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日专家称心理作用对痛觉的影响更大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25日 10:30  科技日报

  实习生周琼

  大概不少人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明明病好了却还是觉得疼;走进牙医诊所,听见吱吱的机器声,忽然觉得自己的牙也开始隐隐作痛;有的时候,无缘无故觉得肌肉痛,可一检查,却根本一点儿皮也没擦破,一块肌肉也没损伤?

  最近,日本群马大学教授斋藤繁等研究人员用实验证明,与味觉等其他感觉相比,心理作用对痛觉的影响更大。而这一结果再次向人们发问,疼痛时,你真的有那么疼吗?

  有很多人一想起口腔

医院的钻牙声就会感到牙痛,这一点儿都不是说谎,在他们的大脑中确实是感到了疼痛。

  ———有无之间———

  幻想中的疼痛

  这次,斋藤繁等研究人员最新发现,看到能令人联想到疼痛的画面,即使肉体并无痛楚,但许多人仍然会感觉疼痛。

  他们以10名男学生为对象进行了实验,给这些学生看注射器的针头扎入手腕的照片,持续5秒钟,并让学生想象疼痛的感觉。在学生看照片的同时,研究人员测定了他们的大脑活动状况,发现10个人大脑颞叶的一部分都开始兴奋。之前的研究显示,当肉体真正受到疼痛刺激时,这些区域也会兴奋起来。

  专家指出,这表明,某些疼痛症状很可能是患者自己幻想出来的,与肌体本身无关。而事实上,确实有很多抑郁症患者会感到肌肉抽痛甚至全身疼痛,但身体本身其实并无伤病。

  心理学家指出,这是因为抑郁症患者的大脑受到压抑却无从表达,于是不自觉地将其转化为具体的生理疼痛。

  除了幻想,记忆中的疼痛也可能挥之不去。

  有很多人一想起口腔医院的钻牙声就会感到牙痛,这一点儿都不是说谎,在他们的大脑中确实是感到了疼痛。

  “当大脑受到过于强烈的疼痛刺激时,这一刺激可能会转化为记忆铭刻在大脑中,以至于一旦出现类似场景,唤醒相关记忆,大脑中又会出现疼痛的感觉并将其通过神经传送到相关部位。”中科院生理所刘欣博士指出。

  残留的“疼痛通道”

  医学界已经了解到,人体受伤后,大脑和脊髓在接收和传递受伤信息时能够形成一条“疼痛通道”,而这条通道可能会在伤好之后病态地继续存在好几年。这正是产生慢性甚至无缘无故疼痛的原因之一。

  美国疼痛基金会的理事威尔·罗表示,在人受伤时,人的大脑会记录下身体的受伤情况,人体则会通过某些特定神经细胞传递每次新的疼痛信息,并且使这些细胞连成一条“通道”。

  对于健康的人来说,一旦身体损伤得到修复,这些神经细胞就会停止传送疼痛信息。而有人之所以患上慢性疼痛,就是他体内的神经细胞在损伤修复后仍然继续传送错误信息。

  目前,医学专家们正在尝试新药和新疗法切断这条意识和身体之间的不良“疼痛通道”,但道路还很漫长。

  研究人员认为,疼痛的程度与大脑对很多外界刺激的感知都具有相关性。

  ———轻重之间———

  “疼痛标准值”因人而异

  在一般情况下,临床医生会使用分级标准来确定疼痛程度。他们会询问病人或者是志愿者,最后将疼痛定义为1到10的标准。

  然而同一种疼痛对每个人而言,达到的标准却并不一样。

  来自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神经学家与心理学家RobertCoghill曾经对此进行过专题研究。他选择了17个对象,将这些人大腿上的同一个位置加热到49摄氏度,相当于中等热度的咖啡,时间长达30秒。然后,他向研究对象询问,疼痛的级别。

  结果不同的人给出的级别相差很大。最小的级别是一个男子给出的1.5,他称,有点疼。而另外一个妇女则给出了8.9的级别,她称,太疼了,她都不想参加这个试验了。

  情绪影响疼痛程度

  加拿大蒙特利尔麦克吉尔大学疼痛研究中心曾经做过一个实验,让志愿者感受产生轻度痛感的热脉冲,同时听到各种不同的音调。志愿者们反映说,当他们听到各种不同音调时,对于疼痛的认知便消失了,随后的脑部扫描则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点。

  研究人员指出,这表明在疼痛时,如果家里人不停地问病人疼不疼,会增加病人对自己疼痛的注意力,从而强化这种认知;而相反的,如果用其他声响打断他对疼痛的注意力,疼痛程度会降低。

  这一研究同时发现,情绪同样可以增加或减弱人们对于疼痛的感知。比如,志愿者闻到香味时,心情舒畅,会感到疼痛减轻;当闻到异味时,情绪不佳,会感到疼痛加剧。研究人员认为,这表明疼痛的程度与大脑对很多外界刺激的感知都具有相关性。

  而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科学家们对大脑与疼痛关系的分析则具体到了皮层。

  他们选取了两组志愿者,一组对烫伤带来的疼痛很敏感,一组则不敏感。通过对两组大脑的扫描,他们发现,敏感一组的大脑中,有三个不同的地方比不敏感一组更兴奋。这三个地方是:主要的体觉皮层、前状束皮层和额叶皮层。换句话说,每个人大脑这三个皮层的特征,与个体对疼痛是否敏感是具备相关性的。这从生理层面上显现了大脑皮层差异与疼痛敏感程度之间的关系。

  ———专家观点———

  刘欣:中科院生理所博士

  其实简单说来,疼痛的最终实现,就是要过三道“坎”。

  第一,就是身体上的受伤部位,究竟伤得有多重。除非你打麻药,不然砍断手一定会比割破手指头来得疼。这就好比一信息处理系统,要是发射器的信号不够强,最终的信号传出相对就会受影响。这也应该是一般人最熟悉的一道坎。

  第二,就是传输神经。这好比传输器,再强烈的疼痛感也得通过神经才能传到大脑里去,这个传输过程本身也可能对疼痛起作用。

  第三,就是大脑皮层,这称得上是中央处理器了。信号传过来之后,大脑需要进行信息加工后,才会把反应传回到身体上,身体才能真正感觉到疼痛。大脑如何处理信息,对疼痛程度的影响很大。

  -新闻缘起

  据日本《朝日新闻》网站报道,日本群马大学教授斋藤繁等研究人员发现,与味觉等其他感觉相比,心理作用对痛觉的影响更大。他们以10名男学生为对象进行了实验。

  医生们经常遇到一些来就诊的患者,他们在受伤的创口愈合后依然感觉疼痛,但是又检查不出异常,止痛药也无济于事。研究人员说,他们认为心理活动可能深刻地影响着痛觉,这次取得的成果可能会对治疗上述心理型疼痛有所帮助。

  -相关链接

  基因控制“疼痛开关”

  在2006年12月的《自然》杂志上,刊登了一篇文章,描述了一群不知疼痛的男孩。这些孩子身上有一个叫做SCN9A的基因发生了变异,导致他们感受不到任何疼痛。

  文中描述道,SCN9A专门负责制造一种特殊的蛋白质,好比一种“疼痛开关”。这种蛋白质集中在痛觉神经的末梢,当人受到疼痛刺激时,它会释放钠离子流,放大和刺激神经细胞,将一个电子信号送到大脑,从而使大脑感觉到疼痛。然而,当这一基因发生变异后,这种钠离子流蛋白质事实上就处于失效状态,疼痛刺激无法抵达痛觉神经,所以也无法向大脑发送任何信号。

  而产生了这种基因变异的孩子们,从外表看起来和普通人没啥两样,也没有任何神经障碍或智力残疾症状,他们只是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发现这一基因变异的英国剑桥大学科学家杰弗里·沃兹非常兴奋,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也许可以发明一种新的没有任何副作用的止痛药。

  但科研人员也同时指出,从未感觉到疼痛并不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事实上,不知疼痛给那些孩子的生活带来许多不便。他们都因无法感觉到疼痛而受过重伤,其中两人甚至不慎将自己的舌头咬掉一部分。而身体内脏的病变,这些孩子也完全不可能通过疼痛感知到。

  这也意味着将疼痛基因转化为实用的止疼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频道精选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