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非洲石器时代部落探秘:没有强奸概念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23日 11:36  新浪科技

  没有强奸的概念

  一天的狩猎之后,男人们终于可以吃饭了。狩猎时,他们经常披上兽皮,将自己伪装起来,然后静静地等着猎物出现。一旦发现猎物走进,他们便突然跳起来,投出手中的毒箭。有时候,他们也会藏在动物的死尸下面,猛然扑向前来觅食的秃鹰。此外,他们还是高明的“造火者”,用不了30秒时间就能用摩擦两个木片的方式将引火物点燃。他们是自由的,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狩猎大军“出征”后,他们消失个几天时间也是很平常的事情。

  余下的工作是由4名妇女完成的,包括准备食物、照看孩子、采集根茎和浆果、搭建和清洗营地、剥猎物的皮。此外,她们必须与有需要的男人发生性关系,而且没有拒绝的权利。这就意味着,这个部落根本没有强奸这个概念。

  其中一名妇女说:“吃肉的时候,我们都很快乐。我们是平等的,男人拥有的东西我们也有。他们不能为所欲为,除非获得我们的同意。所有的事情都是平等的,他们是好猎手,我们则负责照看孩子。”

  哈扎比部落里没有一个闲人,所有年龄段的成员都要做出自己的贡献。初学走路的时候,马塔约便要和他的兄弟姐妹在妇女们的带领下学习鉴别根茎和植物。10岁的时候,他就要学习如何猎杀小动物,比如说鸟、松鼠和野兔。在一次仪式上,他会获得一个更大的6尺长的弓箭。费利蒙说:“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他必须杀死一只狮子。”

  

蜂蜜是部落的最爱

  雨季来临的时候,哈扎比人就搬进峡谷的洞穴里,这些洞穴为他们遮风挡雨已经有数千年历史了。干旱的季节,他们会每两三周回到营地,除了动物的骨头和羽毛什么也不会留下。

  剑桥大学人类学家詹姆斯·伍德伯恩经过30多年的研究发现,哈扎比部落的猎手只有在意外的情况下才会协同作战。为了获得狒狒肉,不同营地的猎手会联合起来一同猎杀这种凶猛的灵长类动物。

  可以说,哈扎比部落的猎手都是机会主义者。他们更多的是单打独斗,除了爬行动物外,绝大多数动物都是他们的猎物。他们尤其喜欢蜂蜜,为了一饱口福,他们敢于与成群的蜜蜂“作战”,成功从猴面包树上的蜂巢里偷走蜂蜜。费利蒙笑着说:“蜜蜂吃我们的血,我们偷它们的蜂蜜,很公平的交易。”

  对探索太空迷惑不解

  哈扎比人喜欢桃花源般的生活,但他们也会定期与其它部落和造访丛林的游人接触,从游人口中,他们得知外面的世界正在发生什么。有时候,他们也会用兽皮交换烟草。

  听说一艘航天器在执行太空任务时爆炸,岗加显得十分不解——为什么每个人都想上天呢?他说:“如果到了天上,你们会掉在月亮和星星上的。它们太小,根本容不得你们站上去。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我们就过着一种简单的生活。但我们听说的现代世界却是一个很糟糕的地方。那里的人很烦恼,总是希望得到更多的东西。但这种生活不会让人快乐的。我们哈扎比人对生活很满足,我们一直很快乐,尤其是吃肉和蜂蜜的时候。”

  哈扎比人信仰什么样的神灵呢?早在一个世纪前,传教士们便试图将基督教引入这个部落,但最终都失败了。哈扎比人有他们自己的神——黑皮肤的海恩(Hine)。他们相信是海恩创造了万物。费利蒙说:“我们的神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我们的人不会死。他们会从遥远的地方回来。哈扎比人不能做坏事,否则的话,海恩会发怒的。”

  走向消亡 部落很无奈

  随着旅游观光的一步步深入,外部世界的很多东西出现在哈扎比人的生活中,很多人染上了喝酒、吸毒的恶习,但这并不是岗加想过的生活。吃完晚饭后,老人吸起了烟。他说:“我们生活的很快乐。我们希望得到的一切就是平静地生活,猎杀动物获得食物。我们不希望看到任何人发生争斗,只希望在自己的土地上平平安安地生活。但我们的声音将永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告诉外面的人,我们正走向灭亡。告诉他们,我们希望活下去。”

  如果不能获得任何帮助,在不远的将来,哈扎比人的身影便会在丛林中消失。在非洲的深夜,马塔约和他的兄弟姐妹可能是最后几个围着火堆跳舞的哈扎比小孩。很快,他们便化作魂灵回到海恩身边。他们的土地则被无情地践踏,不再有毒箭,更不再有原始的猎人,取而代之的是将是阿拉伯人的枪声。对于整个人类世界来说,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吗?(杨孝文)

[上一页] [1] [2]

本文导航:
·非洲石器时代部落探秘:与世隔绝捕猎为生
·非洲石器时代部落探秘:没有强奸概念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频道精选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