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何祚庥:我一大优点是不怕骂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6月14日 14:10  新民周刊

  “林妹妹”挺可爱,很善良,但不能不批评她太愚昧了。

  撰稿/贺莉丹(记者)

  2007年5月29日,全国科技活动周期间,有“反伪斗士”之称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在南宁放言:“陈晓旭就是被中医害死的!”何祚庥还声称:“中医90%是糟粕,10%是精华!”

  何祚庥如此炮轰中医,马上引发各种争论与质疑,也让一度火爆的中医存废讨论再次升级。捍卫中医者将何祚庥比作抡起板斧乱砍一气的李逵,批评他的此番言论有失公允与严谨,是“无知表现”、“离科学精神越走越远”。《新民周刊》记者就此事采访了何祚庥。

  看报纸知道陈晓旭得乳腺癌

  记者:你说“陈晓旭就是被中医害死的”、“中医90%是糟粕,10%是精华”,怎么会有这样的判断?

  何祚庥:陈晓旭得了乳腺癌。很多人以为乳腺癌是不治之症,事实并非如此,乳腺癌是癌症中最好治的,一般早期发现,开刀就可以;中期,开刀加放疗或化疗也能治好;拖到晚期全身扩散,就不行了。

  记者:你是通过何种渠道知道陈晓旭的死因的?

  何祚庥:大报小报到处都是,讲得很详细:开始她右边有点疼,找中医看,中医没当回事;好多人劝陈晓旭看西医,她顽固拒绝;后来疼得受不了,她去诊断是乳腺癌晚期,想开刀来不及了。我都看报纸上写的,是她亲人说的。

  记者:根据报纸新闻,你就有了这一论断?

  何祚庥:只要早期发现,乳腺癌一般可治好。我告诉你,按照中医的办法,它根本没有能耐诊断是乳腺癌。我看报上讲,陈晓旭就吃中药,吃来吃去不见好;陈晓旭根本不信西医,坚持不看西医。

  记者:有人反驳你:如果陈晓旭看西医最后也去世,按照你的逻辑,是否也成了“陈晓旭就是被西医害死的”?

  何祚庥:为什么我说陈晓旭是被中医害死的?因为中医耽误了治疗时间。中医看病说不清楚,病在什么地方、是什么病不知道,有点疼,给点药吃。有些病可以这么做,不吃药也会好;但像癌症,中医不能诊断、中药绝对吃不好,中医却说能治这样的病,那不耽误了?西医比中医高明的是,有了病、是什么病,西医能够说得清清楚楚。更为糟糕的,中医还要逞能,耽误了人家。

  季羡林找的中医大夫邹铭西就不错,他一看出问题了,说赶快另请高明吧。我赞扬了邹铭西大夫,他还有一点科学精神,如果陈晓旭碰到的是这样的大夫就好了。一个是科学的诊断,一个是不科学的诊断。如果是水平较高的中医,又有一定医德、医风,他应该知道自己本事不大,让你另请高明,这就比较负责任。

  记者:但你说“陈晓旭就是被中医害死的”,这个论断听来很武断。

  何祚庥:怎么很武断呢?!我想我一点都不武断,我这个道理讲得太清楚了。乳腺癌是可以诊断、治疗的。我的这种普通知识,中医大夫比我更清楚。

  记者:你最近发表了《从季羡林看中西医之别》一文,坚持认为“中医只有10%的精华,而糟粕却要占到90%”。为此你列举了季羡林先生曾患“癣疥之疾”,先请中医不得其法、后请西医根治,从你多年从事科研工作的经历看,这一个案是否具有科学意义上的可重复性呢?

  何祚庥:季老先生的病是“癣疥之疾”,不像癌症,不是什么不得了的病,但季老先生前后折腾一个多月,一旦确诊是天疱疮,用药三五天就好。中医的最大弱点是不能科学诊断。

  历史上曾严重影响人类的病有很多,哪一个中医能治?霍乱、

天花、肺结核、疟疾……都治不了。1929年,我父亲得伤寒死时,我才2岁。

  这样的历史多得不得了,包括癌症、心血管病。我朋友郝柏林院士,多年来头晕等各种症状都有,诊断是动脉管有几个地方太窄(导致)供血不足,两三个支架一放,他说感到浑身轻松。我听后只好惊叹现代科学的神奇,毛病出在什么地方,它查得清清楚楚。

  中医治点小病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发烧感冒,望闻问切、吃两副退烧草药不见得一点效没有;但就这点本事,你就不要神吹,吹得过大就出问题。

  中医看点小病马马虎虎,大病中医都看不好,而且不能诊断。中医不科学,诊断的本事有限。就拿号脉来说,那比心电图差多了吧!

  谁是李逵?

  记者:有人就将你比作李逵,立起一对板斧,一把上面印着“科学”,另一把上面印着“主义”,不分青红皂白一路砍将过去。对此,你怎么看?

  何祚庥:李逵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板斧砍过去;我反对的是中医里占90%的糟粕,糟粕跟精华我分得清楚,我讲中医里有精华也有糟粕,何祚庥批评的是糟粕。你们说我全盘打倒中医,这是你们分不清楚,你们才是李逵,分不清楚精华跟糟粕!

  记者:在你看来,中医的精华是什么?

  何祚庥:中医看点小病也可以嘛,有的病不看也能好,看一下也许好得快点,好得不快也没什么大害处……那就看看吧,花不了太多钱,不看也不至于耽误吧。

  记者:但你对这个发展了几千年的传统医学予以全盘否认……

  何祚庥:我没有全盘否认,我只否认90%,是他们说我全盘否认,是他们放大了。

  我从来没有讲过中医是“伪科学”,我讲过中医的阴阳五行理论是“伪科学”,阴阳五行理论只是中医的一部分,但我很遗憾,因为这是中医的指导思想,这种错误的指导思想影响的行动比较严重,所以我说它90%是糟粕。

  记者:西医与中医分属两种完全不同的理论体系,西医是个体论,中医是整体论。现在你用统一方法作比,如何能区分二者的优劣?

  何祚庥:不是优劣的问题,一个是按照科学的方法,一个是根本就不科学。从陈晓旭、季老先生的例子我们看见了,从我的老爸爸归天也看见了。

  记者:但对中医、西医似乎无法用同一标准来衡量。

  何祚庥:不能说没有标准。我学过唯物论,唯物论坚持认为,客观真理只有一个。很不幸,中医跟西医理论体系完全不相容,我们搞了几十年“中西医结合”,如果能结合早就结合了。

  作为唯物主义学者,当然要问:哪个更接近客观真理?医疗我不懂,但哲学的思维模式我懂。

  记者:对缘自不同理论体系的医学思想,我们是否该具备一定宽容心?而不能像麦田割麦,一刀砍平。

  何祚庥:如果它不害人,我就不说了;实际害人,我必须把它害人的情况告诉社会公众。

  记者:一些“废伪者”就呼吁,不要借口“反对伪科学”而让传统文化遭受毁灭性打击。这种声音你是否听到?

  何祚庥:我当然听到了。问题是,传统文化中就有很多糟粕,要不要打倒?我就问,小脚文化该不该打倒?中国该否定的传统文化太多了,有些传统文化就是该全盘否定。

  记者:中医等同此类吗?你认为中医应该被彻底打倒吗?

  何祚庥:我不全盘否定中医,没有说彻底打倒,但我否定90%。

  科学与不科学是不能共生的,传统文化中不科学的东西就是该打击。对待中医、对待传统文化要区分是精华还是糟粕。

  记者:在你看来,中医剩下的10%发挥什么作用?

  何祚庥:可以治病让它治吧,不能真正治病的话,有些人还需要一些安慰剂。

  比如说非典时期的某大学,因为学生情绪恐慌,学校买了一堆板蓝根,用大锅熬了,每人发一两碗,可以稳定学生情绪。其实板蓝根对非典毫无作用,不过吃板蓝根可能没什么坏处;但如果得了非典,靠板蓝根来救命,就耽误了。

  记者:你认为你现在这番表态是否对中医的发展造成伤害?

  何祚庥:当然会有所伤害,因为它害人,我无非把它害人的情况向社会多说一点。为什么我坚持?无非一些传统的、极力吹捧中医的说法有害社会公众。

  记者:感觉上你非常理直气壮,讲你偏激,你认同吗?

  何祚庥:没有哪个现在骂我的、反对我的人能把我这些道理批驳掉,无非希望何祚庥闭嘴。我还比较客气,我的话很对嘛!

  记者:中医药界泰斗、中国工程院院士李连达就曾表示,“中西医不能打擂台,轻言废除中医药将是自毁

长城,将成为千古罪人”。

  何祚庥:我就要批评他,不科学!不要以为科学家说话都科学,科学家说话有时会很不科学,某些科学家还会去搞“伪科学”。

  李连达说中西医不能打擂台,可以啊。但你看病该请中医还是西医,这个问题要回答吗?

  我不是“万能科学家”

  记者:你此前就曾表示,“中国传统文化有90%是糟粕,看看中医就知道了”……

  何祚庥:这个定量打分姑且不说,打80分、90分、95分可以讨论。问题是,这种先进医学和落后医学的差别,要不要向社会公众报告?你报告了,网上一片骂声。我自我表扬一下,我有一大优点,我可不怕骂。而且骂我的人说不出任何道理,最简单的错在笼统认为癌症都是不治之症。这完全不科学,癌症很难医治,但并不是所有癌症都是不治之症,问题在于早期发现、早期诊断,甚至到中期都可治疗。

  一个糊里糊涂,一个清清楚楚。对医疗水平判断的普通常识,为什么不该向社会公众公布?应该告诉社会公众,有病找谁。

  还有,我认为所谓“偏方治大病”的说法非常坏。在现代医疗体系中,不可以拿人做试验品;所谓“偏方治大病”,就是拿人做试验品,偏方有害没害搞不清楚。很不幸,很多中医大夫都提倡“偏方治大病”,这种思维模式非常要不得,不是向人民负责。

  记者:你用“落后医学与先进医学”来形容中医与西医,在你看来,所谓“落后医学”就不该存在吗?

  何祚庥:落后的医学最终一定被先进的取代,先进生产力必定取代落后生产力,这有个过程,匆匆忙忙做事不行。

  我可没有主张现在取缔中医,还有很多老百姓相信这个东西,也有很多中医大夫现在正在治病,有需求、有供应。

  记者:有人就将你比作“万能科学家”……

  何祚庥:我不会治病,我没本事诊断乳腺癌,也没本事开刀。不过我知道一个常识:有病找大夫,最好找西医大夫,特别是大病。

  我不是什么“万能科学家”,这是起码的科学态度。

  记者:俗话说,术业有专攻,你的研究领域是理论物理,对中西医的探讨并不在你的研究范围内,你认为你此次对陈晓旭死因的表态是否合适?

  何祚庥:有什么不合适的?!这是普通常识啊!我一点也没有表态说陈晓旭的刀该怎么开,那的确是术业有专攻,我不会开刀;陈晓旭如果得了病,请我来诊断是不是乳腺癌,我可没本事。

  这是一种知识,假如我周围的朋友跟我说乳腺疼,我一定催她赶快看大夫。

  记者:你近年来提出的一些观点引发争议,譬如提出在京沪线上马“磁悬浮”、支持克隆人等都不属你的专业范围,近年你所涉领域遍及人文科学、自然科学、高新技术及医学,对此,你如何看?

  何祚庥:我讲的都是普通科学常识!不是什么高深的知识。(加重语气)

  我倒懂得一些高深知识,我的理论物理。我可以给他讲量子力学,他不懂,所以我不讲,这是需要的问题。生活中除了需要专门知识,也需要一些普通科学知识。我讲的都是普通科学知识,只不过那些搞人文的或普通老百姓,他们本身科学素养太差,不能辨别哪些是科学的,哪些是不科学的。

  何祚庥不会看病,但我知道有病得赶快看;有时我也懒得去看病,但一旦发现不灵了,还是赶快找大夫看。这就是生活常识。

  记者:你这番言论反馈如何?

  何祚庥:太多了!网上留言有9000条之多,三分之二骂我,三分之一认同我,可见大家关心这个问题。真理在辩论中前进,当然该继续讨论。

  牵涉到社会公众健康,我认为我讲的这种观点需要向社会公众传播。何祚庥从来没说,我的意见都科学,我也没说我什么都懂;我很多不懂,但我现在坚持的是我弄懂了的,而且是普通科学常识。

  “林妹妹”挺可爱,很善良,但不能不批评她太愚昧了,已造成可悲结果,42岁就死了。现代医学这么发达,我的朋友当中得乳腺癌治好的不止一例啊。

  我倒希望有人把我真正驳倒,不是骂娘,骂娘恕不奉陪。(此稿根据采访录音整理)-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频道精选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