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河套人”起源于亚洲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1月19日 09:54 东方早报

  据早报1月16日报道,我国考古界对内蒙古地区“河套人”的鉴定表明,它的生存年代为距今7万至14万年间,比先前认定的年代提前3.5万年。据说这项最新成果不仅填补我国旧石器时代考古空白,而且使现代人的非洲起源说受到质疑。我认为,这一质疑是不能成立的。

  研究表明,人类的祖先曾经两次起源于非洲。第一次距今200万年左右,这批早期人类的祖先走出非洲后,足迹曾到达各地,比如中东、欧洲的尼安德特人、亚洲的北京猿人等均是其后代。如今较为认可的说法是,这批人类祖先后来灭绝了。现代人的祖先于10万~15万年前左右,再次起源于非洲,并迁移至世界各地,人种的分化就是在此过程中形成的。第一次起源基本上得到考古学界认可。争议在于第二次起源。根据我国人类学家的观点,北京猿人已有黄种人的体质特征,显然它们就该是我们的祖先,并且早就生活在我们足下这块熟悉而亲切的土地上。那么,为何又有如今的人类两次起源论呢?

  关键的证据来自新兴的分子生物学。分子遗传学家追踪到一个大约15万年前生活在非洲的女性,借用《圣经》的说法,她被象征性地称为“线粒体夏娃”,是所有女性、亦即现代人的共同祖先。现代人的两次非洲起源说盖出于此。照此说法,更早的直立人,如尼安德特人或北京猿人就不是现代人的祖先。

  要真正澄清我们与上述直立人是否存在直接血缘关系,还得看分子遗传学提供的证据,研究人员先从尼安德特人的化石遗骨中取得少量样品,然后用PCR技术(扩增DNA用的。用两个引物一个模板可以复制一段DNA,在法医学上已被普遍使用)使其增量,再与现代人DNA样品进行比较。比较的结果是,两者在特定位置存在序列差异,差异之大表明尼人的DNA与线粒体夏娃的DNA不可能同源。换言之,尼人与现代人没有直接血缘关系,而欧洲考古学家一度曾视尼人为欧洲人的祖先。

  再看北京猿人。一位在美的华裔遗传学家金力,也用类似的分子遗传学方法,排除了现代中国人种与北京猿人有直接的血缘关系。这些分子遗传学的事实都指向现代人有一个共同的非洲祖先,它们生存于距今约10万至15万年左右。如此说来,无论是尼人还是北京猿人,都是进化系谱树上的盲枝。它们因为种种原因而灭绝,没有留下后代。

  回到本文开头提到的报道,要说河套人因生存年代提前,而成为支持亚洲人种的亚洲起源说,亦即推翻现代人两次起源于非洲的理论,显然逻辑上难以说通。如前所述,就现代人与直立人的直接血缘关系而言,考古学上的生存年代顶多只是旁证,直接的证据必须来自分子遗传学。要说生存年代,尼安德特人更靠近呢,但这不足为据。

  需要强调的是,此种争议更多体现的是传统考古学与现代分子遗传学之间的分歧,鉴于分子生物学方法的可靠性已有多方面的过硬证据,故由此得出的结论难以回避。同时,一个事实不得不提及,那就是我们的考古学家在看待此类问题时,或许带有一定程度的民族主义情结。其实科学就是科学,它与爱我们的祖先及足下的这块土地是两码事。

  订阅东方早报请登陆东方早报网站或拨打 962288 或 8008208696;优惠多多、实惠多多、资讯多多。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