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台州联体女婴“蓝星”静妮不幸病逝(图)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1月16日 16:24 新民晚报
科技时代_台州联体女婴“蓝星”静妮不幸病逝(图)
图:本报摄影记者楼文彪拍下的母亲陈艳芬亲吻“蓝星”静妮的画面

  去年在沪接受分离手术 上周末呕吐大口鲜血

  本报2006年7月6日一版头条报道了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一个由32名医护人员组成的庞大团队完成了一项堪称“世界之最”的手术。经过12小时50分钟的努力,他们将一对胸壁、腹壁、骨盆、会阴部相连,合用肝脏、肠道、泌尿系统且双双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11月龄联体女婴成功分离。其中一名手术时额头被标上“红圈”的静萱因多脏器衰竭,在术后第4天身亡。术后存活的“蓝星”静妮去年8月9日出院回家。这是本报摄影记者楼文彪当时拍下的母亲陈艳芬亲吻“蓝星”静妮的画面

  在与面面相对的“红圈”静萱成功实现手术分离之后,“单飞”189天的“蓝星”静妮到底也未能逃脱死神的追逐。备受关注的一对台州联体女婴的命运故事,终以双双离去而划上了句号。

  通过本报 表达谢意

  不幸的消息从浙江传来,本报记者在第一时间与姐妹俩的母亲陈艳芬取得了联系。“真的是太意外了!太突然了!太可怜了!”从孩子们出生时被发现患有罕见的多脏器畸形,到勇敢地选择手术救治,再到独自将仍有诸多“遗留问题”的小女儿带回家中喂养,先后短短17个多月,这名农村妇女心灵经历了煎熬。而昨天晚上,痛失女儿的她在电话一端缓缓讲述时,却还执意要通过本报转达另一份同样存积于内心的感受——“妮妮走了,我觉得辜负了许多好心人。

上海人的情,上海医生的情,我永生永世不会忘记!请代我说一句,谢谢他们!”

  进食面条 突然呕吐

  根据孩子母亲的描述,“蓝星”静妮分离手术出院后5个多月来,一直有抵抗力较弱、反复发烧的情况,但喂养还比较正常,每天进食5-6餐,一顿能喝100-150毫升牛奶,一个多月前起开始加食软米饭及面条,体重也长了1.5公斤。“意外”是在上周六中午吃了两小勺面条和喝了一点开水之后“突然发生的”。“当时她吐了,但好像不严重。到后半夜,呕吐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星期天一早,我就带她去了当地

医院。可后来,妮妮竟吐出大口的鲜血来了。”

  急送上海 途中去世

  负责为这对台州姐妹实施分离手术的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今天证实,他们是在昨天清晨7点接到电话,才得知“胃出血、大便不好”的静妮已在送往上海的

出租车上。考虑到患儿的特殊情况,在紧急腾出监护病床、通知外科医生到位的同时,医院方面指导陈艳芬设法找救护车,并保持联系,以准备随时就近送医院作救治。“中间有一段时间,居然手机打不通了。等11点以后再通上话,对方即说‘孩子没了’。”原来,中途换乘救护车时,陈艳芬将手机电板丢失在了出租车上。而当将“面色不好”的静妮改送新昌医院后,却已告不治。

  将与同胞 葬于一处

  “每天早上睡醒时,只要听到有人呼唤‘妮妮’,她会立即侧过头来微笑。”母亲不相信可爱的女儿就这么匆匆地离她而去了。将孩子抱回家中后,彻夜不眠的陈艳芬数度与上海知音心理咨询中心的王裕如老师(受本报之邀曾去台州为其作心理疏导)和本报记者作电话倾诉。相关后事安排今天已敲定,“蓝星”静妮本周四在家乡火化后将直接落葬于“红圈”静萱安息的同一处公墓内。

  主刀医生 连称惋惜

  参加分离手术主刀之一的郑珊教授今天上午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她至今清晰地记得“蓝星”静妮两个多月前来沪接受术后复查、中期评估的情形。“我们始终希望有朝一日,也就是在静妮的身体状况调整、喂养到比较理想状态的时候,能够再一次通过手术解决肛门、尿道等剩余的难题,能够让她好好地生活下去。然而非常惋惜,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一切都不可能了!”至于记者提问是否需要通过尸体解剖等来进一步确定死因,郑教授回答称“目前并无此考虑”。

  首席记者 施捷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9,680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