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贾志华:潘朵拉盒子中的异形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9月27日 02:27  第一财经日报

  贾志华

  不少评论担心,英国的这项决议将打开潘朵拉的魔盒,释放出很多半人半兽的怪物,从而颠覆“人猿相揖别”以来人与兽之间清晰的界限,使人类赖以生存的伦理底线受到挑战。而另有一些人则认为,当技术的鸿沟已不再不可逾越时,人类唯一可以依凭的,只剩社会和内心的道德准则,问题是,这准则该由谁来评判和坚守?

  其实,“人兽之辩”与其说是科技给人类带来的新问题,毋宁说是“新瓶装陈酿”的古老命题,其中蕴含的玄妙哲理,也已然有了穿越时空的深刻探讨,对于今年面临老问题困扰的新人类,或许富有启示意义。

  早在1818年,“历史上第一部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就已探讨了“人兽之辩”。在这部名著中,主人公——科学家弗兰肯斯坦博士为自己所创造的异形困扰不已。在弗兰肯斯坦怀着激动的心情完成举世无双的杰作——人造人之后,他就开始动摇:到底要不要激活“他”?“他”是弗兰肯斯坦用各种人体器官拼接而成的一个完美无缺的“人”, “他”相貌英俊、体格强壮,没有一丝缺陷。但弗兰肯斯坦却面对着“他”而犹豫:“他”毕竟不是一个真正的人,激活之后,谁能担保“他”不会成为一个魔鬼?为了科学,弗兰肯斯坦决定,还是把“他”激活,之后再把“他”赶到深山老林中去,让“他”隔绝于社会,以为这样就可以杜绝隐患了。

  在“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初,是单纯故而善良的。“他”躲藏在山里学会了使用火,并遇到隐居在山中的一位盲爷爷和一对青年男女,由此受到感动,开始热爱人类社会。“他”学了阿拉伯语和法语等各种语言,阅读了《少年维特之烦恼》等大量文学和哲学名著,于是开始渴望艺术和爱情。于是,“他”开始试图融入人类社会,但“他”却遭遇各种歧视和驱逐,融入社会的努力宣告失败。尽管如此,“他”也并没有开始仇视社会,而是默认了自己的命运,只是觉得自己太孤苦伶仃了,于是“他”重新找到了弗兰肯斯坦博士,请求博士为“他”再造一个女伴。“他”保证得到了伴侣之后,将带着“她”躲进茫茫丛林,再也不打扰人类社会。弗兰肯斯坦经过慎重考虑,答应了“他”的要求。但是,就在大功即将告成的那个晚上,弗兰肯斯坦产生了一个担心:如果“他”和“她”无法结合,会不会更加恼火而迁怒于人类?如果“他”和“她”能够结合,会不会生出许多无法控制的小怪物,从而繁衍出一个可怕的怪物种族,威胁到人类生存?弗兰肯斯坦陷入了无法自拔的自责之中,于是,在可以激活“她”的雷电到来之前,把“她”捣毁了。

  “他”对人类和自己的前途彻底绝望了,于是开始疯狂报复。“他”杀死了弗兰肯斯坦的好友,又在婚礼上杀死了弗兰肯斯坦的

新娘。于是弗兰肯斯坦也爆发了,开始了对“他”的追杀,一直追逐到北极,也没有追上“他”,自己却在心力交瘁中倒在冰天雪地中。这时,“他”却从苍茫中走来,伏在弗兰肯斯坦倒下的身体上痛哭并且忏悔,然后宣称复仇结束,毅然走向莽莽冰原……

  小说的寓意明白地指出,技术其实本无所谓善恶,善恶的区别在如何使用。即便是一个异形,也不能说其生来就是“恶”的,善恶并不在技术环节发生,而在社会环节。“他”之所以为恶,是由于不能加入人类社会。假如社会能够对“他”的“先天条件”多一些宽容,也许“他”就不会进行谋杀。

  实际上“异形”至今并未诞生,仅仅只是“技术的可能性”而已。真正的问题是:是否应该通过管制,禁止一切“异形”诞生的可能性,因为人和兽毕竟是有清晰界限的。事实上,这样的管制并不可行,因为不存在技术上的可执行边界。其实HFEA此次的决议,在技术上已经是在管制,而非鼓励了。我们可以设问,假如“人的细胞”和“动物的细胞”放在一起做实验的行为一概禁止的话,那么,业已广泛采用的为了挽救人类生命而移植动物器官的技术,又怎能不列入禁止之列?

  难道我们竟然该欢迎“异形”的到来吗?其实从前人的智慧我们已经可以得出,真正的人,不是生物技术能够制造出来的,只有社会,才能缔造人。因而,医学研究的边界,不应该划定在技术上,而是应该划定在社会伦理上。只要在立法上限定,一切基因研究只能以制造器官为目的,而不能以制造人为目标,那么,属于社会范畴的“人”就不会被“弗兰肯斯坦”们用生物技术制造出来。(贾志华 科技编辑)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管理利器 ·新浪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