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人类意识研究:变戏法引你误解现实世界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9月09日 14:19  新闻晚报

  今年夏天一个周日晚上,在美国拉斯韦加斯的皇宫酒店,“意识科学研究协会”举行了今年的年会。与会的科学家和思想家各自陈述了他们对一个问题的猜想———人类的意识究竟如何解释以及误解现实世界。

  此外,几位美国著名的魔术师詹姆斯·兰迪、约翰尼·汤姆森、麦克·金和泰勒等也发表了他们的见解,因为科学家在实验室里得到的有关人类认知和注意力极限的发现,魔术师早已经通过直觉掌握了。

  魔术师会欺骗意识

  “他们不只是一些世界级的表演家,”美国Barrow神经病学研究所的科学家苏珊娜·马丁内斯-贡德说道,“他们是第一流的,因为他们对魔术背后的人类认知原理也怀有特殊的兴趣。”苏珊娜专门研究视觉幻觉,以及这种幻觉泄漏的大脑信息。

  苏珊娜和Barrow神经病学研究所的另一名研究员斯蒂芬·麦克尼克组织了这次相关领域科学家和魔术师的座谈会,称之为“意识的魔术”。

  魔术师阿波罗·罗宾斯利用他那双吸引人的眼睛和弓形的手,就能把观众的注意力引开,所以观众总是朝错误的方向看过去。

  当他似乎正在朝向你左边的口袋时,其实正要从你右边的口袋拿东西。表演结束时,观众们都鼓起掌来。直到罗宾斯从他的手腕上解下一只手表,也许你才刚刚注意到自己的手表早就不见了。

  大脑把假设当作事实

  实验心理学中常常提及人类认知能力的局限性:能够进入人类意识的,由感觉器官提供的外界信息实在是太少了!一个神经学家用一段在美国伊利诺伊州大学视觉认知实验室里制作的录像展示了一个现象。

  在录像中,6名男子和女子分成两组,一组穿白色衬衫一组穿黑色衬衫,正在各自的组里互相投掷篮球。观看录像的人被要求数一数穿白色衬衫的那个组有多少次完成传球,不让黑色衬衫的球队拿到球。如果你按照指示去看这段录像,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当你看第二遍的时候才可能发觉,原来录像里还有一个一身黑衣黑裤扮成大猩猩的人从中间走过!

  虽然魔术师们往往对魔术细节守口如瓶,但讨论起人类认知错觉和魔术之间的关系,他们和科学家一样热衷:把一个动作伪装成另一个,暗示并不存在的数据,利用大脑作判断时的漏洞———就像兰迪说的,让大脑做出假设,然后再把假设错认为事实。

  认知冲动被魔术师利用

  魔术师泰勒说起话来更像是教授而不是魔术师。他告诉人们,优秀的魔术师怎样利用人类自身难以抗拒的冲动———寻找事物的类型,当类型并不真正存在时,强加给自己。

  “在现实生活中,如果你看见一件事被做了一遍又一遍,你就会注意到这件事,然后逐渐形成一种类型,”泰勒说,“如果你在一个魔术师前面这样做,有时候就会犯下大错。”在说这番话时,泰勒的左手里拿着一个黄铜吊桶。

  泰勒从半空中一个接一个“变”出硬币,然后再一个个扔到吊桶里。就在观众开始注意时,不知怎么的,泰勒把硬币藏在了他的手指中间———他亮了一下自己的手掌,然后“腾”地一下把另外一枚硬币扔了出来。接下来,他又从一名男子的头发里“抓”出一枚硬币。

  在泰勒第二次玩这个把戏时,向大家解释每一个步骤。观众看明白,他们受到泰勒引导,错误地把原因和结果搭配在了一起。有时候硬币是从泰勒的右手里跑出来的,有时候又从他的左手出来,其实硬币都藏在拿着吊桶的那只手的手指下面。

  虚拟现实也是魔术

  在开幕致词中,“意识科学研究协会”的主席迈克尔·加扎尼加描述了另一种形式的魔术———在一个虚拟现实实验中,他戴上一副电子眼镜,通过这副眼镜产生一种幻觉,好像身前坚固的水泥地板上出现了一个很深的洞。在肾上腺素大量分泌的刺激下,他的心脏跳得更快,肌肉收紧。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的现实世界本来就是虚拟的,”加扎尼加说。“想象一下乘坐飞机飞行的时候,你在3万英尺的高空,以600英里一小时的速度飞行。而你认为一切正常着呢。”

  加扎尼加以研究大脑分裂患者著称。作为治疗严重癫痫的最后一个办法,这些患者大脑左右半球之间的连接被切断。

  加扎尼加说,左半脑就好像一个夸夸其谈的人,经常在虚构各种各样的故事。

  没有意识就成“僵尸”

  美国锡拉丘兹大学的哲学家罗伯特·范·古里克参加座谈会是为了谈一下一个名为“qualia”的哲学概念。“qualia”的意思是,我们对颜色、声音、味道、触觉和气味的主观感受。与会的哲学家们都想知道,这些个人的体验在神经学理论中能不能找到一个位置。

  和物理学家一样,哲学家也用一些试验解决这个难题。在最近的一份论文中,美国康涅狄格州大学的哲学家迈克尔·林奇构想出一种“虚拟扒窃”。就像魔术师阿波罗一样,他也会把你的注意力吸引开。林奇认为可以把一个人的“qualia”拿走,把他变成一种哲学意义上的“僵尸”。他可以接住一个球,哼一个曲调,在红灯前停下,总之完全像一个人一样活动,但是一点也不知道活着会是什么样子。一些哲学家坚持说,如果“僵尸”从逻辑上来说是可能的,那么有意识的生物必定被赋予了一种不可名状的精髓,这种精髓不能简单用生物学解释。

  动物可能也有意识

  美国布兰德斯大学副教授艾仁·派贝格研究动物智商。她经常说的一个词是“间歇性条件作用”。意思是,如果你想要训练实验室小白鼠学会做一个动作,定期给它一些奖励能让小白鼠的反应更加深刻。

  艾仁·派贝格用非洲灰鹦鹉作实验对象进行了一个有争议的实验研究意识。她说,非洲灰鹦鹉凭借一个核桃大小的大脑便能表现出人类幼童的认知潜力。她最为人所知的一只鹦鹉名为阿历克斯,它可以从装满一盘子的物体之中挑出有四个角,颜色是蓝色的那个。

  阿历克斯曾经登上过电视荧屏,而且还在一部小说中担任一个小角色。虽然它已经在大众印象中占有一席之地,但是艾仁·派贝格还尝试让它在学术界登堂入室。批评她的人把阿历克斯和一匹名叫“聪明的汉斯”的马相比较。“聪明的汉斯”据说能做算术题,不过后来被揭露那只不过是它在主人的暗下做出的反应。不过艾仁·派贝格说,她在实验中没有做出类似的暗示,她相信她的鹦鹉确实是在思考,而且可以用词汇表达自己。 □严洁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