

  还有一个我们国家地理杂志过去已经有一个传统了,就是要圈点中国,在中国这个大地上画圈,把有共同相似特征的地方圈出来,比如圈点大西北,还有大香格里拉都是这样,这样都是一些圈点的活动,这个圈点实际我有一句话就是说,地理学家有一个重要的使命和责任,就是说“画圈”,“画圈”这实际上就是一个地理学重要的概念,就是划区的概念,杨老师是这方面的权威,因为杨老师做过很多区划工作,我们在这个区划上一碰到问题,总是先想到杨老师,杨老师还和我们所的黄老师一直做这个工作,应该是1955年,自然区划草案,在黄先生的领导下,制订了国家最有影响力的自然区划的草案,这些东西都是影响深远的,像我们这种“圈点新天府”,应该是说很有地理学的思想和方法意义,或者有一定的学术色彩,但是不是一个纯学术的,有人说我们是炒作或者说是作秀,我觉得他看了这个东西以后,就不会这样认为了。你看了这个东西就会体会到,这的确是在进行一次,有点地理区划意味的圈点。我觉得像杨老师对区划非常了解,我们现在划出,首先咱说侯选地,这30个圈,是不是很有地理学的圈的意思?

  杨勤业:我个人这么感觉的,地理学当中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这项工作就是做区划。区划从地理学的工作者来看,既是我们在了解一个地区之前首先要做的一项工作,同时也是我们在某个地区做完工作以后最终的结果,也就是说我们在了解一个地区之前,我们先要大体上了解一下情况,画几个区,我们做完工作以后,我们根据实际野外工作的资料和经验,我们再进行进一步判断我们来验证最初的设想是不是正确,所以区划是地理工作研究的开始也是它的结束。

  单之蔷:科学史上有一个,科学先是有猜想,然后再去验证,有这么一个过程。

  杨勤业:所以区划工作作为地理工作来说是中间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在我看来,区划经历了漫长的一个阶段,过去它就是纯粹的做自然的区划,自然状况是什么样那就是什么样,比方说过去的做过很多区划,比如气候区划、地貌区划或者植被的区划那都是现状的区划,自然方面的区划。然后进一步发展又有做人文方面的区划,比方经济区划什么的,现在再发展下去,它的趋势就是走综合区划的道路,所谓综合区划既包括自然的成分,也包括人文的成分,我觉得这一次圈点新天府在一定意义上就是这样一种区划,既包含了自然的成分,也包含了人文的成分,所以这种区划应该说是,这种做法我觉得应该说是科学在往前走的时候,一个新的趋势。

  单之蔷:杨老师说的这个就是一个很综合意义的区划,不是过去,比如说地貌区划,但这里面有很多人为因素,比如我们做媒体的,编辑,我们想怎么样命名这些区都煞费苦心的,比如说开始的时候我们更看重自然这方面,从自然角度给命名,比如说伊犁河谷还有三江平原等于,找一个相对完整的地理单元,但是这样读者或者一般的公众不太了解,因为他把自己摆不进去。你说三江平原他觉得这个跟我什么关系,所以我们必须要加上一个行政区划,最后我们都演变成了一个行政区划,最后是双命名有一个地貌学的单词,就是地理单元还有一个行政,行政区划,最后考虑到基本上是具体到县,一个县如果它有一部分包括进来了,我们就把这个县全部算进来,这样就是说,根据杨老师说的它是一个很综合的东西了,但是这仅仅是说行政区划和自然区划的融合,实际上还有一些文化上面的概念。

  天府还涉及到历史,那么你现在说的天府跟历史一定还有关联,比如说想像到自然条件优越,物产的富饶程度,甚至还隐含着安全的概念,这个地方是难攻易守,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还有一些更深层的人文的意义,比如说就是生活方式,它是不是隐含着一种人的生活方式的问题,它是不是有一个东方文化的感觉,就是说我们这个天府外国人能不能认可?可能就不认可,因为它隐含了一些东方人的想法,比如像成都人为什么这么激烈的对这个问题反应很强烈,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文化的传承问题,它觉得这个东西积淀了太多的文化内容,所以他不愿意这个东西被分享或者什么的,这又涉及到文化的问题了,所以我觉得杨老师说的这个很综合,能体现这样一些意识,所以我等于是解释一下杨老师说的区划的方向。

  主持人:刚才咱们也说到天府,成都,一说到成都就说天府之国成都,很多成都人就觉得,天府就是我们成都,这可能是一直以来我们这样的一个,历来的一个沿袭的称呼,所以做了这一次评选以后,可能有一些人就不大同意了,评选会把这个天府的帽子拿走。

  杨勤业:那是两码事。

  单之蔷:首先天府不是一个专有名词,水利公司就是水利公司,谁都不会讨论它,但是天府这是一个普通名词,有一点像商标最后演变是,我认为是,承认说到天府的时候人们联想到的更多的是成都,理解这个词的过程当中,怎么去探讨天府这个词的概念的意义,实际上是帮助我们认识中国的许多地方,而且我觉得对成都是一个好事。如果让大家更深入的了解这个称号,对它有更深的理解,对你有什么不好的呢?还有一个我认为天府越多越好,这有一点像山野,比如说是饭店,这个地方开一家饭店不一定人家去吃的,如果形成饭店一条街,大家可能就感兴趣了,天府多了以后,大家对天府的概念理解得更深,而且更感兴趣,而且更会促进过去有这个称号的地方的发展,对成都来讲我认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1] [2] [3] [下一页]

本文导航:
·单之蔷等专家聊中国国家地理新天府评选
·杨勤业:高原地区阳光充沛也可能造就天府
·单之蔷:“天府”应让人感到安全幸福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