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南越水闸遗址6月揭面纱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5月17日 11:18  南方都市报

  为目前发现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木构水闸遗址,专家据此推测古城南大门或在广州西湖路

  两千多年前,古人乘船过珠江,欲从南越都城的南边上岸,须通过一道城关。这道关,极可能就在今天广州市西湖路光明广场的负一层——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所在。

  “如果我们还能从南越水闸的东侧发现城墙的话,那么,这处水闸,无疑就是南越都城最南端的坐标点。”广州考古所所长冯永驱昨天告诉记者。

  下月9日中国“文化遗产日”,南越水闸遗址——目前世界上发现的年代最早、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木构水闸遗址,将正式与世人见面。它将与位于中山四路的南越国宫署遗址、解放北路的西汉南越王墓,以“南越文化遗存”的整体形象,在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中亮相。

  大商场施工发现国宝水闸

  2000年4月,西湖路光明广场大楼施工。一段段埋藏于地下的大木柱逐渐呈现。考古专家们从出土的文物及遗址形制上,最终判断这是南越国水闸遗址。

  这一国宝级文物遗址的出现,使光明广场施工一度停止。经过文物部门与施工单位等各部门的协商,光明广场的设计方案进行了大手笔修改。

开发商决定,处于整座商场中庭底部的南越国水闸原地保留,在水闸四周用钢筋混凝土墙进行全封闭处理,并在上面罩上700平方米的玻璃防护层。这样,进入商场的人透过玻璃层,在四方的商场的任何楼层,都能欣赏到这座两千多年前的木构水闸。

  “为了这个水闸,我们投入了将近上亿元。”光明广场负责人李越相信,保护好这处国宝,提升了光明广场的文化品位,将来也会转化成经济效益。

  打吊针为水闸防腐

  广州气候潮湿多雨,南越木构水闸出土了,如果保护不到位,极容易被白蚁等微生物蛀蚀。为此,广州考古专家遍寻“秘方”,最后用了中国文物保护研究所提供的特制防腐剂,给水闸木料“打吊针”。

  冯永驱告诉记者,水闸周边还打了两个抽水井,当地下水达到一定水位就会自动被抽走,以此防水渗入到水闸中。

  水闸的保护方案经过长达四年的研究、论证。在最初的展示方案中,曾打算在水闸周边设置咖啡茶座,供游人悠闲欣赏。后来,考虑到这样可能会给水闸造成油烟污染,于是作罢。

  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副馆长吴凌云昨天向记者介绍,在南越水闸遗址的展示上,除了让观众可以全方位地欣赏到水闸全貌外,还将在周边陈列该遗址出土的陶罐、水管等文物,此外还会介绍国内目前发现的著名水闸,如成都

都江堰、广西灵渠、上海志丹苑元代水闸等。

  水闸建设水准不逊现代

  经过国家多位专家研究,南越水闸遗址被确认为是西汉南越国时期,广州城防洪、排汲水设施的一座重要遗存。它对研究汉代广州城区的防洪设施,以及两汉时期城址的布局、结构及南越墙的位置坐标提供了重要的线索。

  最让国内外考古学者们惊讶的是,南越水闸在建闸材料的选择、松软地基的处理、技术线路的处理、总体布置、泄流处理、闸室稳定处理等方面,竟都与现代的建闸标准和要求基本相符,这反映了广州秦汉时期的水闸建造,在总体上已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不过,南越水闸依然有许多待解之谜。吴凌云说,古时广州是一座“水城”。有文物专家大胆猜测,这处水闸极可能是南越都城南边的“水关”,当时的人过珠江,从南面要进入城中,都要经过这道关卡。

  冯永驱说,考古人员希望对南越水闸的东西两侧考古能有所斩获。假如,在水闸东侧的大佛寺周边发现有大段的南越古城墙,那就可以证明“水关”一说成立,这也就证明,南越都城的最南端就在西湖路上。

  本报记者 方夷敏 许黎娜 实习生 康殷 郭高萍 通讯员 锦明 国辉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