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I号”整体打捞:不是最好就是最坏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2月22日 16:35  金羊网-羊城晚报

  这个世界水下考古历史上最为大胆的举动之一,交织着诱惑与风险

  文/本报记者 张演钦 林福益 张小磊 林翎 通讯员 尚杰 图/本报记者 阙道华

  整体打捞“南海I号”只有最好和最坏,没有中间状态!成功就是最好,失败就是最坏。这是交通部广州打捞局局长陈北先的一句名言。实际上也是他的决心、信心。

  据说,这是世界水下考古历史上最为大胆的举动之一,“是方法上的一次革命”。

  海上“巨无霸”有七个篮球场大,吊臂长达109米———

  华天龙仿若“定心丸”

  看看“南海I号”精确的探测数据记录:“南海I号”长30.6米,宽9.8米,高约3米,规模实在庞大。而将它整体套住的沉箱,则更加庞大:长35.7米,宽14米,高12.5米。连船带泥,再加上沉箱本身的分量,总重量约有3600吨!要把它从海底里吊出来,哪个大力士有如此伟力?

  只有亚洲第一吊了。它叫华天龙。

  站在有七个篮球场大的华天龙甲板上,强烈的压迫感袭来!我们把身体后仰再后仰,才看全这巨大的亚洲第一吊的起重机塔身。塔身一边,长达109米的亚洲最长的起重船吊臂横亘在眼前,苍茫浑然的天际,只见一道光影红白相间,这回根本一眼看不尽首尾,只令人头晕目眩。

  动用这艘海上巨无霸整体打捞“南海I号”,气吞山河。

  在一些媒体的叙述中,华天龙是专门为了打捞“南海I号”而建造。实际上,华天龙还有别的重要目标,直指海洋资源:石油。这天,华天龙交接并首航仪式在上海举行。满脑子都是“南海I号”影子的广东省文化厅副厅长景李虎也去了。但这次和打捞局签约的甲方不是广东省文化厅,而是中海油。

  交通部救捞局局长宋家慧致辞说:华天龙投入使用,是国家自主创新的重大进步和成果,对发展海洋经济、海洋能源开发步入新台阶以及加强海上安全保障、救助打捞具有重要的意义。

  宋家慧说得铿锵有力,尽管没有提到“南海I号”,景李虎却暗自点头。对景李虎而言,"南海I号"的整体打捞也没有中间状态,只有最好和最坏,成功了就是最好,失败了就是最坏。他在某个场合和众多合作方说:这件事谁做不好,谁都脱不了干系。我们现在是上了同一条船,这船就是“南海I号”!这是文物工作者第一次亲身感受华天龙。华天龙让大家吃了颗定心丸。2007年年底,它庞大的身影出现在阳江附近海域,亚洲第一吊臂吊浮"南海I号"吸引了世人的目光。

  华天龙两个星期左右的作业(包括进退场),“酬劳”超过1000万!华天龙的"大牌",由此可见一斑。

  陈北先说,为了“南海I号”的整体打捞,几乎动员了整个广州打捞局的力量。主要使用船舶包括华天龙在内,就有14艘。

  华天龙是壮士。“南海I号”的整体打捞需要壮士断腕的魄力和底气,也需要王嫱理妆的细致和细腻。整体打捞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细节,都绝对不容疏忽。没有做到最好,就是最坏。

  出水过程:

  ●4月初起约20天瘦身“南海I号”:对古沉船上伸出船舷的凝结物进行清理,以确定“沉箱”能顺利罩住古沉船。考古专家在沉船周边,把散落附近的文物收集上来。

  ●接着“沉井”下放:使用“静压法”,用水泥块将“沉井”缓缓压入淤泥,罩拢住"南海I号"周身的区域。

  ●挖"沉井"两侧淤泥:将“沉井”两侧800平方米区域内的泥沙挖空,以便在“沉井”底侧加底,保证“沉井”能够完整地罩住并拖起“南海I号”及周身的淤泥。

  ●接着穿“底托梁”:从“沉井”两侧穿引36根方形的钢梁,再穿保泥板,组合后,像一个巨大的箱子底部,把“南海I号”及周身的淤泥整体密封起来。

  ●一切就绪后,起吊“沉箱”:由“亚洲第一吊”———华天龙将其吊起。

  ●最后拖航至博物馆:广州打捞局在岸边打造了一条360多米长的轨道,将古沉船拖入“水晶宫”。

  这真是一出水下考古史上最波澜壮阔的大戏!

  溯源

  先取物件后打捞,破坏了一段段历史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专家崔勇,长期从事文物考古和水下考古的发掘研究工作,参加了中国几乎所有的水下考古调查和发掘项目。他为我们列出了世界上比较有影响的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

  1959年瑞典国王动用1200名潜水员,将著名的“瓦萨号”战舰进行打捞。1961年4月24日,在专家和潜水员的共同努力下,这艘沉船终于重见天日。当年秋天,被运至斯康森岛上进行全面修复。

  1967年-1971年间,女考古学家玛格丽特·鲁勒主持发掘都铎王朝的著名战舰玛丽·露丝号,该沉船在展示的同时也在进行保护工作,特别是木质船体的保护工作,至今已经30多年。

  1976年-1984年,在韩国全罗南道光州市的西部新安郡道德海面发现新安沉船,一个由考古学家和海军组成的发掘小组发掘了这艘元代沉船。

  澳大利亚水下考古学者吉米·格林于1973年起,在西澳海域连续负责发掘了沉没于1629年的“巴达维亚”号和多艘1656-1727年间沉没的荷兰东印度公司海船……

  可惜,这些通过先捞取所载物件后打捞船只的做法,给考古学者留下了一声又一声的叹息,因为这种做法破坏了一段又一段异常珍贵的“被凝固的历史”。本来许多有望还原的过去,有机会探得的奥秘谜底,却刹那间烟消云散,再也不可复得。

  相对而言,整体打捞的好处太多了。将沉船、载物以及周围泥沙按原状固定在特制的集装箱(专业术语沉箱)内,将分散、易碎的东西一体化、一次性吊浮起运,然后迁移到能人为控制、保护较好的环境中进行科学的水下考古发掘。

  整体打捞,既没有改变其原来的海水环境,又避免了文物被盗、被渔网损坏的潜在危险;而且可以使今后的发掘工作在室内进行,避免了海上发掘能见度低,受海流、风浪、气候影响大的不利因素,发掘、保护的安全性和质量大大提高,将更加全面地保存沉船及文物的各种历史信息。进入岸上移到室内以后,可以不必一次性发掘完毕,而是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保护技术的不断完善持续地发掘研究。

  然而,水下整体打捞史无前例,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南海I号”的整体打捞,就交织缠绕着这种种诱惑与风险。

  经费

  一场砍价拉锯战,最后砍成7000万

  华工船舶与海洋工程研究所承担了“南海I号”整体打捞的模型试验任务。项目负责人孙树民说,“此类沉船整体打捞技术复杂、难度很高。”

  几年时间里,专家们开了六次会议,国家文物局最后批准了这个整体打捞方案。7000万投入一项文物打捞工程,是天文数字。实际上,打捞局开出的价格是1.19亿。打捞局算是精打细算,数字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但1亿多元花在一项文物的打捞工程上,对文物考古界而言,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景李虎和陈北先展开了砍价拉锯战,最后砍成7000多万。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黄道钦和记者回忆当年:“1987年刚发现‘南海I号’的时候,打捞局的人愿意帮我们打捞,费用是70万。但国家文物局不同意。”

  一晃20年,弹指一挥间。70万打捞费用变成了7000万,但已经发生和即将到来的所有一切都变得如此富有想象力,如此扣人心弦。

  说史

  文质彬彬宋时风

  ·纪映云·

  宋朝的士人过得滋润,腰杆也直。当时士林有一美谈:“不怕犯天子颜色”的包拯廷辩时,常和皇帝吵得面红耳赤,因情绪过于激昂,曾用唾沫为皇帝“洗脸”,所谓“音吐激愤,唾溅帝面”。仁宗尴尬“以绢拭面”,拂袖退朝。而过后皇帝老儿竟不记仇,老包照样官运亨通。如此奇事在宋朝并不罕见。宰相李沆当宦官面将真宗诏书烧毁;御史鞠永也愤言刘太后若任钱惟演为相,他将于廷上毁诏。士大夫有如此雄健的风骨,源于宋朝相对清明包容的社会氛围。

  不管用意何在,武夫出身的宋太祖确是对文化、文人怀有空前敬意。其在开国之初便定下“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国策,并在宫中立碑“不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臣下除了谋反和叛逆外,不得杀戮。难得的是,子孙后辈居然也很听话,基本乖乖恪守祖训。臣子只要不踩底线,干出天大的坏事,“过海”(贬至海南)和“过岭”(罚过梅岭、岭南)几乎就是最重责罚。所以苏轼虽一再遭逐,几被开除“球籍”,但却始终保得性命歌咏不断。宋太祖曾问宰相赵普:“天下何物最大?”赵普泰然答:“道理最大。”太祖竟不以为意。宋代不兴文字狱,一部宋史充盈君子之风,如范仲淹多次猛批吕夷简,但吕不念旧恶殷殷提拔;王安石、欧阳修、司马光、苏轼之间政见相左,然私谊甚笃;欧阳修死后,给予他最高评价的不是同志,而是政敌王安石———大有现代民主之风。有宋一代,不乏党同伐异、讧争谲夺,但鲜见血腥杀戮。知识分子活得扬眉吐气,观宋真宗《劝学篇》便知:“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男儿若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此诗意境不高,但不失温柔厚道,骨子里反映宋代对士人的宽容,也折射出文质彬彬的社会风貌。在这种宽松环境中,中国历史上自春秋战国以来的第二个学术黄金期应运而生。当然,“民富”也因此变得顺理成章。

  中国文化至宋堪称登峰造极,王国维“天水一朝人智之活动与文化之多方面,前之汉唐,后之元明,势所不逮也”之断言可证。哲学、科学、诗词、书法、医学、工艺等,恰如百花逢春齐放。文人骚客自不待言,古代诗词宋占半壁,“唐宋八大家”宋有六家;思想家、政治家同样光华万丈,我们曾拥有朱熹、陆九渊、张载、邵雍、周敦颐、程颐、程颢等一流大学者,王安石、欧阳修、司马光等出色政治家,还有寇准、范仲淹、包拯等千古忠良。那是个绚烂如烟花的时代。

  话又说回来,因重文化而带来社会的飞速发展,是大好事;但过分重文轻武,却大不妙。“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的话头便是从宋朝传下来的。一个社会有文化得“出格”,难免带阴柔气质。一旦天下有难,单靠文人是不行的。宋朝有文化得空前绝后,兴许也正败于此。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