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萧墙:从职称评定看学术刊物的责任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1月16日 08:46 科学时报

  作者:萧墙 来源:科学时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学术刊物不是编辑部的刊物,也不是杂志社、管理部门的刊物,而是全体学术工作者的刊物,是国家、民族和下一代的刊物。编辑部所行使的文章编发权力是国家、民族和下一代委托的公共权力。

  职称评定的严肃性

  每到年末,都是各高校、科研院所职称评定的集中期。候选人学术成就的评价标准之一便是发表的学术论文。

  职称是专业技术人员的任职资格,学术人员的职称是国家对学术人员学术水平区分和承认的框架。职称评定是一件非常严肃的、影响深远的事情,它是学术单位对学术人员进行管理、配置学术资源的重要依据。职称与国家的科学研究密切相关,因为在科研基金的分配、科研项目的评审上,职称和已发表的科研成果往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考量因素。如果将有限的科研资源分派给不合格的科研工作者,这不但会浪费宝贵的科研资源,而且更为严重的是因为资源的有限,科学研究会错过有能力、有水平的科研力量,从而浪费了国家科技发展的机会;职称评定还与教育和科研人才的培养一脉相系。在高校和科研院所,达到一定职称才能从事研究生教育,荣获硕导、博导、学科带头人等称号,如果将不合格人员任用到这些位置,贻误的就不再是今天我们这一代的科学研究,而且还是未来的一代、未来的科技发展。

  应该说,根据学术刊物的档次和类别来划分学术论文的质量是有一定的根据和合理性的,因为名牌专业期刊具有较长的办刊历史、水平较高的专业编辑和处于专业领域前沿的专家审稿人,因此具有较强的论文鉴别能力。如果所有的学术刊物都能以完全的学术标准来编发论文的话,这样的论文评审机制倒是可以接受的。然而由于学术期刊市场上资源(可发表文章的机会)的有限和需求(发表论文的要求)的无限,期刊市场就处于供需严重不对称的卖方市场中。在缺乏制度约束和有效监督的情况下,论文发表与否不仅取决于学术水平,还增加了许多人为的标准,这样,掌握了“决定权”的某些学术刊物的编辑人员在一定程度上充当了不光彩的角色。

  其实,以论文作为学术水平评价的指标本也是无奈之举,尤其在中国目前的情形下,论文的数量虽然可以比较刚性地衡量,容易操作,但是论文的质量却难以评定,因为论文好坏的断定不仅要看论文发表刊物的档次,还要看所发表刊物对论文质量把关是否严谨。然而,学术刊物的把关如何,不仅折射出学术界的学风如何,更可以由此看出一个国家科技发展的轨迹,因此,学术刊物的发展状态,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与一个国家的科技发展甚至民族的未来都息息相关。于是,对于想要顺利通过职称评定的候选人来说,在高档次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就成为其强烈的愿望了。

  学术刊物不能市场化

  从上面来看,编辑人员——编辑部——学术刊物——学术论文的发表——职称评定——科研资源配置和科研人才培养——国家的科技发展这条逻辑非常明显清晰。今天的科技、明天的科技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学术刊物编辑人员的慧眼识珠,我们的经济、社会的发展、国家民族的未来,甚至说远一点,人类的命运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寄托在编辑人员崇高的职业操守和学术伦理上。

  从这个意义来讲,学术刊物不是编辑部的刊物,也不是杂志社、管理部门的刊物,而是全体学术工作者的刊物,是国家、民族和下一代的刊物。编辑部所行使的文章编发权力不是授受于学术刊物本身或管理部门的私权或者单位法人权力,而是国家、民族和下一代委托的公共权力,获得的应该是委托的信任。

  然而,现在存在这样一些问题:这样一种庞大的公共权力信托值不值得信任?委托的权力能不能得到有效公正的行使?或者说编辑人员有没有足够的道德操守和学术伦理水平来保证他们值得信任和妥善行使权力?

  实际上,从某种程度上说,相对于教育腐败、学者腐败等而言,学术刊物的腐败是更加严重的腐败,它毁坏的不是一个人,而是科学的共同体,它的危害性不在一篇论文,而是创伤整个学术研究,它危及的不仅是当前的科技发展,还可能延伸到国家民族的未来。

  事实上,学术期刊的腐败已有了很多公开或隐晦的形式,而且正在愈演愈烈。显然,加强学术刊物的监督和规范是一个迫切的问题了。但是,有人会说,学术刊物大部分已经从计划经济时代的吃大锅饭走向市场经济中的自主经营,这已经是在以前的基础上将监督机制建立于市场机制之上。

  其实,学术刊物是不应该被市场化的。因为学术事业是一项崇高的事业,是人类生存、发展的基础,是不能将其完全市场化的;学术从技术上来说也是不能市场化的,市场是眼光短浅的逐利场所,真正适于市场化的学术是那些具有短期商业价值的应用开发研究,而这些一般又是不会在学术刊物上发表,因为这是保密的。而对于科学研究而言,其成果的价值判断应以学术性为准,与市场的交换买卖是不相干的。一篇论文能不能发表、具不具有发表价值,评判的标准是学者同行的评议以及论文本身的学术价值。

  再者,学术刊物的市场本身就不是一个开放的、完善的市场,而是一个半开放或者是封闭的市场。学术刊物的创办和消失不遵守市场规律。而同时在这个市场上,由于消费群体(指的是投稿者)不断增加,因此这又是一个严重不对称的卖方市场。也就是说,最不遵守学术道德和行业律令的学术刊物也有足够的消费群体而不会面临倒闭的危险。没有了生存压力的学术刊物为了获得更好的私有利益就会有肆无忌惮的危险。另外,如果所有的学术刊物都在同一程度上存在一定的腐败行为,那么由腐败带来的对刊物的不良效应在竞争中就可以互相抵消。

  学刊应公正公平地履行职责

  最先要做的是建立学术刊物的论文遴选规范,完善监督机制。

  一本学术刊物要发表哪些论文、发表谁的论文,这不应是编辑人员、主编的权力,而应该是以权威学者同行的评议为基础,同行评议是学术论文评价的最基本手段。

  据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先生介绍,国外学术刊物就有一整套专业的、隐名的、外部审稿制度。“专业”是指评稿者不是领导、不是有钱人,而是在领域内有较高学术水平的专业学者;“隐名”是指论文的作者和评稿者均不互知;“外部”是指评稿者不局限于学术刊物内部的编辑部成员,而是更广泛地涉及到本领域内其他学者。这一制度较好地保证了发表论文的质量与水平,我们可以借鉴并逐步推行。

  另一方面,在建立规范的同时要加强监督。目前,学术刊物中存在一些不规范行为,这些行为一部分是秘密的,一些则是公开的,为什么还能够继续上演,主要是监督机制没有健全。对此,我们不但要强化行政主管部门的监督,监督学术刊物建立良好的用稿规范和健全的财务制度,而且更应该建立起群众性的监督机制,将学者同行的互相监督和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建立起来,鼓励学术道德意义上的揭发、打假,鼓励学术中立和利益中立基础上的舆论监督。同时,要建立相应的刊物奖惩和评价机制,督促学术刊物公正、公平地履行职责。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